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温情

靳语歌坐在沙发上,脸色阴郁,情绪却已经平静。这一天对她来说只能用混乱形容,而混乱的起点,就是乔晓桥。

她自己也有些弄不清她对晓桥抱着一种怎样的期待,也就是说她并没有怎样的标准来要求对方对她的态度。而乔晓桥很明显的一个习惯就是工作以外的时间不喜欢想太多事情,高强度的脑力体力劳动之后,她的假期完全就是恢复到生活本能的那个阶段。

推乔晓桥出门,是那种骤然而至的怒气刺激出来的行为,靳语歌的怒气并非因为晓桥应付的态度。对骄傲的乔警官来说,她肯花心思来应付,已经是给足面子的,这一点,靳语歌比谁都清楚。她的怒气来自于一个很是明显却不愿意承认的原因,难得挤出来的的相处时间,是不是太短了点?

语音信箱的提示音传出来,靳语歌摁了扬声,乔晓桥明显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先走了,明天凌晨的火车要出门,有个跨省的案子,可能近期都会很忙。”

话停顿了一下,晓桥像是想着什么。靳语歌隐隐等待着,最后却只是吐了一口气,

“就这样吧,再联络。”

极快的跳起来开门,外面的声控灯即时亮起,电梯间里却空空如也。靳语歌的脸色绷到了一个临界点,狠狠地摔上了门,震得整个楼层里都发出了巨大的回响。

当靳欢颜在家里的餐桌上宣布要继续她的旅行计划的时候,靳老夫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说孙女的远行给她带来一点离愁,不过现在交通如此发达,想她了叫回来也是相对容易的事情。强如她留在家里跟那个弄不清楚来历的女人瞎搅合。

靳恩泰没什么表示,他自己知道即便表示了这个被宠坏的小孙女也不会当回事。何况她的计划是顺着自己的心意来的,没有表示的必要。

机场里人来人往,跟以前走的时候了无牵挂不同,靳欢颜这一次居然有了送机的人。尽管,就是这同一个人,在一年前用一种奇异的方式迎接了靳二小姐。

谁都不会把欧阳聪的外形同她的职业联系起来,戴着一副黑色金属拉丝眼镜的她跟黑社会这个词,似乎远到是两个星球的距离。除了偶尔,她会不自觉的露出一点蛛丝马迹。这样的欧阳聪让二小姐很有新鲜感,尽管如此,她仍旧不喜欢在同一种环境里待的太久。

手插在裤兜里,脸上依旧是优雅的笑容,欧阳聪同样看不出什么离愁别绪。两个人完全不像是恋人十八相送,跟吃饱了出来遛个弯那么轻松自在。

欧阳聪拿出一张卡片递过来,欢颜接了,上面写着一家花店的地址,

“这是什么?”

“地址。”

“嗯?”

“有时间的时候,寄明信片过来,我能收到。”

欧阳聪说话的时候就像在叙述某件于己无关的事情,可是聪明如靳欢颜者,还是听出了一丝留恋的味道。

点头应了,收好那张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可以算得上唯一纽带的东西。二小姐似笑非笑,

“其实想见面比见面的感觉或许要更好。”

“前提是,能见的着面。”

这句言简意赅的总结逗乐了二小姐,于是非常大方的送了一个颊吻给对方算是告别,随后就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消失在了熙攘的候机厅里。

深秋的夜晚来的越来越早,靳语歌只把一个企划案批完,外面呼啸的北风就已经在提醒她,该回家去了。

其实回家和留在办公室是一样的,都是在桌子前对着电脑,批示报告,处理问题。可是,不管怎么样,总是要回家的,尽管她回不回家,跟别人没有什么关系。

跟别人没关系,呵呵,多么自由!可是,多么凄然。

靳语歌不允许让自己凄然,于是起身收拾,关灯回家。

路上已经很少有行人,连车也偶尔才有一辆呼啸而过,到了西大街,远远的,靳语歌就看见市公安局大楼的门前,站着几个人。于是心跳开始变得不是那么规律。

那次冲突之后,乔晓桥一直没有再出现。那天的不愉快随着时间过去慢慢淡了,每天路过这里,靳语歌都会在擦过的一瞬间转头去看,可是,现实总是无情的。所以现在,她心里的期待如此强烈,又或者说,直觉喜欢降临在必要的时间。

车慢慢靠近,昏黄的路灯下,重案三组的四个人,冻得跟一群猴子一样缩着脖子左看右看,等着路过的出租车。

乔晓桥穿着灯芯绒的夹克,戴着细格的小偷呢帽,手插在裤兜里,左右轮换跺着脚。

语歌没时间多做考虑,脚很自然的,踩了下去,车在四个人面前停了下来。

霍斌先看见的,他对车尤其是名车的敏感度比一般人强很多。

“哇靠,塞莱斯·普曼哎!!”

武宽则注意到了车里的人,“诶!是靳总呢。”

乔晓桥从语歌的车还在五百米外的时候就看见了,所以现在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眼睛隐在帽檐底下,用一只脚的鞋跟轻轻的磕着另一只。

语歌把窗户落下来,往右边探探身子,

“打不到车么?我送你们吧?”她是看着武宽说话的,说完扫了晓桥一眼。

霍斌几乎要眼冒桃心了,他真的是非常想感受一下乘坐平常只能在杂志上看到的车的感觉,所以眼巴巴的看着晓桥。

“不了,我们几个住的方向不一样,路也挺远,这么晚了靳总还是赶紧回去吧。”

如果这话是晓桥说的,那么靳语歌一定会摇上玻璃头也不回的离去。可是既然是刘中保说的,那还是再客气一下。虽然嘴上不承认,可是靳语歌心里还是非常希望,她这趟回家的路,能意外而幸运的捎上某人的。

“没关系,就是因为晚,很难打到车了。一会说不定要下雨,还是上来吧。”

“头儿~~~”霍斌可怜兮兮的恶心声音。

晓桥环视了一下自己的三个部下,又看看语歌的车,沉默着没说话。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

在场的所有人都欢呼雀跃了,男人们的雀跃在脸上,女人们的雀跃,在心里。

霍斌拉开副驾驶的门就要往里钻,被刘中保揪住了,

“你坐后边去!”

霍斌一副不情不愿,跟武宽一左一右进了后边,刘中保又把他往里赶了赶,自己也坐了进去。

晓桥站在车边上,这个角度她看不到靳语歌的脸,但是知道她在等着,安静的等待着她。既然这样,嗯,不拧巴了,都快冻死了。

坐进去带上门,一股熟悉的味道对靳语歌扑面而来,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很好,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拨挡起步,车滑出去。

“哇哇!多平稳啊,看看人家这减震,可不像咱们那破车,大伟还好意思开着去约会呢,就算督察抓不着,也够丢人的!”霍斌叽哩哇啦,大嗓门嚷嚷不停。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刘中保打断他,转又对着前面,“不知道先谢谢人家靳总!”

“保叔你叫我名字就行,总我可担当不起。再说应该的,以前欢颜的事情多亏了你们,应该我谢你们才是。”

靳语歌脸上带着笑,语调也轻快明悦。晓桥把手放在空调口取暖,没搭话。

半小时后,后坐的三个大男人就被送往了他们各自的去处。

没了霍斌的大嗓门,车里安静下来,靳语歌突然觉出了一丝紧张,到底为什么紧张,她也说不清楚。

她想让旁边的乔晓桥开口说点什么,好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可是又怕她开口说出她不想听见的话。这种矛盾让她变得焦虑,刚才的轻快消失了。

“前面的路口停车。”乔晓桥面无表情,语气很是清淡。

靳语歌抓着方向盘的手一下子握紧,一股浓烈的失望引出的怒气从心里冒了起来。乔警官丝毫没有觉察,低头看了看外面,自己嘟囔,

“我记得这儿有个肯德基来着是吧?”

还没等语歌决定回答还是不回答,就被拍着胳膊命令,

“就那就那!停车停车!”

语歌条件反射赶紧踩了刹车,乔晓桥没等车停稳就拉开门出去,两下蹦过矮冬青的隔离带,直往上校爷爷的门里冲进去了。

靳语歌透过玻璃看着她,跑到柜台前点餐。坐在车里,眨眨眼睛,问自己:等?还是不等?

从她仅有的那几句话里,听不出什么,可是——

于是,靳语歌就在做不出选择的矛盾里,等回来一溜小跑的乔晓桥。

带上门,乔晓桥从白色塑料袋里先拿出一盒葡挞,放在语歌那边的仪表台上,一个指头把盖子挑开,

“夜宵!先吃了再走。”

又拿出咖啡,盖子打开,放了奶精和糖粉,搅拌匀了,插上吸管,送到靳语歌嘴边,

“呐。”

如此自然。

靳语歌表情依然在发愣,看看脸前的吸管,无意识的略低头,噙住,轻轻吸了一口。

有点烫,但是,很暖。

“自己拿着啊,小心烫。”

靳语歌戴着薄羊毛手套的手接过了杯子,眼睛却一直落在晓桥脸上。乔晓桥感觉到了,却故意装作不知,不跟她对视,而是拿出自己的汉堡咬了一大口,又吸一口热果珍,吃的不亦乐乎。

装葡挞的盒子伸到语歌面前,“吃一个吧,刚出来的,好吃。”

语歌看看在盒子里排队的金黄细嫩的点心,抿着嘴脱下手套,拈了一个出来,送到唇边咬了一口。

细白到几乎要透明的纤纤玉指,空余的三指像雀尾一样依次列着,把点心送到樱唇糯齿间,轻轻地咬下去,闭上嘴巴轻轻的咀嚼。无声无息间,自然的优雅细细流淌。乔晓桥的心里,好像有一根弦被轻轻的拨动,不管两腮还被塞得鼓鼓囊囊,伸头凑了过去。

安静的品尝着蛋挞的靳语歌没留神,被蜻蜓点水一样掠了个吻去,不满的皱起眉头,

“你一嘴都是油!”

“我还没嫌你唇膏味道呢!嗯,蛋挞好香,给我吃一口。”

话音没落,语歌手上剩下的半个点心已经不见了,手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可见掠食者的行动之迅速。

“强盗!”靳语歌咬牙,不知道是为了点心还是为了被偷吻。

平日里她是不吃这种恶甜的食物的,这一次却跟晓桥连夺带抢吃完了一盒蛋挞,还闹得小小的车厢里鸡飞狗跳。乔晓桥吃饱了暖和过来,抓住她的手,抢了点心又去吻她。靳语歌偏开头躲,吻落在她白皙细嫩的脖颈上,酥酥麻麻的痒,又引得她忍不住笑。

晓桥松开手,解了语歌的大衣带子,手伸进去抱住纤腰,让靳语歌攀住她,脸在她耳朵边像小猫一样蹭。

“痒~~”轻轻的如燕喃梁间的细语。

轻吻落在发迹眉角,晓桥有点小心翼翼,“还生气么?”

而靳语歌显然不想理会这个话题,直接而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俺这几天一直在暗自垂泪,深刻的反省为啥俺又被你们猜到了剧情,难道俺的暗示就介么强咩?

杯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