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赛车

四周很安静,阳光照进来,把人笼罩在一种温暖的氛围里。晓桥的神情看起来有几分模糊,她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态度表示,就好像在说‘一会儿我们去喝杯茶好不好’,对方若接受,两下欢喜;若是拒绝,也不过笑笑就罢了。

由是靳语歌也就有些迷惑,弄不清乔晓桥是在表达一个什么样的意思。侧了头盯着她,想看出些意图。

晓桥被她的表情逗得有点想笑,松了手伸过来,托住语歌的脸,一个轻吻就落在了眉心。肌肤相触的一刻,靳语歌闭了闭眼睛,随即又睁开,依旧看着眼前的人。

“要实在有事,我们就提前或者拖后,机动一点,嗯?”

靳语歌没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她只是觉得机动一点的说法有道理,不过——

“那就说定了?”

晓桥完全是无辜的表情。靳语歌怔了怔,缓过神来,撇一下嘴角,拉下环在自己颈上的爪子,把眼前狡诈的脸孔推开了。

“喂喂!不会赖账吧?”

晓桥把脸皱成一朵苦菜花,靳总裁低头办公,丝毫不为所动。

“赖账多不道德啊?而且我过生日都没人陪,多么的可怜……”

骚扰继续,而且越凑越近,还有动手的趋势。

“好了不会。”

靳语歌不抬头都准确的挡住了伸过来的手,“你去那边坐着等一下,我查完这一点,带你去个地方。”

晓桥收回手,“什么地方?”

“玩的地方。今天不就是周六么,就从今天开始好了。”

“吔?这么好?”

乔警官得了意外之喜,收回安禄山之爪,书架上抽了本书,坐到沙发上很是听话的等着去了。

不过靳语歌所谓的一点,足足过去了两个小时。一直到将近四点她才忙完了手上的事情。这期间晓桥倒是很安静,一直坐在沙发上看手里的书,半点没有催促和不耐烦的神色。

看到靳语歌站了起来,晓桥才直了直腰,

“忙完了?”

“嗯,可以走了。”

“书借我看行么?”晓桥合上书,对着语歌晃了晃封面。

靳语歌浅笑,“搁你那儿吧,我家里还有一本。”

“好。”

晓桥点点头,拿着书跟在她后面出了总裁办公室。

靳语歌跟小关吩咐了几句,带着晓桥进了电梯。乔警官还在琢磨手里的书,低头盯着书的封面看。

语歌看看她,“你什么时候对这种鉴赏类的书也有兴趣了?不是最喜欢看小说么?”

“没有啊,以前也喜欢看。不过现在没什么时间,也浮躁了,小说的话容易看进去。不过这本挺好看的。”

靳语歌不说话了,以唇角的弧度来看,似乎心情很不错。

电梯到了地下车库停了,可是门却没开。靳语歌拈了一张磁卡,划过按键面板下面一道并不明显的缝隙。晓桥眨眨眼,

“这是什么?”

“负三层的门卡。”

“负三层?不是只有地下两层么?”

语歌没说话,很快,电梯门开了,乔晓桥看看外面,又看看身边的人,

“这是——防空洞?”

靳语歌实在忍不住要甩她白眼,自己先出了电梯在前面走。晓桥赶紧跟上去,一边走一边好奇的东看西看。

这里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像是地下,一条短短的通道,没有阴冷的感觉,声控灯射出的都是仿太阳光。墙面用原木做了装饰,尽头有一道电子门。靳语歌走过去,指尖按在门边的检测器上,随着叮的一声通过的铃音,那道门也缓缓开启。

跟在后面的乔晓桥眼睛和嘴巴同时张大,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景象。

晓桥的手下霍斌是个车迷,业余爱好就是收集各种世界名车的车模,收入基本都干了这个。晓桥去他家里的时候看到过,霍斌家专门有个放置车模的房间,那些被他收拾的闪闪发亮的汽车模型被分门别类的摆在里面,很有观赏价值。

而现在呈现在她眼前的,是霍斌家车模间的放大真实版,几十辆闪闪发亮的真车井然有序的排列在这个地下堡垒里面,安静的散发着神秘而幽暗的光芒。

“这是……停车场么……”

乔警官有点挪不开眼。不同颜色不同造型的各款名车这样集中的出现时,确实有点不够看的意思。

“私人停车场,也可以说,是我的车库。”

靳语歌说着,走了进去。晓桥跟在后面,近距离的观赏那些只能在霍斌订的汽车杂志上看到的名车。进来以后才发现,这里不仅是停车的地方,车的周围,是一圈汽车赛道。每一辆车都可以从各自停放的平台上直接开下来,进入赛道,跑上那么几圈。而且整个车场的空间,也足够这些车跑起那种风驰电掣的效果。乔晓桥像刘姥姥一样眼花缭乱,时不时发出“哇喔~~~”的鬼叫。

语歌的步伐稍快,脊背挺直的走着,完全没有理会身后的怪声怪气。

车场的尽头有一个玻璃隔间,里面是一个小小的酒吧。木制的吧台和酒柜上,陈列着各种酒瓶酒杯,以及饮酒时需要添加的配料。靳语歌进去提了一瓶酒,倒托了两个郁金香型的高脚杯出来,冲着鬼鬼祟祟在拿山寨手机拍照的乔晓桥说,

“出去的时候把卡给我,不然手机就没收。”

“呃……”

乔警官赶紧把作案工具掖进裤兜,佯装无辜的摊摊手,“呵呵……”

“挑一辆吧,我们跑一跑。”语歌不再理会,冲着那些车抬了抬下巴。

晓桥惊讶,“我?这些?……”

“你不是会开车么?”

“会是会……”

“那就挑一辆。”

“随便挑么?”

“嗯。”

乔晓桥问清楚了,立刻跃跃欲试,生怕靳语歌变卦不准她玩了,指着身边一辆宝蓝色的双门跑车,

“就这辆好了。”

靳语歌似笑非笑的点点头,弯腰探身把一个酒杯放在车前盖上,深红色的液体顺着杯沿滑进杯里,慢慢倒进了半杯酒。

乔晓桥半张着嘴楞了,眨眨眼。

语歌瞄她一眼,又把另外一只杯子放在旁边一辆鲜红色的车上,依样倒了酒进去。

“好了,车都没锁,直接启动就可以。”

说完,开车门进去。很快,红色车滑下平台,停上了赛道。乔晓桥看看车前盖上的酒杯,明白了意思,心里一片哀怨:太看得起我的技术了吧?

等拉开车门,第二声哀怨接连响起,只图外形好看了,居然挑了一辆右舵的车。可是现在换实在抹不下面子,只好不情不愿的爬了进去。

并排停在靳语歌车的旁边,晓桥侧头看看,靳语歌也在偏头看她,脸上露出一抹奇妙的笑容。还没等晓桥反应过来,引擎一轰,语歌的车已经不见。

乔晓桥愁眉苦脸的熟悉了一下车里的配置,万分小心的滑出了车,边开边嘟囔,

“我才不跟你比,我感受一下就好了,万一碰坏了,岂不是要卖身赔车?再说还有这酒,洒了多难看。”

可是,等她慢慢掌握了车况,就把开始的念头抛在脑后了。这么好的车开出三轮的速度,实在是有点暴殄天物。而且,跟电玩城里的赛车明显不是一个感觉,几圈下来,乔晓桥完全被调起了情绪,紧紧抓住方向盘,两眼圆睁盯着前面的靳语歌,把油门起起落落踩得跟老式缝纫机一般。

车前盖上的酒杯早就在提速的第一个转弯时倒了,随后就滚到了不知哪里。晓桥也顾不得了,以追上靳语歌的车为终极目标。可是,明显技术不是一个层次的,她已经被套不知道多少圈了。

靳语歌好像在故意示威,每超过她就鸣下喇叭刺激晓桥一下,把警官刺激的血压都要爆棚,奈何技不如人,油门踹进油箱也白搭。等到她争强好胜的那点虚荣心被磨砺殆尽,得意洋洋的靳总裁才终于在出发的地方停住了车。

从车里下来,靳语歌靠在车边上,看着一脸不爽表情的乔晓桥甩上车门走过来,

“怎么样?”

“咳!”乔晓桥清了清嗓子,“很不错。”

靳语歌伸手拿过自己车上毫发无损的酒杯,凑到唇边浅抿了一口,看看晓桥车前的狼藉,笑而不语。乔晓桥见她毫无表示,嘴慢慢嘟起来了。

“酒给你了啊,你自己洒了,就没得喝喽。”

靳语歌一副戏谑的神色。乔晓桥看看她手里的酒杯,又看看她,一边的嘴角慢慢上扬,贴上来圈住纤腰,

“你说没就没么?”

正把酒往口中送的语歌不防备,被抱得呛了一下,偏开头咳嗽。没等顺过气来,晓桥的吻就到了。

靳语歌收起地面之上的那份凌然和锐利,放松了身体依在晓桥怀里,在这些钢铁机械的包围之下,和乔警官一起把这个吻酿的浓郁而绵长。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修改了一下,可以7看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