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浪袭

第二天一早,靳语歌直飞墨尔本参加一个商业展会。

三天后回来,她吩咐司机把车开到靳氏大厦的前门。意料之中的,那里围满了各路汹涌而来的记者。

保镖冲到靳语歌的车门前,和大厦里出来的保安一起隔出一道人墙,把那些拿着相机和长麦克,互相推挤着抢占一个有利位置,情绪已经亢奋到顶点的男男女女挡开,为靳语歌分出一条通道。

司机这才拉开车门,几乎是靳语歌跨出来的同时,记者们已经开始嘶着嗓子发问,

“靳总裁!请问《夺金》杂志报道的关于您性取向的问题是真的么?”

“您会考虑起诉他们么?”

“靳总裁!请问真实情况是像杂志上说的那样么?”

“靳氏的股票这几天一路下跌跟这件事是不是有必然关系呢?”

“您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是不是为了避风头?”

“靳氏领导层会发生大的变革么?”

……

靳语歌既没有戴墨镜,也没有任何低头避让的姿态,从车上下来,镇定从容,昂首而入,丝毫不理会身边的忙乱。对于记者毫不留情的发问也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一句话都没有给他们。

进入靳氏大厦的正门,从大堂的前台,到出入的员工,甚至扫地的大婶,都像往常一样,礼貌的跟靳语歌打着招呼。可是,每个人的脸上,又都隐隐透出一种莫名的气氛。靳语歌扫了一眼,前台桌面上,摆着一本显然已经翻阅的折痕累累的——《夺金》。

没有说话,靳语歌一直保持着应有的姿态。进电梯到达自己办公室那一层,小关和其余几个秘书在各自的位置上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异常。看见她回来,小关起身,

“靳总,有几个报告需要您签字。”

“拿进来吧。”

靳语歌一边说,一边推门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小关随后进来,手里的文件夹放在靳语歌眼前的桌面上。

仔细审阅过后,靳语歌签好了字,把文件递给小关。小关拿过去,微微欠身示意,转身走开。快要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了步子,回过头,有点斟酌的开口,

“靳总……”

“有事么?”靳语歌扬眉。

“是……乔警官么?”

“你说呢?”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什么情绪。

小关笑了,然后,又像是保证什么似的,“靳总,一定会没事的。”

靳语歌的心里,突然开了一个口子,暖暖的涌进一股热流。温和的笑笑,

“不管有没有事,我都会去面对的。谢谢。”

小关点点头,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靳语歌靠进椅背,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尽管她知道,更大的风雨,在后面等着她。

第四天,靳家依然沉默,没有给她什么讯息。靳语歌知道,这绝对不是风平浪静的表示。等待不是好的选择,思虑再三还是决定,主动出击。

到达靳家大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夜色中那所建筑安静的伫立,隐隐几点灯光,仿佛夜幕里的星辰,点缀着毫无生气的底色。山上的风大,刮得人摇摇欲倾,靳语歌米色的衬衣被吹得紧贴在身上,长发也在肆虐的风中起舞。

语歌从车上下来,站在院子里,在安琪儿雕塑下面的水池边上来回的走。靳恩泰即将的反应她摸不到头绪,忐忑不安是免不了的。平静了一下心情之后,她捏紧拳头,迈步向大门走去。

开门的是周姨,看着语歌目光里复杂而无奈,可是多年在靳家养成的习惯让她知道,无论与主人家的感情多么厚密,眼下,都不是她该多嘴的时候。

客厅里的灯光没有全开,只有几盏壁灯,由是光线有点昏暗。靳恩泰一个人坐在上发上,不见靳老夫人的身影。

靳语歌放慢了步子,走过去。可是不管多慢,总有走到跟前的时候。当她在靳恩泰面前停下来的时候,看到一张沉寂无波的脸,在灯光里静默。

“爷爷。”

声音很低,也足以让对方听见。靳语歌用这声称呼表达了自己出现之后,就不再有任何下文。她只能等靳恩泰的宣判。

而靳恩泰也仿佛没有听见,持续的沉默。目光虚空,不知在看向哪里。短短的一刻之后,站起来,面向靳语歌,扬起了手。

靳语歌没有躲闪,等着那一掌掴来。可是,靳恩泰的手僵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语歌迎上目光,看到靳恩泰脸上那种失望、愤怒交杂,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第一次,低下了头。

终于,靳恩泰还是收回了手,重重的喘气。然后,平静的开口,

“你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走吧。靳家以后,没有你这个人了。”

靳语歌仍是垂着头,一声不吭。

“我会派人把你名下所有的资产、股份、证券做好交接,以后你就不用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爷爷……”

“你既然可以置靳家于不顾,那靳家也没有必要考虑你。我可以给你一切,也可以全部收回来。而你做决定之前,应该已经考虑过后果了。”

不等靳语歌开口,

“你现在可以走了,以后也跟靳家再没有关系。走吧,走吧!”

靳恩泰摆手,似是驱赶一样。然后,拄着拐杖,走进了书房的门。

靳语歌原地站着,无话好说,无法可想。靳恩泰不是姜夔,任她多少能力心计,都没有用武之地。除了被动接受,她没有一丝反抗的可能。

周姨慢慢走过来,轻轻地叹气,

“大小姐……”

“奶奶呢?”

“老夫人病了好几天了。”

“怎么了?”靳语歌迅速抬头。

“那天看了那个什么杂志,老夫人就犯了晕眩症,这几天一直没下床……”

“我去看看!”

开始转身向楼梯走。周姨赶紧叫住她,

“大小姐!”

语歌停下,奇怪的回头看她,“嗯?”

“老夫人说,不想见你……”

又一次沉默。靳语歌的脸上,开始有了受伤的神色。

在楼梯口站了很久,靳语歌考虑再三,只嘱咐了周姨好好照顾靳恩泰夫妇,转身就离开了靳家的大宅。这样的结果她想到过,既然来了,就接受吧。

第二天一早,靳氏大厦里果然来了几个律师身份的人,准备跟靳语歌交接。消息迅速传遍整栋大楼,靳氏的员工开始变得人心惶惶。靳语歌却是依旧的镇定,查验了对方身份之后,开始有条不紊的签署转移个人资产的法律文件。

整整一天,靳语歌都在靳氏的会议室里跟这些人打着交道。小关有几分焦急,几次想跟靳语歌说些什么,都被她摇头拒绝了。一直等到下班,大厦里的人基本都走得差不多,靳语歌才送走那些人,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颈,拿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靳氏大厦的门口,这个时间记者们明显少了很多,可是仍然有十几个人在不依不饶的等着。靳语歌刚出了门,就围了上来。

问题还是那些,今天做权力交接的事情也被他们嗅出了味道,变本加厉的逼问过来,忙碌一天身心俱疲的靳语歌很是头疼。司机和保镖已经被靳恩泰调走了,没有帮她阻挡记者的人,她被围在人群中间,寸步难行。

正忙乱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人拽住。靳语歌一回头,隋欣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抬手挥开那些几乎要伸到靳语歌脸上的麦克风,转脸对着同行们开口:

“不好意思让一下!我们还有事,失陪了!”

她显然对这种情况很有经验,知道那些记者看起来气势汹汹其实不过是花架子,尤其忌惮靳家的背景,靳语歌又是女的他们不好太粗鲁,稍一强势,就冲开了路。很快把靳语歌带到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别克凯越前面,迅速开了车门,把靳语歌半推进副驾位子,自己也上了车,迅速的开了出去。

靳语歌还有点懵,直到车开上了路才稍微反应过来,

“你——”

“我做事向来喜欢有始有终,今天这也算是善后。”隋欣扶着方向盘,一边笑着一边回过头来跟靳语歌说。

“这不关你的事。我自己的决定。”靳语歌说话的声音都很低,不过显然的松了口气,

“谢谢你。”

“应该我谢你啊!那篇报道出来,我在主编大人那里底气硬了很多。我们财经杂志的抢手程度都快赶上娱乐刊物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跟主编说了,按照原计划印刷量销售,一本都不许多印。”

靳语歌弯弯唇角,没有多说。隋欣显然不是太适应她的这种疏离状态,一时有点尴尬。

“呃……”隋欣抿了一下唇,“去我那吧?”

“嗯?”靳语歌显然没弄清她的意思。

“我知道,你被老爷子除名了。”

靳语歌苦笑着摇头,“真是好事不出门。不用麻烦了,我有地方去。”

“别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啊?这样我很伤心的。”

“没有,只是——”

“我特地巴巴的来,你忍心这样拒绝我么?”隋欣的表情有点苦恼,着实让人不好再坚持。

靳语歌想了又想,摸着额角,实在难以开口拒绝,只好勉强的默认了。

而刚才她们离开的靳氏大厦门口,马路对面倚车站着的乔晓桥抬手摘了墨镜,眉头困惑的纠结在了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我种的珊瑚珠一直不肯发芽,怨念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