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相思

靳氏集团的高层会议。

财务总监在汇报上年度的公司财务状况,以及对下一年的规划预算。靳语歌十指交叉放在桌面上,专注的听着。

姜夔坐的位置离语歌很远。这个时候,他有点心不在焉,不时的转头瞄一瞄会议桌那头的靳语歌,心思完全没有在进行的报告内容上。

汇报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直到靳语歌点头称许,财务总监才舒了一口气,结束自己的报告。而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就在大家稍事放松,准备等会议结束的时候,靳语歌突然开口,

“下面我宣布一件事。”

闻言,参加会议的人纷纷把目光转向了她,

“国贸部经理姜夔从明天开始提升为集团副总裁,仍旧负责贸易部的工作。希望大家能够团结合作,把工作做得更好。”

语歌说完,早已准备好的姜夔站了起来,脊背挺直面带微笑,等待接受大家的鼓掌祝贺。可是,整个会议室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就响起一片悉悉索索私下议论的声音,没人顾得去理刚被任命的副总。

没有经过董事会商讨,事先也没有透露任何消息,就这样突然的任命,显然不是靳氏行事的风格。而姜夔还远远没有树立起服众的威信,他的能力也离副总的位置差得很多。由是所有人都只觉得意外。

姜夔站在那里,说也不是坐也不是,脸色极是难看。靳语歌不看他,面无表情的平视前方,没做任何帮他解围的事,任由场面发展。僵了一会儿,还是一个跟姜大明私交不错的元老出面,带头说了几句客气话,把面子上的事情圆了下来。

散会之后,姜夔在语歌办公室,脸色铁青极是不满,

“你为什么不公布一下我们现在的关系?!这样那帮人就不会给我这些难堪了!”

靳语歌表情如常,“在公司董事会上公布我的私生活状况,你觉得合适么?”

“那——至少可以给他们一个暗示!就绝对没有人敢轻视我!”

语歌抬眼看看他,“有些东西本不属于你的,你强求不来。”

姜夔倏然变色。

“我出面的话,他们不过表面上平息,以后你会更难服众。”语歌不想惹怒他,还是避开了话题,

姜夔无话可说,支吾半晌,**的扔了一句,

“我会让那些人看到我的能力的!!”就摔门出去了。

靳语歌靠在椅背上,看他消失在门背后,脸色冷峻的捏紧了手里的钢笔。随后,上网开了自己的邮箱,开始敲击键盘。

八卦杂志的记者拍到了几张靳语歌和姜夔在一起出入公共场所的照片,发现新大陆一样发了出来,靳氏内部很多人想当然的把它跟姜夔的提升联系在一起,开始猜测姜夔离成为靳氏的乘龙快婿不远了。靳语歌对此没做任何反应,任凭杂志添油加醋的报道和企业内部员工的私下议论,仍旧有条不紊的忙着自己的事情。

很快到了年底,年关将至,靳氏的工作更是繁杂。靳语歌也愈加的忙碌,几乎废寝忘食,很多次干脆睡在了办公室隔间的小休息室里。对她来说没有了那个人,住在哪里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了。

她跟姜夔的事情在靳老夫人那里看来乐见其成,频繁的叫他们回家吃饭。靳语歌偶尔才会和姜夔一起回去一趟,看着也是勉强。除此之外,不管老夫人怎么叫,她总是以没时间的理由推脱了。

除夕的傍晚,靳忠夫妇和靳欢颜先后已经回了靳家的主宅。周姨带着厨师和佣人们做着年夜饭,香气飘满了整个大宅。欢颜和爸爸在楼上的书房里围着电脑看她从不同的地方拍回来照片,路薇从楼上下来,几个房间看看,有点奇怪。出来看见老太太刚把电话挂上,脸上喜气盈盈,

“怎么了?妈。”

“姜家来电话说是想两家一起过年。”

“哦?他们要过来么?”

“是啊。他们家人也不多,两家凑一起才热闹。我看姜家这意思啊……”老太太神秘兮兮的凑近媳妇,

“小歌和姜夔这事儿有戏!”

路薇有点意外,“是么……语歌呢?”

“还没回来!这孩子最近也不知怎么的,忙的是整天见不到人影。叫也不回来!”

一边坐着的靳恩泰看她一眼,没有出声。

“忙着工作?”路薇有点疑惑。

“再忙也用不着这样啊,你看这大过年的天都黑了也不见人,”老太太口气里的不满透着浓浓的关爱,

“我打个电话催催她。”

说完了,拿起电话,拨通了语歌的号码。

整整一天靳语歌都在办公室工作,似乎忘记今天是过年这件事。下午的时候其他员工已经放假先后离开了公司,整栋大厦里的人基本寥寥无几。

靳语歌让小关也早早回家了,自己去泡了咖啡,跟门口的保镖说,

“你们也先走吧,我这里还早,一会儿弄完了我自己开车回去。”

一直跟着她的保镖有点局促的背着手,“靳总您忙您的,我们不回家。现在大楼里都没人了,您自己在这不安全。”

语歌微微一笑,点点头,就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电话响起的时候她一下抬起了头,迅速的翻找自己的手机。那一瞬间的期待,说不出的慌乱。可是显示的号码却是家里的,语歌失望的闭了一下眼睛,接了起来,

“喂?”

“小歌啊,还没到家呢?”

“奶奶,我还没弄完。”

“明天再弄不一样么!快回来!你爸妈和颜颜都到了!小夔他们家要过来和我们一起过年呢!”

靳语歌一下寒了脸,想了想,“奶奶,这些事都很重要的。你们先吃吧,我今天不回去了。”

“什…什么…?不,不回来?今天是过年啊怎么能不回——”

话没说完,听筒似乎被谁拿走,随即,靳恩泰低沉的声音响起来,

“不管什么事情先放着,你现在回家来过年!这个时候每家都要团圆的!”

语歌顿了一下,幽幽开口,

“爷爷,您觉得,我还会有团圆么?”

说完,不等靳恩泰开口,很快就挂了电话。手撑住额角,烦乱不堪。

入夜,整个城市都响起了起伏的鞭炮声。彩灯点缀的夜空璀璨明亮,一片热闹景象。乔家的年夜饭过后,年轻一辈的一起开车来到江边,加入到放烟花的人群中来。

乔梁被妈妈抱在怀里,小手捂着耳朵,咯咯的笑着。晓路和晓舟一马当先,把几箱烟花从车上搬下来,迫不及待的摆上燃放的空地,很快的逐一点燃。

往年为了几根闪光炮跟晓舟抢的几乎翻脸的乔晓桥这次出奇地安静,手插在裤兜里,仰头看着天上的烟火。绽放的一瞬间,像花开一样的漂亮,可是几秒钟之后,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是不是爱情,也可以这样?

思念像江水一样流淌,漫延过喧闹的人群,浸染进苦涩的心里。晓桥勉强的扯动嘴角,想让自己笑一笑,别在这样的时候让人看出她的伤心。可是,每一次彩光闪烁,总会映出一个熟悉的影子,真的是,分别太久了么?

一个东西碰到了晓桥的腿,低头一看,乔梁冻得脸蛋红彤彤的,举着一根烟花戳她,

“砰!”

乔梁还不太会清楚的表达意思,就把手里的烟花使劲的举给晓桥,嘴里模仿炸响的声音。晓桥摸摸他的头,接过来,掏出火机点燃了引线。很快,流光弹从她手中的纸筒里窜出,升上天空,化成流苏一样的线条,在炸开的声音里完成自己短暂的使命。

隐隐地声响惊动了低头写着什么的靳语歌,茫然的抬头,才意识到是万家团圆的时候了。皮椅转动,从身后的落地窗看出去,远远的墨色天幕里闪闪烁烁的烟火在相继点亮,映照的星辰都不见了踪迹。

很是疲倦的闭上眼睛,语歌撑着额角,安静的品味着孤寂。可也只有片刻,旋即睁开,深吸一口气,回到桌前重新把自己放进手上的事情里面去。

桌上摊开一本厚厚的16开本书,密密麻麻排满了图文,语歌的手在上面写写画画,时不时在电脑上操作着什么,抿紧的唇角透出坚定地神色。

作者有话要说:三八们三八快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