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番外八

那夜书房的对话之后,靳语歌对于乔晓桥的决定,采取了一种放任自流,不管不问的态度。她仍旧忙碌于公司和家里,只是,态度变得更冷漠,表情变得更冰冷。

晓桥则开始觉得拘谨,在这个她住了几年的家里,虽然靳家的长辈们表面上没有太大改变,可是气氛也微妙起来。老夫人和周姨没有跟她说什么,看着晓桥的目光里,有着很明显的无奈和不解。

晓桥很沉默,因为语歌拒绝再跟她交流,她不得不沉默下来。大多数时候,她安静的照看着女儿,也常常失神。乔妈对于她的决定很是激动,异常强烈的反对,晓桥没有解释,但是态度仍旧坚决。乔晓桥从来不是个软弱的人,她决定的事,鲜有人能够动摇。

远行的一系列手续,进行的异常顺利。晓桥除了给自己打点行装,其他的时间都给了靳岂璈。孩子还不明白离愁,有点奇怪晓桥时刻的亲近,不耐烦的抓她的卷发,挣开晓桥的怀抱。晓桥的眷恋无法跟语歌表达,只能放在女儿身上,微笑和叹息交替着出现,纠紧的眉头像极了这个时候她心里的感觉。

离开的时间选在了一个夜里,晓桥把偌大的行囊放在门厅,耐心的哄着靳岂璈睡觉。小家伙又蹦又跳,打滚撒欢,终于玩累了,喝完了夜宵,甜甜的进入了梦乡。晓桥又一次吻了吻女儿肉嘟嘟的小脸,嘱咐秀秀照顾好孩子之后,终是狠下心,起身离开了房间。

从楼上下来,书房的门紧紧关着,晓桥知道,靳语歌在里面。在门口站了片刻,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晓桥长出一口气,不再考虑,直接推开了门。

书房里,灯光有点昏暗,一室的静默。靳语歌在落地窗前站着,抱着胳膊背对门口,瘦弱的双肩倔强的端平,丝毫不见颓然。

“今晚的航班,我先飞首尔,然后转机……”

晓桥的声音很低,话说的像是在自言自语,靳语歌不动不语,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你注意身体,别太累了,有时间就陪陪岂璈。”

停了停,看靳语歌还是没有回应。乔晓桥走过去,扶着她的胳膊,吻了一下语歌的头发,

“我走了!”

说完了转身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看爱人的背影,然后,决然离开。

直到隐约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靳语歌,才慢慢低下了头。整个过程,她没有说一句话,不敢开口,怕自己会失控,会忍不住要留下乔晓桥。早已经不是年轻时候骄傲气盛的人了,她的愿望已经简单到相濡以沫,却是仍旧不能够得到圆满。也许,世间本就没有圆满的事情吧。

第二天一早,靳家仍旧保持着平静。

早餐桌上,大家一如往常般的安静吃饭,除了偶尔的调羹碰到碗沿,就再没有别的声音了。老爷子突然开了口,

“乔晓桥走了?”

一阵沉默。大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可是没人说话。靳语歌咽一口咖啡,

“嗯。”

“有人跟着么?”

“有。”

靳恩泰点了点头,就不再说什么。老夫人小心的看看语歌,欲言又止。靳语歌倒是平静,除了多喝一杯咖啡之外,看不出任何异常。

只有靳岂璈觉得有点不对劲,虽然吃饱喝足也有人哄着,而且妈妈还很难得的抱着她玩了一会儿,但是,好像还是少了点什么。到底少了点什么呢?也不会说,小脑袋转来转去的找,找不着了,胖乎乎的手挠挠耳朵,撇着嘴把脸皱成了一个小包子。

好在小孩子的忘性大,没几天也就习惯了。欢颜气哼哼的拿欧阳当了几次出气筒,也无奈的接受了既成事实。靳语歌的表现很出乎大家的意料,在晓桥离开之后,没有众人想象中的忿然,而是一如往常的继续生活,甚至比平常还要明快一些。除了偶尔会和欢颜开开玩笑,调侃一下靳恩泰总是败在狡猾的欧阳手下外,常常领着已经可以像个小企鹅一样满地走的靳岂璈,在外面的园子里看看绿树,玩玩泥巴,自得其乐。

晓桥打回几次电话来,都是秀秀接的,信号不太好,断断续续的。模糊听清已经到了那个地方,路上还算顺利,因为偏远,跟外界联络起来不太方便。靳语歌不肯接晓桥的电话,她怕忍不住在电话里骂人。

两个月之后的一天,是靳语歌的生日。她一贯不喜欢热闹,只在靳家大宅的三楼,办了一个小型的聚会。参加的都是靳家的私交,和靳语歌年纪差不多的一些朋友。男男女女加起来,二十个人左右。

因为是家庭聚会,大家都很放松。聊天的,打牌的,逗一逗正是好玩时候的靳岂璈,气氛很是愉快。靳语歌也难得的放松,和朋友们一起,说说笑笑,表情也放开了。欢颜抱着小外甥,被一群还是单身的女人围着,叽叽喳喳的讨论不结婚只生娃的可操作性。穿着背带裤的岂璈被这么多人这个捏一把那个戳两下,两只小手纠结的扭在一起,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突然,小家伙眼睛一亮,呀的叫了一声,朝前伸开两只小手,挣着要。大家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穿了一身皱巴巴卡其色户外衣的乔晓桥,肩上背着个大包,风尘仆仆的站在楼梯口那里。虽然黑了不少,身上脏兮兮的头发也一团糟,可是笑着的脸上那种神采飞扬,是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了。

现场出现一点小骚动,有促狭的男人吹了声口哨。欢颜条件反射的,回头去看姐姐。站在沙发旁边的靳语歌也看到了楼梯口的那个人,脸上是依旧的淡然,眼波平静,甚至连手中高脚杯里的酒液,都没有晃一下。

晓桥冲着靳语歌,笑的一排白牙都看见闪光了,丝毫没有临走之前被打入冰柜的自觉。大约是想女儿想的狠了,跟在场的人简单打个招呼,走上前,几乎是从欢颜怀里抢走了靳岂璈,迫不及待的亲亲女儿的脸,抱着就进了卧室。靳语歌的目光一直在追着她,一丝察觉不到的愉悦,随着关上的卧室门,慢慢漾起在她平静无波的脸上。

朋友们都有很高的觉悟,看着晓桥回来了,纷纷开始提前告辞。临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冲靳语歌眨眼睛。靳语歌似笑非笑的勾着唇角,把他们那些过于丰富的联想,统统打包回脑子里去。

等送走客人,靳语歌推开卧室的门,晓桥正在和女儿嬉闹,把肉团一样的靳岂璈扔起来又接住,逗得她咯咯的笑。

语歌没理她们,坐下来开始摘耳环。晓桥贼兮兮的看看她,把女儿放到腿上坐着,抓着岂璈的两只小手,教她说话,

“妈妈!”

“妈妈!”岂璈长出了八个小白牙,顶着一头细软的卷毛,笑起来跟乔晓桥像复制粘贴的似的。

“别生气!”

“别生气!”

“会老哒!”

“会老哒!”

“乔晓桥不像话!我帮你教训她一哈!”

靳岂璈卡了一下,显然,这么长的句子超出她现在的语言能力,导致她出现了瞬间的停顿。不过小家伙反应很快,立刻用自己的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呀呀呀呀呀呀呀一哈!!”

本来就没有多大气性的靳语歌,被女儿自由发挥的创意逗得绷不住了,扑哧笑了出来。晓桥先是一愣,也仰起头来哈哈的笑,聪明又可爱的靳岂璈,让两个人之前僵硬的关系,瞬间冰霜消融。

终于睡着的靳岂璈被秀秀轻手轻脚的抱了去,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晓桥拉开自己的大包,拿出裹成一团的一件外套扒开,又是一件t恤,再扒,这才露出来里面的东西。一辆象牙白色越野吉普车的模型,

“盒子不好拿,我扔了。车模给你,生日快乐。”

靳语歌瞟她一眼,没说话,也没接。晓桥伸手圈住她的腰,收紧了胳膊,把脸埋进她颈窝里,

“好啦,别生气了么……我坐了十好几个小时的飞机赶回来呢,想死我了……”

靳语歌还是不肯吭声,不过,也没有要挣开的意思。

两个月,不长也不短,刚刚好是怨恨渐少,思念疯长的时候。她不说,不代表没有感觉不去想念。习惯了在一个人身边入睡,当温热的体温变成空枕,这种空落又会无止境持续下去的时候,想要见面,想要拥抱的感觉就会分外的强烈。

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靳语歌不是没有期待,又不敢去期待,从一早开始,她就处在一种莫名的不安和焦灼状态里。好多的礼物和问候,她都是匆匆应付,却也不知道在不安些什么。

当乔晓桥出现在楼梯口的那一刻,所有的不安和焦灼都瞬间消失,诸多的怨念,都融化在了那个阳光灿烂的笑容里。她也不得不承认,离家两个月的乔晓桥眉宇间的那份神采,熠熠生辉,是她用再多的柔情都造就不了的。

所以现在,虽然她知道相聚短暂,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挣脱开去。

作者有话要说:哇!许久未见的评论大爆发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