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扑朔

隋欣住的地方离景悦荣园不远,也是一座现代化的小区。房子不算很大,但是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能住在这样的地方,已经是寻常百姓可望而不可及的了。

房子是中式风格的装修,有着镂花的屏风和老式的红木家具,青花瓷的帽筒里插着几只孔雀尾毛,整个房间里是一种深沉厚重的基调。

靳语歌有些紧,一来她跟隋欣并没有太熟悉,二来陌生的地方让她不怎么舒服。隋欣看起来倒是心情很好,换了衣服泡杯茶出来,笑着跟靳语歌说:

“你随便坐,一会尝尝我的手艺。”

“自己做饭?”靳语歌有点吃惊。

“嗯,你不是么?哦,我说错,千金大小姐肯定不会自己下厨。”

“别取笑我了。”靳语歌无奈。

“呵呵,开个玩笑。你坐一会儿,很快就好。”

隋欣的自然缓和了靳语歌的情绪,她点点头让隋欣去了厨房,自己在沙发上坐下来,静静的养神。

厨房里听起来很是热闹,切菜的当当声,菜下锅的哧啦声,还有隋欣哼着流行歌曲的声音,丰富多彩。很快,几盘看起来极有卖相的菜摆上餐桌,隋欣把围裙解下来,歪着头,扶着一把椅子的靠背对着靳语歌,

“来吧,鉴定一下成果。”

靳语歌跟她一起坐下,看看一桌的丰富,“真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啊,看不出隋记者还有这么好的手艺。”

隋欣仰起脖子笑,“我当你夸我喽?”

“当然是夸你。”

一顿饭,平淡无奇的解决掉。虽然隋欣拿出看家本事,靳语歌依旧的少食。晚饭后隋欣切了水果,跟靳语歌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儿天。

可能真是累了,很快靳语歌就露出了倦意。隋欣在她提出告辞之前就开口堵住了她要说的话,

“所有的用品都是全新的,特地为你准备的。所以,别多说了,洗澡去吧。”

靳语歌无奈的苦笑,“你这是为什么呢?”

“单纯的欣赏你,想跟你做朋友,就这样。”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真正的朋友。”

推脱不了,靳语歌也不想再出去面对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所以在隋欣的强势下,就没有再坚持。接过隋欣给她的物品,到浴室洗澡去了。

隋欣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指撑着下巴,想着什么。

突然,靳语歌放在沙发旁边的包里传出手机来电的声音。隋欣怔了一下,看看那个包,又看看浴室的门,里面是哗哗的水声。手伸过去又缩回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

手机就在包中间,屏幕亮着,一边震动一边响着音乐,声音并不大。隋欣把手机拿在手里,“黑猫警长”四个字在不停的闪烁。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摁了挂机键。

停了十几秒,手机又一次响起来,隋欣这次有几分心慌,想也不想马上又摁断。紧张的听着浴室里的动静,生怕靳语歌这个时候出来撞上。好在,手机被连续拒接两次之后,安静下来,再没了动静。她松了一口气,删除了来电的记录,赶紧把它放回了原处。

又过了一会儿靳语歌才出来,拨了拨湿漉漉的头发,对着隋欣笑了笑,

“好了。”

“等我一会,我很快洗完,晚上我们聊会儿啊?”隋欣的表情很快变得自然而然。

“呃——”靳语歌这次想也没想,“我不习惯和人一起睡。”

“这有什么,很平常的么……”

“不是,我的个人问题,我会睡不着。”

“那……你跟她,你们也不一起睡?”

这个问题让靳语歌有点不舒服,不过也不好说什么,“很少吧。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今天真得很谢谢你。”

说完了,径直进了客房,只留了一个背影给隋欣。算是不大不小吃了一个闭门羹的隋记者盯着那扇门愣了一会神,似笑非笑的耸耸肩,也拿了东西洗澡去了。

第二天一早,靳语歌也没有胃口吃早餐,简单洗漱一下就和隋欣一起出门。公司里还有大堆的事在等着她去做,实在容不得松懈。

刚出大厦的门就被几个记者举着相机上来一通拍照,闪光灯晃得几乎睁不开眼睛。靳语歌皱紧了眉头,好在隋欣似乎早有准备,唰的撑开了一把阳伞,既挡住了镜头,又借力推开那些记者,两个人很快就上了车。

车到靳氏的大门口,靳语歌从车上下来,还没来得及跟隋欣说句什么,几个穿黑衣的保镖迅速围过来把她护在了中间。语歌有点奇怪,抬头看看,有点面熟又想不起是哪里见过,也不知道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来,

“我的小兔子乖乖?”

靳语歌一回头,一辆越野车前面,路薇带着暖暖的笑容,对着她伸开了胳膊。靳忠在车门边站着,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她。

连日来的紧张、煎熬、委屈、伤害,全部涌上来。靳语歌几乎瞬间就盈了满眶的泪,上前几步,一下子扎进妈妈的怀里去。路薇收紧了胳膊抱着她,细声的哄着,

“好了好了,爸妈回来了,嗯?不怕。”

戴着遮阳帽和大墨镜的靳欢颜从副驾驶的车窗里伸出头来,“上车啦,有人在拍照!”

路薇搂着靳语歌要上车,她有点犹豫的回头看看靳氏,

“我还有……”

“别去理那些,扔着吧!跟妈妈走。”

路薇果断的做了决定,就把靳语歌带上了车。靳忠对着隋欣好脾气的笑笑,坐上驾驶座,载着自己的一家人快速的离开了。

车在马路上稳稳地开着,靳语歌很快调整了情绪,可还是缩在路薇怀里,路薇一边理着她的头发一边哄她,

“小兔子受委屈了?”

欢颜转过身来跪在前座上,下巴垫着椅背,把墨镜架到帽子上去,

“姐,我真佩服死你了,你居然敢在杂志上公开哦。”

路薇看看欢颜,又来问语歌,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就闹成这样了?你应该事先跟爸爸妈妈说一下么。”

靳语歌吸吸鼻子,把姜夔威胁她的事情跟路薇说了。靳欢颜听的张大了嘴,

“真的么?拿录像威胁你?录像里面有什么啊?你有什么怕他的?”

语歌一下子语顿,表情也不自然,扁着嘴往路薇怀里偏偏头,显然不愿意说这个。靳忠一边开车一边说着:

“小歌跟妈妈和颜颜去外公那里住几天,爷爷这边的事情我去谈。”

“嗯。”

语歌闷声答应了。路薇笑着拍拍她,一家人向郊外的方向去了。

路家老爷子退休以后把公司交给了儿孙打理,自己去乡下买了一座庄园,种菜养鱼颐养天年。人上了年纪听力下降眼神也不好,所以不怎么理外面的事,孩子们有时间的时候会过来他这小住,放松一下压力。

靳忠把妻女送到,自己就开车走了。欢颜跑进去,搂着外公嘻嘻哈哈的笑闹。靳语歌略坐了坐,就去客房睡了。在隋欣的家里她有点认床,整夜辗转都没睡着,现在正头昏脑胀的困。

午饭的时候欢颜来叫她,她睡意正浓,不肯起来,一直睡到下午才慢慢转醒。靳欢颜狗腿兮兮的端着一碗双莲糯米粥进来,

“妈妈特意熬的粥,很香哦。”

靳语歌看着她过来,懒懒的抬了抬身子,坐起来把枕头垫在身后,接过了碗。

欢颜爬到床上去,往靳语歌面前凑了凑,

“姐,你瘦了好多哦。”

语歌弯唇笑笑,没有说话。

“晓桥那边怎么说?”

“我跟她说分手了。”靳语歌半垂着头,拿着调羹在碗里搅。

“不会吧?那她同意了?”欢颜有点急切。

靳语歌点点头,眼里闪过丝丝的痛,“不过……她说会等我。”

欢颜叹气,脸上皱作一团。

“那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姜夔想干什么?”

“他们父子一直认为,靳氏现在的一切,是该有姜家一份的。得不到,只好采取特殊手段。”

“然后呢?你因为这个跟爷爷闹翻?”

“一个引子吧,其实早晚还是要有这一天的。我想了很久,长痛不如短痛。只是,苦了她了。”靳语歌一只手捂上额头,遮了泛红的眼眶。

“那录像里到底是什么?”

“我和乔晓桥,”靳语歌咳了一下,“在……床上的。”

靳欢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怎么拿到的?谁拍的?”

“是我大意了,姜夔从小到大都很温顺,我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心机。他给了我一个说是精油那样的东西,其实里面有个针孔摄像头。”

“你为什么不跟晓桥说呢?”

语歌把碗放在了床头柜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当时的情况不容我多想了,爷爷已经发话要出面,乔晓桥的性格,跟她说了肯定要去找姜夔,事情就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一旦不可收拾激怒了爷爷……乔晓桥不是欧阳,她不会避其锋芒,一定是硬碰硬,爷爷那个人……我真的怕他会对她动手……”

作者有话要说:忙活了一年多,抬头一看,居然只得区区十几万字???

这是一个啥样的悲剧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