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行舟

对乔晓桥这种本质强势的人来说,她的耐性只能持续在对于某件事的专注上。让她毫无目标的重复同一种生活,不用几次就会厌倦。

靳语歌的办公室设施齐全,可以很舒服的待着。不管她在不在,晓桥都可以任意活动。可是办公室终究不是没事待着的地方,晓桥更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所以,那个地方让她开始觉得畏难。

早上起床时,语歌就觉得晓桥有点异常。动作慢吞吞的,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目光却又闪躲。她没有问,只是注意着她。果然,该换衣服出门的时候,乔晓桥似乎鼓了很久的勇气,跟她开口了,

“我……今天不跟你……去了……”

靳语歌也觉出她跟着自己不自在,所以听到这个,并不怎么意外。晓桥现在更喜欢独处,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才能真正放松下来。可靳语歌又不愿意放她一个人在家里发呆。面对着晓桥站着,表情轻松的问她,

“怎~么~了?”

晓桥抿嘴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看看语歌,

“我想回家。”

语歌听了,想一想,笑着点点头,

“好,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乔晓桥的语言障碍多数因为她怕控制不好音量,总是试探着说,着急了的时候,说话反而很顺溜。

靳语歌不说话了,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晓桥被看的有点心虚,目光闪了闪,垂下眼改口,

“好吧。”

又在一起之后和晓桥出门时,语歌不再自己开车了。交流起来晓桥需要看着她,要开车的话,没办法分心。司机每天尽职的接送,倒也很方便。

去晓桥家的路上,语歌翻开她的本子,低头写字。

下班我过来接你。

晓桥眨一下眼睛,点点头。语歌从后边拿过一个盒子递给她,晓桥接过来,打开看,一个32k书本大小的电子写字板,轻薄小巧。靳语歌拿着本子继续写:

先用这个,我还订了一个更薄的,要过几天才寄过来。跟别人在一块的时候让他们用这个写,潦草一点没关系,识别率很高。

晓桥继续点头,端详着手里的东西,好奇的摁着几个键。语歌指指手里的纸质本子,又写了一句:

这个只许我自己写,知道么?

晓桥先愣了一下,明白过意思来,抿着嘴笑。语歌凑上去亲了她一下,抓抓头发,有点舍不得,圈着晓桥不松手。晓桥拿着手里的新玩意,转过头来跟她碰碰额头,蹭蹭鼻尖,腻歪了一会,车就开进了省监狱的家属宿舍大院。

现在正是早上上班的时间,很多穿着警服的人脚步匆忙。乔晓桥的情绪明显的消沉下来,目光放出去,留恋里面混合着哀伤。靳语歌看着心疼,可是现在医生那边的结论没出来,也帮不了她什么。

还没等到她家楼下,就看到了去早市买菜回来的乔妈。语歌赶紧叫车停下来,晓桥先下了车,接过妈妈手里的东西拎着。乔妈看见她,有点意外,可是明显的很高兴。指指自己的耳朵,问晓桥,

“怎么样了?”

晓桥摇摇头,觉得有点抱歉。乔妈宽和的笑笑,点点头又拍拍她,看不出太大的情绪波动。这时候语歌也下车走了过来,乔妈抬头看见,愣了下。

“这是——”

“阿姨我是靳语歌,上次见过的。”

“噢——我知道,你这是——”

“晓桥这几天住在我那,今天说想回家,我送她过来。”

乔妈听到这里,有点迷惑,可是愣怔片刻也就没有深问,还是客气的笑着,“那上去坐坐吧,晓桥这个孩子不叫人省心,每次都麻烦靳总。”

“呵,应该的。我还要上班,就不上去了。”这个时候靳语歌也不多说,回过头看看晓桥,

“我下班~过来接你~”

晓桥安静的点头,表示知道。乔妈听见,疑问更深,可还是客客气气送走了靳语歌,才和女儿一起上楼了。

回到家的乔晓桥放松了一些,乔爸已经上班去了,家里就她跟妈妈两个人,还有小约克夏——拖把。拖把好久没见晓桥,把尾巴摇的像螺旋桨一样欢快,两只小黑眼珠滴溜溜的转。晓桥也难得放开了笑,把拖把抓起来,挠它痒痒。

乔妈看看跟拖把闹成一团的晓桥,问了一句,

“你怎么住到人家家里去了?”

晓桥意识到妈妈说话了,可是她没留意,也就没看清说的什么。放下狗狗拿出靳语歌刚给她的写字板,递给妈妈,示意她写。

乔妈看了看女儿,一斟酌,写出来的话就变成了另外的一句,

中午想吃什么?

晓桥眯起眼睛笑,歪着脑袋想去了。乔妈的眼里,隐隐的蒙上一层忧虑的神色。

靳语歌到了公司,秘书迎上来,

“靳总,《夺金》杂志社的隋记者,等您很久了。”

靳语歌沉吟一下,问道,

“在哪儿?”

“在休息间。”

“请她到会客室去,我一会过去。”

“是。”

独自一人在会客室等待的隋欣看起来有几分忐忑。

这段时间,她怀着一分好奇三分功利,凭着一股不知天高地厚的心气,算是搅乱了靳语歌的脚步。隋欣对于两个女人之间的感情并不了解,她的思维里,不过就是一场时髦的游戏,既然乔晓桥能玩,她也可以,她自认可并不比一个女警察差。而且,不管是靳语歌本人,还是她背后的靳氏,都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存在,所以,她用了一点小聪明,跃跃欲试。

但是随着进一步的接触之后,她才发现靳语歌并不像表面上那么温和善意。这个站在权力和财富顶端的女人,自有一番手段,不是她一个记者能应付得了的。尤其是见识过靳语歌对付姜夔时滴水不漏的方式,隋欣的好奇已经慢慢变得骑虎难下。可是,晓桥那里她仍旧不忿,众目睽睽下那样的对她,一贯高傲的隋记者吃不了这个亏。

要不是欧阳聪的一番警告,她大约还意识不到危险。等她反应过来,事情似乎有点不可收拾了。靳语歌对乔晓桥的上心她亲身见识过,这下等于是被击中了痛处,会怎么样的反击,没人可以预料。

靳语歌推门进来,后面秘书跟着,端来了她的咖啡。在沙发上落座之后,语歌才抬起眼睛直视隋欣,不过,没有说话。

隋欣的忐忑更甚,靳语歌的目光看不出态度,这样反而让她更加惶然,想了想,还是觉得坦白为宽。

“语歌,我今天来,是有些事要跟你说。”

靳语歌听了,端起咖啡呷了一口,依旧不动声色。

“乔警官的事,我很抱歉。我已经去过了公安局,把事情的经过跟他们全部解释过了,乔警官的处分很快就会撤销的。”

语歌垂着眼,不回应她的话,隋欣的语气开始变得焦急,

“我跟晚报的责编联系过了,准备发一个公开的道歉信,跟乔警官道歉。”

这句话,她本不打算说的,这样做等于毁了她多年的职业成就。可是靳语歌一旦动怒,毁掉的就不仅仅是职业成就了。所以,前面的态度没有得到靳语歌的回应后,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表态。

靳语歌这才抬眼,口气冰冷,

“公安局那里,不管你解释与否,我都会让他们给晓桥一个公道。她喜欢那身警服,只要她想穿着,我就能让她穿下去,何况,那也是她该得的。至于你——”

说到这里语歌停顿了一下,隋欣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道歉,晓桥不需要。”

隋欣听见,很松了一口气,靳语歌却又接着开口,

“不过,我不希望你再出现在任何媒体上,尤其是,再跟我扯上什么关系。晓桥她会不高兴。”

隋欣的脸色瞬间变白。对于一个记者来说,在媒体上消失,等于掐断她的事业动脉,再无出头之日。

抬头看看语歌,严肃的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而且,随即就起身,

“我还有事,就不多奉陪,你自便吧。”

说完了,开门出去,再没有回头多看一眼。隋欣跌坐在沙发上,手脚发软,一丝力气也没有了。

吃过午饭,靳语歌跟几个部门负责人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才回到了办公室。坐进转椅,先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才顾上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水。

不一会儿,手机震动,有信息进来,靳语歌唇角弯起来,笑着打开看。

只一眼,脸瞬间就变了颜色,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眼里闪过惊惶的神色。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几张会连续放几张插图,喜欢的就看看,不喜欢的就无视好了。

我会赶一赶速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