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番外十二

靳语歌昏睡了两天,不知道是身体太疲累还是刻意的逃避,她一直睡着不肯醒过来。晓桥白天的时候仍旧在外面奔走,晚上会回家来。虽然语歌在睡着,晓桥还是愿意在她旁边待一会儿,看着那张熟悉、憔悴却仍旧美丽的面容,她没有理由不坚持下去,尽管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天天的渺茫。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语歌醒了,慢慢的起身坐在床上,垂着头用拇指用力的摁着太阳穴。刚进门的晓桥匆匆吃了几口饭就上来看她,推门进来见她坐了起来,赶紧让端了粥来,语歌从出事以后一直都没怎么正经吃点东西,偶尔吃一些,大半也会吐出来。

晓桥接过送进来的粥,关好门,自己坐在床沿,耐下满心的焦躁尽量的不去想女儿,先喂语歌吃东西。

“晓桥。”

一直垂着头的语歌突然开了口,带着浓重的鼻音。

“嗯?”低头搅着粥的乔晓桥抬眼看她,尽量温柔的应着,勉强挤出一个笑。

“别找了。”

声音低沉平静,在乔晓桥听来却不亚于一个炸雷,眼睛倏地睁大,似是不相信一样盯着靳语歌,轻不可闻的试探着问了一句,

“什么?”

“别找了。”

语歌抬起了头,下巴哆嗦着,满眼的泪水,可是出口的话却是不容置疑。晓桥愣了,想不出语歌这句话的意思,半天,张了张嘴,无意识的问,

“为什么?”

“晓桥,”靳语歌的眼睛眨了一下,眼泪就扑簌簌的落下来,

“是不是我错了?是不是……我们本来就……不应该生她?”

语歌的话,几次停顿,还是说了出来。乔晓桥的瞳孔骤然放大,呼吸即刻急促了起来,手里的碗放在一旁,猛地从床边站起来。几次欲开口,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往旁边走了几步,又回过身,努力的捏紧了拳头,极力压抑着几乎要爆出来的情绪,

“语歌,”赤红了眼,勉强的做个吞咽的动作来平息自己,

“出这样的事,谁都不愿意!可是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得去面对,尽最大的努力去弥补。岂璈丢了,我知道,没有人比你更难受,可是你不能说这样的话啊……”

晓桥上前几步蹲在床边,仰头看着靳语歌,

“谁都能否定她,你不行你知道吗?你是她的妈妈,你是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人,如果……如果连你都后悔了,连你都觉得她不应该来,岂璈,她就真的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晓桥的声音抖着,紧紧咬着牙,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三岁不到的孩子,这么多天没有任何的消息,她不是不着急不是不害怕。连日的焦灼惶恐,她咬紧了牙,不让自己崩溃于人前,不让自己抓狂和失控。可是,勉力维持的理智因为靳语歌的话,就像在心里撕开了一个鲜血崩流的口子,几乎要一溃到底。

靳语歌怔怔的,眼神虚无的看着面前的某个点,

“我不后悔……我不知道有多感激上天,能把她赐予我。可是,”

她抬抬头,看着晓桥,“为什么上天又要把她带回去呢?”

晓桥纠紧了眉头,“你别乱说,只是……只是暂时……”

“不是!不是!!不是暂时的!!岂璈不会回来了!!”

靳语歌的情绪突然失控,几乎是哭着喊了出来。晓桥一时惊急,也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一直在门外守着的路薇和欢颜听见语歌的声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敲门跑了进来,坐到床边上,安抚着靳语歌。

“你胡说什么?怎么就不会回来了?!这么多人……大家都在努力,都在找她,一定会找到的……一定会的……”

晓桥从床边退开,站在一旁,嘴里嘟囔着,眼神飘来飘去却是明显没有什么底气。

靳语歌的眼泪落个不停,一直被她抓在手里的手机对着晓桥举了起来,声音哽在嗓子里,满脸都是绝望的神色,

“晓桥……岂璈没了,我们的岂璈没有了!!”

屏幕上,是一张靳岂璈的照片。眼睛闭着,小脸已是青灰的颜色,头歪在一边,躺在一块污浊的泥地上。看上去,毫无生气。

晓桥一把抢过手机,死死盯着那张照片。欢颜疑惑的凑过来,只一眼,就猛地捂住了嘴,眼泪立刻涌了上来。晓桥整个人都开始哆嗦,胸口急促的起伏,几乎要拿不住手里的电话。死死的咬住嘴唇,抬头看了看在路薇怀里抖成一团的靳语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两天之后,靳家的绑架案告破。

凶手谁都没有想到,居然是靳家的世交李家的一个佣人。小姑娘和秀秀差不多的年纪,跟着她家的主母来过几次靳家,和秀秀交上了朋友。看到靳家对佣人体恤照顾,待遇又优厚,就动了心思想到靳家来做事。私下找了秀秀,让她帮着去跟靳家说。

秀秀也知道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胡乱找了个靳语歌不同意的理由,搪塞了过去。靳家的大小姐平日里严肃冷冽强势得很,她觉得这样说对方就会知难而退了。谁知道李家这个小姑娘年纪不大人却歹毒,记恨在心里,就要去报复。想来想去只有靳岂璈才能叫靳语歌伤心动肺,拐弯抹角的打听了孩子的动向和靳语歌的手机号,跟李家请了几天假,借着知道内情的便利,混进早教学校,找到空当轻易地抱走了岂璈。

学校里抱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和保姆很多,她用帽子遮住岂璈明显不同于其他孩子的特征,趁着别的班下课,混了出来。开始,她也只是不知深浅的想吓唬一下靳语歌,可是靳家随后开始的全城大搜索把她吓坏了。岂璈离开妈妈久了又哭个不停,小姑娘没有地方去,又烦又怕气性上来,竟然狠心掐死了孩子。想想气不过,还拍了照片发给靳语歌。随后就把孩子装进一个蛇皮袋,回去的时候,顺手扔进了小区门口的垃圾桶里。

李家住的是高档别墅区,全都是机械化管理。垃圾是由专门的车辆处理的,那些钢铁机械的铲车不会分辨袋子里装的是什么,统统扔进车斗里,拉去垃圾处理厂了事。

时隔这么多天,人虽然抓到了,犯罪事实也供认不讳,可是指认的现场早就空无一物。

霍斌在跟靳家的人陈述案情的时候,亲自查出这一切的乔晓桥趴在卫生间里,吐得昏天黑地。

岂璈的亲人,那些倾尽全力想要找回她的人们抑不住满脸的泪水,而靳语歌,像是麻木了一样,不哭不闹木然呆坐,眼神空茫,似乎心智早已经随着女儿离开了。

临出门,霍斌回过身,跟送他出来的靳忠叹了口气,

“情况就是这样,这算是结案了。孩子,再慢慢找吧……”

他实在不忍心说出那个残酷的结论:岂璈太小,脆弱的身体根本禁不住一个成人的残害。而即便是当时没有致命,被塞进密不透风的袋子,跟大批的垃圾一起被翻搅、倾倒,窒息甚至撕裂,没有人发现的话,活着的几率微乎其微。只好选择这样一种模糊的说法,而谁都知道,那不过是宽慰人心的借口罢了。

警方派了人去垃圾处理厂,晓桥也要去,被霍斌拦住了。尽管找到的可能很小,可一旦找到,那种直面而来的刺激不是人能够承受的。霍斌怕到那个时候晓桥会失控,借口工作不便,拦下了她。

晓桥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气力,如果说之前还有希望在支撑着她,那现在,她已经失去了目标。她不敢待在家里,眼前总是出现幻觉,会看到那个几乎是她翻版的孩子出现在任何地方,瞪着乌溜溜的眼睛,奶声奶气的跟她说话。上一次抱着她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情,靳语歌不断传给她的信息和邮件里,女儿的每一丝变化都被她收进心里。突然就这样没有了,从来坚韧不催的乔晓桥,怎么样也说服不了自己去接受。

她开始在外面游荡,公园里、商场里,没有意识的走着,走不动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呆呆看着那些被妈妈领着的孩子从她面前蹦蹦跳跳的走过,苦到连哭都哭不出来。捱不下去的时候,她不知道该怎么排解,竟然又继续开始找寻,就当做女儿只是丢了。

拿着岂璈的照片,晓桥在机场和车站里,耐心的询问那些匆匆的旅客。大多数人回应她的,都只是茫然的摇头和同情的目光,偶尔有不耐烦的驱赶,她也像是没有感觉一样毫不在意,转身去问下一个。

晚上回到家,她小心翼翼的照顾着靳语歌的情绪,装作若无其事的吃饭睡觉,和靳家其他的人一样,绝口不提孩子。岂璈平日里穿的用的东西,都被收了起来,不再给靳语歌看到,她却仍旧像是行尸走肉般的,虽然活着,也只是,活着而已了。

作者有话要说:没啥要说的,雷就雷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