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两重

靳语歌总觉得,自从认识了乔晓桥,就颠覆了她此前很多年的人生状态。那种自小在严厉的家教下培养起来的从容沉静,每每因为她花样百出的状况,不得不暂时抛去脑后。她饶是再去强装镇定,也免不了被刺激的一次次失态。

又一次,一边不停地拨打手机,一边快步冲出了靳氏大厦。外面骄阳似火,晒得人脑袋发晕,靳语歌不等司机动手,几乎是抢上前拉开车门,极快的吩咐,

“快点开车!”

司机非常听话的在闹市区把车飚的飞快,不出一会就回到了靳家现在的居所。

爆炸案之后,已经有多年历史的靳家老宅被封了起来。靳恩泰夫妇暂时迁出,在靳氏的某个别墅住宅区里找了一套房子先住着。这套房子明显比原来的主宅要小不少,可靳家的人却都觉得,这样反而挺好。

靳忠和路薇因为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留了下来,欢颜虽然偶尔还会出去,也基本在家里住的时间长。所以比起以前那栋宏大却清冷的老宅,人气旺了很多。而靳恩泰自从那晚的险境之后,严声厉色的态度也很少再有,更多的时间放在颐养天年上,家里的其他人觉得,在家的时候自在多了。

靳语歌仍旧很少回家,她现在全部精神都放在了晓桥身上。她们的事在靳家没人再提起,就好像之前那场翻天覆地一样的纷争没有发生过。偶尔回家的时候,也多数是沉默。靳家的人从欢颜那里知道了晓桥受伤的事情,隐隐都有些觉得对不住她,想问问是怎么一个状况,也被轻描淡写的应付过去。靳语歌对于家人,覆上了一层看不见的隔膜,她不愿意再把晓桥摆在众人面前试图让他们接受,而转为了那种严严实实想藏起来的心态。

客厅里,老夫人刚午睡醒来,正在和周姨品茶吃水果。其他人都出门去了,家里安安静静地。靳语歌匆匆忙忙的冲进来,劈头就问,

“爷爷呢?!”

老夫人愣了愣,“吃过午饭就出去了。”

“去哪儿了?!”

靳语歌言辞凌厉,几乎是质问的口气。她自小虽然淡漠,可是在家里向来温和,偶尔的厉色也是工作上的时候,从不见她无故发脾气。老夫人就有点懵,

“他没说啊,怎么了这是?”

“爷爷找人把晓桥带走了!!”靳语歌脸色涨红,强撑的镇定掩不住慌乱,

“奶奶,爷爷到底想干什么?!他想干什么?!晓桥现在完全失聪,为什么还不能放过她?”

语歌着急懊恼情绪激动,控制不住声调,说到晓桥的时候,眼圈都红了,怨气无处发泄,冲在了奶奶身上。老夫人听明白了大概,

“小歌,先别着急——”

“我怎么不急?!我现在联系不上晓桥,爷爷的电话也关了!”

“也许是没注意,她不是听不见么?”

“我的电话她怎么可能不注意?!再说她给我回短信说跟爷爷在一起之后才没动静了!!爷爷他万一——”话到这儿停了一下,靳语歌不敢去想那个可能,深呼吸几下,转身就往外走,老夫人沉下脸色,

“你站住!”

语歌背对她停住了脚步。

“你爷爷不会是那样的人,你放心等着!!”

靳语歌这才回头,死死盯着奶奶。

“我们知道,为了救你爷爷,那个女警察才受了伤!我们自然感激她!”

“我不奢求你们感激,求爷爷放过她就万幸了!”

“小歌!!”老夫人显然动了气,周姨赶紧上来劝着。

“在你心里爷爷就是那样的人么?”

靳语歌眼神闪烁,心急慌乱显露无疑,她顾不得和奶奶争辩,飞速思考着对策。

“爷爷最近常去哪里?”

“我说让你等着,你就安心等着,我可以打包票,一定会没事!”靳老夫人避而不答。

“有事就晚了!!”

靳语歌几乎是喊了出来,两个老人从没有见过她这样的任性不懂事。老夫人脸色沉郁,不再多说,留下靳语歌一个人,和周姨一起上了楼。

语歌现在没心思顾及奶奶的心情,没时间考虑靳恩泰的人品,她一心想着的是怎么找到人。可是,靳恩泰若是刻意不想让她介入,她挖地三尺也不可能找到。几个电话打出去,完全摸不到头绪,靳语歌等不下去,又匆忙离开了家里。

整整一个下午,语歌一边盲目的找,一边片刻不闲的打电话,虽然一直是那个冷漠没有感情的女声,她仍然不肯放弃。接近四十度的高温里,她的车几乎在整个城市的街道上都转了一个遍。

当毒辣的太阳收敛了燥热,已经疲惫不堪的靳语歌无奈,只好又回到了家里。依然是清净凉爽的客厅,没有看见她想见的人。周姨给她倒了水,拿了吃的,劝她安心等等,她也完全没有听进去。

到了该准备晚饭的时间,大厨在厨房里忙碌,老太太惯例的照管着,沉着脸瞥一眼孙女。靳语歌在沙发前面来来回回地走,焦灼不安,曲起胳膊咬着指节,眼前全是上午送晓桥回家时的样子。现在只要能把乔晓桥还给她,不管是谁提出任何条件,她都能答应下来。

外面传来汽车开进院子的声音,靳语歌停了动作,僵硬的抬起头看着门口。一会儿,靳恩泰戴着墨镜提着水桶进来,后面的保镖扛着一根长长的鱼竿,显然是出门钓鱼去了。老夫人迎过来,周姨把水桶接走,拿到厨房去了。

语歌的目光跟着靳恩泰进来,看着他平静冷淡一言不发的表情,不敢开口询问,心几乎要跳了出来。

这个时候,一道身影跟在后边进来,站在了门口那里。靳语歌一偏头,长身玉立的乔晓桥,戴着一顶渔夫帽遮住眼,歪着头站在那里。看着她,突然就绽开了许久未见的灿烂笑容。

冷了好久的心,被这道笑容融化,突然松下了那口气,靳语歌一下午紧绷的神经终于在绷断的前一秒缓解下来。顾不得谁在场谁在看,几步上前圈住晓桥,抱着她紧了又紧。埋进熟悉气息里的眼睛,忍不住开始湿润。

晓桥有些意外,怀里的人在轻轻的发抖。抬头看看客厅里的靳恩泰夫妇和周姨,有点尴尬的笑笑,僵直着背不敢做太亲密的动作,只好任语歌抱着,只抬手拍拍她,算是安慰。

这个时候靳忠夫妇也刚好回来,门口看见这一幕,路薇笑着打趣女儿,

“怎么了这是?在大门口就情不自禁了?”

靳语歌这才松手,攀着晓桥在她肩膀上擦去了眼角的湿意,脸带赧色有点局促的拉起她就想走。靳恩泰在后边出声,

“上哪儿啊?”

只好又站住,语歌不回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马上吃饭了,上楼去等会吧。”

说完,靳恩泰看也不看在场的人,提着拐杖进了书房。路薇拍拍女儿,

“去吧,上去洗个澡,一会叫你们下来。”

说着抬头看看晓桥,眼里都是温和的笑意。晓桥也跟她笑,又偏着头看语歌,脸上写满问号,示意她:你这是怎么了?

靳语歌一直低着头,想了想,才点点头拉着晓桥上了楼。老夫人看着她上去,才放开脸色,笑着吩咐,

“把他们钓的鱼收拾了,炖汤喝。”

晓桥这是第一次到语歌在靳家的房间,好奇的东看西看,表情轻松一点异常都没有。语歌拽她坐到沙发上,拉开她现在随身背着的帆布包,拿出速写本,快速的写着,

你去哪儿了?

晓桥眨眨眼,“钓鱼。”

为什么不接电话?

又眨,“爷爷说……嗯,钓鱼要专心,嗯……不能老发短信,把我手机……没收了。”

靳语歌翻个白眼,几乎气死。晓桥拿开本子,把语歌的两手合握在掌心里,放到嘴边亲一下,

“语歌,我……有话跟你说。”

靳语歌看着她的眼睛,等着下文。

“前段时间……嗯,是我不好,我……钻牛角尖了。”

语歌眼里闪过一些什么,仍是没有说话。

“其实……嗯,我会努力,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行,是吧?”

晓桥一边说一边想,说完了抿紧唇角,重重的点一下头,像是给自己信心。语歌看着她,想了想,问道:

“爷爷~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说多了……嗯,我也听不来。就说了一句话,他问我:你以前……是怎么跟我说的?”

晓桥的神色很是自然,说到最后的时候,故意板起脸,学着靳恩泰的声调说话,说完自己也笑了。

“然后呢?”语歌抬起眉尖。

“然后他……就钓鱼了……我就坐在一边,坐在一边想……然后我想了挺久,后来……想通了。”

“就……这样?”

“嗯!”晓桥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然手伸手抱着语歌,“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唉,我也挺喜欢她俩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