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节日

尽管靳家上下对靳语歌除夕夜不回家的事奇怪的奇怪,生气的生气。可是,大年初一的下午她就飞去了国外出差,等十几天后回来,靳忠夫妇和欢颜早就回去各自的地方了。语歌又仍旧轻易不肯回凤凰山庄,靳恩泰也奈何不了她。毕竟不是小孩子了,何况还有偌大一个靳氏集团要她忙,她有足够的理由不去强颜欢笑。

回到公司的当天上午,靳语歌在办公室处理出差期间积存的事务,姜夔推门走了进来,语歌抬眼看看他,没有说话,仍旧忙着手上的事情。

姜夔在她桌前站下,等了等,看她没有什么反应,忍不住先开口,

“过年那天你是怎么回事?”

靳语歌低着头,不做解释。

“你去找那个姓乔的了?”

语歌这才停下笔,抬头看着他,“我答应你的事情里面好像没有见不见她这一条吧?”

姜夔脸色不善,可也并没有什么好说,

“我说过,我们结婚之前你还是离她远一点,这对大家都好。而且我已经把我们在一起的事告诉我家里了,你也要做的像一点才行。”

语歌冷笑一声,懒得跟他多说。

“还有,今天我们一起吃晚饭。”

“我没有时间。”想也不想的拒绝。

“今天是valentine\'sday,就是装我们也要装个样子,你明白的。”

姜夔的口气变得缓慢而阴沉,看着语歌的目光也开始尖厉。靳语歌顿住,想一想,几乎咬碎银牙,可眼前并不是逞强的时候,勉强压下情绪,抬头,

“好,我知道了!你去定好地方,下班后来接我。”

姜夔跟她对视,脸色也恢复了平常的神情,眼中闪过喜色,唇角挑一下,

“嗯,我会的。”

走出靳氏大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靳语歌竖起大衣的领子,紧了紧腰带。姜夔的银色保时捷远远滑了过来,停在台阶前面。靳语歌绕过车头,拉开另一侧的车门,面无表情的坐了进去。

“我定了法国餐厅。”

姜夔偏头看她,语气轻松。靳语歌懒得多说,只是点了一下头表示听到了。随后就靠着椅背,目光从车窗里放出去,不再看姜夔一眼。姜夔碰了一个软钉子,撇撇嘴,把车开了出去。

马路上车来人往异常的繁忙,在这个舶来节日的外衣下,是商家花样百出的敛财手法,和苍白的都市人排解寂寞的最佳借口。行人们的脸上在夜灯的照射下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好多的年轻女孩挽着男友的胳膊,炫耀着看得见的幸福。

市中心的主路开始堵车,长龙远远看不到头,行进的极为缓慢。姜夔一点都没有烦躁的神色,轻松地开了车内音响,手放在膝盖上,随着轻音乐的节拍轻轻点着指头。靳语歌头倚在侧窗上,失神地看着外面的街景。

高楼大厦都开起了霓虹,道路两旁的临街店铺灯火通明,小贩们起劲的吆喝着,和着起伏的车笛声,热闹异常。熙攘的人群中,却突然地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乔晓桥的胳膊被一个年轻女孩挽着,远远的过来。两个人手里拿着一样的奶茶,边走边说,时不时停下来,看着店铺里的商品指指点点,那个女孩仰起脸来,对着晓桥开心地笑着。晓桥便也回应的笑,虽然那笑容里,看得出有些勉强。

靳语歌抬起头来,怔怔地看过去。她认出来,那是上一次晓桥案子里的受害人,李然。一年没见,女孩褪去了以前的青涩,出落得清丽可人。年轻的面庞上看不出曾经残酷的伤害,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而乔晓桥,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空着的那只手上拎了几个纸袋,应该是出行的收获。

路边提着塑料桶叫卖玫瑰的小贩凑上去兜售,两个人停下来,李然侧头跟晓桥说了句什么,乔晓桥笑着点了点头。下一刻,李然从小贩手里挑了十几支那种透明塑料纸包装的玫瑰,开心的抓在手里。晓桥宠溺的摇摇头,掏出钱包来付钱。

靳语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身体好像被定住一样,心里百味杂陈。姜夔看她有点异常,顺着她的目光看出去,也看到了那一幕。不屑的冷笑一声,

“那不是她么?也不过如此吧?”

靳语歌看着晓桥和李然的背影远去,疲倦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动作,也没有回应。她不想说话,也没有力气再说什么。姜夔带着嘲讽的口气飘进耳朵,从心里划过,留下的是淋漓痕迹。

整个晚餐,靳语歌脸色苍白一言不发,只坐着出神。送上来的食物原封不动的放着,连餐巾都没有被动过。姜夔的脸色隐隐有一点得意,自顾吃的开心。时时抬头看一眼语歌,并不多说。

晚餐结束后,姜夔把语歌送回景悦荣园。车到门口语歌才回神,准备开门下车,

“等一下。”姜夔叫她。

语歌的手搭在车门扣上,停住动作,等着他的下文。姜夔侧身凑近她的脸颊,

“不要个告别kiss么?”

靳语歌反应极快的偏头避开,看都不看姜夔,直视前面。姜夔有点无趣,坐回去,

“开个玩笑,不用这么没劲吧?”

“还有事么?”

口气已经是不善,姜夔也觉出些什么,不敢再纠缠。到底还不甘心,又扬扬眉毛,

“情人节愉快。”

语歌开门下车,重重的甩上了车门,头也不回的往大厦方向走去。姜夔看着她的背影,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踩下油门离开了。

拖着沉重的腿走出电梯,靳语歌几乎再也迈不动脚步。黑暗的楼梯间空无一人,整个楼道里一丝声响也听不到,静的可怕。在原地站了一会,几乎是下意识的,语歌慢慢走到台阶那里,试着坐了下来。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台阶地上冰冷的温度穿透进身体,连血液都变的凉。手脚逐渐的麻木,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周围空旷的静寂渗透进了心里,愈加的让人惶然。

那些日子里,乔晓桥就是在这里坐着,耐心的等着她。几十分钟,几个小时,有的时候,整整一个晚上都是空等。她不曾抱怨过,提都不会提起。一根细细的烟,也许就是她汲取一点温暖的方式,却每每让自己厌恶,恼那呛人的味道。晓桥由着她使性,从不辩解。

那现在呢,终于,也累了么?

语歌抱着胳膊蜷缩起身体,细密的睫毛起落,带出晶莹的泪珠,承不住的滑下去,顺着下巴滴落,一滴一滴的逐渐汇聚。抬手捂住嘴,努力的忍下抽泣,却忍不住泪水漫过指间,脸埋进曲起的胳膊里,瘦弱的肩头在轻轻的抖动。极力压抑的呜咽声渐渐随着回响被放大,飘荡在楼梯间里,孤寂而凄凉。

晓桥的车停在了景悦荣园的门口,她坐在驾驶座上,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整个下午都是神不守舍的,李然说了些什么,她的脑子里一点印象也没有。不想一个人呆着才答应了她一起出去,可是,终究是逃不开。

扳过后视镜,晓桥理了理头发,正了一下围巾,这才开门下车。绕到后面打开后备箱,一大一小两个精致的纸盒摞在一起,安静的躺在那里。

晓桥伸手拿出来,手从丝带上抚过,低着头出神。片刻后,才扣上车盖,带着盒子进了小区的门口。

来到大厦前面,仰起头看,语歌窗口透出灯光,晓桥有了小小的安心。到了侧面的台阶上坐下,打开盒子,满满一盒的勃艮第冰山深紫玫瑰安静的躺在里面,散发出优雅神秘的气息。

晓桥失神的看着,心里全是苦涩。第一次买花送人,却不能光明正大的交给她。停了好一会,才又重新盖上,拿起盒子上了楼。

楼梯间里一如既往的安静,晓桥看着熟悉的地方,有一瞬间的温暖,随后又是更加的凄凉。一门之隔,却是俨然两个世界。靳语歌没有任何音讯,她知道,还不是时候去打扰。思念再怎么强烈,要去敲门的愿望再怎么迫切,也只能忍下去。

无声的叹气,玫瑰和巧克力都放在了门口。晓桥留恋又留恋,还是说服自己,不声不响的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靳语歌,你要记住,不要随便欺负别人,例如前面那样呵斥李然。

易白首会报复你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