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番外十四

三个月后。

靳欢颜抱着两个文件夹,小心翼翼的敲响了靳语歌的房门。等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动静,就有点为难。转头看看不远处抱着胳膊倚墙站着的欧阳,后者给了她一个无可选择的表情。

没办法,鼓起勇气再敲。这一次,过了好一会儿,房间里面才有了点儿声音,又等了等,听到了靳语歌黯沉的声音,

“进来。”

呼——,二小姐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跟欧阳比一个ok的手势,轻轻地拧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壁灯,光线暗的勉强能看清事物。欢颜扫了一圈,发现靳语歌缩在靠窗的单人沙发里,低着头发呆。

欢颜的心里有些难过,靳语歌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很久,心理医生也会定期过来,可是目前来看,似乎没什么作用。

“姐,我能开灯么?有几份文件要你看看。”

语歌整个人的节奏都缓慢了很多,听到问话,似乎是反应了一会,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欢颜把顶灯打开,房间里瞬时亮了起来。可是明亮的光线里,靳语歌的憔悴也是愈加的明显。欢颜微微的皱眉,

“姐,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妈妈熬了粥,很香的。”

靳语歌摇了摇头,抬起头来,伸手,示意欢颜把文件给她。

“哦。”欢颜赶紧把文件夹翻开,递了过去,

“这几份是董事会的决议,需要你签字。还有一份企划书,欧阳说她已经看过了,你放心的话签个字就好,不放心就再看看。”

语歌旋开笔帽,一份一份的在上边签字。欢颜看看她的表情,欲言又止。

“公司的事都是欧阳在做?”语歌忽然发问。

“哦,具体的事情是欧阳在学着做,然后爷爷会把关。”

靳语歌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姐,你什么时候回公司啊?”欢颜刻意的把语气放轻松,像是跟姐姐闲聊一样起了个话头。

靳语歌手上的笔停了,没说话。

“呃——不想回去也没关系,多休息一阵子么,你之前太累了。反正现在公司有爷爷在,正好欧阳还可以有点事做,呵呵……”

靳欢颜赶紧给自己圆场。语歌把落在额前的一缕头发拨开,抬起眼睛来,

“明天。”

“嗯?”欢颜像是没听明白一样,疑问的睁大了眼睛。

“我明天去公司。”

“真的?姐,太好了!”欢颜发自内心的高兴,满脸都是喜悦,

“爷爷他们会很高兴的,大家都担心坏了。”

靳语歌没再多说,低下头继续签着手里的文件。欢颜想了想,试探着开口,

“晓桥……”

“别提她!”靳语歌极快的出声止住,眉心蹙到了一起,似乎是多一个字也不愿意说的。

欢颜畏难的住了口,看看姐姐寒霜遍布的脸,没敢再多说什么。她其实很想告诉姐姐,乔晓桥每天晚上9点都准时给她发一个短信,内容都是固定的:语歌好么?而她也很尽责的把靳语歌一天的状况告诉晓桥。听说晓桥离开了这个城市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二小姐总觉得,乔警官有些可怜,而姐姐是不是也太绝情了一点。

乔晓桥开车走在一条盘山公路上,周围漆黑一片,只有车灯打出的一柱光照着路面,让她磕磕绊绊的走着。

已经开了一天了,这个时候实在是又困又乏,周围没看到旅店,虽然车上有睡袋和毯子,晓桥也不敢在公路边停车睡觉。只好强打起精神来,放缓车速,慢慢的蹭着。

电话激昂地叫起来,把有点犯困的乔晓桥吓得清醒了。扯出耳机挂上,接起来,

“喂?”

“嗨~~joy。”

电话里,传来一个很有磁性的女声,是gloria。

“嗨~~”

晓桥浅浅的笑了起来。这段时间一直因为女儿的事煎熬,她几乎忘了远在地球另一端的朋友们。

“最近好么?”

gloria的声音平静温和,舒缓的西语说出来,像是一股暖流溶入人的心里。晓桥停了停才回答,

“不怎么好。”

“我都听说了。我很难过,joy。”

“嗯。”

晓桥勉强的笑笑,没说什么。

“那最近你在做些什么呢?”

“没什么。”

迟疑了一下,晓桥并不想多说。gloria像是考虑着什么,过了一会儿,

“joy,或许你可以回澳洲来?”

晓桥没有说话。

“这边需要你,而你或许也可以有个新的开始……”

“gloria,”晓桥打断了她,

“我不能。”

“……”

“我……不能……”晓桥深深地吸气,把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逼回去,咬紧了牙调整着情绪,

“谢谢你,gloria……我想……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所以……”

没有再说下去,晓桥挂上了电话。

破釜沉舟一样的,用尽所有的积蓄买了这辆车。乔晓桥也说不上来是不是在赌一口气,她似乎一无所有了。也不知道,是她抛下了所有,还是所有的都把她抛弃了。乔警官甩甩头把所有涌上来的东西甩出去,打起精神,朝着一片漆黑里,开了下去。

时间永远不会因为某个人或者某件事就停顿下来。虽然对靳语歌来说,有些度日如年,可是煎熬之中时间还是慢慢的过去了。她像是被放入沙粒的蚌壳,痛着,努力地适应着,包裹住那些划得她伤痕淋漓的尖锐棱角,以一种忧伤的姿态,倔强的站立。

新年在一片纷纷扰扰里如期的到来。靳语歌个人度过了她天崩地裂的一年,可是靳氏集团却仍旧在一片光明里稳步前进。年底各分公司经理的述职结束之后,在万江西餐厅举行的送年会显得格外的热闹。

知道靳语歌没有太多的心情强颜欢笑,靳忠夫妇破例出席应付一些世交,欢颜和欧阳则撑起了大部分场面上的事。除了开场的致辞,靳语歌一直待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身旁的纷繁复扰仿佛无关她事,整个人的状态都有些游离。

突然,一个茶金色头发穿粉红纱裙的小女孩咯咯笑着一阵风的跑过来,脚下一拌,几乎要摔倒。靳语歌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手捞住了她,小姑娘也就被她揽到了怀里。仰起头来,对着靳语歌甜甜的笑,

“谢谢阿姨~~”

圆嘟嘟的脸,琥珀色的眼睛,微微有点内陷的眼窝显示出混血的特征,还有,卷卷的头发。靳语歌微微有点吃惊,目不转睛的盯着怀里的孩子,小姑娘也不认生,清亮亮的眸子望着她,清纯得像初绽的苞蕾。

多么熟悉的感觉。曾经,也是一个轻软娇嫩的小人儿,这样仰着头望着她,眉眼弯弯的笑。靳语歌抬手抚到小姑娘的头发上,一时间有些失神。

一个瘦高的男人走了过来,小姑娘回头看见,跑了过去,

“爸爸!”

靳语歌的怀抱一下子空了,手下意识的追着女孩儿伸了伸,随即僵住,抬眼怔怔地瞧着眼前的父女天伦。

这个灰头发的男人叫pierre,是靳氏驻法国某分公司的经理,靳语歌的大学同学,相熟多年的老友。她突然记起,这个小姑娘是pierre和前妻所生的女儿,出生的时候,她还托人送去了礼物的。没想到转眼间,已经这么大了。

“好久不见,语歌。”pierre的中文还算流利,他的前妻就是华裔,一个在外貌上跟靳语歌有五分相似的女人。

语歌的笑容有些勉强,未及寒暄,目光又被小姑娘吸引了去。pierre似乎看出了些什么,拉拉女儿的小手,示意她打招呼。

“阿姨好。”

小姑娘十分乖巧,看起来很懂事的样子。不像靳岂璈,见了生人总是低着头,说她腼腆呢,还经常淘气。就像是乔晓桥总结的:蔫坏。

“语歌?”

pierre发觉靳语歌有点儿恍惚,轻轻的叫她。语歌一下回过神来,

“呵……你好……你叫什么名字?”

“sophia。”

孩子一点都不认生,上来拉住语歌的手,

“阿姨你真漂亮。”

pierre笑了,

“她假期都会到中国来看望外公外婆。”

嘴甜的孩子往往都能讨得大人喜欢,语歌点点头,握着她的小手蹲下来和她平视,

“sophia。”

“嗯。”

伸出手,语歌轻轻地把孩子揽过来抱住。

欢颜远远地看见了,一股心酸漫延上来,还有隐隐的,忿意。

作者有话要说:唉,写得特别累特别累特别累的,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请大家原谅哈。很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咱写的这些东西,真是担不起这么多人的关注。

继续努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