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刚柔

对于乔晓桥的家里,靳语歌了解不算很透彻。知道她是城市里多见的三口之家,平日里从她只字片语中,也听到过诸如爸爸很寡言妈妈爱唠叨这样的话。因为跟她都聚少离多,对于她家里,就更少有接触的机会。

随后的几天里,晓桥没再提起周末回家的话题。除了忙着学唇语,就是上网找感兴趣的地方逛逛。而语歌照旧的忙于公事,两个人一起吃饭睡觉,有空的时候聊一聊,生活很是平静。

周末的中午晓桥发了一个短信给语歌,说自己先回家,让语歌下班给她信息,她去门口等她。乔晓桥并不是一贯粗心,有的时候,她想的非常周到。怕妈妈太辛苦先回去帮忙,怕语歌生疏出来接她,很多时候,她懂得为身边的人着想。

靳语歌要跟她说不用太麻烦,想想说了也是白说,于是摇摇头作罢,由着她去忙。前面已经吩咐秘书今天不要安排事情,做完手上的事,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换了一辆不太显眼的车,语歌没叫司机,自己开车过去。监狱的家属院人多眼杂,长辈们总不喜欢太张扬的人。晓桥果然在门口那里站着,穿着t恤和短裤,趿着人字拖,笑眯眯地迎着语歌的车。

钻进副驾驶,晓桥带上车门,

“呜……凉快~~外面好热!”

语歌排在起落杆外面的队伍后面,现在是下班时间,进门的车很多。回过头去对着晓桥,

“热~还出来?”

晓桥笑,“我有点紧张,在家……坐不住。”

“来你家,应该是~我紧张吧?”

“呵呵……没事,我妈妈很好。”

乔晓桥又反过来安慰语歌,狗腿兮兮的对着她眯起眼睛笑。靳语歌勾唇斜睨她一眼,不再多说,把车开进了大院。

语歌进门的时候,乔妈从厨房出来,热情的寒暄着。

不是靳语歌,乔晓桥现在不可能站在这,可是同样也是因为靳语歌,晓桥才会失聪。乔妈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可是一个母亲的心理总是复杂。她对于这个跟女儿走的过分亲近而身世显赫的女人,有点说不出的情绪。

语歌明显感觉到了这种热情底下隐隐透出的敌意,刻意的敛去一身气势,尽量的以平常状态小心的应对。不若平日里从容自信的模样,稍稍有点拘谨。晓桥的爸爸果然很沉默,跟语歌打了个招呼,就没再多言。晓桥则是一边帮妈妈端菜,一边注意着语歌的脸色,生怕有什么让她不高兴。靳语歌瞅个空给她一个安慰的笑,示意自己没事。

很快,餐桌上摆满了碗碟,乔妈的手艺果然不同凡响,单看卖相就让人很有食欲。一家人围桌而坐,吃了很有家庭氛围的一顿晚饭,靳语歌吃惯了太精致的饭食,换做这寻常人家的菜肴,反倒吃的很尽兴。

吃完饭,晓桥很自觉地挂上围裙去洗碗,乔爸在一边看电视新闻,乔妈和语歌坐在沙发上聊天。谈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语歌一直觉得乔妈有事藏在心里,她也做好了坦白的打算,可是乔妈不提这个话题,她也不好多说。

一会儿晓桥端了西瓜出来,一屁股坐在语歌身边,往她身上一歪,

“累死我了——”

乔妈的表情僵了一下,看看女儿,却又是没什么反应。语歌笑着拍拍晓桥的膝盖,也没有多说。

晓桥还赖着不起来,侧着头看着妈妈,

“妈,太好吃了,撑的我……动不了了。”

乔妈也笑了,

“累了就早点睡。”

晓桥歪着看不出她说什么,坐正了,

“什么?”

乔妈扫了语歌一眼,“让你~早点睡!”又指指晓桥的房间,

“床单~给你换了帆布的,又凉快又舒服。”

晓桥愣了愣,没接话。靳语歌的脸色一下暗下来,想了想,对着乔妈笑一笑,

“晚上晓桥还是去我那吧。”

随着这句话,一直维持着笑容的乔妈终于沉下脸来,重重地出了一口气。

“我觉得,你们都不小了,应该懂得收敛。”

话明显是说给靳语歌听的,语速很快,晓桥看得吃力,就有些着急。靳语歌低头停顿片刻,

“阿姨,我们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收敛什么呢?”

乔妈看看晓桥,“靳小姐,今天就先这样吧。我要和晓桥耽单独谈谈,你有什么话,改天再说。”

靳语歌想都没有想,“不行。”

乔妈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迟疑的反问,

“不——行?”

“阿姨,您可以和晓桥单独谈,我出去等。但是,晓桥今天一定要和我回去。”靳语歌的眼神笃定,神情坚毅,一点没有迟疑和商量的余地。乔妈盯她一会,一言不发。

乔爸的目光放到这边,看着两个人的对话。

晓桥急了,拉拉语歌的手,“你们……说什么?”

语歌回过头,对着她慢慢的说,

“妈妈~有话跟你说,我下去~等你。”

说完拍拍晓桥的脸,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晓桥迟疑的点点头,又着急,

“外面热……”

“我去车里~”

语歌说完了,就站了起来,临出门,又回过头对着乔妈,

“阿姨,不管有什么事,请您慢慢说。或者,您也可以跟我谈,别刺激晓桥。”

乔妈没答话,别过了脸去。语歌跟乔爸点点头,开门出去了。

晓桥送语歌出去,关好了门,转过身看着妈妈。乔妈让她过来坐下,开始慢慢说,

“晓桥,你们局里这次统一买房,你去报个名。我和你爸给你出钱,换套大点的。腾出爷爷那套,租也好卖也好,你自己决定。”

乔晓桥虽然听懂了,但是完全不知道妈妈说这个是什么意思,疑惑地皱紧眉头。

“不管你的耳朵是暂时还是永久的,你想成个家爸爸妈妈固然高兴,你要愿意一个人,我们也不强求你。但是跟她走这么一条路,我们不同意。”

晓桥抿了一下嘴唇,安静地听着。

“你也不是孩子了,别的事情上都很有分寸,这次怎么会玩起这种游戏了?”

“我们……不是玩游戏……”

“你不是,她呢?她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现在,可能你们都是真心的,可是以后呢?你的性格妈妈最了解,感情的事情要是投入了,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将来你们要是厌倦了,她抽身容易,你拔得出脚来么?”

“她……不会……”

“谁看得到以后的事?”

“我们一起……很多年了……”

“这所谓的很多年,都是你们两个最好的年纪。青春、健康、美好的事业和生活,一切都是蓬勃向上,你们看不到人生的坎坷。可是将来呢?你们老了,累了,遇到风雨,厌倦了这条辛苦的路,谁能保证你们都会坚持下去?”

“不试试……怎么知道……”

“试试?人生能拿来试试么?试失败了怎么办呢?”

晓桥咽一口唾沫,转头看看爸爸,乔爸表情严肃的看着她,

“晓桥,我们不同意你走着条路是为你好,这个世界上只有爸爸妈妈是真正为你着想的,我们不想你以后难过。”

爸爸妈妈的态度都说得很清楚,晓桥低下了头,深深的沉默。过了好久,才重新抬起来,没有磕绊,吐字清晰的说,

“就算我们明天就会分手,也让我幸福的过完今天好么?”

乔妈颓然的往沙发后背上靠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乔爸沉吟片刻,拍拍女儿的肩膀,

“好吧,今天先这样,天不早了,你——先回去。这个问题我们改天再谈,嗯?”

晓桥看看妈妈,乔妈眼里满满都是失望,不再看她。有些愧疚的想了想,才跟爸爸点点头,

“那我先走了……”

夏夜的风有几分燥热,树影婆娑。天很晚了,乘凉的人们也都回了家。靳语歌没有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在车里吹空调,抱着胳膊站在路灯下面,倔强的等着。

晓桥的耳朵,愈激动就会愈严重,她想跟乔妈说,又怕让她误会是在要挟。该是最后一关了吧,过了这一关,就真的没有什么是能够阻挡她们的了。

乔晓桥下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画面。黯淡的灯光下,心爱的人眉目纠结,满是焦灼的表情。有蚊虫在她头顶盘旋,也全然顾不上了。

看见晓桥出来,语歌没有太激动地表示,只是垂下眼,如释重负。晓桥浅浅笑着揽过她,两个人不发一言,默契的上了车,很快的离开了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张图~~感谢盘子帮我做的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