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番外六

乔晓桥没事的时候,经常会回忆过去。虽然这一般是80岁以上的人常做的,可是这也是唯一能让她觉得不那么纠结的方式了。对她来说,带着枪查案抓人似乎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了,难得的假期里幽会靳语歌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似乎也要忘光。她的人生好像做了一个切点,把一种状态全盘结束,全面开始另一种状态。

她现在生活状态的重心——光溜溜只穿着纸尿裤的靳岂璈,完全不能够体会这种英雄马放南山的感慨,在她面前的床上爬来爬去,偶尔爬过来的时候顺便在走神的乔晓桥脸上抓一把。

今天是靳家这个宝贝千金的周岁,原定计划,白天到乔家去玩一天,下午回来,晚上在靳家的大宅抓周,给她小范围庆祝。乔晓桥想到这样麻烦的一天忍不住叹口气,少不了又是她得全程陪护。其他人包括靳语歌喜欢孩子的方式就是抱起来亲亲玩玩,累了就扔给她,害她年纪轻轻就腰肌劳损。不过叹气归叹气,还是收回失神的状态,从床边上爬起来,准备给她穿衣服。

小家伙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皱着脸哼唧哼唧的,很是不配合。等晓桥抱她下楼,给她戴上出门的小帽子之后,她就知道要离开朝夕相处的亲人们了。于是,爆发了惨烈的惜别之情,哭的悲痛欲绝。

乔晓桥一脑门子汗,她实在想不明白出去玩玩很快就回来了有啥必要这么痛苦,可是宝贝声嘶力竭哭得连气都喘不上来了,帽子也自己拽下来扔掉,又拍又哄怎么说也不行,让她还是觉得挺揪心的。要是不去了呢,爸妈那里虽然不说什么,也不会高兴。何况靳语歌向来严厉,绝对不会容忍惯着靳岂璈的性子来。

这个时候语歌从楼上下来,看见晓桥抱着孩子在客厅里的沙发后边走来走去,孩子哭的小脸通红,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皱着眉头问,

“怎么了?”

晓桥回头看看她,“不想出去呗。”

语歌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去伸手把女儿接了过来。一到靳语歌的怀里,岂璈立刻不哭了,只是还抽抽噎噎,很是委屈的样子。语歌接过纱布给她擦了脸,抱着她摸摸头发拍拍背,等她顺顺气,又在肉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亲。靳岂璈立刻云开见日,眯着眼睛笑的欢乐无比。

乔晓桥无奈的翻个白眼,心里嘟囔,小白眼狼!

靳岂璈出生的时候,让受了几个小时炼狱折磨的靳语歌大失所望。她想象中安琪儿一般的婴儿和眼前皱巴巴的小老头反差确实太大,不要说那些柔软卷曲的头发,靳岂璈头上连毛都没有一根的!以至于让靳大小姐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乔警官很是无奈,想方设法非要生的是你,生了看都不要看的也是你,善变也不带这样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产后忧郁症?

后来还是乔妈再三跟靳语歌保证,乔晓桥小时候也是这样丑的惨绝人寰,后来长开了就好了。还拿出了晓桥的满月照百日照为证,这才让大小姐稍微能接受一些,可是仍旧不怎么太待见。

可怜的乔警官究竟是心软,她不舍得把孩子交给保姆,只好自己带,从奶粉到尿布,从凌晨到深夜,从吃喝拉撒到精神抚慰。终于,日渐长大的靳岂璈慢慢有了语歌想要的样子。可是她终究是忙,性格又冷,别人家的妈妈对宝宝百般亲昵照顾的情景几乎没有,偶尔抱抱就是奢侈了。

即便是这样,靳岂璈仍然对她有天性的亲近。只要靳语歌在她的视线范围以内,小家伙的眼珠绝对不会去看别人,不管有多好玩的玩具多诱人的食物,小脑袋跟着妈妈的方向转,不哭不闹,咬着指头乖乖的看。而百般呵护她的乔晓桥,地位连秀秀都不如,经常成为靳岂璈心情不好时抓挠啃咬的对象。

就像现在。

靳语歌看女儿不哭了,时间也差不多,跟晓桥说,

“我送你们过去吧。”

“嗯,等会我拿着包。”

晓桥应着,去拿女儿出门的东西。被哭声吵得一团烦躁的靳家人立刻集体松了一口气,都无比慈祥的跟小家伙挥手作别,然后吃饭的吃饭,睡觉的睡觉,上街的上街,发呆的发呆,完全不能体会人家以一岁的身心舍不得他们的深厚感情。

麻烦虽麻烦,热闹欢快的一天还是过去了。晚上的抓周仪式结束之后,妈妈和小姨拿出了给靳岂璈的周岁生日礼物,是两叠厚厚的纸。靳语歌买下了发展前景绝佳的一大块地,准备给女儿建造一座顶尖的现代化游乐场。这是她之前就筹划很久的事情,说服乔晓桥不过是顺手,考察游乐场的发展情况才是重点。现在已经做好了前期的整体规划,很快就开始建造,等到两年后竣工,正好是靳岂璈可以去游乐场玩的年龄,而且周边几个城市都没有大型的游乐场,投资收益也有不错的预估;靳欢颜则终于如愿以偿的把自己名下所有的靳氏股权悉数转给了外甥狗,这个举动得到了靳恩泰的默认,其实对于现在老爷子来说,这些已经不是他生活的重点了。

靳岂璈看看面前的两摞纸,游乐场规划书和股权转让书,眨眨眼,抱着刚才抓的希德抬起头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大人。晓桥突然觉得别人眼中含着银汤匙出生的女儿似乎也挺可怜的,碰上这么俩脑构造异于常人的妈妈和小姨。于是从口袋里摸了个大号棒棒糖出来,一晃还会咔咔响的,靳岂璈马上有了婴儿该有的反应,伸出胖乎乎的手高兴的挥舞着要。

靳语歌倒是没觉得什么,宴会结束之后,等晓桥给宝宝洗了澡,她也洗漱完毕,还难得破例带着女儿在床上玩。这个年龄的孩子正是可爱的时候,靳岂璈在床上抓着妈妈翻来翻去,咯咯地笑,人生的第一个生日,快乐的没边了。

晓桥在洗澡。浴室里蒸汽弥漫,她泡在浴缸里,面无表情,微蹙着眉头,不知道想着什么。手指顺着浴缸的边沿,无意识的来回划过,头发上的水珠滴了下来,顺着肩头滑进水里,不见了踪迹。

镜子上的雾气慢慢凝结成串,化成细流落下来,过了好久,她才似乎刚醒过神一样,长出了一口气。不再犹豫,起身冲澡,披上浴袍离开了浴室。

一开门,就听到靳语歌和女儿的笑声,语歌正教岂璈走路,小家伙摇摇摆摆像个小企鹅一样,从床的另一边走过来扑到妈妈怀里,高兴地又蹦又跳。看到这一幕的乔晓桥也不禁微笑起来,这应该就是幸福的样子吧。

语歌顾不上看她,也就没发现晓桥的脸色有点异常,随口问一句,

“这么久啊?”

“哦,泡了一会。”

“胳膊还疼?”把岂璈抱进怀里,语歌这才回头。

“没,好多了。”

晓桥擦着头发,不很在意的回答。于是语歌就不再多问,咬咬在抓她脸的女儿的小手,

“宝贝睡觉了?”

乔晓桥没说话,把毛巾放下,起身出去了。不一会儿拿着冲好的奶瓶进来,递给靳语歌,

“不烫,给她喝吧。”

语歌把女儿放平躺好,奶瓶给她,靳岂璈已经会自己举着喝了,一边大口的吞着,一边还用单眼皮的小黑眼珠瞅着靳语歌,逗得语歌也忍不住乐。晓桥在一旁把婴儿床铺好,玩具都摆到一边,又拿出晚上要换的纸尿裤,只是一直很安静,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一瓶奶喝完了,晓桥把女儿抱起来拍拍,又给她用清水漱了口,很快,靳岂璈就闭上眼睛睡着了。晓桥小心的把她放进婴儿床,盖好被子,亲亲女儿的额头,这才满意的转过了身。

靠在床头上的靳语歌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目光探究,仿佛了然又像疑惑。停了停,终于问出来,

“怎么了?说吧。”

乔晓桥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低沉却是残忍的回答,

“语歌,我想去南澳洲。”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有点忙,所以更的晚了,抱歉。

关于我个人的私事,我不太想在这样的公共网页讨论。但是相信大家还是出于善意,所以具体的情况我也在那个帖子里做了解释,算是对于关心我的人一个交待。然后到此为止,以后就请只看文,别再聊**了。

谢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