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番外三

靳家大宅的院子里,盖了一层厚厚的雪,林子里的树被压弯了枝条,安静的伫立着。房子前的水池里面已经结了冰。前面正对大门的地方,却赫然竖起了一座真人大小的雪雕。半米高的底座上,雕像神态安然,身姿绰约,宛然若真,是异常华丽的艺术品。仔细端详下,那眉眼发梢,削肩窄腰,分明就是靳语歌的样子,用纯白无暇的初雪塑就,看起来精致绝伦。

可是,是**的塑像。

除了重点部位被手臂的摆放遮挡一下外,女性的曲线显露无疑,虽然是完美到几乎挑不出瑕疵来的身体线条,也只有熟悉到骨子里的人,才能凭借脑子里的印象把细节都做得这么逼真,可是,j□j的人像被放在大门口展览,任是谁也会觉得不怎么好意思,何况是靳语歌这样平日里行止端严的人。

司机和保镖们,有点尴尬,他们很想看,但是又不好意思看,都在车边上低着头抽烟,偷偷的抬眼瞄瞄,又赶紧低下。

靳语歌站在廊檐底下,撑着额头哭笑不得。这样一座雪雕,不是随便想想,一时半会就能做的出来,乔晓桥免不了折腾很久,昨天半夜就是去弄这个了,这份心意,不能说不感动。可是,这这这……

“谁教你弄得这个?”靳语歌咬着牙,问站在她后边的人。

没等乔警官回答,另一个声音及时响起,

“我!”

语歌一回头,她妈妈路薇睡衣外面裹着大披肩,一手端着咖啡,一手举在耳边,很诚实的担当责任。但是,随即就是满脸的欣赏,

“做的真是不错,晓桥啊,有天赋!”

还朝着本来就得意非常的乔晓桥竖起了大拇指,摆明了不是跟女儿一条战线。靳忠二话不说,进屋去拿了相机,跑到雕像前面咔嚓咔嚓拍得起劲,生怕一会太阳出来化掉就拍不到了。靳语歌对于双亲的举动无言以对,她现在恨不得一头埋进雪里再也不要见人了。

三楼睡的正香的靳欢颜收了条短信,打开一看,欧阳聪发来的,一句话:

——你姐身材比你好诶!

二小姐迷迷糊糊不知所谓,半睁着眼睛卷了被子到窗户跟前看个究竟,赫然发现了院子里的奇景,立时清醒。一阵风的刮了下来,不但冲到院子里近距离的观赏,还上手摸了摸,啧啧称奇,

“姐,你整天忙也没时间,怎么保持身材的啊?”

靳语歌却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神色,面无表情的扫过家里这一群人,当做她们不存在一样,理了理围巾昂首进了车里,吩咐司机开车,淡然离去。

乔晓桥和靳欢颜对视一眼,咧一咧嘴角,没出口的都是同样的感受:牛人!

正月里,没什么事,乔晓桥每天的生活就是吃饱了等天黑。秀秀看她有空,偷偷跟她说想学着做西点,以后可以做美味给大家吃。晓桥觉得这真是个懂事上进的好孩子,就把这想法给周姨说了,老夫人知道后也很高兴,叫人派了专门的西点师傅到家里来教她。

于是每隔一天的下午,就有点心师到靳家来,手把手的教秀秀做各种美味的蛋糕泡芙等等美食。而靳家人也就开始担当起帮秀秀品尝手艺的任务,最欢乐的当然是乔警官,酷爱甜食的她看见那些好看又好吃的点心,天天蹲在厨房里的烤炉旁边等着美味出炉。

靳语歌每天下班回家,进门就会闻到浓郁的奶油味,乔警官也经常端个小碟子跑来给她献宝,她欣赏一下,一口不吃。

这天下午,靳家的厨房里的长桌上摆满了面板面盆,还有各种大小形状各异的工具。两个戴着高帽的点心师在教秀秀,乔晓桥闲着也是闲着,也跟在一边凑热闹。

拽了一个面团,乔警官搓扁捏圆揉来揉去,捏了一个老鼠,得意的给大家展览。周姨笑她,秀秀也乐的抿着嘴笑,晓桥学着吱吱的声音,拿着老鼠装模作样的去戳秀秀的脸,秀秀绕着周姨躲来躲去,大家笑闹成一团。

靳语歌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

面无表情的看看秀秀,又看看笑的兴奋异常的乔晓桥,没什么情绪的声音,

“干什么呢?”

秀秀一下子收了笑,赶紧回到桌子前面揉着手里的面团。

“做南瓜饼,”

乔警官笑着回答,把手里的面老鼠放下,绕过去洗手,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去工地了,公司里没什么事,就直接回来了。”

“哦,再等一会就能吃了,我跟师傅说单独给你做不很甜的。”

晓桥拍拍沾在身上的面粉,走了过来。

“嗯,上去吧。”

靳语歌不温不火的答应了,转身离开厨房上楼。晓桥又嘱咐了师傅一遍,跟周姨和秀秀挤挤眼睛,就跟着上去了。

南瓜饼出炉的时候,满屋子都是香气。周姨吩咐秀秀,

“秀秀啊,上去叫大小姐和晓桥下来吃点心。”

“噢!好的。”

秀秀答应着,解下围裙,顺着楼梯上了三楼。

靳语歌的房门关着,秀秀在门口停下,三楼她不常来,有些紧张。鼓足了勇气才开始叩门,想着乔晓桥也在,应该是没什么事。等了一会,没听到回应,就又敲了两下,再等,还是没有人来开门。

秀秀有点犹豫,抿着嘴想了想,不好在这里隔门大声叫人,就扭动把手,轻轻把门推开了。

进入视线的是门边的沙发,没看到人,听见了细微的奇怪声音,秀秀的好奇心被勾起来,把门开得又大了一些,却一下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住了。

房间里,窗帘落了下来,光线昏暗,有一股很淡却很特别的香气。东面正中宽大的睡床上,深紫罗兰的床单映衬着雪白的肌肤,乔晓桥裸着上身,伏在同样j□j的大小姐身上,右手隐进搭在两个人腰间的被子里,胳膊上的肌肉绷紧,肩头在有规律的起伏。

靳语歌全然不是平日里精明干练的样子,长发散乱,脸色潮红,半眯的眼睛里一贯清亮锐利的目光迷离无措,手紧紧地扣住晓桥的肩背,指节绷紧,红痕显现。细细的娇吟伴着绵长的呼吸在房间里飘荡,j□j的气息愈浓。晓桥低下头,从语歌的锁骨顺着修长脖颈一路吻到耳后,抵的她偏头,却一下让她发现了站在门边的秀秀。

一丝愠怒自靳语歌的眼中划过,眼刀直刺过去,吓得秀秀一个哆嗦。慌忙从房间里退了出来,“砰”的带上了房门。

快步从楼上跑下来,秀秀站在楼梯边上喘气,心口剧跳,脸色也满是慌乱。周姨在厨房里看到了,好奇的问她,

“秀秀啊,怎么了?找着晓桥她们了么?”

秀秀勉强的走过去,“她们……有别的事,可能……”

“哦,那等一会再吃,我们赶紧准备晚饭了。”

“好……好的!”

晚饭开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晓桥从楼上下来,拿着一个苹果在啃。语歌跟在她后面,换了家居的衣服,像是刚洗了澡,散着的头发还有些湿,浓黑的长发蓬松顺直,只在发尾的一小段上了卷,非常的雅致。

秀秀一直低着头不敢抬眼看语歌,麻利地把碗碟摆好,又把汤端了上来。晓桥和语歌神色自若的跟长辈打过招呼,在餐桌前面坐好,各自端碗伸筷,开始吃晚饭。

晓桥像是真饿了,吃得很香。靳语歌虽然一贯的少食,也很平静的吃着,看起来并无异常。只有秀秀心里有事,做不到不形于色,盛汤的时候手一歪,撒了些出来。

晓桥没注意到她,随意的问靳语歌,

“情人节想要什么礼物啊?”

靳家的饭桌上如果没有外人在一般是不许说话的,晓桥来了之后,这个规矩就被打破了。靳恩泰倒是没有多计较,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怎么围剿欧阳聪上了。由是,靳语歌也就没当回事的答了一句,

“没什么想要的。别送巧克力了啊我不吃。”

说完了,停顿一下,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偏头看了看乔晓桥,轻启朱唇,转慢了语气,

“再说,我想要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正嚼得欢的乔警官一下停了动作,怔了怔才偏头,看到语歌几乎能溢出水来的眸子和微有些肿的嘴唇,咽下嘴里食物,干干一笑,装作没有听懂,回头继续吃饭。靳语歌意味深长的盯她一会儿,也收回了目光,没再说什么。

老夫人疑惑地看着她们,不知道这又是打得什么哑谜。认为是靳语歌看上了什么车晓桥买不起,就偷偷给晓桥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没事,有奶奶呢!

乔晓桥收到了讯号,十分不解地眨巴眨巴眼睛:这是虾米跟虾米??

作者有话要说:我很荣幸的告诉大家:木有存稿啦!!!

番外还是挺长哒,只要你们坚持得住~~~

有甜有虐,以虐为主,岁月静好,来日方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