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探望

一周之后。

靳语歌推开晓桥病房门的时候,听到了很是欢快的交谈声。穿过玄关,走进去,一周不见的乔晓桥状态好了很多,能倚着床头半坐起来了,精神也不错,正跟床前坐着的李然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那种许久未见的阳光灿烂的笑容重新回到她的脸上,把平淡的病房也感染的有了生气。

两个人见有人进来,停止了交谈,一起转过头来看语歌。乔晓桥眼睛里闪过一抹亮色,动了动身体,不过并没有说话。

床尾站着的靳语歌却突然想起了那个晚上惨白灯光下晓桥的脸色,忽而又是两年前相似的一幕,隐隐的怒气盖过了忍不住担忧过来看的关心,出口的话就带了锋利,

“你这是第几次了?!”

病房里,一时陷入了沉默。晓桥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倒是李然,皱着眉头不忿的看着靳语歌,为晓桥鸣不平,

“你是谁怎么这么凶啊?晓桥现在是病人,你怎么能这样说她?”

靳语歌的办公桌上,早就呈上的调查报告把乔晓桥遇刺的整个来龙去脉查得清清楚楚,语歌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事情的始作俑者。她可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差一点就让乔晓桥跟她阴阳两隔让她想起来就没什么好脸色。

“你出去!!”

连看都不看李然,靳语歌只有一句厉声呵斥。

又是一阵沉默。

李然的脸上,白一阵青一阵,张张嘴欲要反驳,可是,靳语歌的气势让她莫名心虚,完全失掉了反抗的能力。僵持了片刻,晓桥轻声跟她说:

“先回学校吧,快考试了好好复习。等我好了再去看你。”

李然看看也没有别的好说,只得拿了自己的包,极快的抬眼看了靳语歌的侧面一眼,看到了一个精致却冷冽如同大理石雕像般的面孔,低下头,一声不响的从病房出去了。

门咔哒响了一声关上,倚在病床上的乔晓桥看着语歌,眨了眨眼睛,嘴角开始慢慢上扬,终于忍不住,弯起上唇完全的笑了起来。

靳语歌僵着脸看着她,一点都不为所动。晓桥坐起来,一手撑着床,开始往前挪,动作缓慢,看起来很是吃力。语歌这才有点动容,

“你要干什么?”

“我想喝水。”

语歌从床尾绕过去,拿了柜子上的杯子,凑到晓桥嘴边上。晓桥含着杯沿,眼睛却在往上看语歌的脸,笑容一点都不减。

“好好的喝。”

语歌又皱眉,可是,脸色明显和缓了。晓桥的喝水本来就是个幌子,不过是骗语歌靠近她的借口。装模作样喝了两口,就推开了。没等靳语歌放好杯子,赶紧伸手抓住她,仰起脸来,继续笑着。

语歌被她拽着又往床前靠了两步,贴着床沿,居高临下看着她。眼前的人,依然是惯常的样子,除了虚弱一点,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又感觉有些不一样。

“你把人家吓坏了。”

晓桥的声音,轻轻柔柔,平静温和。

“没有她吓我吓得狠。”靳语歌挑了挑眉,并不认同晓桥的指控。

“害怕了?”

靳语歌撇了一下嘴角,没有再说话。

“对不起。”

晓桥把脸埋到语歌的腹间,闷闷的道歉。靳语歌偏开了头,却抬起手,抚在她的头发上,拇指轻轻地揉。

窗外是雾茫茫的天色,看不到蓝天白云。时间围着两个贴近的人,静静地流淌着。晓桥贪恋的嗅着语歌身上的气息,胳膊紧紧地圈住她,丝毫都不愿意松开。

“你——辞职吧……”

靳语歌声音说的很低,晓桥肩膀颤动了一下,就没了别的反应。然后,语歌又好像是为了解释什么,

“这样……让人受不了……”

有些飘忽的语气,不像她平日坚决的态度。还没等晓桥有所表示,病房的门又被推开,乔晓桥的妈妈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房里的两个人极快的分开,语歌退开了床边,晓桥坐在床上,掩饰一样的摸了摸额头。

乔妈妈站在那僵了一下,看看晓桥,又看看语歌,慢慢的试探着问:

“这就是——靳总?”

语歌赶紧接话,“我是靳语歌,阿姨您好。”

“你好你好,我听霍斌说了,晓桥这次多亏了你。真是救命之恩啊……”

“没有,应该的,您不用这么客气……”

……

晓桥又倚回床上去,被子拉上来盖好了,表情轻松的抿着唇看爱人和妈妈在你来我往的客气。在乔妈妈面前靳语歌难得的局促,竟然有了一点点脸红。晓桥觉得好笑,也就咧开嘴笑了起来。

忙着应付乔妈的语歌抽空横了晓桥一眼,她这才开口拦住了妈妈的过分热情。语歌趁机提出告辞,临走的时候,看了看晓桥,目光复杂,

“你考虑一下我说的话。”

晓桥收了笑容,直直的看着语歌,片刻后,才点了点头。

伤情稳定之后,晓桥回了自己的家。起码还要在床上躺个不短的时间,这让习惯闲不住的乔警官很是郁闷。而且,乔妈妈看她一瘸一拐的就禁止她出门,景悦荣园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去处。

在她安静的养伤的这段期间里,这个城市的政坛上,却在掀起一场剧烈的地震。

靳语歌借着年节的时机,逐位拜访了靳家的亲眷和故交。这些隐匿在各个领域的关系平日里并不为人所知,但是在需要的时候,就会发挥他们难以想象的作用。靳家出身政界的根基和靳恩泰纵横商场几十年留下的人脉,足以让靳语歌随心所欲的做她想做的事。

随后,从省里一位厅级干部开始,在他的庇荫下的一系列官员相继落马。砍了背后的靠山,调查组顺藤摸瓜矛头直达李然案子里牵涉出的秘书长,和他身后撑腰的市委副书记。

种种证据确凿,秘书长贪污受贿尚在次,为了泄私愤买凶伤人,等走完了必要的法律程序,靳语歌私下授意,一点回旋的余地都不给,一定要判死刑立即执行!

袭击晓桥的两个匪徒很快被追踪到,刘中保和f4带着大批荷枪实弹的的特警包围了他们居住的民房,稍有反抗干脆当场击毙了两个人。霍斌站在狙击手身后,脸色凝重表情狠绝,直到确认匪徒死亡才放松了神色。

事后,听到了消息的靳恩泰有些不解,想不通靳语歌大动干戈与这系官员对抗的原因。这种损人不利己又会给自己树敌的做法是商场上的大忌,虽然只是职位不高的一些官员,总会给以后的靳氏集团造成一定影响。

当天晚上靳语歌被叫进了书房,靳恩泰旁敲侧击,想要问出个究竟来。奈何靳语歌承认自己做的,却不肯说原因。反复询问无果,靳恩泰只好教育了她几句,也没有太过难为她。谈得差不多了,有人在外面敲门,

“进来!”

靳恩泰已经是耄耋之年,声音浑厚,底气依然十足。

靳老太太推门而进,

“还没说完事情啊?汤圆时间长了就不好吃了,先出来吃了再谈。”

“好了好了谈完了,快把你的宝贝孙女领走,我还吃了她不成?”

靳恩泰退休之后,性格和缓了不少,对于家人,也是和颜悦色为主,很少摆脸色了。

靳忠夫妇已经回去国外,只有两个孙女在家。一家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定,周姨把当作夜宵的小汤圆端给了靳恩泰。

欢颜盘腿坐在中间的长沙发上,一手端着汤圆碗,一手拿着遥控器换了一个电视频道,然后转过头来对着大家,

“我要宣布一个消息,我谈恋爱了。”

听到这里,靳恩泰和靳语歌还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倒是老太太眼睛闪亮,满脸喜悦,

“颜颜,真的啊?”

欢颜含着汤圆,点点头。

“咱们这里的人?是哪家的孩子?”

“欧阳聪,她来过咱们家,奶奶你们见过的。”

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靳恩泰低着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老太太的笑容凝固,呆在了那里。

靳语歌一言不发,调羹舀了汤圆送进嘴里,边咀嚼边若有所思。

半天,老太太结结巴巴得问:

“欧……欧阳聪……不是那个……又高又瘦的女……女……”

“嗯,女的。不过,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她了。”欢颜又点头,然后食指抵着下巴,满脸神往。

“颜颜啊……”

“我不准!!”

靳恩泰把手里的碗重重的顿在茶几上,口气威严的宣布。靳语歌的手轻轻地抖了一下,停下了动作。

“你先别激动。”老太太赶紧给周姨使了眼色,让她去拿药,转又对着欢颜,

“颜颜,可不能这样啊,咱们这里不是国外,你不能——”

靳欢颜莫名奇妙的表情环视了在场的人一眼,咽下口里的汤圆,

“我只是通知你们这件事,我没问你们的意见哦……”

作者有话要说:推几篇文给大家。

《我意本非贱》和《和你看海》算是稍微冷一点的,不过很好看,更新不快,可也等的值。

枫随絮飘大大的三篇和宁远大的两篇(倒过来和学姐很忙)也在追,这个更新速度还可以,所以最近比较火,文也是很好的。还有几篇别人推荐给我了,不过我还没时间看,等我看过了再跟大家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