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你我

对于语歌的到来隋欣很是高兴,虽然腿上打了厚厚的石膏还被吊在半空,不妨碍她笑着伸手让靳语歌给了她一个拥抱。

“怎么有空来?我看报纸说,老爷子又让你回去管公司了?”

语歌笑笑,“今天没什么事,过来看看你。好一点了么?”

“嗯,晚上还会疼,不过应该没事了。”

“医生说要静养,你老实躺在床上就好。”

“要三个月呢~~”隋欣嘟着嘴,摆出一副撒娇的口气。靳语歌不习惯这种表示,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眉。

“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你不是说工作累么?”

“也不知道以后下雨阴天会不会疼,医生说钢板要在里面放一年。”隋欣敲敲石膏腿,

“语歌,你可要常来看我哦,不然我会闷死的。”

“会的。”语歌无奈的笑着。

“语歌,问你个问题行么?”

“你说。”

“那天晚上那个警察,是不是就是——”欲言又止,靳语歌又岂不会不知道她想说什么,想了想,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哦……”

隋欣的表情变得安静,不知在想什么。语歌有些奇怪,“怎么了?”

“没什么……”

“你们当时……”靳语歌斟酌着口气,“是怎么回事?”

隋欣笑了笑,可笑容绝非发自内心,语气奇怪的说了一句,“她的脾气还真的不小……”

靳语歌脸色也沉了,刚想说什么,病房门被敲响,随后就有两个穿警服的人进来,

“请问是隋欣隋记者么?”

“哦,我是。”隋欣赶紧抬头应着。

“我们是市公安局法制科的,这是我们的证件。”

说着,一张警官证伸到隋欣面前,“我们接到投诉,想来了解一下,关于我们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乔晓桥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对您有人身伤害行为的事情。”

靳语歌的眼中,滑过一丝惊异的光。没有多说,而是等隋欣的反应。

隋欣的眼神闪了闪,若有若无的瞄语歌,带着一丝勉强的,

“哦……”

“请问您现在可以接受我们问几个问题么?”

“嗯。”

隋欣的声音很轻,靳语歌让到一边,那些警察就拉椅子坐了下来,翻开记录的本子,

“五月二十六日事发当晚,乔晓桥在本市凤凰山庄人质劫持并发生爆炸的那起案子中,把您从二楼的平台上推了下来,导致您受伤腿部骨折,有这回事么?”

靳语歌显然被这个说法惊了一下,可她没有出声,盯着隋欣的脸看。

隋欣想了想,嘴角勾了一下,“不是吧……我觉得,她应该……不是故意的……”

语气很飘忽,而这种欲是又非的口吻似乎更证实了这种说法,两个警察交换一下目光,又开始问下一个问题,

“您当时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我去采访。”

“当时案发现场一公里之内都不准靠近,您是怎么过去的。”

“哦……”隋欣语顿,看看语歌,

“那里是靳家的房子,而我和靳总裁是朋友,所以……”

“可当时房主的全家都被安排在隔离线之外等候,您又怎么可能得到允许到现场去?”

隋欣没话说了,过了一会才有点尴尬的解释,

“我在隔离之前趁乱先进去的。”

“乔晓桥不管出于什么动机,确实有推您跌下去的行为,对么?”

“嗯……”

“在爆炸发生前还是之后?”

隋欣又去看靳语歌,语歌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之……之前……”

“之前大约多长时间呢?”

“五分钟……我不是记得很清楚,当时太混乱了,差不多……也就五分钟吧。”

“也就是说,乔晓桥当时完全有时间跟您说明情况,并且保护您从楼梯走出爆炸现场,而她却采取了把您从楼上推下去这样的行为,对么?”

“哦……也许,乔警官只是太着急……”

“后来,乔晓桥把您从案发现场带出来的时候,有粗暴的肢体接触,是么?”

“还好,只是摔了一下。”

“还有别的什么情况您需要跟我们说的么?”

隋欣又看了语歌一眼,“没有了。”

“好,那我们先了解这些。”两个警察很快的推椅子站起来,“后面也许还需要您的配合,而您如果又想起什么事情,也可以跟我们联络,这是我们的民警联系卡。”其中一个递过一张纸片,隋欣伸手接了。

“我们先走了,再见。”

说完了,两个警察敬了一个礼,从病房离开了。

看着那些警察离开,隋欣回过头想跟靳语歌说什么,语歌却不等她开口,用很淡然的语气说道,

“不管晓桥当时因为什么事那样对你,我都替她向你道歉。你的医疗费和之后的所有经济损失,我都会加倍给你赔偿。今天我先回去了,改天有空再来看你。”

说完,靳语歌拿了自己的包,径直往病房门口走。

“语歌……”隋欣想叫她,可是随即声音又低了下来,若有所思了片刻,最终也没有说出更多的话。

靳语歌走后又过了一会儿,隋欣才拿起刚才的警察留下的联系方式,拨通了那个电话,

“喂?张警官么?我是隋欣,我刚才突然想起来,乔晓桥推我的时候,离爆炸是十五秒钟……对对对,是那样的……好……再见……”

靳语歌神色平静的回到车里,拿出电话,开始打给乔晓桥。

等了许久,不见接听。语歌皱眉,可手里的动作不停,又拨了过去,这一次,待机只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靳语歌愣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决定再拨。这个时候,却有一条短信进来,打开一看,乔晓桥的。

——有事不能接。下午2点老地方见。

语歌捏着手机抵在下巴上,莫名的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却又不知道所从何来。想想还是决定等下午见到晓桥再说。

语歌到了咖啡厅,发现乔晓桥已经到了。摘下墨镜走过去,坐在了她对面。叫了一杯咖啡,就打发走了侍者。

乔晓桥额头上贴着一块创口贴,神情淡漠的看看她,目光有几分疏离。不说话,也没什么表示。

语歌的目光却一直不离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里钝钝的疼,停了停才问她,

“伤没事么?”

晓桥偏开头,不知在看什么,没有回答。

“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语歌知道她磕磕碰碰是常有的,看得见的能知道,看不见的地方却不好说,不免担心。

“有事么?”晓桥的口气却意外的冷漠。

靳语歌听出了她的情绪,心里硌了一下,却还是仍旧柔软的态度,

“有。我有话跟你说。”

说着抬头看看晓桥,她并没有特别的表示。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开口,

“我跟你说分手,是因为遇到了一些事。姜夔拿到了一些威胁我们的东西,爷爷那里也跟我施压,我才做了那个决定。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可是,我不是真的要分手。不跟你说是我顾虑太多,但是,我一直以来——”

语歌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她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哪怕是对着乔晓桥,总有几分别扭,停了停,还是鼓起勇气,

“一直以来我心里从来没有过别人。以前,你说那些话,我承认我怨恨过,从来没人能那样对我。可是我再恨你都没有想过分手。现在还有以后,也绝对都不会。不管你怎么想,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能在一起,不管这条路多难,晓桥,我们——”

“好了……”乔晓桥很轻的声音,“我现在……不想听这些事……”

靳语歌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晓桥,不明白她这样说的意思。

“最近有好多事,我很累,所以,”乔晓桥艰难的吐着字,

“先这样吧,既然好不容易分开了……这样对你我都好,我们要想清楚一些事……也许……”

“什么意思?”语歌几乎不能相信。

晓桥长长的吐着气,“我不知道怎么说,别逼我……”

这样说着,她慢慢的站起来,嘟囔着,“所以,就这样吧……我还有事……”

“我不管你有什么事!”靳语歌涨红了脸,呼吸急促,情绪也是少有的激动,

“刚才我说的就是我的态度,不会改变!不管多久!”

晓桥却没有停,依旧慢慢的离开,往外走去。语歌失神的看着她的背影,一向挺直的身形居然也有了几分驼背,看起来,竟是说不出的落寞。

作者有话要说:20万字左右的时候会结文,我自己也觉得挺寒碜的,才这点字……

我对不起大家,我给大家丢人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