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芥蒂

到了车旁边,靳语歌打开后备箱,一面把推车里的东西往里面放,一面不动声色的看晓桥那边的动静。

那个女孩在车门边蹲了下来,小声的求饶,

“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放过我这一次吧,求求你了……”

乔晓桥松了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家是哪儿的?”

“没有家……我饿得受不了,才去拿东西吃的……我不是小偷,求你了放过我吧……”

“你多大了?”

“十七……”

“不送你去派出所,送你去救助站吧,她们会安置你的。”

“不不!我不去!他们会把我送回去的!”女孩的声音很急切。

晓桥盯着她看,“你不是说——没有家么?”

她不说话了,缩成更小的一团,低声的抽泣。

靳语歌扣上后备箱,手上拿着一盒蛋糕,走过来看看晓桥,在女孩面前蹲下,

“别哭了,先吃点东西,我们不送你去,别害怕。”

小姑娘看看靳语歌,又看看她手上的蛋糕,迟疑的不敢伸手去拿。语歌把蛋糕放到她手上,给个安心的表情,就站了起来。

“怎么办?”

晓桥吐一口气,转头对着语歌,“先送你回去,然后我带她去办公室,问明白了再做打算。”

靳语歌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显然,这破坏了她本来以为的计划。可是眼前的状况,似乎确实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抿一下唇角,默认。

两天后,乔晓桥的电话快下班的时间打过来。靳语歌刚结束了会议,正往办公室走。

“我把那孩子带回家了。”

晓桥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哪个孩子?”靳语歌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的脑子里,出现的是乔梁肉嘟嘟的脸。

“上次咱们在超市带走那个。”

语歌站住了,把乔晓桥这句话想了一下,却没想出来她的意思,迟疑的应着,

“……哦。”

“那我这两天先不过去了,晚上不好把她一个人放我那儿。”

靳语歌没说话。

她并不明白乔晓桥那种理所应当的陈述的合理性,可是即成的惯例是两个人之间从不过问私事。她不知道怎么开口,也就兀自沉默。晓桥等了等,以为电话断了,

“喂?”

靳语歌回神过来一样,“嗯?”

“在忙么?”

“还好……”

“事情挺复杂的,不好往回送。我尽快把这事处理一下,解决之前她得先住我那儿。”

又停了一下。

靳语歌沉吟片刻,听不出什么情绪的说了一句,“那是你的事。”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站在走廊上低头出了一会儿神,才又打算往办公室走。一抬头,姜夔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表情温和的看着她。

语歌心里沉了一下。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不很舒服,又不知道是哪里问题。不过很快调整了一下情绪,

“有事么?怎么站在这儿?”

姜夔的笑容一向的亲和力十足,春风化雨般的和煦,“没什么事,想跟你聊聊,不过看你好像很忙。”

靳语歌不语,应该是借势拒绝的,可是刚才那个电话,实在是留了个疙瘩在心里,想了想也没有别的事情,

“下班后吧,去喝点东西,顺便聊聊。”

“好。”

姜夔得到了意外的允诺,有点隐隐的兴奋。语歌礼貌性的点点头,就离开了。

靳氏大厦对面的咖啡厅,是附近的公司白领们空闲时间放松心情的好地方。靳语歌平常不经常到这里来,遇到靳氏的员工,对方紧张尴尬,弄得她也不是很舒服。现在是下班时间,姜夔约到了这里,她也没有多反对。

姜夔的表现是一个标准的绅士,无论是帮靳语歌拉开椅子,还是在她咽下第一口咖啡之后才端起自己的杯子,每个细节处都无懈可击。只是,这种表现过于刻意,靳语歌本来就生活在这种氛围里,看似端庄优雅实则压抑疲累。姜夔的这些动作,让人放松不下来,在她看来无谓而且无聊。

答应这次邀约,她也不过就是想借个由头,转移一下心情。所以,没有多说话,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

姜夔把一个包装精美系了缎带的盒子,顺着桌子送到她这边来。

语歌一抬眼,“什么?”

“送你的礼物。”

明显是有点意外的表情,靳语歌想了想,

“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吧?”

姜夔很清楚得知道,以靳语歌的性格和他们现在的关系,说些甜言蜜语只会招致她的反感,就实话实说,

“呵,是上次给靳奶奶的凝剂。本来我没什么信心的,可是靳奶奶用了,说是很有效果。所以,也送给你试试看。安神醒脑,很有益于睡眠的。”

靳语歌了然,还是迟疑了一下,“……是么?”

“嗯,放在床头边就好。对于用脑过度的人最合适。不过,我可不是推销哦。”

姜少爷笑了笑,“只是看你最近有些累。”

这种明显的好意,靳语歌没理由拒绝。而且又确实听见奶奶说过,点点头,道了谢。

姜夔的笑容维持了会,突然沉了表情,声音低缓的说,

“我知道,靳爷爷并不喜欢我。”

语歌端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怎么会这么想呢?爷爷从一开始就很欣赏你,不然也不会一定要把你留在公司了。”

“呵呵。”姜夔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你不用安慰我,我看得出来。”

靳语歌看看他,很聪明的没有答话。

“靳爷爷不过是看我爷爷的面子,对于我,可能由于我爸爸的原因,我知道他并不看好。”

姜夔父亲的事,在靳、姜两家是个禁忌的话题,现在姜夔主动提起,靳语歌有点意外。不过她对这段历史不了解,不好多说,只给了姜夔一个安慰的浅笑。

“我爸爸他,也确实让靳爷爷失望了。”

“别这么说。”

“不过,我想通过我的努力,改变靳爷爷对我的看法。”

姜夔的神情很是诚恳,扶在桌沿上的手甚至握起了拳头。可是,已经不是轻狂的年纪了,靳语歌可不喜欢听这种毫无意义的表决心,这些对她来说很是莫名其妙。本来就不怎么热衷的这次小聚,就更加索然无味起来。

多年的相识,语歌知道姜夔性格沉静,心机也浅。所以对他的态度一直比较和缓。只是刻意的距离也一直保持,她总觉得,姜夔这个人,总有些让人看不清楚的东西。

姜夔看出靳语歌的应付,失望一闪而过,很快的换了话题。他对于语歌总有一种敬畏之下的讨好,眼前的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他可控制的,这一点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语歌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刚出了电梯,就看到昏暗的楼梯间里有个红点在闪烁,还飘过来隐隐的烟味。皱起眉,

“你还抽烟?”

乔晓桥扫她一眼,站起来,掐灭烟头扔进垃圾桶,言简意赅,

“提神。”

靳语歌掏钥匙开门,“不是不过来么?”

乔晓桥站在她后面,歪着头,语气尖酸,

“电话都挂了,不过来行么?”

靳语歌的动作顿住,没说话,也没回头,停了一下又继续。晓桥不用看也能猜出她现在的那种‘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的表情。

进了门,乔晓桥拿衣服去洗澡。出来的时候,靳语歌坐在沙发上拆那个包装盒。

晓桥一边擦头发一边凑上去,伸头看看,

“礼物?”

靳语歌没说话,拿了盒里的东西起身进了卧室。晓桥把毛巾扔在沙发背上,拿起那个拆下来的深紫红色的盒子,看到盒盖上一行字:愿它替我伴你入眠。

咧咧嘴,顿时酸倒一排牙。

乔警官说不上来是被这诗意的句子酸的还是因为写下这句子的不明人士让她泛酸,总之,她两个指头捏了缎带的一头进了卧室,看见靳语歌正把那个做成外星人造型的玩意摆在床头上。

“什么东西啊?”

“有助睡眠的,我估计应该是跟精油类似的吧。”靳语歌一条腿跪在床沿,头也不回的说。

“别人送的?”

晓桥穿着白色细格子的浴袍,湿漉漉的头发搭在额前,盘手倚着门框,那种试探着的语气里隐含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靳语歌回头白了她一眼,懒得理。

晓桥耸耸肩膀不再多说,进来关了卧室的门。有些事,眼下来说比搅醋缸要重要。

两个人的状态都不错。

其实按照以稀为贵的定理,床第之间的关系反而是她们最为融洽的。靳语歌古板严肃,乔晓桥漫不经心,可即便是开始的那段关系最为冷漠的时候,对于彼此身体的迷恋也压过了不满,宁愿赌着气,还是想藉这种亲密维系着关系。

慢慢的,虽然火药味浓郁,可两人也熟悉了起来。尤其到了床上,晓桥清楚她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点,知道什么样的方式最能让她满足而且快乐;而靳语歌也逐渐抛开了矜持,在晓桥面前呈现的就是一个最真实的自己;靳总裁心情好的时候,偶尔也会为乔警官服务一下,虽然这难得的福利在乔晓桥那里感觉更像是体罚……

靳语歌洗完澡出来,意外的看到晓桥已经穿好了衣服,正蹲在门口系鞋带。本来轻松的表情瞬间冷下来,不复沉默,开口就是质问,

“你去哪?!”

半蹲着的晓桥抬头,茫然的看着她,“回去啊……”

“你今天来是干什么的?!”

“我——”

乔晓桥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这怒气何来。“不是跟你说,那个孩子我带回家……”

“你马上走!以后也不要再来了!我这用不着你来应付!”

晓桥站起来,无措的看着靳语歌,“怎么了?”

靳语歌两步上来,拉开门伸手就把乔晓桥推了出去。晓桥不防备一个趔趄,还没站稳门就在面前砰地一声关上了。

乔警官愣了愣,开始按门铃,又用手拍门。可是无论她怎么拍,里面一丝动静也没有。又开始拨手机,也是毫无反应。晓桥叉着腰,莫名其妙的一头火,

“你发疯也要有个理由吧?”

回答她的,只有黑黝黝的防盗门。

作者有话要说:算了算,还有好几章的腻歪呢,不要担心,要让大家安心过年。

过年期间会有更新,究竟咋更到时候再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