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潮汐

靳语歌让她抱着,却不跟她腻,又把拿开的本子拿回来。

你们以前见过???

看着纸上并列的三个问号,乔晓桥低低的笑了,下巴在语歌的肩膀上蹭蹭,哼了一声,

“嗯。”

什么时候?

“你不要我……的时候。”

乔晓桥说这话时,眯上眼睛,鼻尖在语歌的侧脸上扫来扫去。语歌听到这里,想起彼时情境,有一股酸楚漫延开来,黯淡了神色。晓桥觉出她的低落,吻一下耳廓,

“妈妈说……周末,让你……去我家吃饭……”

语歌回头看看她,眼睛里面明显的疑问和紧张。晓桥了然的笑,

“没事,妈妈她……可能看出点,不过……没事。她要是问……我们就说,不问……就只吃饭,我妈做的糖醋鱼片……好吃。”

说着,抬手摸摸语歌的脸,一下午的奔波,娇嫩的皮肤被晒得有些发红。靳语歌皱着眉,

“看出什么?”

晓桥脸色如常,“我们的事……不要紧,我来说……”

语歌点点头,这早晚是要说的,而结果只能到时候看了。隐约的担忧也暂且按下,转而换上轻松的表情。

“我~先去~洗澡~”

乔晓桥不松手,抱着她笑,“我去……偷看。”

这样的玩笑,很少有过。语歌太严肃,晓桥又总是匆忙,所以,听的靳语歌一愣,随即就笑了。

“看~什么~?”

“看美人出浴……”

伸手揪住晓桥的鼻子晃晃,

“坏!”

语歌说完,起身去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澡去了。

乔晓桥长长的出一口气,仰在沙发上,乐呵呵的笑。一偏头,却被语歌床头的东西引去了目光。

靳大小姐的床是全软包的布艺,奶油色没有任何装饰,床上用品也是纯色的,干净淡雅不嗜奢华。床头上方从墙上掏了一个空间,射灯照下来,下面摆着装饰的东西。

就是这装饰品吸引了晓桥。左边是一个长玻璃盒,倚在角上,反射着灯光很是夺目。里面立着一束深紫色的玫瑰,拥在一起,应该经过了干化处理,颜色非常的鲜活,深沉魅惑,低调的华丽。

晓桥看着眼熟,慢慢的,嘴角弯了起来。买这束花的时候,那个微笑着的老板娘就告诉她,能受的起这束花的人,必是非凡。她的语歌当之无愧,却并不确定她能接到了这番心意。现在在这里重新看到,晓桥低低的叹气,心里满的要溢了出来。

目光偏转,旁边又是另一番趣味。一个一尺高的布娃娃倚着架子站在那,神气活现。晓桥先是乐,这么大了还玩娃娃啊?然后眨眨眼,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头。仔细瞅瞅,果然不对头。

这个布娃娃圆圆的脸,棕色的卷头发,咧着嘴笑的欢乐无比。这分明就是她乔晓桥的缩微版么!而且,身上的牛仔裤和夹克衫也都熟悉得很,乔晓桥自己真有这套衣服。它身后是一个小衣架,上面一排挂的小衣服,晓桥伸一个指头一件一件拨过去,全部都是照她平时常穿的衣服缩小了做的,最后边的就是一套新版警服。看起来,应该是这个娃娃的装备,这些衣服是可以换装的。

乔晓桥因为惊讶张大了嘴,这也……太……那个了吧……,靳语歌平常没事,拿着她的小版娃娃,换衣服玩儿??

伸手把那个娃娃拿下来端详,捏在手里轻轻软软的,翻过去,裤子后袋里,居然还插着一把按比例缩小的仿真玩具枪。乔晓桥嘴角抽搐,真是……太有情趣了……

浴室门响,靳语歌洗完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抬头看见乔晓桥拿着她的娃娃在看,脸上立刻烧了个通透。几步冲过来,伸手就去抢。

短式的浴衣露出前臂和小腿,薄荷味的沐浴露让肌肤清凉滑润,黑发散在背上,风情浓郁。乔晓桥顾不得眼前的美色,把娃娃举过头顶,不让语歌抢到。嬉笑着几番躲闪,站不稳仰面在那张大床上倒了下去,语歌赤红着脸不罢手,跪上去俯在晓桥身上,一手压住她的手,还是去抢娃娃。

正折腾的热闹,卧室门开了,靳欢颜抓着扶手出现在门口,一脸惊讶。

床上的两个人停了动作,一起回头看她。靳欢颜回过神,皮笑肉不笑,

“爷爷叫你们两个下来吃饭。”

靳语歌有点尴尬,表情僵硬,“知道了。”

欢颜交代完了准备走,可又回头留了一句,“乔晓桥,我还以为你是在上面那个呢……”

说完了,带着满脸的不屑关上了门。晓桥呆怔着看她离开,仰头问语歌,

“她说什么?”

靳语歌撇一下嘴角,拍拍她的脸,“别~理~她。”

然后起身从床上下来,拉着晓桥的手也把她拉起来。娃娃被放在枕头上,语歌擦干头发换了衣服,两个人一起从楼上下来。

饭厅里靳家的人都到齐了,靳欢颜一只手托着下巴,饶有兴味的看着她们。路薇笑着招呼晓桥坐好,把餐巾给她递过去。晓桥小心的坐下,心里不免几分惴惴。

刚准备开饭,坐在桌首一直不语的靳恩泰突然开口,

“乔晓桥。”

一桌的人都是意外,路薇夫妇对视一眼,不知道老爷子要干什么。靳语歌最是紧张,心里摸不到边际,不安的侧头看看身边的人。

乔晓桥虽然听不到,可是也感觉气氛是跟她有关。欢颜冲着靳恩泰努努嘴跟她示意,是老爷子叫她。

赶紧回头正视着靳恩泰,她的唇语看得越来越好,可是还是要全神贯注才行。

靳恩泰说得很慢,一字一句吐字清晰,

“乔晓桥,今天是你第一次正式的来我家,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晓桥迟疑着点点头,示意听懂了。

“靳语歌是靳家的长女,我的孙辈里第一个孩子。”

依旧点头。乔晓桥虽然不是听得那么准确,大致的意思能理解,可是不知道靳恩泰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眼里闪过一丝忐忑。

“从她出生,就是所有人的宠儿。靳家内外,没有不把她捧在手心里的。不要说打骂,就是我,也从来没有跟她大声说过话。”

“嗯。”晓桥答应着。

“她想跟你在一起,我可以依着她。不过,我有个条件。”

晓桥侧头看看语歌,一脸的坚定望向靳恩泰。

“你必须要跟我们家的人一样,呵护她疼爱她。像上次那样的凶声恶气,我不想看到第二次,你知道么?”

乔晓桥的神色一下变得尴尬,讪讪的左右看看,低下了头。她知道靳恩泰说的是爆炸那天她跟语歌发火的事,无言以对,闷闷地点点头应了,

“嗯……知道了……”

语歌的眼里泛上一阵暖意,又心疼晓桥,桌子下面抓了她的手,紧紧握着。靳恩泰这才放缓了脸色,点点头,

“好了,吃饭吧。”

一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老夫人夹了一个虾球给晓桥放在碗里,摸摸她的头,很是慈爱的笑笑,

“多吃点。”

乔晓桥也跟老夫人笑,点头答应。靳语歌忐忑的看着奶奶,斟酌一下,

“奶奶……今天下午,对不起……”

“嗯!”

老夫人哼了一声,扫她一眼,不做多言。靳语歌也有点不好意思,低头吃饭,不再说话了。

鱼汤很鲜,大厨的手艺也不是盖的。晓桥不拘谨,利落的吃完了一满碗饭。长辈们一般都喜欢这样的孩子,尤其是周姨,平日里两个小姐吃饭像喂鸟一样,辛苦半天她们进嘴的不过三两口,不免让人失望。现在晓桥吃的香甜,她看了比自己吃还要高兴。不住的添汤布菜,把晓桥的碗里堆得满满的。

餐桌上方的吊灯很亮,并排而坐的晓桥和语歌,在灯光下容颜细致,举止从容,两个人安静的吃着饭,并没有什么交流,却让看着的人觉得有一股说不出的般配近密。连一向见惯了美的二小姐都有点嫉妒了,遂决定,吃完饭给欧阳打一个电话!

饭后,老夫人拉着晓桥坐在沙发上,和路薇一起慢慢的问她一些事。靳语歌在一旁陪着,紧张了一会儿,看她们交流的很融洽,也就放下心来。

老太太不怎么接触平常人家的孩子,本以为要么虚张声势的狂傲,要么就畏畏缩缩的小家子气。而晓桥犯浑只是偶尔,也仅限于跟语歌。平常的时候,她待人接物都很豁达又有礼貌,接触久了没有不喜欢的。虽然现在听不到说话也有点磕磕绊绊,可态度不卑不亢,多年的职业特点造就她一身的昂然正气,世代钟鸣鼎食的靳家,看重的就是这一点。所以一番接触下来,老夫人彻底改观了印象,笑着连说比自家的两个孙女都要强了。

临走的时候,语歌和晓桥去跟靳恩泰道别,老爷子点头应着,就没有别的了。倒是老夫人和周姨,在门口拉着晓桥嘱咐她一定常来,因为她来就意味着语歌来,老人对于一家团聚的期望,比年轻人要深得多。

回去的路上,语歌一直闭着眼睛靠在晓桥身上,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天让她有点累,心里却又是满足而宁静,用心去走的话,也许这条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呢。

作者有话要说:

1祝大家粽子节快乐~~~假期好好的玩!。

2祝小乖生日快乐~~~去年也在这一天更新过,希望你年年过得开心。

3应该还有几章,但是没有虐了,这个月之内会结。

44我还没想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