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共餐

听到欢颜的话,靳恩泰涨红的脸又开始慢慢泛白,看着好像马上要晕过去的样子,只是,并没有晕过去。

周姨拿了药来,老太太赶紧倒了水先让靳恩泰把药吃了,免得心脏出什么问题。语歌和欢颜都放下手上的东西站起来,插不上手,也只能看着。

靳恩泰吃了药,平静了一下,指指欢颜,

“你……你……”

粗气直喘,却说不出什么来。老太太帮丈夫顺着气,

“颜颜啊,这事你爸妈知道么?”

靳欢颜点点头,“知道啊,我打电话告诉他们了。”

“他们怎么说?”

“他们不支持也不反对。说我是大人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就这样?”

欢颜耸耸肩膀,言下之意就是这样。

靳恩泰一根手指点着小孙女,“你马上回你爸妈那儿去!”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要是敢跟那个什么聪的女人在一起,就永远别踏进这个家门!咳咳咳!!”

靳恩泰说得太快,一口气呛着,大声的咳嗽起来。靳欢颜趁这个空当,

“那可不行,我还要回来看奶奶呢。再说,我跟谁在一起是我的事啊,爷爷为什么要操心呢?”

靳恩泰咳的说不出话来,脸通红,眼也瞪的老大,老太太赶紧打断欢颜,

“好了好了,这事我们以后再说,小歌你和颜颜先上去。”

一直沉默的靳语歌听见了,点点头,拉着欢颜带她上楼去了。欢颜有点不情愿,一边走着还嘟囔,

“以后还有什么说的啊?这明明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么……”

到了楼上,靳欢颜把自己丢进沙发,拿起一个靠枕抱着,皱着眉不解的看着姐姐,

“姐,你为什么不说话呢?”

靳语歌坐到对面的沙发上,“你让我说什么?”

“告诉爷爷我们的选择啊!诶,姐,你说同性性向会不会遗传啊,为什么我们会一样呢?不过,我以前倒也不是……”

“遗传自谁?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靳语歌对这个说法毫无兴趣。

“难说哦,谁知道家里会不会有啊。这个比较难判别,不像姐夫的头发一眼就能看出来。”

靳语歌听到姐夫这个词,古怪的看着妹妹。欢颜又耸肩,很无辜的表情。

“让爷爷知道我们一样的话,恐怕真的会心脏病发作,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转入正题,靳语歌神色很是凝重。

“那你也不能不说啊,难不成永远不让家里知道。还是你想拖到爷爷百年啊?”

“欢颜!”

“我还是觉得,早点说比较好。他们慢慢总会接受的么。”

语歌有些烦躁,不想再说这个话题,重重的出了一口气,“你这段时间最好一直跟欧阳在一起,爷爷一定会有动作的。虽然欧阳可能不在乎,你还是小心些好。”

“嗯。”欢颜点点头,“我知道了。”

“好,那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

“姐姐晚安。”

靳语歌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夜都睡得不是很踏实,语歌早上起来,昏昏沉沉的。早餐的时候欢颜还没有起来,靳恩泰也不在,问过奶奶知道并没有什么大碍,才放心的去公司了。

上午有个高层会议,靳语歌听着各部门的报告,并不是很专心。好在这个会后几个秘书还会有审核后的报告送来,她也就放任自己出一会神。昨晚欢颜大胆的言行对她是冲击也有点鞭策。此前,她和晓桥一直都是见面上床天亮再见的相处方式,从来不需要她考虑这些问题。然而,谁也不会想自己看重的感情没有未来,即便这个未来,是可以预见的风云密布。

突然,靳语歌身上的手机边震动边响起了铃声,她被吓了一跳,整个会议室也因为这突来的声音出现一片安静。

迅速的拿出电话接起来,

“喂?”

自从那次晓桥遇险,靳语歌的私人手机全天开机且时刻不离身上,现在突然来电,她条件反射的以为又出了什么事。

“哦……是我。”

乔晓桥想不到靳语歌会这么快接电话又是这么急促的口气,有点迟钝。

“怎么了?”

“没……没事。”

语歌这才松了一口气,给了在场的人一个抱歉的眼神之后,起身离开座位,开门走出了会议室。

“那个……,想问问你,下午有时间么?”

晓桥猜到打扰了靳语歌的工作,很是忐忑,以她的工作狂性格,又该不高兴了。

语歌站在会议室外面的走廊上,一手拿着电话放在耳边,另一手托住手肘,声音也和缓下来,

“有。什么事?”

“想见你啊,我妈准我出来放放风,可是晚饭前要回去,所以——”

电话里晓桥的声音有点失真,不过,能听出熟悉的音调。语歌的唇角不自觉的上弯,

“嗯。那出来吃午饭?”

“好啊好啊,我们好久没一起吃过饭了。可是,我大概要带个人一起去,行么?”

靳语歌脑中浮现出了李然的脸,又皱眉。不过,这一次乔晓桥看不见,还在等着靳语歌的回答。沉吟了半晌,终究没说出来,勉强的应了,

“嗯。去接你?”

“不用,我自己过去。我们12点在华泰门口碰头,再决定去哪吃,好不好?”

“好。你出来的时候把衣服穿好,别感冒。”

“我知道,中午见。”

乔晓桥的声音很是开心,受她感染,靳语歌心情也明快起来,挂了电话,难得的微笑着回到会议室里面去。先是致歉,随后吩咐会议继续,在座的人心中都在讶异,严冬里的春天啊……

华泰商厦的门口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之一,人车涌动,川流不息。路过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一个抱着幼儿的女人身上,甚至走出很远了还在频频回望。

造成他们回头率这么高的主要原因,就是那个被抱着的孩子。浅棕色打着卷的头发,白白嫩嫩的皮肤,很像白种小孩的样子,可是一双眼睛又是墨黑墨黑的,滴溜溜转着,很是惹眼。抱着他的女人也是一样的白皮肤卷头发,相同的特征让两个人一看就是母子。

可是,眼睛是会欺骗人的。

靳语歌到的时候,晓桥身边已经站了两三个好事的大婶,拉着小孩的手,啧啧的称赞着,还捏着孩子的脸揉来揉去。穿着滑雪服的孩子本来就被晓桥抱得不舒服,又被不认识的人捏,哭唧唧的咧着嘴,不过倒也没有哭出来。

看见语歌,晓桥像甩面袋子一样把孩子往腋下一夹就大步走了过来,逃开了那群大婶的围观。

有点发怔的语歌未及反应,就被晓桥用空着的手揽着抱了抱,算是表示了一下多日不见的想念。那个不大的孩子被她横起来夹着,仰着头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语歌。

“这是……”

“这是我说的要带来的人啊。”

晓桥终于把横着的孩子竖抱起来,晃了晃,“叫人。”

小孩为难的皱了皱眉,很是不情愿的嘟囔着算是叫了一声,

“阿姨。”

靳语歌“嗯”了一声答应,疑惑的看向乔晓桥,

“哪儿来的?”

“我侄子啊,乔梁。他妈逛街去了,嫌他累赘,就扔给我了。”

语歌恍然,摸摸孩子的头,“挺像的。”

“像我啊?”晓桥笑。

“嗯。走吧,吃饭去。”

选好了餐厅,三人刚点好餐,乔氏姑侄就爆发了内战。因为乔梁太小,自己够不着桌面。晓桥就把他放到自己腿上,可是显然他不喜欢这个姿势,于是竭力反抗。两个人你来我往毫不相让,斗争的最后,乔梁揪住晓桥的头发,晓桥捏着侄子的脸,谁也不肯先松手。

从来没有拉架经验的靳语歌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大战,心里想着幸亏乔晓桥没有自己的孩子。她一点都不懂得让着小孩,捏着乔梁的脸毫不留情,肯定打不过她的乔梁受痛,终于告负的先松了手。

乔晓桥转头整理自己被揪乱的头发,乔梁看看语歌,泪汪汪的哭了起来,伸出胖乎乎的两只手,要求美女抚慰一下。

语歌看着他被乔晓桥揪过的半边小脸红通通的,可怜巴巴的样子,心生怜爱,就伸手抱了过去。放到自己膝盖上,帮他揉了揉脸,细声的问,

“你几岁了?”

“两岁。”

乔梁饱含着泪水,用这个事实控诉着乔晓桥的无情。

晓桥才不在意,等侍者把菜上好。想了想,终于开口跟语歌说,

“你说的事情,我想过了,我不能辞职的。不过,希望你能听我把原因说完。”

靳语歌低头哄着乔梁的动作停了,慢慢抬头看着晓桥,等待着她的下文。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是关于晓桥的往事的回忆,应该没啥意思吧,也不会很快更。本来还想多回忆一些,牵出一个人,不过想想好像没啥必要,所以简单回忆下。回忆完了就跑步进入甜蜜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