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甜涩

吃过午饭,稍事休息,靳语歌就和晓桥一起回了公司。从下车,语歌就拉了她的手牵着,现在牵手这个动作于她们来说,仿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晓桥没什么异常,只是习惯的安静,一声不出。出了电梯,转过隔角,几道视线一下子就落在了她们身上。

还没有到上班时间,靳语歌的几个秘书正在喝茶聊天,突然看见总裁跟一个人手牵手的进来,都吃了一惊。除了代替小关的那个新来的小姑娘,其他的人都见过晓桥,可是也只以为是总裁偶尔来访的朋友,没见过她们有这样亲昵的举止。事实上,他们也从未见过靳语歌和任何人有稍微亲近的表示,哪怕是很多人都以为会和她结婚的姜夔,或是前段时间炒的沸腾的隋欣。

不过,惊讶归惊讶,没人会不看眼色的露出什么来,聪明人一看便知:这,该是真命天子了。

晓桥穿了件淡蓝的无袖短衫,米白色的长裤,干净清爽。不卑不亢的和语歌并肩走过那些人的视线,平静又自然。就好像已经这样走过无数遍一样。语歌偏头看看她,唇角一弯安心的浅笑。

吩咐人送解暑的饮料进来,靳语歌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房间里遮阳的幕帘下了一半,温度也很舒服,晓桥环视了一下,还是很久之前的老样子。语歌放下手里的东西,问她。

“热~么?”

晓桥摇摇头,指指书柜,“我……看看书,你工作。”

靳语歌笑笑,“不~急。”

一会儿秘书送了冰镇的西瓜汁进来,晓桥咬着吸管喝了两口,就去书柜那里找书看了。语歌见她会自己找事做,也就放心的开始工作。

两个人就在这样夏天的午后,待在同一个房间里,各自做各自的事情。靳语歌忙碌之余,偶尔抬头看看晓桥,却意外的每次都跟她的视线碰个正着,虽然晓桥会很快的别开目光,可是这未免有些奇怪。

她一直在看她?

靳语歌蹙起眉心,开始留心晓桥的举动。她很快发现,晓桥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手里的书上,更多的放在她的身上。乔晓桥可不是一个没事肉麻的眉目传情的人,这一点她最清楚不过。那么,她在看什么呢?

靳语歌低头稍一思索,就想明白了个中缘由。

乔晓桥是怕她说了什么而自己听不到,所以一直看着她,只要她唇动,就知道她说话了,能及时的反应。

想到这些,又看到晓桥隐约不安的眼神,靳语歌放下手里的事情,起身走了过来。

晓桥开始变得局促,她像是被撞破什么什么秘密一样有点儿慌乱的看着语歌走近,勉强笑笑,

“怎……怎么了?”

语歌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抓抓她的头发。然后,顺着脑袋滑下来,像以前一样,就势落到耳朵上。却是意外的,乔晓桥像是被蛰了一下,在语歌的手触到她耳廓的时候,极快的偏开了头。

语歌一愣,手还停在那里,晓桥的这种闪避的动作让她心里一硌。这之前,亲密的时候这样的举动再正常不过,只有她吝于表示,晓桥哪有过避她的时候。可是,许是因为她的伤,才会有了这样敏感的反应。所以心里的不舒服只能掩下去,而不能现出分毫来。

晓桥大约只是下意识的动作,闪开之后,她也觉得似乎不好。有点紧张的看看语歌,理亏一样埋下头,直接埋进语歌怀里去了。

靳语歌伸手抱着她,温柔的笑。一会儿晓桥倦了,舒展开身体,枕在语歌腿上,闭上了眼睛。靳语歌由着她躺,摸着她的头发,静静地看着她。

她无比庆幸,怀里的,还是那个人。这许多年,许多事之后,仍然是当初的人,不曾让她失望过的可以把幸福继续。虽然前面的路不都是坦途,至少让她有着努力的目标。她干净如峰顶初雪的感情,没有丝毫被亵渎的找到了应有的归宿。

秘书敲门进来,刚要开口说话,靳语歌慌忙竖起食指在唇间,

“嘘~!”

她可不认为乔晓桥听不见,只是单纯不想惊了怀里人的好梦。

小秘书看见在语歌腿上睡觉的乔晓桥,先是一惊,随即就很善解人意的放轻了声音,说完要汇报的事情。又体贴的把靳语歌在看的文件、手机和饮料都拿过来,放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这才带着笑意退了出去,并且,一个下午都没有再打扰靳语歌。

由是,晓桥也就有了几个小时的好眠。直到外面天空染上了浅黄,靳语歌才转转僵硬的脖颈,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有点累,不过心里却是甜蜜的很。她弯下身子,避开晓桥的耳朵,在她鬓边亲了一下,低低地叫,

“宝贝起来了,嗯?”

温热的气息碰在耳朵上,痒痒的,晓桥慢慢的动了动,深吸口气伸个懒腰,睁开了眼睛。语歌笑意盈盈的看着她睡醒,让她坐起来,拿了桌上的水杯递给她,自己也活动了下麻木的腰腿。

晓桥喝了一口水,发现了语歌僵硬的动作,才意识到自己枕着她睡觉时间太长了。心里懊恼,张张嘴,又说不出什么,更加的尴尬。语歌赶紧示意自己没事,揽过她拍了拍,算是安慰。

这种懊恼一直持续到了晚上。语歌忙妥公司的事情,洗了澡出来,看见晓桥歪在枕头上,一动不动的捏着本书,像是睡着了一样。房间里的温度有些高,带着几分燥热。

放下手上的毛巾过去,语歌伸手去探探晓桥的额头,摸到一手的汗,头发也有几缕贴在上面。把温度调低了两度,语歌拿走晓桥手里的书,借着台灯的光看她。

晓桥有点儿迷糊,神情也恹恹的,半眯着眼睛,看向靳语歌的目光一点神采也没有。灰色的罗纹背心露出肩颈的肌肤,在乳黄色的光里像瓷釉一般细致。却不是完美无瑕的,左肩那里,有个硬币大小的疤痕,靳语歌盯着看了一会儿,慢慢的俯下去,吻在了上面。

乔晓桥在语歌的唇接触到她皮肤的瞬间抖了一下,挪动下身体,不安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语歌的手滑下去,从背心的下摆探进里面,在滑嫩的肌肤上摩挲。晓桥有点紧张,却是没有反抗,只是怔怔地看着语歌,由着她的动作。

语歌从眉心开始,蜻蜓点水一样的吻她。一路下来,触到柔软的唇瓣才停住,舌尖沿着唇齿的形状描摹而过,探入进去,深深的吮吻。许久未有的温存亲热,撩起了靳语歌心里的火,不满于手上的动作,勾住晓桥的背心,整个掀了上去。

柔嫩的肤质,细白到能看见青色的血管隐在下面,连乳尖都是浅浅的粉红,随着呼吸起伏轻颤。靳语歌的吻落在上面,泛起片片的赤潮。晓桥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模糊地薄雾,开始找不到凝聚的焦点。

靳语歌把她的背心整个脱下来,抽开睡裤的绳子,轻手轻脚剥去所有的束缚。晓桥的身体有着修长紧实的线条,又不失女人该有的柔软娇嫩。灯光下起伏连绵,看不尽的风光。语歌扯开自己和式浴衣的带子,紧紧地贴上去,一只手在她身体的一侧,来回的抚摩。

晓桥的呼吸慢慢的变得缓慢和沉重,微皱的眉心纠结着复杂的情绪,语歌撑住身体的那只手抚开她额前的卷发,看进她眼睛里面去。手顺着身体的曲线探进旖旎之地,开始最虔诚的朝圣之旅。

随着指节的律动,乔晓桥的头极力的仰起,大口的喘息,汲取仿佛已经不够的氧气。曲起的腿难耐的在床单上来回摩擦,一只手环过语歌的腰紧紧扣住,整个身体都僵硬无比。她并不在状态,或者说她现在并没有心思来欢爱,只是因着本能而反应。靳语歌从怜惜,慢慢觉得吃力和心痛,她对此本就生涩,晓桥的游离更让她觉得挫败。波澜不惊的结束之后,语歌的脸埋在晓桥腹间,模糊的低喃,

“晓桥,别这样好不好,别这样……”

气息落在晓桥身体上,让她愈加的僵直。片刻后,喑哑的嗓子里,逸出忧伤的断句,

“语歌……别说话,我听不见……我听不见啊……”

有清浅的泪,随着深重的叹息流出来,滑落眼角,滴进深棕的卷发里。

作者有话要说:几乎没有对话,全部是描写,活活累死……

你们喜欢这个插图咩?我很喜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