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分手

“爷爷,我从来没有为自己要求过什么,这是第一次。或许很多人都羡慕,轻而易举我就能拥有别人望尘莫及的一切。可是,有时候,我有的和我想要的,并不是相同的东西。我可以把我的一生都留给靳氏,无论什么时候,什么事情,我愿意为了它付出我的所有,能让它强而更强。而这所有一切,为我自己换这一次,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只为我自己争取这一次,唯一一次。爷爷,可以吗?”

靳语歌,说话的时候尾音里,带了一丝颤抖。那种大浪袭来难以自控的恐惧,和不甘不愿,撑起她鼓足胆量说这一番话。自小养成的在靳恩泰面前的顺从,抵不过此刻对远方那个人无比强烈的思念,和任是如何都无法割舍的深情。

靳恩泰沉默片刻,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语歌,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嘴唇翕动一下,

“不行。”

没有过多解释,也不做其他劝解阻止,简单两个字,足以说明大家长的威严。

语歌偏开头,闭上眼睛,强忍着眼里汹涌而来的酸涩。过了很久,才勉强压着情绪,哑声说道,

“我知道了。”

“姜夔这儿,你自己决定,我没有什么意见。”靳恩泰语气平缓,听不出任何起伏,

“至于你今天说的,需要我出面处理么?”

“不!”语歌立时拒绝,“我知道怎么做!”

靳恩泰看看她,顿了一顿,

“那最好。”

靳语歌的脸色隐隐带了绝望,靳恩泰的为人,没有谁比她更清楚。

“爷爷,没事的话那我先出去了。”

“嗯。”

语歌站起来向门口走去,靳恩泰看着她的背影,又加了一句,

“我不想再得到关于这件事的任何消息。”

握住门柄的指节因为用力而泛出青白,靳语歌在门口僵立很久,终是不发一言的开门走了出去。

姜夔很主动的提出要送靳语歌,老夫人和周姨不知道内情,一力促成。语歌无奈,只得答应着,坐进了姜夔的车里。

夜还不深,城市的马路上灯火繁杂,姜夔慢慢地开着车,偶尔侧头看一眼靳语歌。

语歌脸色沉郁地坐在副驾驶座上,紧盯着前方,一声不吭。

“爷爷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显然,靳语歌不想跟这个人有什么交流。

“你不要总是这种态度,要知道,很快我们就会以夫妻的身份在一起,你不觉得你这样冷漠,是会引起别人怀疑的?”姜夔语气听不出太多的情绪,不过并非愉快。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你不知道么?”

“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试着表现的……更像我未来的妻子。”

“有这个必要么?”语歌扫都懒得扫他,一直在对着挡风玻璃说话。

“当然。”姜夔弯起唇角,说的不温不火,“而且,我想在我们正式的婚礼之前,你最好暂时跟那个姓乔的警察保持一下距离。”

“你不要得寸进尺!”靳语歌冲口而出。

“呵呵,语歌,不要一提到她,你就这么失控好不好,这太不像平时的你了。”姜夔摇摇头,

“我们的计划,她未必认可,一旦意见有分歧,事情就会超出我们的控制。我可不想你我都已经认可的事情因为她再起变数。那样对谁都不好,你说呢?”

靳语歌咬紧了牙,一语不发。

“只是暂时的而已,等我们结婚之后,一切都成定局。那时候你想怎么跟她说都行,我想她也不会那么小气吧?”

“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语歌不耐烦地说完,闭上眼睛靠在座椅背上,拒绝再交谈。姜夔看看她,很是不屑的冷笑一声,加快了车速。

几天后,终于结束工作的乔警官带着很是迫切的心情回来了。

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靳语歌正在出神,被吓了一跳。看到屏幕上跳舞的名字,第一次为难于要不要接听。正犹豫着,铃声响完,挂断了。

另一端的乔警官似乎不想就此作罢,又拨通,靳语歌定定神,接了起来。

“在干嘛?我回来了。”

声音并不张扬,却是隐隐透着兴奋。靳语歌听到熟悉的声音,眼底那种酸涩混合着委屈又翻了上来,一时说不出话来。

“嗯?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没事。”吸一口气,语歌把情绪压下去,勉强换了笑容,声音也故作轻松。

“嗯……怎么……感觉不太高兴?”乔晓桥听出一点异常,咕囔了一句。

“没有。出差顺利么?”

“还好。晚上有空么?一起吃饭?”

语歌沉默了一下,曾经期盼着的见面,现在却变得让人畏难。盘桓在脑中的念头挥之不去,五脏都纠在一起一样的抽痛。

晓桥没听到回应,也没多说,安静的等着。

“……好啊……”

“嗯,去哪里呢?”好像松了一口气,声音里也带了笑意。

“你决定吧。”

“好!”

靳语歌站在餐厅门口,看着乔晓桥远远地跑过来。额前的头发被风吹的掀起来,掩不住满脸开心的神色。几步迈上台阶,在离语歌还有两步的时候就伸出手来。

很自然的,靳语歌也把手伸了出去。放在晓桥的掌心上,被牵住,握紧。乔晓桥停也不停,拉着她往餐厅里面走,

“等很久了?”

靳语歌没回答,很淡的笑了笑。晓桥偏过头看看她,

“怎么了?不舒服?”

“没有。”语歌摇了摇头,躲开了目光。

两人到了靠里端的位置,侍者送上菜单,晓桥接过来,先问语歌,

“想吃什么?”

“都好。”

晓桥抿着嘴笑,翻了翻菜单,点好了菜,打发走了侍者。

“你好像情绪不好?”乔警官端起杯子喝口水,看着语歌说。

语歌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怔怔地看着,状似出神。晓桥扬眉,“语歌?”

她才恍然醒来一样,“有点累。”

“那我们吃完早点回家。”

乔晓桥没有多想,只是顺着语歌的话。瞅瞅她,笑眯眯的从衣兜里摸出一个长形盒子,递了过去,

“给你的礼物。”

语歌看看那个灰色丝绒的盒子,又看看晓桥。眼睛眨一下,下意识的伸手接了,打开,亮晶晶的白金链子,项坠是精巧的一个高音谱号,下面嵌的铭牌上,刻着首饰的名字“笑语欢歌”。

晓桥把胳膊支在桌面上,“浮石那边正在举办一个珠宝钻饰展览,我没事的时候进去遛了一圈,第一眼就看中它了。喜欢么?”

靳语歌失神的看着手里的项坠,旋心的中央镶着一颗切割细致的钻石,反射出华丽的光芒。只是可惜,装饰不了她们的爱情了。

扣上盒盖,靳语歌把它放在桌面上,慢慢地推回去。细绒的盒子在桌面上划过,每一寸都是举步维艰。

乔晓桥的表情,从愉快慢慢变得沉静,继而迷惑。随着盒子回到她面前的,还有靳语歌低沉却清晰的声音,

“我们…分手吧……”

侍者推着车子过来,一盘盘色香味俱佳的菜端上了桌。餐厅里飘着悠扬的古琴乐曲,慢慢荡进每个人的耳中。吃饭的客人们小声的交谈着,一切看起来自然而平静。

乔晓桥维持着同一个动作和表情,没有任何反应。靳语歌低着头,看向眼前的某一点,目光茫然,不再有任何下文。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没有对视,无法开口,除了沉默以外,谁也找不到这个时候更好的面对方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多人来了又走,侍者几次经过她们这边,都有点奇怪的看着毫无交流的两个人。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街灯亮了,映照着行人或欢快或冷漠的面孔。汽车鸣笛的声音来来回回,显示着城市里的喧嚣。

“就这样……”

“语歌,”

靳语歌即将出口的话被晓桥极快的打断,随后又是沉默。乔晓桥紧紧的抿着嘴唇,拿起面前的盒子,打开,拎出那条漂亮的项链。站起来绕过桌子,到语歌面前,弯下腰,手环过她的脖颈,细心地戴好。

又坐回来,深呼吸一下,“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跟我说分手,”抬起头,直视着语歌的眼睛,看进她的心底,

“当你想回头的时候,我一定还在原处等你。”

靳语歌站起,转身,一步一步离开。她不敢再停留,不敢看那双受到伤害的眼睛,多一秒就会失控。来之前,她根本就没有想好该怎么去解释,任何的理由都不能让这个决定变得合理。可是乔晓桥,一直以来在她的心里搅得天翻地覆的乔晓桥,带着那样的喜悦而来却被迎头浇透一盆凉水的乔晓桥,没有任何的怨愤和质问,用最冷静的方式,表明了态度。

却愈加的让人,心如刀绞。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了一点细节。

加快速度~~~啦啦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