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试探

对于姜老夫人的热情,靳语歌向来进退有度。该有的礼貌有,但是礼貌之外,就不会有任何过多的表示。其实不仅是姜家,几家世交的主母们都对靳语歌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靳家没有男孙,靳欢颜闲云野鹤几乎不怎么在家里,庞大的财富帝国早晚是靳语歌个人独享。即便撇开靳家的背景不谈,单就靳语歌本人来看,不论相貌、性格还是为人处世,也都是绝佳的媳妇人选。

只是靳家上下,在这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上,全都有着一副滴水不漏的态度。从不跟哪家走得太近,对于那些明显的暗示也含混应付,倒是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

所以,靳语歌只是微笑着应付了几句,就借口离开了客厅。

二小姐端着马克杯,俯身靠在楼梯旁的石柱栏杆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姐姐一步一步走上来。

“要吃饭了又喝咖啡?”

靳欢颜轻轻的笑,“柠檬茶,开胃的。”

语歌不再多说,沉默的走入自己的房间。二小姐直起身,趿着拖鞋跟进去,关上门,顺势就坐在了靠墙的沙发上。

“姐,外面演得是哪一出?”

没有回应,靳语歌在隔间里换衣服,磨砂玻璃上,映出模糊的身影。

过了一会儿,门被拉开,语歌拆着手表走出来,顺手搁了茶几上,

“我怎么知道。”

“姜家以前经常来咱家么?”

“反正我在的时候很少,可能奶奶平常出去跟他家老夫人见得比较多吧。”

“不年不节的,突然全家过来,挺奇怪的。”

“你不知道?”

靳欢颜疑惑的眨眨眼睛,“我?不知道啊,奶奶就说让我叫你回来,别的没说。”

语歌皱皱眉,想不出个所以。

“姐,以前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总觉得姜家对咱们,态度有点微妙。”

靳语歌看看她,“具体的过程我也不是很清楚,就知道,姜夔的爸爸在靳氏任职期间自杀了。”

“这个我也知道,可是,是因为公司的原因么?”

“有传言说是公司的事情。那时候爸爸不愿意涉足家里的生意,姜家的儿子却很有商业头脑,爷爷觉得姜家也算元老,就留在公司了。”

“留在公司?这是爷爷的风格么?”欢颜一脸不相信。

语歌白她,“留在眼皮底下比放虎归山要好。”

“嗯,用这个说法的话才是爷爷。”

“结果好像没几年就出了事,牵涉公司一些事,好像还有桃色新闻。”

“桃色新闻?跟爸妈有关么?”

靳语歌抬手敲了她额头一下,“八卦!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啊……外公家还不是这个圈子里的。”欢颜扁扁嘴,嘟囔。

“那时候爸妈刚结婚,哪会牵扯到这种事里面来。听奶奶说过,好像是有了姜夔,又跟李家的三小姐纠扯不清。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跑去海边跳了崖。”

“这么猛?啧啧,比他儿子强多了。”

靳语歌无奈的摇摇头,“姜夔还找你?”

“没有了,他还算比较识趣。冷过两次以后,不会再烦人。所以虽然不怎么喜欢他,倒也不很讨厌。”

“嗯。”

显然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靳语歌应了一声闭上眼睛,靠着沙发养神。

“可是我觉得,他们家这次,目标好像是你……”

靳语歌没动,只把眼睛睁开,勾了唇角笑笑,不置一词。欢颜转过头看着姐姐,

“姐,我希望你跟晓桥在一起。”

语歌扫她一眼,“乔晓桥给了你什么好处啊?才认识几天就倒戈?”

“我只是觉得,你只有跟晓桥在一起,才不会成为像爷爷那样的人。”欢颜的表情意外的认真。

语歌楞了一下,随即了然。拍拍欢颜的手,“放心。”

说完了起身,“下去吧,差不多吃饭了,我一会还有事。”

欢颜仰头看他,戏谑的笑,“怕有人等急了?”

“又想挨敲了?”

“呵呵。”欢颜也跟着站起来,“好吧!下去看看,该唱哪一段了。”

两个人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下面的人已经在餐厅坐好了,菜也上齐。靳恩泰夫妇坐了餐桌两端,左边是姜大明一家,右边是靳忠夫妇,路薇身边空着两张椅子,是留给她们姐妹的。欢颜快手快脚过去挨着奶奶坐下,嘴里叫着,

“终于开饭了,快饿死我了!”

靳家人对于欢颜向来宠溺大于管教,连一向严厉的靳恩泰都很纵容她。前段欧阳聪的事闹腾了几天,靳欢颜很聪明的采取非暴力不合作态度,靳老爷子再厉害也是拳头打在棉花上,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那一阵风头过去,现在演变成谁也绝口不提,权当那件事没有存在的状况了。

靳语歌拉开椅子坐下,正对着姜夔,发现对方在看她,极淡的一笑,就转头注意桌上的食物了。见着放主食的篮子里有桂花糕,开口问,

“周姨,糕还有么?”

“有,做了不少呢。”

“走的时候给我带一盒。”

“好。”

路薇把餐巾铺在腿上,偏头看了一下女儿,“不是不吃甜么?”

周姨跟老太太一样,巴不得这两个小姐提出要吃什么。怕语歌改变主意,连忙解释,

“不很甜的,放的是饴糖,香的很呢。”

“嗯,多带些。”

靳语歌表情很是轻松,含糊的解释一句‘饿了吃的’,也就混过去了。姜老太太带着一点讨好的意味赶紧说,

“小歌喜欢吃桂花糕?”

靳语歌咽下嘴里的食物,放下筷子,才开口,“也没有,做了就吃点。”

“我们家的阿姨做这个可是拿手,下次你来我们家玩,我让她做给你尝尝?”

“是啊,甜而不腻,别有风味。”姜夔也接上话。

大小姐笑的不咸不淡,“嗯,谢谢姜奶奶。”

欢颜一直不说话,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来看去。姜老夫人一下觉出说的欠妥,赶紧补救一下,

“欢颜也一起来啊?”

“我不吃桂花糕,而且,我只喜欢周姨做得食物。”

靳欢颜可不喜欢委婉,你不尊重周姨,就让你难看。桌上的气氛一下有点尴尬,语歌低头吃饭,装作没听见。

还是老太太圆了几句,才带了过去。姜夔情绪明显低落下来。桌子另一头的三个男人都没有说话,静观这边的动静。姜大明垂着眼帘,烟斗不离手,环绕的烟雾里看不出什么情绪;靳恩泰半抬眼看了一眼语歌,平静的继续着自己的晚餐。

直到晚饭后,姜夔才又恢复了兴致一般。拉着靳老夫人坐到沙发上,拿出几个装着一些绿色液体的小瓶子,给她介绍起来,

“靳奶奶,这是我国外一个朋友公司的产品,通过挥发进入人体,改善睡眠和精神状态。现在国外很多人在用。我听奶奶说您有点失眠,特地带回来让您试试。”

“哦哦,好,我看看。”

靳老太太带上老花镜,跟他头碰头的研究。

语歌从楼上下来,已经换好了衣服,姜夔赶紧站了起来,

“出去么?”

靳老夫人也摘下眼镜,“这么快就走?”

“明天出差,要早点回去,还有很多事没做完。”

“跟你爸妈说了么?”

“爷爷和爸妈都说过了。”靳语歌说着,接过周姨帮她装好的盒子,又跟姜老夫人道了再见,只给了姜夔一个略微抱歉的笑容,就开门走了出去。

姜夔跟姜老夫人对视一眼,在彼此脸上都看见一抹不易察觉的失望,也不好多表示,只能又继续跟靳老夫人聊着前面的话题。在一旁托着盘子吃水果的靳欢颜不动声色的看着,留了个问号在心里。

深秋的冷风又吹落一地黄叶的时候,乔晓桥养好了伤,带着重案三组重新开始了风风火火的破案工作。跟以前不同的是,放在心里的那份牵挂可以化作不同形式的骚扰,隔三岔五的送到靳总裁面前。

多数时候,忙碌着的靳语歌不去理会她这些心血来潮的花样。偶尔有点闲暇,关好门安静的打一个电话,听听那道或者明媚或者慵懒的声音,足以抵消连日的疲劳。连小关暗地里都有些奇怪,这位总是给人一种冷漠气息的总裁,竟然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感觉。

“下午怎么着,归我还是归公?”

电话里的乔警官一点没有公务人员的样子,不用看靳语歌都可以想象出那副嬉皮笑脸。签完最后一个字,合上文件,

“有什么计划?”

“没有计划算不算一种计划?”

靳语歌靠上椅背,无声的笑,“那是什么?”

“回家啊?过个懒洋洋的下午,怎么样?”

回家这个词,总是让人心情愉悦,靳语歌舒展开眉头,一贯的低声应着,“嗯,好。”

最近似乎越来越习惯于这种顺从,那些本来简单的邀约,因着人的缘故,总是充满着难以抗拒的诱惑。

作者有话要说:一直不更新,我也挺不好意思的。

东方和世间本无事挂了新封面,大家去看看好看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