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而今

在车上的时候,晓桥只简单的说了一句“慢慢来吧”,语歌就明了了情况。比起在靳家的惨烈,这已经算很是温和的结果了。乔家父母都并非不讲理的人,即便一时不能接受,坚持下去的话,总会得到希望的结局。

对此,靳语歌信心满满。

哪里都不如两个人的家里舒服。不管是整齐干净还是被乔晓桥搞得一团乱的屋子,只要有那个人在房间里晃来晃去,就会让人觉得安心。靳语歌心情放松的洗完澡,出来就看见晓桥顶着一头湿漉漉乱糟糟的卷毛,鬼鬼祟祟的在书桌后边摆弄她的电脑。

一条毛巾奔着晓桥的脑袋直飞过去,昔日身手敏捷的乔警官不知是荒废太久反应迟钝还是根本知道不会有危险,丝毫闪避的动作都没有,任由毛巾兜头盖脸的罩住,还一本正经地左转转右转转,终于逗乐了靳语歌。

“干~什么~呢?”又板起脸,佯装生气的表情。

乔警官才不当一回事,装无辜她很拿手,毛巾扯下来挂在脖子上,瞪着单眼皮的细眼睛眨呀眨:

“偷看……”

“偷看什么?”

不说话嘿嘿的笑,贼兮兮的表情,“给我看看吧?”

靳语歌明知道,就是不肯说出来,仍旧板着脸问,

“什么啊?”

“被偷拍的那个……”

语歌拍她脑门一下,“有什么~好看的?被害得~还不够惨啊?”

“看看么~”晓桥很知道在靳语歌面前,她稍一坚持一般都会达到目的。

“今天的事情做完了么?”语歌换个话题。

“看完了的……”

晓桥还是不依不饶。靳语歌没办法,瞥她一眼,拿过鼠标点了几下,给她开了那个文件夹。

乔晓桥两眼炯炯有神的的盯着画面看,都舍不得眨眼,看完了还咂巴咂巴嘴,意犹未尽的评论:

“就是……有点模糊……”

靳语歌在一边擦头发,听见这句伸手就给了她一下。乔晓桥翻着眼睛侧仰头,

“别拍我头……发型都给弄坏了……”

“哪来的型啊?”靳语歌气的笑,“好了,该做作业了,走吧。”

乔晓桥站起来,圈着语歌的腰拉拉拽拽晃进了卧室,

“今天好困,睡觉么……不讲了……”

“别想。”

靳语歌这次可丝毫不讲情面,上床倚着床头坐好,把凉被拉上来盖住腿,

“快点。”

乔晓桥皱眉咂嘴的拖拉了一会,看看实在拖不过去,这才也爬上床来,跟语歌脸对脸盘腿而坐。然后,装模作样的清清嗓子,

“今天的故事是……嗯,《坚定的锡兵》!很久以前,有二十五个锡做的兵,他们是兄弟……”

靳语歌盘着胳膊,抿起唇角看晓桥开始眉飞色舞的讲述。这是留给她的作业,每天睡觉前,讲一个童话。不管是以前就听过还是临时抱佛脚,总之完全靠记忆复述,来锻炼她的语言能力。虽然这个懒家伙总是不肯配合,可是一段时间下来,她的表达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很少结巴了。

“然后,鼻烟壶里的小妖精说……不许看!”

晓桥说到这里,即兴发挥,伸手过来捂住语歌的眼睛,

“可是,锡兵假装没听见!哈哈!”

讲故事的人自己乐得前仰后合,笑的见牙不见眼,靳语歌被她的笑容感染,也跟着笑了起来。乔警官有时候捣蛋,根据自己喜好添加剧情,人鱼公主被她自作主张许配给大胡子海盗,拇指姑娘发现其实自己爱的是救她于地道的燕子,诸如此类等等等等,加上古怪的表情和手舞足蹈的配合,增加了不少笑料。由是睡前的这段时间,就成为了她们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

靳语歌随她胡说八道,看着恢复到很久以前的开心快乐的乔晓桥,她就会觉得心里满足又安宁,再多的辛苦也会烟消云散。想着那些锥心刺骨的往事,似乎痛也变得不再尖锐,反倒是成了一起度过艰苦的回忆,成为两个人可以回味一生的财富。

“然后……锡兵就成为了一颗锡块,而舞蹈家只剩下闪闪发亮的宝石了!好了!讲完了!”

说完故事的乔晓桥舔舔嘴唇,上来凑着语歌的脸颊狠狠的亲一下,

“我们不跟他们一样,我们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靳语歌笑着把手边的牛奶递给她,看她大口地喝完,漱口,关灯。晓桥缠着她亲热一会,很快就进入了香甜的梦境。

听着晓桥平稳的呼吸,语歌摸摸她的头发,满是宠溺的笑着给她盖好了凉被。自己起身下床,关好卧室的门,重新在书桌前坐下来。

脖子有点酸,眼睛也涩涩的,靳语歌其实也很想偎着爱人好好的睡觉,可是还有大堆的公事等待处理。靳恩泰没有再提她曾经发过的誓,可是爷爷愿意接纳晓桥,对靳语歌来说,她就没有理由去懈怠。

外面月明星朗,隔壁熟睡着心爱的人,即便累,也是如此心甘情愿。

市公安局撤了晓桥的处分之后,因为她公务负伤,又给记了二等功。名誉是给恢复了,可晓桥的听力不见起色,刑警是绝对不可能再干,别的工作一时也不好安排。f4和刘中保知道了消息,轮轴转着去晓桥家里找她,都不见人影。后来晓桥把他们叫出来好好安慰了一下,让他们专心工作,别想太多了。

晓桥自己慢慢也接受现实,虽然失聪生活里很是不便,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开始慢慢学着习惯。语歌一直上心着她,无微不至,生怕她再走回牛角尖里去。

好在晓桥生性外向,朋友们也多,倒是不会太孤单。她也心疼语歌工作辛苦,一有机会就要找理由就要出门,靳语歌不放心她自己去,自然得跟着。这下,想不休息也不行了。

许凌君的生日,小圈子里面聚一下,晓桥一直磨到语歌点头答应和她去,才兴高采烈发短信去了。在语歌看来,融到彼此的朋友圈里去,也算是很好的沟通方式。

靳语歌自己的朋友很少,一般是公务上的来往,她性格清冷又没什么时间,少有精力来呼朋聚友。可是,她并不是难以接触的人,离开了靳氏,那股凌人的气势就会被刻意减弱,言语之间,就很是温和的一个人。

晓桥在人堆里并不像语歌想的那样呼风唤雨,虽然她们两个一起出现引起所有人的注目,但是她的朋友们多数对靳语歌兴趣更大一点,俞可拉着她问东问西,两眼几乎放光。而晓桥坐在另外一个沙发的角落上,很安静的跟许凌君慢慢聊天。

人虽然不多,可是气氛很好,玩的也很尽兴。因为晓桥在,语歌放心的喝了一点酒,结束的时候,就有点薄醉。圈住晓桥的脖子,挂在她身上怎么也不肯松手。晓桥无奈,拜托许凌君给司机打了电话,跟大家道了别,赶紧带着语歌走了。

靳语歌虽然以前也应酬,可是很有自控能力,酒最多就是浅尝,从没有喝的这样失态过。晓桥有点好笑,在车上抱着她,看着她半眯着眼窝在自己怀里,皱着眉哼哼唧唧的,又听不清说的什么。突然就出声吩咐,

“去公司!”

晓桥没看清她说什么,松开手让她靠着椅背,凑到她脸前,

“什么?”

靳语歌呵呵的笑,伸手托着她的脸,“我说~去公司~”

晓桥眨眨眼睛,“这么晚了……去公司,干什么啊?”

语歌不说话了,只是笑,又推开晓桥,不耐烦的说热。晓桥也弄不清这是哪出,不过第一次看见靳语歌这神态,满心的喜欢,顾不上去细想那些了。

车停在靳氏大厦的门口,靳语歌从车上下来,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晓桥赶紧扶住她,让她把重心靠着自己,揽着她走。语歌却又不往大厦里去,朝着旁边的花坛,抬腿就往上迈。

晓桥吓得不轻,靳语歌脚上是7厘米的高跟鞋,花坛虽然不高,可都是打磨的镜面一样的石材,一旦滑倒不是玩的。赶紧拉着她不准,靳语歌却不肯,皱着眉别扭非要踩上去。晓桥拗不过她,只好扶着站上去,半抱着她生怕摔了。

靳语歌还不算完,沿着花坛的边沿一步一步地走,还把手平举起来保持平衡,像小孩一样玩着。晓桥亦步亦趋,手圈着她的腰一刻不敢松,直到走到最高的地方,靳语歌这才满意了,回过身两手托着晓桥的脸,低下头看着她,呵呵地笑。

夜光下,靳语歌身后的靳氏大厦巍然耸立,在深蓝天幕里,映衬出厚重尊华的气势。而夜光里的靳语歌,脸颊微红,星眸闪烁,浓情满溢的目光里,几乎要把人融化。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还有一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