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口角

乔晓桥当警察这许多年,除了人生阅历和脾气见长之外,对养伤这件事,也练得驾轻就熟。她那习惯了受伤的身体磨练出了强大的复原能力。虽然严重到几乎去鬼门关转了几圈,她在家里躺了那么几个月,就又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公安局的门口了。

当然晓桥也没有无私奉献到忘我的境界,她的腿在走多了路和上楼梯的时候还是会隐隐作痛。所以,重案三组暂时由刘中保带着,而晓桥的近期主要工作,就是在办公室里写写工作报告,她也就有了足够的,自由活动时间。

只不过,对于她和靳语歌来说,入夜之前的时间都不算时间。对于一般人而言的恋爱黄金时段里,于靳总裁来说,最多也不过是工作地点的转移和工作内容的变换,同花前月下完全扯不上关系。

这一点晓桥很了解,可是在经历过那一场突来的变故之后,她有点蠢蠢欲动。温柔的滋味,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尝到过,久远到,几乎要忘记了。

下午三点半,闲极无聊而翘班的乔晓桥就到靳氏大厦报到了。虽然她无故并没有胆量上去,只能在对面的咖啡厅里坐下来。可是对乔警官来说,在有的时候,等待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不过也有的时候,幸福的等待之后并不是幸福的结果。

并没有到下班时间,靳语歌竟然出现在了大厦门口。这边晓桥一下看见,也忘了想想,连忙吞了口里的小点心,匆匆结了账就跑过去。不过还没等她走到,几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开过来,依次停在了大厦的门口。

几个白种人从车上下来,靳语歌和身后的姜夔迎上去,笑语寒暄。晓桥这才反应过来,靳语歌是下来迎接客人的,跟她,没什么关系。

她兴冲冲的过来,这下弄得很是尴尬。一时又回转不过来,就僵在了原地,只把眼神追在了靳语歌的身上。

语歌转身的时候,看见了她。也只是看见了,目光一扫而过,没有任何的眼神或者暗示。随即转了身,带着部下和客人们进入了靳氏大厦。

被晾在那里的乔晓桥呆了一下,撇撇嘴,给自己一个嘲解的笑。很正常,工作时间的靳语歌,一般情况下是六亲不认的。不过,她已经看见了自己,应该会心里有数,自己只需要等着就好了。

很快下班时间就要到了,索性就在这里等吧。晓桥抱着包,在不远处的花坛边上坐下来,晃着两只长腿,悠闲地看着人来人往,很有耐心的等着。

靳语歌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乔晓桥看见她的车出现,赶紧跳下花坛,在必经的车道上站好,准备迎驾。

可谁知,靳语歌的车连停都没停,一路滑过乔晓桥身边,车里的靳语歌正侧头跟一个洋鬼子交谈,这次,连看都没看外边伫立的乔晓桥一眼。

直到车开出很远了,乔警官还呆着没有回过神来。虽然说靳语歌的这种举动在之前来说也不算什么。可现在不一样了啊,怎么还是一样的待遇??

警官乔晓桥,百思不得解,不得解便郁闷,郁闷之后就生了怒气。只有你会骄傲么?我也有!不理就不理,你不理难道我就不能活了么?

笑话!!

很意外的,应酬完毕回家的靳语歌没有在楼梯间看见熟悉的身影。她本来以为,一切应该回到以前的程序上来的。

不过,也有不一样的。比如现在,没有看到应该看到的人,靳大小姐一改平日无动于衷的做派,很是果断的掏出了手机。

“喂?”

乔晓桥不耐烦的声音。语歌没跟她计较,干脆的命令:

“过来。”

“我睡觉了。”不怎么高明的借口。

“现在过来。”完全没有听见。

“……”

沉默了五秒,然后电话挂了。靳语歌没有一点情绪波动的开门,换衣服,泡了一杯咖啡,坐下来工作。

另一边,确实已经睡下的乔晓桥踹开被子,一边穿衣服一边低咒:

“外星人撞地球的时候出生的吧?大脑核裂变的产物么?怎么会叫我碰上了?真是不胜荣幸十分惶恐……”

抱怨归抱怨,领了命还是要执行的。半小时之后,靳语歌的房门又被拍响。

她正端了第二杯咖啡从厨房出来,顺手开了门,把咖啡放到书桌上,

“你不会按门铃么?就算要敲门不能好好敲?”

乔晓桥不说话,进门蹬了鞋,盘腿坐上沙发就开电视。靳语歌看出她情绪有点反常,停了要往书桌后面走的动作,站在桌前看着乔晓桥。

“怎么了,不高兴?”

“你被晾了会高兴么?”

靳语歌有点好笑,乔晓桥现在的状态,比较不符合平日的风格。

“火气很大啊?”

可是语歌心情很好,气氛也就维持着。乔警官僵着脸,不要说话。

“那是在外面啊,你要我怎么样呢?”靳总很难得的解释了一句,下午她当然看见了晓桥,可是一来确实不好分心,二来,当时的情况,她也没办法对晓桥有所表示。

倘若以前,乔警官吃这种亏,不爽归不爽,也就自己找个角落去消化,定然不会对靳总裁有所抱怨,因为大小姐根本不会搭理她。可是现在不同了呀,该说的也说了,总该提高一点人民警察的待遇么。被冷落的滋味,总是不怎么舒服的。

“外面怎么了?我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晓桥盯着电视,硬邦邦冒出一句。

靳语歌听见,脸色沉了下来。不过没有发作,只是也不再说话了。

“你怕被谁知道?那不是你的公司么?总裁见个朋友,谁能有意见?”

靳语歌慢慢出了一口气,压着被破坏的心情。久别再见,在两个人关系趋向缓和的时候,她很不想把气氛弄得僵硬。盘腿坐在沙发上的乔晓桥,虽然脸色沉郁,可是灯光下白皙的肤色,柔软的卷发,那种失而复得之后的珍惜,让她很有亲近的**。

晓桥今天与往日判若两人。之前,虽然靳语歌总有顾忌,可是很多时候,反而是晓桥更注意隐蔽两个人的关系。今天这样莫名奇妙的火气,让靳语歌有点摸不着头脑。

“好好的,发什么疯?”

“对你来说当然好好的,我呢?我真想不通,你的心里,我究竟在什么位置?又或者,根本就没有位置?”

乔晓桥不但反常,还有点不依不饶的架势。靳语歌偏开头,不想理她。两个人的口角要么不开,开始了一定会闹翻。乔晓桥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她靳语歌更不是。

“你的意识里,家人在首位,事业是重点,朋友不能怠慢,客人更是看重。所有的排完之后,你心里还有地方誊给我么?还要顾及会不会被看穿?我又不是老鼠,为什么只能在夜间活动?”

乔晓桥终于把目光落在了靳语歌的脸上,随之而来的,却是很不客气的质问。

靳语歌沉着脸跟她对视,一丝表情都没有。

“我们怎么了?你嫁人了么?我结婚了么?我们又不是偷情,又没做违背道德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一场商业宴会,一半以上的人挽着的不是自己的伴侣,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我们就得偷偷摸摸?还是我配不上你总裁的身份,让你无颜面对?”

“当!”的一声,靳语歌端在手里的咖啡杯重重放回杯碟,里面的液体都被溅了一些出来。

呼吸变粗,靳语歌依然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晓桥也很激动,脸颊染上了一层绯红。

“你今天吃错什么药了?没完没了是不是?”

语歌开口声音就很严肃,显然也动了气。

“你在我心里什么位置?我还想问问,我在你心里的位置呢!”

晓桥飞过一记眼刀,像一只乍开毛的小公鸡,时刻准备战斗。

“乔晓桥,你觉得你受了多大委屈是不是?你觉得你情深似海,而我不识好歹是不是?”

乔警官梗着脖子偏头,言下之意,就是你说的那样。

“那么我问问你,你把我当什么?你把我这里又当什么?”

靳语歌的声音冷下来,乔晓桥一时语顿,不知道靳语歌此言何意。

“乔警官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任何的交代都不需要,住宾馆都没有这么自由吧?而我呢?必须无条件接待?!”

难听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是隐含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这个,关于甜蜜的认识每个人是不一样滴。对有的人来说,吵架也是增进感情滴方法。譬如,偶们神奇滴卷毛……

所以,下章继续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