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路遇

姜夔的车停在景悦荣园的门口,靳语歌脸上带着一层浓浓的倦色,眼中的红丝也还没有退净。摁开安全带,就要开门下车。

“你打算什么时候公开我们的关系?”

靳语歌停下动作,皱紧了眉,“杂志不是已经写得花样百出了么?还要怎么公开?”

“我说的是跟你家里公开。”姜夔恃手里抓着靳语歌的把柄,不怎么怕她,但是她背后的靳恩泰,还是让他有几分惧意。

语歌偏开头看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你现在出入我家的频率也不低了,我奶奶对你的态度你也看得见,这跟公开也没多大分别了。”

“这不一样的。”姜夔挑眉,

“这件事一天没正式从你嘴里说出来,就一天算不得数。我们早晚要对内对外一起公开,这样才能开始准备结婚的事情,给他们一个心理准备。不然突然宣布结婚,会被怀疑的。”

沉默了一会,靳语歌懒懒地开口,“我会尽快考虑的,你不用操心了。”

说完了开门下车,一秒种都不愿意多待。姜夔对于她这种态度一直不爽,不过鉴于眼前的情况暂且忍了,暗自嘀咕一声“走着瞧!”,就忿忿的离开了。

姜夔回到家,刚进门姜大明就在书房里叫他。先答应了,上楼换了衣服,就到爷爷的房间去了。

姜大明是个老烟枪,一只烟斗成日不离口,抽的书房里烟雾弥漫。看见孙子进来,指指墙角的沙发,示意他坐下。姜夔神情很轻松,坐下来架起二郎腿,等着爷爷说话。

可是姜大明一直沉默的抽着烟,眯着眼一言不发,姜夔不免奇怪,

“爷爷……?”

摆摆手,姜大明把烟斗从嘴里j□j,吐出一口烟,“你前些日子说,你在跟靳家的大小姐靳语歌谈恋爱?”

“嗯,对。”姜夔一手搭在沙发靠背上,一手覆着膝盖,轻轻点着指头。

“什么时候开始的?”

“年前啊。”

“是你追求的她么?”

姜夔笑了笑,“算是吧。”

“可是你以前不是跟你奶奶说过,你喜欢的是二小姐靳欢颜么?”

“爷爷,一个男人首先应该看重的是事业。在靳家欢颜看起来好像最得宠,可是在靳氏,就没有她什么事。我希望找一个对我的事业有帮助的女人做妻子。”

“所以,你就找了靳语歌?你了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么?”

姜大明瞅了孙子一眼,不动声色的问道,目光里面全是怀疑。

“当然。”

“她答应了?”

姜夔愣了一下,“对啊。”

“可是以靳语歌的性格和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姜大明停下了后面的话。

“爷爷,她不过就是傲一点。可是再傲也是个女人啊,女人只要哄一哄,什么事都解决了。”

“是么?那我今天在万江看见她跟一个穿警服的女人在——”

姜夔一下把腿拿下来,“您看见什么了?”

姜大明似乎看出点什么,斟酌着措辞,一边还观察着孙子的表情,

“似乎很亲密……”

姜夔发了一声狠,锤了一下自己的腿。

“看来,你知道这个人的来历?”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语歌已经答应跟我在一起了,这些事我会解决的。爷爷您就不用操心了。”

“以前?”姜大明诧异,“以前的事今天还在亲热?”

“总之我会让靳语歌成为姜家的孙媳妇的,您就相信我。”

姜大明不说话了,又默默地抽了几口烟,才开口,

“小夔啊,你知道,你爸爸是怎么死的么?”

姜夔显然对这个问题很敏感,额角跳起一根青筋,

“跳海。”

“跳海的原因呢?”

“为情所困。”

“那只是表面原因。”

姜夔看向爷爷,“那真实原因呢?”

“他太自不量力了。”

姜夔眉心揪起,并不满意爷爷这样的说法。姜大明却不看他质疑的眼神,自顾自地说:

“你爸爸小的时候,就卯足了劲要超过靳忠。为了这个目标刻苦勤奋,可是,靳忠并无心跟他争,喜欢悠闲自在。靳欢颜这一点就是像他。所以,在整个靳氏年轻一辈里,就属你爸爸锋芒毕露。”

“这……难道不好么?”姜夔开口。

“开始的时候,我也很为他骄傲。他俩都是独子,免不了有点比较的意思。看到你爸爸争气,我很放心的把我的职位让给他,甚至不再过问靳氏的事情,自己退下来做一点姜家自己的生意。可是没想到,不过几年时间,你爸爸就闯下了大祸。”

姜夔皱紧眉头,一言不发。

“我只以为,他不过是出现了什么工作上的失误,给靳氏造成点损失。可是,靳恩泰处理的动作之大简直让我难以相信。直到你爸爸的死讯传来,我去质问他,才知道你爸爸居然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抓到了靳恩泰的一个把柄,并因此要挟他达到目的。”

姜大明说到这里,紧紧盯着孙子,“这简直是愚蠢至极的念头……”

姜夔脸色很是不自然,可是也没再说话。

“靳恩泰这个人,是宁愿壮士断腕,也不可能留着对他有二心的人在身边的,而靳语歌……”

“好了爷爷,现在的情况和当时不一样,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您就不要多管了。”

“我是怕你,变成第二个你爸爸。”

“不会的!!”

姜夔一下子站起来,气也短了,显然情绪很激动。姜大明满脸沉郁,为了避开靳家的人从小把孙子送出国外,没想到兜兜转转,他还是走回那条路上来了。

春末的时候,为了表彰重案三组的成绩,公安局给他们配发了一辆新的三菱吉普,这下霍斌乐了,只要出去办案,司机肯定是他的。

这天晓桥带着他去城东一个仓库办事。下午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了,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空气里浮着飘飘扬扬的柳絮。路上的年轻人很多已经换上了色彩鲜艳的春夏装,欢笑的脸上满是青春洋溢的神采。

乔晓桥靠在副驾驶座上,把玻璃摇下来,茫然的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霍斌开了音响,哼着调子,看起来愉快得很。

穿过东大街,霍斌抢一个绿灯没抢到,晓桥坐在一边他不敢闯灯,拐上左道停了。旁边一辆车几乎同时停在直行道,驾驶座的车窗也开着。晓桥扫了一眼,居然意外的看到了想着的人。

开车的是姜夔,靳语歌也在副驾驶坐着,她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似乎睡着了。

晓桥皱眉。从两个人分开之后,虽然见面只有寥寥几次,但是每次靳语歌都是一副非常疲累倦意浓浓的感觉。虽然有时候勉强撑起的精神,可是还是掩不住那种无力感。虽然她忙碌也是必然,可是以前一样是忙,也没有觉得她有这么疲倦。

姜夔似乎有点意外,勾起唇角笑笑,

“乔警官,好巧啊。”

靳语歌极快的睁眼侧头,果然,旁边的那辆车里,乔晓桥隔着姜夔,正在看着她。那件熟悉的玫红衬衣袖子卷起来,露出一截细白的小臂,架在车窗边上。

“是,挺巧的。”

晓桥回答着姜夔的话,目光却是落在语歌身上的。姜夔看见了,满不在乎地笑笑,

“我们想去看看结婚的东西,乔警官是要去哪儿啊?”

靳语歌眼中闪过极是愠怒的情绪,神色也瞬间沉了下来。乔晓桥一愣,看看语歌,又看看姜夔,面无表情似是而非的口气应着,

“是么……”

这个时候,左转向的绿灯亮了,霍斌转头蔑视的扫了保时捷一眼,推档就把车开了出去。

靳语歌盯着警车远去,直到那个架在车窗上的胳膊再也看不见,才收回了目光。

车开动了,姜夔不说话,显然他也知道刚才的举动一定会惹怒靳语歌,心里也有几分忐忑。意外的是,靳语歌居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仍旧是之前的神色,过了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

“回去我把法国那边送过来的礼服图片给你发过去,你抽空看一下。”

“嗯?哦!好!”

姜夔意外得到这句话,满面喜色,赶紧答应着。看看靳语歌,没有任何不快的表示,心放回原处,专注开车了。

作者有话要说:偶的票票跌了5分钱,一片绿油油的菜地,偶十分木有心情更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