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陷阱

周姨是靳家几十年的老家人了,名义上是主仆,实质上已经成了这个家庭中的一份子。早年结过婚,不过很快丈夫就死了,也没有留下儿女,更是死心塌地的把靳家的人当成自己的亲人对待。现在周姨年纪大了,活已经很少做,可是靳家的家事还是她做主,而靳家上上下下也都很尊重她,靳忠夫妇和两个女儿都把周姨当做长辈,一点都不见外。

跟靳家其他人不同,两个孙女周姨明显更偏爱语歌一些。一方面语歌几乎是她一手带大,生活方面全都是她照顾;另一方面,语歌的性格清冷,寡言少语,有了什么委屈大多隐忍,这让周姨很是觉得疼惜。

为了工作方便,语歌大多数时间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可是少有闲暇收拾,又不愿意生人随便进出,周姨了解她这些,就揽下了这件事。每天上午语歌去上班之后,周姨会由司机送到景悦荣园,帮大小姐整理一下家务。

这天,靳老夫人一早坐了车出门去了,家里没有别的司机,周姨打算叫车出去。刚好,姜夔过来给靳老爷子送盆景,正在花园里跟园丁忙活。

看见周姨换了出门的衣服,挽着包从门里出来,姜夔掏手绢出来擦擦手,笑着迎过来。

“周姨。”

姜夔小时候常来靳家,周姨对这个孩子也是熟悉,而且跟大多数长辈一样,很希望这个看上去斯文懂事的男子能成为自家的一员。而且最近姜家往来频繁,似乎很有那方面的意思,姜夔又在靳氏工作,是语歌的得力助手,若真要能成眷属,那真是美事一桩了。

“呵呵小夔又过来帮忙了?”

“嗯,靳爷爷在么?”

姜夔说着看看屋里,小心翼翼的问。这些孩子都有点畏惧靳恩泰,这些周姨最清楚,笑着告诉他,

“在书房,不过这会儿应该在听新闻,你过会再进去。”

“好。周姨要出门?”

“嗯,去小歌那里一趟。”

姜夔眼里闪过一丝光,“哦。那——司机呢?”

“跟夫人出去了。”

“那我送周姨去啊。”

“不用,我叫个车就好。”

“反正我也没事,我送您去吧。”

一番推辞之后,周姨拗不过盛情,也就点头答应了。姜夔很是开心的去洗了手,发动了自己的车。

在电梯里的时候,姜夔装作不经意的问,

“语歌说什么时候回来?”

周姨没觉出什么,反倒是抿嘴笑眯眯的看看他,

“才刚走就想了?”

“没……”姜夔一下子红了脸,尴尬的辩解。

“你不会自己问她?这么大的人了脸皮这么薄?”

姜夔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她在公司会上说周末回公司……”

“可是你想第一时间先见到?”

周姨戏谑的用手肘碰碰姜夔,笑着调侃。

“周姨……”

“呵呵。”

两个人说着,到了语歌那里。周姨拿出钥匙开门,带着姜夔进去了。

“你先坐会,我收拾一下,很快就好。”

姜夔开始挽袖子,“我帮您!”

“不用!大男人哪会做家务呀,你在这等着好了。”

说完,开了靳语歌卧室的门,开始整理。姜夔站在门口,很快的往里面扫视了一圈,床褥还算整齐,小几上散落几张纸,显得有点乱。床头放着他送的外星人凝剂,看见这个,姜夔的嘴边露出一丝冷笑。

周姨把浴巾什么的收了,抱着往浴室里面走,

“小歌这个孩子呀,什么都好,就是忙起来不要命。你说工作的事情哪里忙的完啊,做完这件还有那件,累垮了身体那可是自己的。”

姜夔趁她虚掩了浴室门擦洗洗手台的时候,极快的走到靳语歌床前,把那瓶凝剂迅速收在了自己兜里,嘴上还在应着,

“要不是她这么拼命,靳氏哪能有今天呢。”

“话虽这么说,可又不是机器人,她哪怕跟颜颜平均一下也好。”

周姨整理好了浴室,走出来,关好了门。姜夔若无其事的站在卧室门边,脸上依旧是阳光灿烂的笑容。

“语歌能干,周姨应该欣慰才对呀。”

“你不心疼啊?”

周姨对着他翻了一个白眼。

“哦——”姜夔一时语顿,又去抓头发。

“呵呵,我就盼着啊,有个人能帮着小歌分担分担,知冷知热的疼她,我也就放心了。”

站直了身体,姜夔的表情很是单纯,“嗯!”

“呵呵,看表现哦!”

一边跟姜夔说着话,周姨手上不停,很快收拾好了。从衣帽间出来,拿了几件语歌换下来的衣服。姜夔眼尖的看见,一件字母花纹的滑雪服夹在里面,明显不是靳语歌的风格,却又非常熟悉的似乎在哪里看见谁穿过。可是,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又若无其事的跟着周姨离开了。

乔晓桥好不容易有假期,偏偏靳语歌带着小关出差了。开始的几天乔警官跟放了羊一样,不是带着f4就是去找许凌君和俞可她们,天天莺歌燕舞乐不思蜀,有时候一晚上要赶两三个场。几天之后就有点莫名的低落了,不管干什么总是提不起精神,老想往景悦荣园跑。可是去了也没人,只好游荡着等,不过老实多了。

好不容易熬到靳语歌许诺好的要回来的日子,前一天晚上,乔警官又接到了加急命令,特派她带人去临市协助破案。定好的机票恰恰跟靳语歌回来的班机前后不超过一个小时,气的乔警官差点把电话摔了。

可是多年养成服从命令的习惯,她再不愿意也没办法。早上起来匆匆忙忙吃了早饭,提着行李直奔机场。

武宽和卫建东早早到了,在门口等她。晓桥从的士上下来,跟他俩会合,一起进了候机厅。

靳语歌的电话正好这时候打过来,晓桥把包换了一只手,接起来电话,

“喂?”

“我回来了,刚下机。”

“嗯,我知道。”

靳语歌没再说话,等着乔晓桥的安排。现在越来越比不得以前,时间长了见不着,总觉得无心做事。想见面的感觉特别的强烈。

乔晓桥咳嗽了一声。靳语歌听见这声咳,很敏感的觉得,有事。

果然,乔警官吞吞吐吐的说道,

“那个,我……我要去浮石……昨天刚安排的,我现在……在机场呢,那个……”

“嗯……”

靳语歌马上黑了脸,发出了一个含义不明的鼻音。隔着电话乔晓桥虽然看不见,也听出了不对,忙忙的解释,

“也就三四天,很快的……”

大小姐不说话,明显的不高兴。乔晓桥还想再说,一抬头的功夫,居然看见了电话里正在说话的人。

语歌穿了黑色的衬衫,米色风衣,柳腰上系了双结扣,行动间长发拂动,衣带翩然,明眸烁烁樱唇润鲜。身后跟着恭敬的秘书和保镖,愈加显出了身份的特殊。晓桥忘了要说的话,隔着分离区的玻璃,半张着嘴愣愣的看着对面的人。

靳语歌也看见了她,手机放在耳边,半低着头,瞟过一眼,半是嗔怨半是留恋,脚步不停,很快的错身而过。

晓桥下意识的又走了几步,停住,拿着手机的手垂下,站在原地眨眨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卫建东看她不走了,奇怪的问,

“头儿,怎么了?”

乔晓桥怔怔的目光随着她眨眼的频率逐渐恢复了神采,薄唇逐渐的弯起,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得意表情。

卫建东把手在她脸前晃了晃,

“哎!头儿?你鬼上身啊?”

乔晓桥手上的包塞进他怀里,“帮我拿着!”

说完了转身就跑。卫建东后面莫名奇妙,“诶?你去哪?”

“放~~水~~”

出了机场,车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司机拉开车门,靳语歌刚坐进去,就看见乔晓桥小跑着追了过来。小关还站在车门边,看到乔晓桥,笑着招呼,

“乔警官。”

晓桥点点头,“你好。呼——”

喘了几口气,“我有点事想跟你们靳总说,那个……”

小关的笑容很是甜美,“稍等。”

说完了微弯腰,对着车里的靳语歌,“靳总?”

靳语歌抬眼看看外面还在喘气的乔晓桥,不动声色的吩咐,

“你们去后面的车里等我。”

小关和司机答应了,去了后面保镖的车里等候。乔晓桥笑的愈发得意,低头钻进车里,顺手就甩上了车门。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的腻歪……

打起锣,敲起鼓,对着喇叭喊“开~~虐~~啦~~”

咚咯啷咯天~~咚咯啷咯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