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番外九

如果说,之前温室里豢养的乔晓桥像一只慵懒的拉波猫,那么,放养之后就变成了矫健的美洲豹。被澳洲的阳光晒得好像抹上一层蜜糖的肌肤有着超乎想象的质感,蛰伏许久的修长四肢里,也似乎蕴藏了无限蓬勃的力量,晓桥身上熟悉的味道掺了点青草的气息,让曾经有点乏味的床%事,开始重新变得让人沸腾。

靳语歌觉得自己好像成了无所遁逃的猎物,只能徒劳的揪紧手边一切可以揪紧的东西,包括床单,包括被角,包括乔晓桥的头发,来抵御汹涌而来的攻势。

她稍稍有点懊恼,今天应该和这个家伙回到自己家里去的,那么现在也不会忍得这么辛苦,几乎要把嘴唇咬破才忍住几次就要冲喉而出的声音。就算房间隔音再好,她也实在没有足够的坦然把那些快乐的符号释放出去,然后再不动声色的出现在自己的亲人尤其是长辈面前。欢颜的打趣倒是没什么,爷爷奶奶那种装作不知道的神情,才让她无地自容。

“你轻点行不行?”靳语歌低低的抱怨。

“嗯……”乔晓桥含糊的应了,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她有些失控,力道不知不觉的加大,不复往日的温柔。能明显的感觉出那种迫切,因着分别和思念生出来的迫切。靳语歌因为觉出了这迫切,容忍了她有点粗鲁的进犯。努力地攀住晓桥的肩膀,弓起身子来缓解略微有点痛苦的欢愉。

一波的潮汐过去,语歌稍松一口气,仰起脸微张着口,深深的喘息。晓桥却不肯放过她,唇舌依旧在她身上流连,磨出薄茧的掌心顺着身体的曲线眷恋不停,轻易就撩起了新的欲%望。靳语歌绵长的叹息,听不出是满足的愉悦还是无奈的纵容,照这样下去,明天的早会,是不是真的要迟到了。

月色从开了一道缝隙的窗帘外透进来,在房间里划出一条光,完全隐在暗影中的床上,欢%爱之后的靳语歌没有照往日的习惯起身去洗澡,仍旧偎在晓桥身侧,动也不想动。

“语歌。”

“嗯?”鼻子里飘出的声音,带着一股慵懒的倦意。

“谢谢。”

黑暗里,赤%裸的乔晓桥居然是一副一本正经的口气,语歌好气又好笑,偏偏头,在她锁骨上咬了一口。

“唔!”晓桥装模作样的闷哼了一声,圈紧胳膊,吻了吻怀里的人,

“你不问我到那边去干嘛么?”

“要说自然会说。”语歌闭着眼睛,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们要拍一部系列片,关于野生动物的。”

“是么?挺好。你负责干吗?”

“出镜。”

“什么?”

靳语歌睁开了眼睛,疑惑的仰起脸。晓桥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烁,

“想不到吧?我们五个人,轮流出镜。”

语歌没说话,像是在想什么。晓桥自顾自地说,

“跑的地方很多,有点辛苦。不过不危险,他们都有经验,我也会小心的。”

“你们的片子……会在哪里放?”

“不知道啊,gloria负责这方面的事。”

“gloria……”语歌有点迟疑,“她靠这个谋生?”

“也不是,gloria家里好像挺有钱的,她不用谋生。不过家里不同意她搞这个,所以我们就需要自力更生喽。”

“哦……”靳语歌感觉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奇怪,就含糊的应了,

“需要资金么?”

“好像没听gloria说。”

“嗯。”

语歌不再多说,疲倦让她不想去考虑太多的问题,又往晓桥颈窝里蹭了蹭,在这个心满意足的生日里,安然入睡。

晓桥的假期很短,除去回家的时间,留给语歌和岂璈的一共只有两天。靳语歌破例把工作上的事延后,在家陪她,临走又亲自给晓桥收拾的行李,把一张自己抱着女儿的照片,放进了晓桥的背包里。

于是,乔警官来去匆匆的,又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靳欢颜十分的恨铁不成钢,觉得她姐姐真是太纵容姓乔的了。靳语歌淡然的笑笑,并没有多说。

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一年之后。

靳欢颜坐在语歌房间的床上,手里拿着遥控器,表情惊异的对着电视。

屏幕上,是一家国外电视台的访谈节目。在金发碧眼的主持人提问下,嘉宾们正侃侃而谈,现场气氛热烈而欢快。这一期的主题,就是最近大热的那部野生动物纪录片,而请来的嘉宾,自然是片子的主创人员。她那个不负责任跑出去不回家的姐夫,正是其中一员。

乔晓桥衣着精致,化着自然的淡妆,镜头前面从容不迫,流利的英语配合生动的面部表情,看起来光彩斐然。

“姐,乔晓桥去干什么了?”靳欢颜不能理解看到的这些。

靳语歌坐在沙发上,正看着手里的文件,抬头扫了电视屏幕一眼,

“那不是正在说么。”

gloria正在对整个拍摄过程做简单的描述,偶尔回过头,和身边的乔晓桥对视一眼,两个人眼神里极有默契。

“这个gloria……你认识么?”

“不认识。”

“那你就放心晓桥去和她混?”

语歌把手里的文件合上,放在一边,站起来走了过来,坐在欢颜身边,

“有什么不放心?”

这个时候,摄影师非常八卦的,给了晓桥的手腕一个特写。她手上戴着一个金属质感的手环,刻着一圈花纹和字母组成的图案。模糊看清有花体的j和g,中间是个心形。因为晓桥在外面用的英文名叫做joy,又加上她和gloria之间有些特别的感觉。很多这部片子的粉丝,之前就开始猜测她们之间真正的关系。

靳欢颜显然受了这种猜测的误导,指着屏幕叫靳语歌看,

“姐!你看看啊,这什么意思啊?你别大方过头了!”

语歌仍旧不动声色,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我的名字首字母的意思啊,怎么了?”

“呃……”

欢颜在外面待得时间太长,对于汉语拼音不太敏感,靳语歌这样一说,她仔细看看,果然中间那个心形是个变体的y。撇了一下嘴,

“那为什么故意搞得这样让别人猜来猜去的,无聊!”

靳语歌笑了,看看欢颜,又把目光放在电视上。靳岂璈蹬着她的三轮从门外进来,吱呦吱呦从她们两个面前骑过。秀秀跟在后边,又不太敢进来,站在门口犹豫的看看靳语歌。

“你去忙吧,岂璈我看着就好。”

秀秀应着,转身去了。靳岂璈在妈妈和小姨的面前骑着小车来来去去,自己叽里咕噜地说着只有她自己明白的话。

节目插播了一个短片,是他们拍摄过程中的一些趣事,乔晓桥带着蛤蟆镜,在直升机上抱着一个受伤的小瞪羚,耐心的安抚着小家伙,

“宝贝儿,安静点,很快就到了。”

很自然的一句话,语歌姐妹两个都没有什么反应,骑着三轮的靳岂璈突然停下来,小脸朝向电视机,眨巴眨巴乌溜溜的小眼睛,两个嘴角委屈的往下一耷拉,瞬间就泪如雨下,

“哇!哇哇!!”

靳语歌奇怪的看着女儿嚎啕大哭,很快明白了原因,站起来过去抱起女儿,轻轻地拍着哄她。

欢颜仍旧疑惑,她对于这两个卷毛的家伙实在欠了解,茫然的看着姐姐,

“岂璈哭什么?看见晓桥想她了?”

“之前晓桥都是叫她宝贝儿的。”语歌一边给儿擦着泪,简单的解释下。

靳欢颜嘴角抽搐了几下,“跟一只羊……吃醋……?”

语歌没多考虑,拿起手机,拨通了之后也不说话,放在了女儿的小脸边。岂璈悲痛万分的哭声,就无比清晰的传进了千里之外乔晓桥的耳朵里。

片刻后,电话里传来乔晓桥急切的声音,

“我马上就回去!”

欢颜的嘴角继续抽搐,比起姐姐来,她差的太远了。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几章都匆匆忙忙的,事情比较多,大家请见谅。

斑马线的广播剧第一期,大家听听看。

.tudou./programs/view/pmqm7stue3a/

祝天下的母亲节日快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