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对峙

靳语歌倚在椅背上,低头看着埋头趴在她腿上喘气的乔晓桥。乔警官一时激动跑得太快,导致了现在喘不过气来的窘境。

语歌觉得好笑,可是并没笑,伸手穿过那些发卷摩挲,慢慢的等她平顺。晓桥知道时间紧迫,吸口气伸手圈住她,仰起脸笑的春暖花开。

“想我么?”

靳语歌这才笑了,偏一下头又回来,抿着嘴不语。

“我想你了。”乔警官把爱人的两手合握在自己手里,放在嘴边吻一下。又不失时机的凑上去,

“亲一下。”

语歌退开一点,“不是要赶飞机?”

“就一会儿……”

乔警官不想浪费时间,歪头贴上思念已久的娇唇,细致温柔的吮吻。靳语歌也没有多做反抗,眯着眼睛享受难得的温存。周围喧闹的声音被隔绝在车外面,愈显得小小一方车厢里情思满溢。

慢慢的,乔晓桥不满足这简单的亲吻,手不安分的爬上来,握住了那一团柔软,

“嗯……”

不出所料满意的听到溢出语歌喉间的一声轻哼,又开始去解衬衣的扣子。狭小的空间里,气氛开始变得燥热难耐。车的发动机发出轻微的轰鸣,空调吐出丝丝的热风,把两人的脸都烘得通红。粗重的呼吸绞缠一处,分不出是谁的,动人的娇吟听起来也有别样的意味。长久分别的爱人因为思念而变得冲动,抛开平日里的矜持和端庄,和盘托出发自本能的**。

语歌外衣和衬衣的扣子已经全部敞开,解开的内衣也松垮垮的挂在腹间,露出胸口大片的雪肤和挺立的玉峰。乔晓桥顺着修长的脖颈、性感的锁骨一路吻下来,埋头进去,轮流含住两边花蕾的中心细细**。语歌眉头皱紧,j□j晓桥头发里的手指节泛白,弓起身子想要贴的更紧。

我们滴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滴大地~~

铿锵有力的音乐,把沉浸**里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靳语歌被这突来的打扰惊醒过来,托住晓桥的脸,把她从自己怀里扯出来,

“电话……”

乔晓桥贪恋着**的味道,口齿含糊的嘟囔,

“别理它……”说完又想继续自己的事情。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赴祖国的战场~~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赴祖国的边疆~~

手机不依不饶,顽固的响着。靳语歌知道乔晓桥的手机没杂务,多半是有事,硬是阻住她,示意她接听。

乔警官不得不暂离温柔乡,火大的接起来,里面传来卫建东的声音,

“头儿!你掉坑里了?广播催两遍了啊~”

“跟他说等一会儿!!”

“……头儿……你在搞笑么?!”

“好了马上马上!”

电话挂了,晓桥满脸不耐烦。回过头,靳语歌脸色虽还绯红,表情却已经恢复如常,正在系着衬衣的扣子。

晓桥去抓她的手,“嗯……”

“好了快去,不然真的晚了。”

“可是——”

“不是说很快就回来么?听话。”

靳语歌伸手理理她揉乱的头发,好声哄劝。乔警官再万般不情愿也没有办法了,垮着脸惨兮兮的恶心声音,“那等我回来哦!”

说完开了车门,一步三回头,眼睛里满满全是留恋不舍,还是不得不走了。

小关看见乔晓桥离开,才从后面过来。坐进车里,就觉得总裁好像跟刚下飞机的时候不太一样了。感觉旅途的疲倦消失,凌人的气势减弱,眼波如水,神态也温柔起来,仿佛被一种光芒笼罩,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靳语歌神态如常,安静的吩咐,

“先回公司吧,通知各部门的经理开会。”

靳语歌到达靳氏大厦会议室的时候,里面所有的人员已经到齐,静等她的到来了。有一个这样拼命三郎似的领导者,员工没有不打起精神的道理。几个元老级人物对于靳语歌还是有些不满意,不过从靳语歌坐上总裁位子至今,还没有给过他们什么把柄。

靳氏的高层年龄结构相对合理,中年居多,花甲的已是少数,跟靳语歌同一年龄段的只有姜夔自己。很多人都在等着看,靳语歌未来的夫婿人选。如果姜夔能成为靳家的乘龙快婿,那么靳氏未来无疑就是他夫妻二人的,若是另有他人,那这姜少爷在靳氏的地位还很难说。

姜夔自己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强的意图,他接近靳语歌也非常有分寸。而靳语歌个人生活方面从未有任何动向,可以说滴水不漏,谁都不知道她的私生活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公司下层一些饶舌八卦的人私下议论,说靳语歌有摆出架子做不婚族的意向,另一派的意见则是她会接受家族联姻,说不定哪天就爆出闪婚的消息。以靳语歌平日的态度来看,绝对有为了企业利益牺牲个人幸福的可能。纷纷扰扰扑朔迷离,传到靳语歌耳朵里一些,她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会议足足持续了三个小时,连日奔波的靳语歌丝毫不显疲态,直到把所有问题解决后才结束。回到办公室之后,小关把咖啡送来,她只稍休息了一会儿,就又坐到办公台后面,开了邮箱,处理积下的事情。

一封来自陌生人的邮件就是这个时候,跳进了她的眼里。

小关把几份需要签名的文件理好,准备拿去给靳语歌过目。刚走到门口,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靳语歌脸色煞白的冲了出来。

“靳总——”

小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靳语歌看看她,“我有点事,你忙你的,不用跟来了。”

说完了疾步走向电梯,很快就离开了靳氏大厦。

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靳语歌一路几乎是小跑着进了电梯,开了家门,冲进卧室。然后站在床前,急促的喘息。

她的眼睛在某个特定的位置搜寻一遍,什么也没有发现,却也觉出了异常,一时又想不起来。勉强压下那种慌乱无措,强迫自己冷静,来思索事情的状况。慢慢的一个不可能的可能慢慢在她脑子里浮起,眼神也开始发怔,一股凉气自后背顺着脊柱升上来,从没有过的恐惧在心里蔓延开来。

“姜经理,靳总让您到她办公室去一下。”

秘书的声音在内线电话里响起,一直在等这个电话的姜夔嘴边升起捉摸不定的笑容,笃定的理了理本来就整齐的一丝不乱的头发,一手插在裤兜里,微笑着从容的敲开了靳语歌办公室的门。

靳语歌坐在真皮转椅上,从姜夔进门的时候起,就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姜夔却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依旧是跟平日里一样的和煦笑容,

“语歌。”

然后,自顾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若无其事的开口,

“出差累么?”

靳语歌脸色阴到能结起一层霜来,紧紧咬着牙,一声不吭。

“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姜夔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不温不火的态度。

“什么事你自己不知道么?”

“我?我怎么会知道?”耸耸肩,一脸无辜的表情。

“啪!”的一声,语歌手里的笔重重的拍在桌面上。姜夔一惊,微笑着的脸冷却下来,眼睛里慢慢浮起一层阴狠。

“你——看到了?”

“你想干什么?!”靳语歌极少有这么激动的时候,实在是眼前的事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

姜夔却不再说话,架起一条腿,冷静的跟靳语歌对视。靳语歌在那双习惯了柔风细雨的眼睛里看出阴险的气息,不得不压下怒火,强迫自己稳住情绪,等对方的反应。姜夔像是在考虑,又像是在等猎物自己露出弱点,一点都不急于出手。

“语歌,”他似乎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声音轻柔,“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的交情了,我不想,弄得像敌人一样。”

靳语歌不说话,等他的下文。

“我只是想拿到属于姜家的东西。”姜夔说着,站起来,环视一下四周,走到靳语歌桌前,双臂撑到桌沿上,“今天的靳氏帝国,我们姜家三代人为它卖命,语歌,不好好报答我们一下,你觉得能对得起死去的和活着的人么?”

靳语歌抬眼看他,“你想拿到什么?”

“财富?名誉?地位?”姜夔用一种疑问的口气说出这些词,让靳语歌愈加摸不到他的心思。

“全部。”最后一个词,姜夔的口气冷下来,看着靳语歌的目光也不再和善,“还有一样,天伦。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永远不能够得到的东西。所以,我所要求的每一样,都是理所当然你和你们靳氏,要补偿给我的。”

“可以具体一些么?”

“我要成为靳氏的主人。”

靳语歌瞳孔收缩,一道利光射向姜夔。姜夔有一丝胆怯,也只是一闪而过。

作者有话要说:低迷了44章,终于有当初那种滋滋冒火花的感觉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