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番外一

童话里面的结局,通常都是: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不管是王子还是公主,现实总喜欢给人以迎头痛击。

从机场回市区的路上,欧阳聪开着车,靳欢颜坐在一边,正在歪着头打电话。

“姐,我在路上,一会就到家……那晚上见,好的,拜拜……”

欧阳的脸被蛤蟆镜遮住了大半,只能看见刀削一般锋利的鼻尖和唇形。她歪过头看看皱着眉不怎么高兴的二小姐,好笑的开口,

“你姐晚上回家?”

“嗯。”

“那晓桥呢?”

“不知道。”

靳欢颜的口气有点冲,表情也不怎么耐烦。欧阳笑了笑,

“怎么了?晓桥跟你姐吵架了?”

“没有,不过……风云暗涌。”

欢颜的唇角撇了一下,回过头,表情纠结的看着欧阳。结果对视到的是两个照的自己变了形的镜片,很是不愉快的伸手把那个蛤蟆镜摘下来。

“怎么会呢?不是好好的?”

“一些问题的看法上,有矛盾。”二小姐把墨镜戴到自己脸上,对着后视镜拨了拨头发。

“比如?”

“比如晓桥想要个婚礼,而我姐想要个孩子。”

“呃——”

对于这个还是颇有刺激性的信息,欧阳踩油门的脚一抖,差点给前面一辆印着某某速递标记的中型货车顶上。赶紧放慢了车速,这才又转过头问,

“这两件事——也不存在什么矛盾吧?”

“这两件事是没有什么矛盾,矛盾在于:我姐不想要婚礼,而晓桥不想要孩子!”

“呃——”欧阳聪又一次语塞,学着欢颜的动作撇了一下唇角,“那这确实是个问题……”

“其实——我觉得这些也都是表面现象。”二小姐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欧阳有点好奇,问道:

“那实质又是什么?”

“乔晓桥这个王八蛋想开溜!!”

靳欢颜突然就换了一副咬牙切齿的要吃人的脸孔,欧阳心里一阵紧张。不由得,替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那位想开溜的同僚,深深的捏了一把汗。

靳语歌脸色沉郁的在子公司旗下的一家百货公司视察,身边跟着诚惶诚恐的经理,小心翼翼的秘书,严肃冷酷的保镖,以及,很是不耐烦的乔晓桥。

两个人最近,关系相当的紧张。乔晓桥听力恢复之后,没有再回去刑警队上班,这一点让靳语歌比较高兴。可是,她却又蹦出了新花样。

失聪的时候,晓桥在网上闲逛,认识了一个叫gloria的拉丁裔西班牙女人。这个人在南澳大利亚建了一个动物研究机构,致力于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经常在非洲草原和南美丛林里穿来穿去,追逐那些自然界的生灵们。这个差事让乔晓桥羡慕的两眼放光,开始连英语都不怎么利索的她磕磕绊绊和gloria交流过一段时间之后,居然能开口说西班牙语了。

靳语歌对此一直冷眼旁观。显然,她不觉得两个人的感情会因此有什么枝节。可是,乔晓桥最近言语间流露出想要去南澳洲和gloria一起工作的意思,这无疑揭了靳语歌的逆鳞。要知道,那可是以动物生理循环周期为工作时间的,这要放了乔晓桥的羊,一年半载都抓不回来。

而乔晓桥似乎也知道这个念头不怎么有现实意义,所以她也就是说说,不准就算了。可大小姐十分不愉快,连续很多天都冷着脸不咋待见她。今天晓桥本来在家里看gloria发给她的西非风光,被小关一通电话叫了过来。说是二小姐今天回家,要一起回去吃饭。这件事本没有什么,可是靳语歌叫秘书给她打电话这让晓桥也是一肚子不高兴,来是来了,拉着脸不合作。

靳语歌在三楼的女装专柜区里边走边看,听着经理的说明,有时点头,有时吩咐几句。大家的关注焦点都在她身上,没人搭理后边的乔晓桥。晓桥百无聊赖的跟着,东瞅瞅西看看,消磨着时间。

虽然刑警是不当了,可是,昔日的乔警官依然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和足够的反应速度。跟他们隔着一道自动扶梯的柜台那里,一个瘦小男子把手伸进某位女士背着的坤包里时,被她瞧个正着。

晓桥迈开长腿,几步就扑了过去。周围的人被她夸张的一连串动作吓得阵阵低呼,惊动了靳语歌一行人。

语歌一回头,看见的就是乔晓桥一手撑着保护栏杆,纵身跳过正在运行着的自动扶梯的动作,干净利索漂亮的好像在拍电影。但是,这比拍电影刺激多了。小偷拔出了身上的匕首,明晃晃的刀刃闪的靳语歌脸色惨白一片。

可是晓桥丝毫不为所惧,跟小偷揪扯了几下,对方挣脱开扭头就跑,她想都没想就跟上去,在人来人往的商厦里死命的追贼,反应过来的保安们这才开始慌里慌张的围堵,一时间尖叫四起,人仰马翻。

靳语歌即便顾不上自己脚上尖细的高跟鞋,她也跑不出乔晓桥那种速度,只能徒劳的快步跟过去,人群挡住了她的视线,看不着现场的情形。胸口那里心跳连成一片,腿也虚软的几乎要撑不住身体了。这突来的意外吓得她魂飞天外,如果时间可以倒退,她打死都不会叫乔晓桥到这里来。

毕竟商厦里人多势众,又有监控,小偷看看逃跑无望,乖乖的束手就擒。乔晓桥喘着粗气把他交给赶过来的民警,这才拍拍手心满意足的回过身准备该干嘛干嘛。却冷不防,被赶过来的靳语歌一脚踹在了腿上。

冬天穿的厚,而且靳语歌能有多大力气,自然是不甚严重。可是众目睽睽之下,靳语歌的这个动作,却是大出所有人的意料。平日里端庄自持不苟言笑的总裁,脸色青白气短声颤的跟人动粗,这还真是很有看头的场面。于是,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比刚才抓小偷的时候还要多。

乔晓桥先是奇怪的睁大眼睛,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为啥挨这一脚了。有点心虚的低头挠挠鼻子,不过表情上,还是有几分不服气。

靳语歌狠狠地盯着她,胸口剧烈的起伏,太阳穴上暴起青紫的血管,嘴唇也失了血色,看起来气得不轻。不过,她也意识到不好在公共场所处理家务事,很是严厉地斥了晓桥一句,

“跟我过来!!”

乔晓桥才不怕她,趁她转身翻个白眼,切~~跟就跟,难不成你咬人么?

高跟鞋把大理石的地面踩得咔咔作响,昭示着主人现在愤怒的心情。靳语歌嘴唇抿得紧紧的,一言不发的开门进门,等身后的人刚把门关好,就再也抑制不住怒气,

“你疯了?!”

“干嘛啊?”乔晓桥故作镇定。

“你逞什么能?商厦里这么多警卫,你喊一声不行么?全世界就你一个英雄?”

“我离得近么……”

“你离刀近!!”

“没事的……”

“有事就晚了!!”

靳语歌觉的自己快要七窍生烟,眼前的人冥顽不化根本不当做一回事,还在兀自得意,

“怎么会呢?我可是刑警队的,一个毛贼……”

跟她说话简直是浪费口舌,实在气不过,靳语歌伸手就推了她一把。乔晓桥倒退了一步,抓住了语歌推她的手,

“好了么……我下次不了。”

不管事情对错,哄还是要哄一下的,毕竟也是有点理亏,而且眼前的人眼圈都红了,看起来很动了气。乔晓桥一边保证着一边想去抱语歌。靳语歌低着头,克制着情绪慢慢平复。甩开乔晓桥的手,极力压抑着想掐死她的冲动。

周姨的电话这个时候打过来,问靳语歌晚上想吃什么。语歌顾不得晓桥这里,先去专心跟周姨说话,才被晓桥抓住空子,整个人圈进了怀里。

“嗯,好的……我下班就回去,知道了她肯定去的!她现在在这呢……不用了随便吃什么都好,好的好的……”

周姨年纪大了,总喜欢把一件事翻来覆去的说,靳语歌也只有耐心地陪着听,本来绷紧的脸色也因为必须要温和的语气而放松下来。乔晓桥使坏的把手顺着衣服探进去,也只得个白眼,没有太激烈的抗阻了。

电话结束的时候,靳语歌顺手把衣服里的爪子拽了出来,晓桥以为又要被敲,偏着头想躲。语歌却只是转过身来,缩起肩膀攀住她,窝进她怀里靠着。晓桥知道这是没事了,抱紧怀里的人,叽里咕噜不着边际的嘟囔了几句。那种拥有的实在触感,熟悉的体温和香气,让靳语歌不再去想刚才的纷争,无奈却又舒服的放松了片刻。

两个人到家的时候,欢颜从楼上下来,扔给晓桥一个礼物盒子,随后就挽着姐姐的胳膊,两个人亲密无间的一边说话一边回自己的房间去,完全当做她不存在。晓桥乐得清闲,跟长辈打了招呼,跑去厨房帮忙。

周姨指挥着厨师们在忙碌,旁边一个扎着马尾的瘦小身影,正专注的看着师傅们的动作,没发现她。晓桥点点她的肩膀,女孩一回头,随即漾出一脸的灿烂笑容,

“乔警官!”

晓桥也笑着点头,“怎么样,还习惯么?”

“嗯!挺好的,我正在学做菜的手艺呢!”

旁边周姨也笑得开心,“秀秀很聪明啊,好多东西,教一遍就会了。”

这个姑娘就是那个身世可怜,落魄到去超市拿东西吃的女孩,曾经惹得靳语歌跟晓桥大发脾气。可是,乔警官一向乐于助人不看火候,她把看起来单薄瘦弱无家可归的小姑娘领去给周姨看看,顺便介绍了她的悲苦身世,一下引发了老人的怜惜之心,当时就留了下来。说是帮忙做些杂事,实际上,家里也没有多少事让她做,不过给几个老人跑跑腿什么的。于是,这个叫秀秀的脸色苍白的女孩,成为了靳家的一员。

靳语歌回家的时候看着,在楼梯口僵了几秒钟,知道跑不了又是乔晓桥的杰作。深呼吸,不跟她计较。

待了个把月,小姑娘表现尚可,不声不响可是勤快也懂事。周姨手边的一些事吩咐她,也做得像模像样,家里上下对她都很客气。唯独一向万年冰山脸的靳语歌,不怎么爱搭理她,偶尔不经意的一个眼光,也能叫小姑娘吓一个哆嗦。

靳语歌倒不是有意与她为难,一个家里做事的人,她再在意乔晓桥也不至于做那么没身份的事。只是天性的冷淡,而且,她对这个孩子也确实喜欢不起来。究其根源,还是乔警官总是热心过头了。

靳欢颜不像往日的来去匆匆,留下来等着年底的年节,靳家的人并不热衷打听她难得的假期一天到晚跑去哪里跟欧阳聪厮混。这个不重要,他们很放心,也可以说是已经习惯了小女儿的行踪变幻。除了靳恩泰会皱紧眉头粗声咳嗽表示着不满,只是,这不满也没有谁会放在心里。

一顿温馨热闹的家宴上,靳欢颜声色俱不厉的警告乔晓桥要好好对她姐姐,乔警官好脾气的听着,笑呵呵的答应。好与不好,她有她的方式,那些二十四孝的把戏,明显不符合乔警官的风格。

作者有话要说:我纠结了很长时间,到底要不要把这个天雷滚滚的番外挂上来,一世英名啊,很有可能就此终结鸟。不过想来想去,觉得欠旧账不利于新生活,大家顶好避雷针,坐稳了哈!

番外可能会比一般意义上的长一点,不保证速度哈,不过我努力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