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爱意

在周六这个稍有松闲的下午时光,靳氏大厦下面罕有人至的车场里,乔晓桥坐在某辆车的前盖上,怀里揽住背倚着她难得轻松的靳语歌,两人品着同一杯酒,轻轻的聊着天,享受着从未有过的二人世界。

“为什么放这么多车在这里呢?”

“喜欢。”

“干嘛喜欢这些铁家伙?”

“为什么不能喜欢?像你说的,我可以去讲究咖啡,也可以讲究红酒,”靳语歌转动着手里的酒杯,

“可是,没人会去在意自己并不喜欢的东西。所以对我来说,速溶和顶级并没有什么不同。车就不一样了,必须出身豪门,必须性能一流,必须纤尘不染,”

“必须擦到苍蝇落上去都要打劈叉!”晓桥打岔。

“怎么能允许这里有苍蝇?!”靳语歌转头,拿怪的看着她。乔晓桥两个嘴角往下一弯,喝酒,不说话。

“有专门的机械师会定期过来检修、保养和清洁,保证每一辆车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最佳状态。我不喜欢我的东西有任何一点儿瑕疵。”

“你常买车么?”

“不,大部分是爷爷买来送给我的,还有几辆是爸爸朋友的珍藏。每年我生日的时候,从他们那里得到的礼物,基本都是车。偶尔遇到特别喜欢的,我才会自己买。”

晓桥想了想,“可是我买不起车啊。嗯——等你生日的时候,我买车模来送你好不好?每年生日送一辆,等我们老了,也能有好多……可以在家里做一个像这里这样的停车场模型。反正等那时候我们也开不动车了,可以给它们装上遥控,我们在家里比赛啊……边晒太阳边赛车,厨房里炖着汤,满屋子都是香气……”

说这些话的时候,晓桥抱紧了怀里的人,一下一下的晃,语调轻缓,似乎看见了那样的情景。靳语歌舒服的依着她,低低的笑,“戴老花镜比赛么?”

“可以啊!来我看看——”

晓桥偏过身,捏了语歌的下巴扳向自己,“嗯,你戴老花镜的话一定很像一个人。”

“谁?”

“翠翠婆婆。”

回手一肘捣过来,“去死!”

话音一落,靳语歌自己先楞了,似乎有点后悔失言。晓桥倒是浑然未觉,装着痛,又咯咯的笑起来,

“怎么了么?翠翠婆婆很慈祥的啊……”

“老了的时候……”

语歌侧过身,抬起手来抚向晓桥的头发,目光也有一丝放空,“你也要这样,好好的……”

乔晓桥笑容不减,“怎么可能还这样?那时候头发白了,没有牙齿,脸上全是皱纹,就象这样——”

皱鼻子做了一个鬼脸,贴向靳语歌,额头碰碰额头,

“会不会嫌我丑,就不要我了?”

靳语歌顺势圈住她脖颈,起了兴致,“会!”

“会?会么?”

“会!”

“再说?!”

“呵呵……”

外面吃过了晚饭,晓桥跟着语歌回了家。看没什么事,语歌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坐到了书桌前。晓桥还惦记着白天没看完的书,也就没有多缠着她。盘腿往沙发上坐了,专心翻她的书去了。

过了一会儿,门铃突然响起来。

晓桥抬起头,眨眨眼看向靳语歌,目光疑问。靳语歌头也不抬,

“去开门吧,是欢颜。”

“我开?”

语歌这才看她,“怎么了?”

“没事。”

晓桥把书反扣在茶几上,趿了拖鞋,走过去开门。

门开了,靳欢颜一看是她,表情立时不一样,变得兴味十足。也不说话,也不进来,盯了晓桥的脸,眼睛里面的含义很是丰富。

乔晓桥被看得有点局促,别开眼,扶着门边,也不知道说什么。

靳语歌没听见声音,有点奇怪,

“怎么了?”

晓桥这才闪开站到一边,靳欢颜意味深长的瞄她一眼,施施然走了进来,换了鞋直奔靳语歌那里。

“姐——”

“嗯?”靳语歌像是习惯了这种腔调,手里夹着铅笔在翻一个文件,随口答应着。

“你还真是了解爷爷,他果然有动作,真是老狐狸啊……”

说着,陷进书房里的豆袋,伸直了腿,舒了一口气。

靳语歌抬头看了她一眼,

“欧阳没事吧?”

“没有,我跟爷爷说,要是欧阳少一根寒毛,我以后就跟靳家断绝关系。爷爷可能也忌惮,来的人没下狠手。”

靳语歌点了点头。欢颜看了一眼关好门回到沙发前面的乔晓桥,又看看靳语歌,

“姐——”

语歌抬眼,看见她一脸戏谑,丝毫不为所动,依旧的面无表情。靳欢颜抿嘴转转眼珠,站起来,走到沙发前面,一屁股坐在了乔晓桥身边。

伸胳膊揽住晓桥的脖子,二小姐拖长了声音,

“乔警官——”

突来的身体接触让晓桥很是尴尬,又有一股有别于靳语歌的香气隐约传来,她身体僵硬的抽抽鼻子,偏开了头。

不远处的靳语歌直起了身,表情虽然平静,眼中闪过一丝不快却没有躲过欢颜的眼睛。

“这么晚了,你在我姐姐这里……有什么事么?”

乔晓桥笑笑,看了靳语歌一眼,把书签夹进看到的地方,合上书,

“随便聊聊。”

“聊什么?”

“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

“看雪看月亮?”

“相看两不厌。”

靳欢颜扑哧笑出来,抬手抚到乔晓桥的头发上揉揉,冲着靳语歌,

“姐,她好可爱哦……”

靳语歌低下头,摸摸额角,无言以对。

“送给我好不好?”

听到这句,另外的两人都是满头黑线。晓桥嘴角抽搐,无奈的转头看着跟她亲密接触的二小姐。靳欢颜大约也觉得夺人所爱较难达成,很是慷慨的表态,

“大不了我拿欧阳跟你换!”

靳语歌恢复冷静,翻过一页文件,声调平和,

“不换。”

遭到拒绝的二小姐很是不忿,“这么小气……”

物主扫她一眼,不予理会。

几公里外的某个酒吧,正在吧台跟酒保聊天的欧阳聪没来由的突然打了个寒战,眨眨眼,转过身看了看背后,并没看到什么,很是莫名其妙。

不过,二小姐似乎跟晓桥很有共同语言,很快就聊得热火朝天。靳语歌忙着自己的事,懒得理她们。

当话题转到靳语歌身上时,她不想听也没法阻止声音飘进耳朵里了。

靳二小姐爱姐心切,谆谆教导乔警官,

“像我姐这样的女人,不要说一百个,就是一百万个也挑不出一个来,你要是不好好珍惜……”

乔晓桥咧咧嘴,“你放心,像你姐这种穿上衣服就翻脸不认人的女人,除了我乔晓桥,不会有第二个人爱她的。”

“呃……”

靳欢颜半张了嘴发愣,脑子里面回旋这话里的深刻含义,等她回味明白了,意味深长又无比欣慰的笑了起来。这样别致的示爱还真是意料之外,转头看向姐姐,看到一张红红白白变幻莫测的脸。

“喔~~”靳欢颜发出一声阴阳怪气的声调。

靳语歌听到前半句冒了满头火,听完后半句却暖了整颗心。靳欢颜的起哄让她又羞又恼,终于忍无可忍,手上的铅笔敲敲桌面,

“你们很闲是不是?!”

靳欢颜觉得是时候消失,对着乔晓桥挑挑一边眉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好了好了,真是亲疏有别呢,这就要赶人了。给一个通知,明天爸妈回来,奶奶叫你回家吃饭。”

靳语歌没好气的答应一声,“知道了!”

二小姐从桌上顺了两只香橙,恋恋不舍的回自己那边去。

乔晓桥跑到靳语歌书桌前面蹲着,下巴搁在桌沿上,眉毛耷拉下来,眼巴巴的看着她,

“明天不回来了么?”

靳语歌先是不高兴的撇了她一眼,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又有点不忍心,

“你明天不回家?”

“我等你出差了再回去。”

“明天到时候看,来得及的话就回来。”

“那我等你啊……”晓桥重又雀跃。

“要是我不回来呢?”靳语歌挑眉。

“别啊!我等着你么。”

“我翻脸不认人了……”

“……小心眼。”

靳语歌的车开进靳家主宅的大门时,意外的看到了姜家的车。欢颜并没有说起有客人,靳家的私宴也很少会请外人来,就有些奇怪。

客厅里面很是热闹,靳老太太和姜家的老夫人也算多年的相识,聊起来笑语不断。姜夔坐在自己奶奶那边的沙发扶手上,兴致勃勃的听着靳老太太说起年轻时候的事情,哄得两位长辈兴高采烈。路薇陪在一边,也是笑意盈盈。

看见语歌进来,姜夔马上站了起来,目光闪闪,

“语歌。”

刚才公司里见过,姜夔并没说起晚上要过来的事情,靳语歌心里疑惑,可也没有表现出来。点头应了,先跟姜家老夫人问了好。姜老夫人一直很是喜欢她,赶紧伸手拉在身边坐下,问寒问暖。

作者有话要说:慢慢开始了……

不过还能腻一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