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再近

靳氏集团的新闻一件比一件引人眼球,虽然都是一些与公司运营无关的家族内部事务,但是公众的关注度似乎更强一些。很多杂七杂八的小道消息传的花样百出,对一向看重名誉的靳恩泰来说,无疑是个很大的刺激。

于是,老爷子开始动用他的手腕。先是几家知名媒体的负责人被请去叙旧,有关靳氏的新闻之后就开始不再出现。随后,几家不怎么太入流的报纸杂志和网络媒体很快被以各种理由取缔和处罚,干脆被连窝端了。时间冲淡一切的定律,靳语歌的个人感情和牵扯出靳家姜家的传闻开始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这个时候一场自然灾害又突然而至,所有人情绪激愤关注国难,没有人再去看一些乱糟糟的花边新闻。一个特殊的机缘巧合,某家慈善机构曝光了历年来各大集团企业的各项捐款额,靳氏集团不管是这次还是以往的善款,都是一个让人咂舌的数字。于是,遭人指摘的私生活变得不那么重要,不管是靳恩泰当家还是靳语歌掌舵的靳氏集团,重新被贴上了金标签,又成为良知爱国的慈善企业。

靳氏旗下的产业运营良好,前段不过是传闻造成的一些波动,根本动不了根基。商场上利益为重,没人会因为对方个人生活问题放着钱不赚的,何况是现在这样一个无奇不有的花花世界了。靳语歌重新回到靳氏执掌一切之后,似乎昨日一切都随着那场爆炸烟消云散,她又是闪耀光环下万人仰慕的靳氏主人了。

然而,这次靳语歌的心,却不在了这里。

靳氏总裁办公室里,靳语歌抱着胳膊,面对落地窗站着。

她身后,安保部门被派去搜索乔晓桥信息的人刚把得到的消息汇报给她。

市公安局给了乔晓桥一个处分,作为爆炸案现场执法态度粗暴的处罚。处分之后,不知是停职还是长假,乔晓桥就没有再在公安局出现过。安保部的人在她家门口守了几天,发现她只是偶尔出门买些吃的或者逛逛书店,此外只待在家里,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语歌现在心痛混合着烦躁不安,她隐约觉得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乔晓桥并非一个喜欢独处的人,她闷在家里,一定是有事让她不愿意见人了。

长长地舒一口气,语歌回过头,

“你先回去吧,继续守她几天,看有什么特殊情况马上告诉我,什么时候停止我会通知你们。”

那人答应着,开门出去了。

靳语歌就继续在窗前出神。

从开始到现在,好多的事情她以前没时间去想,现在却浮了起来。主角自然是乔晓桥,她明朗的笑,不开心低头沉默,愤怒时涨红的脸,一幕一幕从语歌脑海里滑过去。认识的时候喜欢留在嘴边的一抹笑,僵持的两年里很多时候的欲言又止,那次死里逃生,白炽灯下面苍白的脸,还有分手说出口的那一刻,受伤的眼神。很多一起走过的事情,让压抑许久的想念,在这个时候前所未有的强烈。

语歌怔怔的的回头,看看办公桌上的电脑,走过去坐下来。鼠标移动,慢慢的点开套着的几个文件夹。

一个用一串字母做标题的视频文件,靳语歌知道这是什么,手指下意识的点下去,很快,视频开始在不大的窗口里播放。

灯光昏暗,画面有些模糊,出现的两个人**、绞缠,修长的手指插入深棕的卷发,缓缓放松又倏然揪紧,瓷白细腻的肌肤在灯光里映出淡淡的光芒。镜头是从头顶的方向拍的,身体的部位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暗影,和乔晓桥规律起伏的右肩。却是在吻着她的下巴,推她仰头的时候,可以看到,她的眼睛闭着,晓桥却一直在看她的脸,满溢在那双眼睛里,是爱意连绵,和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几声叩门的声音,靳语歌一下子回神,有点忙乱的关了视频,定定神,才叫外面的人进来。

小关已经开始休假,靳语歌的秘书换了一个更年轻的女孩,做事很规矩。手上拿着文件进来找靳语歌签字。语歌低头看文件,开口问她,

“一会有安排么?”

“今天下午没有,晚上有个宴会。”

“嗯。”靳语歌点头,“我要出去一趟。”

“要安排车么?”

“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你忙你的吧。”

隋欣早就离开医院回了家,靳语歌安排人帮她雇了一个保姆全天候照顾她。现在已经恢复的可以架着拐杖走路了。

而语歌的到来让隋欣显然很是兴奋,吩咐保姆泡了茶,和语歌一起坐在沙发上。对于这个已经是第二次来的地方靳语歌还是觉着很强的生疏感,不知是层高太低还是什么,总让她有些压抑。

靳语歌看看她的腿,

“看起来好多了。”

“嗯,医生也说恢复的不错,骨头都开始愈合了。”

语歌听后很淡的笑了笑,算是安慰。随后就直言目的,

“我今天来是想问问那天爆炸的时候我家里发生的事。”

隋欣的笑容在脸上僵了一下,神色很快变得黯然,

“为什么来问我呢?你不是应该……”

“晓桥情绪很低,我不想去逼她,所以,想问问你那天的具体情况。”

隋欣愣了愣,靳语歌言辞里一句故作亲密的话都没有,但是却已经不是偏近哪一方的口气,乔晓桥显然被她归为个人所有了。

隋欣低头笑了笑,“语歌,我在家里都快闲的长毛了,你陪我出去走走好不好?”

靳语歌对于她转开话题有点不悦,“你的腿这样,怎么能……?”

“我有拐杖啊!”隋欣仰起脸笑,阳光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可以看到细小的绒毛。

看到语歌皱起眉头,她又赶紧补充,“我就是有点馋你们公司对面那家店的巧克力泡芙,我们去边吃边谈好不好?”

语歌沉默。她不会不知道隋欣想干什么,这个记者自从认识她之后,发现了一条名利双收的捷径。可是,乔晓桥看着她的眼睛又浮了出来,让她更加想从隋欣的嘴里,得到想要的信息。

“好。”

面无表情的答应了,靳语歌的额角上,隐隐有青筋绷紧。

靳语歌把车停在咖啡厅门口,下了车绕过去,隋欣开了车门,拐杖伸出来,自己艰难的撑着往外站。语歌伸手扶着她,稳住她的身体预防她摔倒。隋欣借势抓住语歌半边胳膊,一条腿跳啊跳的,晃晃悠悠才倚着她站稳。

靳语歌拍拍她挽住自己胳膊的手,示意她松开,“我去把车停好。”

“好。”隋欣夹着拐杖站好,笑眯眯的答应。

语歌莞尔,转过身一抬头,马路对面,一个人站在信号灯旁边,远远的在看她。

连帽运动衫的帽子罩在头上,又戴了一顶棒球帽,还架着一副黑框的眼镜,基本看不出样貌,语歌却一眼就看得出,那是乔晓桥。

隔着一条斑马线,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上一次让靳语歌心痛的那种落寞感觉愈发的强烈,乔晓桥整个人都透出来拒人之外的疏离,这让靳语歌猛然被揪住心口一般停住了动作,呆立在那里。

两个人很远的对视,隔了太多的人来车往。鸣笛的喧嚣声音搅乱了人的心神,几乎想不出接下来该有的动作。靳语歌看见,乔晓桥在慢慢的低头。

在这之前,两个人的口角之后,乔晓桥不得不屈服的时候,就会带着一脸的沉郁低头。靳语歌最看不得她这个动作,这样的乔晓桥比跟她吵翻天的时候更加让她受不了。

一辆涂着鲜红色车体广告的公交车开过来,慢慢的驶过十字路口,挡住了她们的视线。语歌开始变的急切,焦灼的望着。等到车过去,信号灯下面,空了。

急促的迈了两步,又停下,靳语歌的眼睛四下搜寻,却没有看见人影,似乎在一瞬间,乔晓桥就从她眼前消失了。

隋欣没认出晓桥,看到语歌发愣,奇怪的问她,

“语歌,怎么了?”

靳语歌努力的平复一下情绪,回过头勉强笑笑,“没事。”

说完了坐进车里去把车停好,扶着隋欣走进了咖啡厅的门。

作者有话要说:改口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