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幸福

“乔晓桥你知道么?我能掌控身后的这整个集团,却怎么也抓不住你,我恨得牙根都痒痒,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能做的,我都做了,你还是像拴着线的风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飞了。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混蛋呢?”

乔晓桥仰着头一愣,像是听懂了,又像是迷惑。

“可是我还是想抓住你,无论怎么样,就是想抓在身边,放在我的控制范围里。你觉得我太强势了是不是?可人生那么漫长,有你在,我才觉得安心啊。不然,就好像什么也都没有意思了。”

语歌的眼里,慢慢的聚起了水汽,唇边却还带着笑,不让它落下来。晓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抱她下来,紧紧揽在怀里。

“不管飞到哪儿,我都会回来,守在你身边的,不哭。”

靳语歌的脸埋进晓桥的肩膀,不再说话,片刻后,晓桥的t恤上,就有了一团湿意。晓桥轻轻地拍着她,仰起头,漫天的星辰光芒闪烁,跟城市的灯光连在了一起。

两个人到家的时候,靳语歌又开始耍酒疯,在门口拉着晓桥不开门,只笑不说话。晓桥也无奈的笑,由着她闹。

语歌的手背到背后,没看清从哪里就抓了一串钥匙出来,悬在晓桥的脸前晃啊晃。晓桥看了一眼,是家门的钥匙,还挂了一个troika的跳绳小人。知道她的意思,却不说话。靳语歌一手勾着钥匙,另一手抓了晓桥的领子,笑着晃来晃去,晓桥伸手拿,她又缩回去,

“不给!”

“为什么不给啊?”

“要你坐在那儿等!”靳语歌全然抛开了平日里冷静自持的端庄,露出从未有过的娇憨神态。她喝了酒说话有点快,晓桥看不太清。也不追问,只笑着圈住她的腰。

靳语歌自己想了想,

“可是,会冷啊……不许抽烟,呛人……”攀住晓桥的肩膀嘟囔着。过了一会儿,像是要睡着一样,整个人的重量都挂在晓桥身上。

乔晓桥侧头吻了一下她的耳廓,拿过她手里的钥匙,开了家门。

“好了,回家了……”

第二天上午是靳氏高层的例会,因为宿醉,靳语歌一直忍着隐隐的头痛。会议结束后,她回到办公室,刚坐下来,秘书就报告说二小姐来了。

欢颜是一如既往的神采飞扬,推门进来的时候带来一股木樨草的清新气息。靳语歌看见她也很高兴,漾起一脸的笑容,

“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欢颜坐到沙发上,接过秘书端来的咖啡,道了谢。

“欧阳呢?”

“先回家去了,她妈说,准备打断她的腿。哈哈。”

靳语歌扬起眉毛,“你见过她妈妈了?”

“还没有,不过通了电话,很有意思的一个老太太。”二小姐快人快语,听起来丝毫没有当做一回事。

语歌笑着摇头,不由感叹人各有命了。

“对了,你知道妈妈的朋友,那个伊莎贝拉阿姨么?”

语歌的表情一僵,慢慢点了点头。

“她的丈夫罗伯特不就是权威的耳科医生么?我回来之前跟阿姨打电话的时候,顺便问了一下晓桥这种情况,他说通过手术应该可以恢复一些呢。你有没有联系过他?”

靳语歌有几分迟疑,没有多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欢颜不免奇怪,

“姐?”

“哦,问了。”

“那晓桥检查结果给他看过么?他怎么说?”

语歌脸色变得沉郁,指节抵在太阳穴上揉了揉,轻轻叹了口气,

“看过,也给另外几家权威医院的医生看了。”

欢颜以为结果不乐观,小心翼翼的看着姐姐的脸色,

“结论……”

“前几天通过电话,说是经过手术的话,听力可以恢复到百分之七十到九十。”

欢颜的脸色瞬间转亮,“真的?那太好了!你们什么时候去?”

靳语歌看看她,没有说话,情绪并不高。欢颜就又是奇怪,

“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么?”

“不是,”语歌靠上椅背,“没有问题。”

“那你为什么……”

“欢颜,我们现在……很幸福……”

靳语歌的眼神有些闪烁,话也吞吞吐吐。靳欢颜何等聪明的人,很快就明白这几句话里隐含的意思,随后,脸色就带上了薄愠。

“姐!你不能这么自私!你倒是幸福了,晓桥呢?你想过她什么感受么?”

语歌无言以对,低头掐住眉心,没有说话。

“表面看来是隋欣害的,可是实质上晓桥还不是因为我们家才受伤的么?而且,你是她最近的人了,你怎么能——”

欢颜不知道怎么说了,姐姐的心情她能理解,可是这样做真不像是靳语歌的所为。语歌依旧低头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姜家的事情,有结果了么?”欢颜转了一个话题。

语歌这才抬起头,很是疲惫的神色,“嗯,是姜家的保镖做的。姜大明打算出国,很多家财露白,遣散家人又太克扣,手下的人才起了杀意。姜夔回去的时候看到惨状,以为是爷爷做的,这才丧心病狂的来报复我们。”

欢颜更是不忿,“姐!要不是晓桥,现在我们家是一个什么状况?爷爷的安全,甚至家里所有人,都不一定像现在这样平安无事。你——”

“我知道!即便不是因为我们家,也没有人比我更在意乔晓桥。可是——”

靳语歌闭上眼睛不再说下去,蹙紧的眉心显示出她心里的矛盾。不是不想让晓桥痊愈,可是一旦她好了,就又是担惊受怕的日子。她实在承受不起再一次失去的打击了。

“姐,手术与否,只有晓桥才能决定。不管她多爱你,你都没有权利替她做决定。”

欢颜的话中肯有力,靳语歌也确实没有反驳的理由,思谋良久,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

靳家的大宅终于修缮一新,选了吉日举家搬了回去。旧日那种厚重沉郁的风格全然不见,换做清新明快的气息。靳忠夫妇在三楼的画室和工作室搬到了二楼,整个三楼都留给了语歌姐妹两个。方便以后晓桥她们回来,过来的时候能留在这里住。

现在靳家的人很希望她来,晓桥性格开朗,几个孩子在家的时候,总有欢乐的笑声。只是,靳恩泰对于欧阳聪仍旧愤怒相向,怎么也不愿意一贯娇宠的小孙女去跟黑社会厮混。

好在,二小姐反倒更喜欢这种刺激的生活。要是举家和乐她未必不觉得乏味。现在和欧阳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更能满足她唯恐天下不乱的趣味。就是苦了欧阳,靳家大宅戒备森严,她想见一下佳人的话,必须要穿越层层关卡,少不得吃点苦头。不过,回报也是甜蜜的。

二小姐吃过午饭,端了杯柚子茶进书房,靠在贵妃椅上给姐姐打电话。

“喂?”

电话里传来一个有些低的声音,明显不是姐姐,靳欢颜就愣了一下,

“呃……您好,我找……靳语歌……”

“找她干嘛?”

欢颜这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

“你是乔晓桥?!你听的见了?!”

另一边,晓桥把电话离开耳朵,免得二小姐的尖叫再把脆弱的耳膜震破。然后,呵呵的笑,

“你知不知道这边现在几点啊?”

欢颜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叫我姐叫我姐!我要跟我姐说!”

“说什么?”

“干嘛要告诉你?”

“我要看看你的事情值不值得把你姐叫醒啊……”

乔晓桥的声音几乎能听出那种隐含的笑意。不过,还是把电话给了睡在身边的人。靳语歌早就被她们的对话吵醒,翻个身靠进晓桥怀里,

“嗯?”

慵懒却满足的声音,欢颜听了,从心底里都能感受到那种幸福的味道。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沉默了片刻,才慢慢开口,

“姐,真好。”

靳语歌闭着眼睛,无声的笑起来。晓桥的胳膊搭在她腰上,一个轻吻落上额头,就像这样的日子,她们已经过了很多很多年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拖了这么久这么久,这篇斑马线,终于该画上句号了。一年多的时间,二十万字,我也真是很不好意思面对这个数据,辛苦大家的等待,也感谢不离不弃。

从在晋江开第一篇文,到现在为止,整整三年。这三年里,收获了很多,那么多的朋友在身边,给了我太多的鼓励和支持,素不相识的大家,是我写每一个字的动力。现在,要停笔跟大家说再见了。

写的文,有成功,也有遗憾。当初是为了给闲暇的时间找个消遣,慢慢竟然成为我生活里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既然写了,总要为这些字负责。现在的我,写字成为了一种负担,我绞尽脑汁,再也找不到以前的那种状态,所谓厚积而薄发,我想,我应该再去积累一些东西了。

所以,尽管也是不舍,还是决定暂时不再写了。或许几年之后,有了心情,还会再和大家在这里相见,希望那个时候,还有晋江,还有你们。

斑马线的番外会不定期出来,别刻意的等吧,偶尔想起过来看看,或许就能有个意外之喜。我不喜欢让别人失望,希望每个人都好。

就这样,番外再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