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波折

“现在姜夔那里呢?”

“告一段落吧。”靳语歌舀了一勺粥放进嘴里。

“他肯罢休?”

“我用邮件在他常用的几台电脑里植入了监视软件,这个东西可以随时记录电脑每天的运行数据,自动发送数据到固定邮箱,通过这些数据可分析出操作情况。包括上什么网站,运行什么软件,键盘,鼠标有什么操作等等。然后,全新的盗号木马可以把所有在本机登陆的账号,密码一一记录。发到我的邮箱,并且长期运行,以保证所有的登陆账号都搜集完毕。然后,更改密码,先删除上传网络的全部资料,启动病毒,烧毁他电脑主机的硬盘。自此,就再无恢复的可能。”

欢颜听得一愣一愣的,

“姐,听不懂哎。谁帮你做的这个?”

“我自己。”

靳欢颜吃惊得睁大了眼睛,“你自己?我记得你的计算机操作水平没这么高吧?”

靳语歌回过头来,眼睛里面隐隐的锋利,“我跟乔晓桥分手半年多了。”

“嗯?”欢颜不明白这跟那个问题有什么联系。

“她心里不是没有怨恨,不说出来,为什么为了谁我很清楚,我不能当做若无其事。”语歌捏着调羹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

“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谁我都不信任。所以,我只能凭自己。”

“那怎么做到的啊?这个好像不是简单的事情。”

“乔晓桥跟我说过,没有什么事是学不会的。不过是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你从头开始学的?靳氏不是你一直在忙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啊?”欢颜很不可思议。

“时间总会有。”靳语歌敛了气势,“尤其是我每天做出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让所有不相干的人安心之后,我有足够的理由让自己不去懈怠。开始的时候确实辛苦,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可是,还有什么比离开乔晓桥更难的事呢,我没有退路。”

欢颜看着靳语歌,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一会,才又疑惑的开口,

“既然这里已经解决,你为什么又登杂志公开呢?”

靳语歌看着她,“以后,有第二个姜夔呢?这一次我可以解决,代价是乔晓桥恐怕一辈子都会在心里留个疤。下一次呢,我能不能解决?代价又是什么?”

靳欢颜没有说话。

“何况还有爷爷那里。因为这样我就不能再是靳家的人的话,我觉得我这样做反而是做对了;而要是给靳氏造成什么损失,我想我也能挽回。但是如果我不这样做,迟早有一天,我和乔晓桥会真正的分开,那就是永远没有办法弥补的了。”

欢颜慢慢的点着头,觉得靳语歌的话有道理。可是,又有疑问,

“那,你怎么知道姜夔那里不会再有备份了?虽然说现在你公开了,那个带来的震撼性小了很多,可是那样的视频发出去……”

欢颜做了一个不是很舒服的表情,靳语歌看看她,“我赌他没有。姜夔这个人谨小慎微,心比天大目比寸短,他比我更害怕那些视频传出去。对他来说,一旦泄露,他没了要挟我的把柄反而会招来疯狂的报复,而且……”

靳语歌吐了一口气,“我很清楚他的目标不仅仅是靳氏。”

欢颜笑,“如果是我我的目标也不仅仅是靳氏。”

语歌瞥她一眼,没有再说话。欢颜上前搂住姐姐,咯咯地笑,

“那现在呢?我们的乔大警官什么时候来接人?”

“我还没有跟她说。”

“还没说??”欢颜一下子坐正,“不是都解决了么?”

“现在不是时候。那些记者跟疯了一样想挖出来那个人是谁,乔晓桥出现的话,就是往枪口上撞。”

“那那个记者是你找来做烟雾弹的?”

靳语歌一愣,

“什……什么?”

“今天上午那个送你过来的记者啊。”

“只是朋友。”靳语歌并不在意。

“你这样觉得,别人不这么看。特别是你自己也说,现在是非常时期。”

语歌一瞬间的失神。

“你别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哦?”欢颜扬眉。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不出欢颜所料,第二天一早,靳语歌还没有起床,靳欢颜就抱着笔记本冲进她的房间。

“快来看,真是精彩!”

靳语歌皱着眉坐起来,顺着靳欢颜点开的界面看向电脑屏幕。果然,图文并茂的八卦新闻,

靳语歌高调与同性友人出双入对,日前公布性向确认无疑……

靳氏总裁夜宿情人寓所,十指紧扣毫无避嫌……

断背主角操刀出柜专访,知名记者搭上第一女富豪……

……

照片上,隋欣抿着唇似笑非笑隐隐有几分得意的表情非常惹眼,而靳语歌在她身后略低头的温顺神色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

靳语歌有些烦躁,把眼睛从屏幕上挪开,虽然说这样的结果是保护了乔晓桥,可是这些导向性非常强的文字让人看了难免不舒服。

“你给晓桥打个电话吧,我觉得即便不需要解释,也得有个信号么。”欢颜合上电脑。

靳语歌想了想,点点头,掀开被子下了床。

“那我出去了,一会出来吃早饭。”欢颜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靳语歌拿着手机,又想了一会,正准备打给乔晓桥。桌子上放的另一部手机却先响了起来。拿起来看看,陌生的号码,语歌有点疑惑,可还是接了起来。

“喂?”

“靳语歌?”一个苍老的声音,语歌立时反应——姜大明。清清嗓子,答应,

“是我。”

“我想跟你谈谈。”

“请说。”

“见个面吧,我有些东西想给你看。”

语歌稍一思虑,就答应了,“好的,一小时之后,乔治咖啡馆。”

姜大明进来的时候,靳语歌抬了抬头。这个跟靳恩泰差不多年纪的老人看起来要更衰老一些,当年的丧子之痛可能过早的让他失去了人生的目标和动力,由是也就更加孱弱。姜大明依旧握着那个烟斗,坐下来的时候手撑在桌沿上竟有几丝颤抖。

靳语歌没有说话,她知道姜大明的肯定是要问姜夔的去向,并不打算纠缠这个问题。闯了祸,就要有接受惩罚的自觉。

姜大明却并没有急于发问,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大的信封,递给靳语歌。

语歌接过来,疑惑地看看他。姜大明示意她打开,才动手拆开了信封。里面的东西一拿出来,靳语歌就变了脸色。

几张照片,不太清晰,是小关婚礼那天,靳语歌和乔晓桥在万江饭店后门那里拥吻的镜头。

靳语歌把照片装回信封,摔在了桌面上,转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姜大明半低着头,声音低沉,“底版我全部毁掉了,这里这几张照片是仅有的,现在交给你。”

靳语歌收回目光,看着他。

“我没有斗胆要跟你对峙,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把夔儿还给我。”

依旧是沉默。

“你放过他,我保证他不会再给你添麻烦。这些,”姜大明看看桌上信封,“就当从没发生过。”

“我怎么相信你?”

靳语歌的怒意几乎按捺不住,声音带了几分狠,姜大明愈加的心慌,额上已经微微沁汗,

“只要你放过他,我们全家,永远消失。”

靳语歌不再说话,许久之后,才咬牙吐出几个字,

“你最好说到做到。”

“我明白后果。”

“好,我会放了他。”

说完起身,拿了桌上的信封拂袖而去。姜大明坐在原地,脸上已是灰白的颜色。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放假,我值班,听了一天的周华健,在春天暖暖的下午阳光里,想起了很多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