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番外十三

由靳忠和路薇出面,给靳岂璈买了一块视野开阔、景色优美的墓地,那里周围的环境很安静,有大片的草地和树木。大人们把孩子的衣物和最喜欢的几件玩具葬了进去,希望她在天堂能活得快乐。因为孩子太小,葬礼只有靳家的人出席,免得让小小的灵魂不得安宁。虽然失去万般宠爱的宝贝让亲人们心痛至极,可是现实摆在面前,谁都无能为力。

靳语歌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多数时间都待在城郊的一个偏僻的教堂里,在那里一坐就是整天,不说一句话,甚至动也不动,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那些劝慰的话,能说的,路薇和欢颜都说尽了,她听着,却是完全没有听进去。

晓桥拒绝接受,她的意识里没有女儿死了这个事实,宁愿毫无目标的去寻找。墓地和葬礼让她无比愤怒,可面对长辈,又怕刺激到靳语歌,不敢发泄出来,只好生生的吞忍了下去,只是更加的沉默。

靳恩泰以八十五岁的高龄,重新入主靳氏集团。站在他身边的,是靳家的二小姐靳欢颜。这样巨大的家庭变故之下,欢颜仿佛一夜间成熟了起来,她也必须成熟,既然没有办法去改变什么,那就做一点自己能做的,去帮助姐姐,熬过这个人生的难关。老爷子也不再去刻意的为难欧阳,默许了她时刻跟在欢颜的身边,对靳家的人来说,现在最需要的,是安抚人心的力量。

两个月后,在靳岂璈三岁生日的这一天,靳氏集团投资建立的游乐场按照原定的计划准时开放。

现代化的游乐设施吸引了大批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蜂拥而来,游乐场内外气球彩带迎风飘扬,欢快的歌舞,可爱的玩偶,礼炮冲天而起,欢笑不绝于耳,几乎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靳语歌为这个游乐场倾注了无数心血,这是她多年以前就开始筹划,打算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她无数次的想象着这一天,被晓桥抱着的岂璈该有多么的开心和快乐。而在这一刻到来的时候,她却只能安静的坐在车里,远远地,看着欢颜出席剪彩仪式,看着园门打开,看着无数的孩子们拉着爸爸妈妈的手欢快的涌入。

那里面,没有她的岂璈。

晚上回到家里,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晚饭。靳家的人都有点惴惴的神色,这个特殊的日子,怕是语歌会受不了。晓桥仍旧是沉默,安静的坐着。三年前的这一天,她带着狂喜和感动,亲手迎接了女儿的到来。那些幸福的场景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切都能够清晰的摆在眼前。而今天,却只能痛苦的去回忆了。

靳语歌不说话,餐桌前面坐下来,只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上楼去了书房。大家互相看看,都只能摇头叹息。

路薇看了看晓桥,目光里带着一丝恳请的意味。乔晓桥不知道为什么,隐隐的有种非常忐忑的感觉,垂下眼睛想了想,还是起身,拖着沉重的腿跟着上了楼。

拧开书房的门,靳语歌侧身倚着墙在窗户旁边站着,怔怔的看着外面。目光没有焦距,脸上是一种近乎呆滞的淡漠。晓桥的心里,像是有跟线在揪着,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失去了女儿已经让她疼到彻骨,语歌的哀伤传给她,又变成放大几倍的痛苦,她几乎要被击倒了。

晓桥深吸一口气,走近了几步,尽量放柔了语气轻轻的开口,

“不饿么?又不吃饭。”

“不想吃。”

靳语歌的声音飘忽在空气里,几乎听不到。

“这样下去,身体会垮了的。”

语歌不再回答,房间里,又陷入了让人难耐的沉默。晓桥停了停,才又开口,

“都在为你担心,就算为了大家,也别伤害自己了。”

仍旧是沉默。晓桥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再去安慰,她面对现在的语歌,几乎是束手无策,怕会刺激到她,是连叹气都不敢大声了的,只好慢慢的吐出郁结的闷气,也安静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似乎是许久之后,靳语歌平静的有些异常的声音:

“你今天去哪儿了?”

晓桥垂着的眼睫毛颤了一下,停了停,才慢慢回答,

“火车站。”

“去干吗?”

又沉默了好久,乔晓桥几次张口,才勉强说出来,

“找岂璈。”

“那找到了么?”靳语歌的口气听起来无比轻松,脸上竟然带了笑,可是眼睛里却显现出一种清晰的绝望。

“没有……”

晓桥的眉纠在一起,每一个字都回答的艰难。她知道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可是不那样做,她又实在找不出什么办法说服自己接受现实。语歌仍旧是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那然后呢?明天准备继续找么?”

乔晓桥没有回答,似乎是默认了,语歌又一次笑了起来,慢慢的,眼睛里积满了水雾,看着晓桥,几乎是一字一顿,

“乔晓桥,你是在折磨我么?”

“语歌,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你知道么?好好的一个孩子,那么多人宠着爱着,怎么会说没有就没有了?!我不相信,不亲眼看到,我永远都不会相信!!”

晓桥突然地情绪爆发,赤红了眼睛,哑着嗓子喊了出来。靳语歌的脸上,似笑非笑,

“亲眼看到??你要看到什么?”

“活要见人,——”

乔晓桥太激动了,没有收住口,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靳语歌死死盯着她,

“说,说下去啊……死要见尸对么?呵呵……”语歌的笑声已近绝境,

“所以你要找下去,你一定要把我千辛万苦生下来,一手养到三岁的孩子血淋淋的摆到我的面前,粉碎掉我最后的一点点幻想,你才满意是么?死要见尸?晓桥,你不觉得你太残忍了么?那是我的孩子啊……你让我死要见尸?!!”

靳语歌,以为自己已经哭不出来了,她好像把积攒了前半生的眼泪都流尽了。可是不经意的,泪还是落了满颊。死死的咬着牙,几乎要咬碎了一般,把那些发泄不出来的懊悔和愤恨,统统借着这股忿怨的力气冲了出来。

晓桥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怔怔地站着,看着靳语歌。这个时候,所有的话都是苍白无力的,没有了靳岂璈,这样骤然的失掉最珍贵的宝贝,说什么都好像是在骗自己,又怎么能去安慰得了语歌。

“那你要我怎么样呢?让我跟大家一样,把岂璈存在过的痕迹藏起来,当做她没有来过?我每天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她躺在又冷又湿的地上,小脸上都是泥巴,我……”

乔晓桥眨着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喃喃的语调像是在跟靳语歌诉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不忍心啊……语歌,不找的话,就真的找不到了啊……我不忍心不管她了,岂璈她……”

晓桥的目光涣散,下巴抖着,几次开合,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所以,你走吧……你愿意找,就去找吧……别再回来,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管找不找得到,都不要回来了……算我求你了,晓桥,你走吧……”

靳语歌倚在墙上,似乎是筋疲力尽的,说出了最残忍的话。她自己像是更被这些话击溃,大颗大颗的泪,顺着颌骨淌下来,砸落在地上。

晓桥仿佛已经知道了这样的结果,没动,也没有表情。

“我每天一看到你,就会想起岂璈,我心里就疼得好像要裂开一样。我不是要忘记……可是这样我实在熬不住了,晓桥,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你走好不好……你放过我吧,别再出现了,别再让我想起来……就当,我们没有遇到过吧……”

靳语歌强撑着说完,虚脱一样的蜷坐下去,把脸埋进了膝盖里。

晓桥站了一会儿,眨眨眼睛,平静得像是在那些寻常的日子里,跟面前的爱人道早安,

“好,我走。只要你觉得好受,怎么样都行。你……多保重……”

再怎么坚强,到了最后,还是噎了嗓子。晓桥万般的不舍得,也不敢多留,甚至都不敢伸手去碰一下语歌,迟疑再迟疑,终究是,含着眼泪退了出去。

门一关上,晓桥转过身,欧阳怀里的靳欢颜已经哭的一塌糊涂,

“晓桥,晓桥别怪我姐好不好,你别怪她……”

乔晓桥垂首立着,一言不发。欧阳纠紧了眉头,担忧的看着她。欢颜似乎有一些紧张,抓住晓桥的袖子,

“你不能放弃,一定不能放弃我姐啊……晓桥,我姐她只有你了,她现在……”欢颜努力的吸一口气,来平静自己的情绪,

“她需要你的,晓桥,请你千万别放弃了……”

晓桥抬起了头,眼睛里平静无波,

“欢颜,照顾好你姐姐。我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文还没写完,感觉有点穷摇风,我就不多说,大家也不要猜情节了。我只能尽量自圆其说,谢谢大家的关注哈。

上一章的留言我明天再集中回复,今天太晚了,困死我了,先睡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