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婚礼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的时候,重案三组警官乔晓桥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一封非常精美的结婚请柬。

看到信封下角那个熟悉的万江标志,晓桥捏着这封请柬的手,不可自抑的抖了一下。犹豫着,她有些不太敢打开,怕是难以接受的消息。一直有些预感,会向着这个结果的方向走。

好一会儿,才狠了心撕开信封,拿出对折的那张卡,翻开。

然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照片上的卢大伟和小关依偎在一起,笑靥如花,满满都是要溢出来的幸福。晓桥闭上眼睛靠向椅背,觉出了一丝无力。

只是,还好。

其余的f3卯足了劲要搞一个经典的婚礼,来庆祝他们重案三组终于有人能结束单身生涯了。一个女光棍带着五个男光棍,连蹭饭都找不到地方。

乔晓桥无心加入,倒也没横加干涉,任由部下们去玩花样,自己在办公室值班。只在婚礼的头一天接到通知,次日务必准时出席,而且要穿警服。

听到这里晓桥皱眉。刑警队大约是整个公安局制服穿的最少的部门,她的衣服从发下来一直都是新崭崭的挂在家里。那些个男式硬领拴上领带勒的她很不舒服,而且女式的警帽像个簸箕一样扣在头上,让她觉得无比难看。

不过不好拒绝,就勉强答应了。一早起来,晓桥站在镜子前面,看到眼睛下面淡淡的阴影,实在有些糟糕。拽抽屉抓出一堆瓶瓶罐罐,往脸上涂了几层,总算好些了。开衣柜提出来制服,穿戴整齐,拎着帽子出了门。

万江饭店的副楼,有一个玻璃穹顶的礼堂,大伟和小关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晓桥到的时候,里面摆好了几十张圆桌,洁白的桌布和椅套,系着奶油色的蝴蝶结。中间通道的尽头架着气球的拱门,束好的花球,还有前面高脚杯叠成的金字塔,十一层的蛋糕,处处显露出顶级饭店的气派奢华。

霍斌他们和新郎官去接新娘了,酒店里除了服务员,就是结婚双方的亲友,熙熙攘攘的人。晓桥跟几个同事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天,隐隐的,等待着什么。

早上没有吃饭,几杯茶下肚,就开始饿。条桌那里已经摆好了供宾客自取的食物,晓桥走过去,捏了块蛋糕先垫垫。

刚把点心放进嘴里,厅门那里一阵骚动。晓桥一回头,靳语歌妆容精致,神采斐然,绾起长发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黑色的礼服外裹着狐裘,高贵典雅不可方物,女王一样的走了进来。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侧身对着她的乔晓桥。

对视的一瞬间,百转千回都浮了上来。周围的杂乱似乎都不再存在,只剩下已然让思念折磨了许久的两个人。那些说不出的痛苦煎熬化作眼中深意,彼此看得清清楚楚。

姜夔从后面凑上来,在语歌耳边低语,

“我们过去吧。”

靳语歌没说话,面无表情的走开去。身后的晓桥看着她的背影离开,低下头,口里香甜的蛋糕都没了味道,噎的嗓子疼。

很快,花车接回了新娘。礼堂里沸腾起来,新人在伴郎伴娘的簇拥下走进来。喷花彩纸齐飞,婚纱映衬下的小关娇美异常,和身边挺拔俊朗的卢大伟俨然一对璧人。

婚礼随后开始,虽然形式是西式的,内容还是按照中式的来。乔晓桥和靳语歌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来,看着热闹的结婚仪式,却又心不在焉的把目光往对方的方向斜。姜夔坐在语歌身边,状似不经意的挡住了两个人的视线。

没等晓桥有什么行动,上边的司仪很快进行到了领导致辞的环节。小关羞红了双颊,小小声的叫了一声,

“靳总。”

靳语歌莞尔一笑,欠身站了起来,开始往台上走。司仪便又催这边。卢大伟的目光是放在晓桥这里的,虚荣之心人皆有之,乔晓桥站上去,可比那些肥头大耳的局领导有面子多了。可是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还是先请王胖子。不知道是自惭形秽还是看出了门道,王胖子笑呵呵的看看乔晓桥,

“还是直系领导全权代表吧?啊?小乔可是我们市局的门面,就替我说几句吧。”

乔晓桥扯起嘴角笑笑,点头起身,跟在靳语歌身后,一起上了台。

伶俐的司仪也算见过大场面的,可是见着气场强烈的靳语歌和乔晓桥,竟然有点局促,抓抓头说了一句,

“双方的领导都是大美女啊?我这汗都下来了。”

宾客们一阵哄笑,不过,也为上台的两个人惊叹,把婚礼的主角都压了下去,果然不是等闲。

靳语歌半侧身,看着大伟和小关,言语温柔,

“恭喜你们找到了相伴人生的那个人,希望你们能珍惜这份幸运,握紧对方的手,不管风雨坎坷,一起走好未来的路。”

然后,回首看向乔晓桥。

乔警官安静的低了一下头,从容开口,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即便找到了相伴人生的那个人,都不能像这样站在阳光下,接受大家的祝福。所以,你们何其幸运,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人生苦短,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好好享受你们的幸福。”

声音不高,却让一旁的靳语歌失了神。掌声响过,她依然怔在原处,没有任何反应。晓桥转过身,看看她,自然的伸手,在她腰上拦了一下,示意她回神。触到她身体的一瞬,靳语歌轻轻地抖了抖,也转身,和晓桥并肩走了下去。

姜夔在下面,把这一切尽收眼底。脸色沉了沉,眼中满是不快。

婚礼结束后,酒宴开始。

公安局果然不适合太西式的风格,大家还是更愿意豪爽的欢庆法。大半人的藏蓝制服搞得宴席上煞气颇重,不过映着白桌布红地毯,非常的养眼。

语歌和晓桥不在一张桌上,两个人坐了一条平行线,隔着宴席的各色人等,基本碰不上照面。乔晓桥推不过,喝了几杯酒,神色恹恹的,不怎么有精神。而靳语歌那里基本没有动筷子,只坐着应付场合。

酒过三巡,气氛愈加热烈。大厅里嘈杂纷乱,烟酒味道弥漫。

一直不声不响的靳语歌站了起来,挪动椅子,开始往门口的方向走。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的乔晓桥放下酒杯,跟同桌的人示意一下,快步的跟了上去。

靳语歌步伐适中,稳稳地走着。路过的酒店人员纷纷给她问好,她也一一点头回应。出了副楼,穿过内层通道,进入万江饭店的主楼。

晓桥没离得太近,远远地跟着她,可是脚下没有一丝犹豫。转过大堂,进入后厅的走廊,前面出现熟悉的场景。

那扇不锈钢的铁门曾经在很久之前成为两个人不甚愉快的回忆,而现在,这个隐秘的地方却能够隔开一些不必要的纷扰。靳语歌消失在前面拐角处,晓桥加快了步伐,她知道那里是个死角,语歌无处可去。

听着脚步声一点一点靠近,语歌的心跳开始变得纷乱。很快,制服笔挺的乔晓桥,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两个人静静地站着,乔晓桥看着她曾经锐利的目光里,全是疲惫。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靳语歌突然的决定和长久以来的沉默,几乎让她难以再克制。她很想开口问问,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真的要放弃么?

可是,靳语歌的消瘦憔悴让她不忍心再开口去逼问她,她肩上的负担能重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没人比她更清楚。

靳语歌直直的看着她。片刻后,靠近,抬手圈上她的脖子,带着满是酸楚、悲伤,恶狠狠的吻上来。手不再温柔,穿过晓桥的头发,紧紧地扣向自己。咬住她的嘴唇,叩开牙关,舌尖探进去抵死纠缠,几乎是野兽撕咬般的独占和霸道。

披肩挣开,滑落下去,孤零零的落在地上。

晓桥轻轻皱着眉,圈住语歌细瘦的腰,抱紧她由着她肆虐。唇齿间熟悉的气息许久未曾尝过,几乎都不敢再奢望。这样突然的香玉满怀,弥漫的却是浓浓的哀伤。

语歌含住她的舌尖,却舍不得咬下去,只能一次一次用力的吸吮、舔噬,贪恋着爱人的味道,像是下一秒就会失去一样狂热。靳语歌从来没有过这样,晓桥心里尖锐的疼,究竟是什么把她逼到这样的失控。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嘴里尝到了咸涩的味道,靳语歌才偏开头停下了亲吻。却仍旧攀着晓桥,不愿意放手。晓桥看着她泛红的眼睛心如刀割,嘴唇翕动欲言又止,不知该说什么。不管如何的不忍心,靳语歌终是松开手,从晓桥怀里退出,弯腰捡起披肩,转身逃离一般的快步走了。

乔晓桥立在原处,僵直的站着。目光里失了焦距,不知在想着什么。

走廊的另一头,一双男式的皮鞋隐在暗影里,像是被时间凝固般的,一动不动。

作者有话要说:1能上网的时候没写完,写完了又上不去网,人生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杯具和餐具的碗柜。

2下周速度不会这么快了,有点吃力。

3本来设计了姜夔幕后黑手的详细情节,考虑再三,决定放弃。因为我深知,就算写了,这些片段日后也会成为滑条拖着快进的部分,就不浪费我脑细胞了。只当做主角情节推进的前提吧。

4我以前推荐给大家的文,看过无论觉得好与不好,都不要去人家文下面留言说易大说的啊易大如何的呀等等,我要是人家作者我也烦了,易大算哪个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