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番外四

靳语歌开完例会,刚进办公室,就看见乔晓桥坐在沙发上,脸拉得老长,有点奇怪,又觉得好笑,

“怎么有空过来?”

还没等晓桥答话,桌上的外线电话就叫了起来。语歌放下手里的文件接起来一听,一个大嗓门在电话里对着她高声嚷嚷。听出是负责保养维护她那些钢铁宝贝的技师,靳语歌脸上带笑,换了叽里咕噜的不知哪国语言,语气轻松的跟对方聊了起来。

乔晓桥翻个白眼,一脸的不以为然。

像是听到对方说了什么,靳语歌一下子回过头来看她,眼神很是惊讶,上下的打量她。后边虽然还在说,明显的不在状态了,聊了没几句就挂上电话,一边问一边走过来,

“怎么回事?!”

晓桥虽然不高兴,还是有点心虚的,避开眼神,

“告状倒是挺快的……”

靳语歌变得严肃起来,扳她的脸看,抓着她的手抬起放下,

“快点告诉我,到底有没有事?”

“那个红色圆灯的前边撞凹进去一块,旁边橘红和明黄的都刮了……”

乔晓桥低声嘟囔,语歌不听她的,勾着她脖子去看后背,

“我问的是你!你伤着没?”

“没……”

靳语歌这才松了口气,想了想,捏着晓桥的耳朵揉揉,有点想笑,“他吼你了?”

“何止!”乔晓桥的劲头来了,“他直接把我轰出来了!还对我晃拳头!”

“喔?”靳语歌挑眉。

“我跟你说我不和他一般见识,比他个大的我都放倒过!”

“谁叫你把车刮坏了?”

“那又不是他的车!再说我又不是故意的。”

“嗯。”靳语歌应着,表示在听,可是又不发表意见。晓桥眨巴眨巴眼,觉出问题了,别别扭扭的开口,

“对……对不起……”

语歌这才展颜笑了,“刮坏我的车,对不起就完了?”

“要不……我买车模赔你。”

“哼哼,不要。”

“那你要怎么样?”晓桥耷拉着脸。

“不怎么样啊,我能怎么样?”语歌忍着笑,故作遗憾表情。

晓桥知道她对那些车比较看重,本来就心怀愧疚,现在又不知道该怎么补偿,情绪也低了下来,

“那你说怎么赔,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办!”

“真的么?”

“嗯。”

语歌把手贴在晓桥脸上,“赔个缩微版的你给我吧?”

乔晓桥没有任何表情,

“只有车模,没有人模。”

看看逗得差不多了,靳语歌见好就收,挪了下坐到晓桥腿上,照习惯揽过来抓着头发亲亲脸,

“好了好了,不说那个。你也别整天在家闲的惹事了,我们出去玩玩好不好?”

“去哪儿玩?”

“你想去哪?”

“去哪儿都行!”晓桥很兴奋,以靳语歌的繁忙程度,主动提出来去度假,不亚于中了彩票头奖的几率呀。

“那好,我决定了?”

“嗯嗯!”

乔晓桥一扫刚才的郁闷,高兴得咧着嘴,眉眼弯弯全是笑。才忽略了,靳语歌似笑非笑,不知道思忖什么的表情。

知道她们要去度假,周姨也很高兴,张罗着安排人订机票,又亲自给语歌和晓桥收拾行李。秀秀在一旁帮着忙,想了想,小心的问周姨,

“周姨,大小姐和乔警官是好朋友么?”

周姨叠着衣服的手停了一下,抬头看看她,“你觉得呢?”

“我……我不知道……”

“秀秀啊,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

“没有没有,我就是……”

秀秀吞吞吐吐的,脸涨得通红,周姨继续手上的事,低着头不再看她,

“在人家家里做事,最要紧的,就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不该自己知道的,既不要想,也不要问,懂么?”

“嗯!我知道了……”秀秀赶紧应了。

周姨的脸色这才松了,见了笑容,“你觉得晓桥这人怎么样?”

“乔警官人很好。”秀秀很小声,但是,说的很坚定。

“呵呵,大小姐呢?“

“嗯……”秀秀含糊了,结结巴巴的说,

“很漂亮,嗯……挺……”

“挺厉害的,是吧?”

秀秀一下子慌乱,“不是不是……我不是说——”

“好了!”周姨把两件叠好的情侣圆领衫放进行李,“小歌呢,是严厉了点,毕竟身份在那儿放着,那么大的公司要她管着,没点儿气势,压不住人。”

秀秀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可是啊,她心不坏,不爱说话罢了。以后你只要诚心实意的对她还有晓桥,亏待不了你。”

“嗯。”

“我老了,以后啊,你们就要勤快点,少说话多做事知道么?”

“我知道了周姨,我会好好做的。”

“那就好。”

周姨满意的点点头,皱纹里透出的全是对孙辈的爱意。

天很蓝,白云朵朵,四周是欢快的音乐和热闹的人群。乔晓桥感觉自己在飞翔,半空中,风呼呼的从耳边掠过,有鸟儿在欢叫,一会儿是满眼的蓝天,一会儿又是乌压压的人头,脑袋晕乎乎的,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时何地。

“呕——!!”

三分钟之后,乔警官落回地面,扶着一棵树,对着树下的灌木吐得翻江倒海。

乔晓桥看起来很英勇无敌的样子,进了游乐场,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花瓶。海盗船这种小儿科的项目,她就已经吓得缩头闭眼,等上了过山车,尖叫声直接把后边的小姑娘吓得忘了害怕。反倒是靳语歌,从容不迫毫无惧意,连晃晕一大片的风火轮下来,她都面不改色,扶着腿都软了的乔晓桥找了棵树,让她一“吐”为快。

“快点吐!吐完了我们去玩下一项。”

晓桥眼里含满了泪,悲情的抬头看着她,

“还要玩儿?”

靳语歌摘下遮阳帽扇扇风,“为什么不?”

“我昨天的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吐干净了一会就能吃更多好吃的啊~~”

“靳总,”乔晓桥漱完了口,抽张纸巾擦擦嘴,

“与您同床共枕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发现,您是这么的体贴。”

靳语歌不语,弯唇笑的得不怀好意。

“那您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两个成年人,坐着飞机,跨越大半个地球,在不同的国家穿梭,十大游乐场我们玩过一半了,意义何在?”

“你不觉得?这些孩子很可爱么?”

这个时候,身旁一群五六岁的不同肤色的孩子拽着气球跑过,一串银铃样欢乐的笑声。那个看起来虎背熊腰的爸爸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小的,肉呼呼的十分可爱。

乔晓桥呆滞的看着他们走过,眨眨眼,似乎明白了靳语歌的用意所在。一手扶树,一手掐腰,低下了头。靳语歌不慌不忙,拧开瓶口,喝了一口水。

五分钟后,乔警官重新抬起了头,顶着两个青青的眼圈,长叹一口气,壮士断腕般的悲壮,

“好!我们生!”

“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靳语歌仍旧云淡风轻。晓桥甩她一个白眼,自己蹭到不远处的休息座椅上,不要理你!语歌笑笑,跟了过去,坐在晓桥身边,

“好了,别这么抵触么。我只是想让你也感受一下,我即将要承受的痛苦啊。”

晓桥忍着胃部的抽搐,把眼睛翻上去,不说话。

“你不过就是一个小手术,可是我要经历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能否成功还是未知数,你不愿意陪着我么?”

“那你为什么要自找苦吃?连爷爷都不赞成我们要孩子,你干嘛这么执着?弄一个麻烦精回来有什么意思?”晓桥回过头,脸上带着一丝无奈。

“我喜欢啊。而且,父母给我们爱,我们又给彼此,然后把这份爱传承下去,有什么不好?怎么麻烦精了?”

“语歌,你为了要孩子,真是把存了几百年的话都说了。”

靳语歌抿嘴笑了,既然目的达到,说什么就都不重要了。

作者有话要说:日出东方的广播剧第一期出来了,本来听预告的时候没报多大希望,现在效果出乎我的预料,虽然前半段比较的乱,但是后边剧情展开效果就好多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出成品了,高兴~~

bbs.jjwxet/?board=52&id=40951&msg=%d3%c5%c9%f9%d3%c9%c9%ab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