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番外十九

乔妈在这个时候,敲了敲房门。

“先出来吃饭吧,你爸马上回来了。”

“噢,来了。”

晓桥没等靳语歌有什么反应,站起来一边走一边应着,开门就走了出去。靳语歌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百味杂陈,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滋味。

饭桌上,靳岂璈被安排坐在乔妈身边。桌子有点高,乔妈给她在椅子上垫了个厚厚的垫子。小家伙不声不响的自己捧着碗,拿着小勺吃饭。乔妈把各种菜给她夹到碗里,她还懂得抬起头来小声地说谢谢。靳语歌和乔爸打过招呼,坐在晓桥身边,看着女儿,心里被一种巨大的幸福感填满,之前所有的哀伤痛苦都不觉得什么了。

晓桥却一直安静。偶尔抬头看看岂璈,除此之外就不再有别的动作。语歌想跟她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乔妈也看出晓桥情绪上的反常,在外面跑了这么久,毕竟是累了。找了些话跟语歌说,餐桌上的气氛才好一些。

下午的时候,乔爸和乔妈出去串亲戚拜年,家里就剩下三个人在。岂璈老老实实的坐在长沙发上,手里拿着她的momo熊,低着头闷声不响的玩。偶尔抬头看看晓桥,却一直不看语歌。她手里那个鲜黄色半透明的搪胶玩具已经很旧了,当时外公给她买了一大盒,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造型上百个,被人抱走那天她拿着玩的正好是这个,十几厘米的小熊一直被她紧紧抓着,奇迹般的随着她经历一路辗转,竟然又跟她回了家。

靳语歌和乔晓桥,坐在相对的两个沙发上。晓桥一直在看着女儿若有所思,语歌的目光则在晓桥和岂璈的身上来回。她的情绪,已经从女儿失而复得之后的狂惊狂喜中平复下来。昨夜几乎彻夜未眠,她一直抱着岂璈看个不够,甚至都舍不得眨一下眼睛。除了长大了一些,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卷卷的头发,翘翘的鼻子,还有支愣着的耳朵,像极了照片里年幼的乔晓桥。这带给了靳语歌极大的心理满足,这跟抱着sophia的时候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切实的拥有感让靳语歌觉得无比踏实。

但是现在,靳语歌才清醒的认识到,没有变化的只是外表,不管是晓桥还是女儿,变化都太大了。靳岂璈对于她不复幼时的依赖,表现出一种近乎于胆怯的状态。总是很害怕的样子,对于妈妈明显的腻爱和亲近,很紧张,总是畏缩的想避开。而且,听话的有点过头了。

过了一会儿,气氛有些压抑。靳语歌深呼吸一下,故作轻松的开口提议,

“我们……带岂璈出去玩一下吧,过年外面很热闹呢。”

晓桥听了看她一眼,没说话,对着岂璈问道:

“岂璈,妈妈说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靳岂璈没反应,仍旧低着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晓桥又看了看语歌,

“岂璈?”

还是没反应。晓桥想一想,换了个称呼,

“洋洋?”

这下,靳岂璈一下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晓桥。

“不是跟你说了么,你的名字是靳岂璈,叫岂璈就是在叫你啊?洋洋是你在儿童村的名字,以后不能叫了。”晓桥的口气很软,温柔的和女儿说着话。靳岂璈想了想,点点头,表示听懂了。晓桥又继续刚才的话题:

“妈妈说带你出去玩好么?”

岂璈依旧点头。晓桥停了一下,改了口,

“要不我们在家看电视,好不好?”

孩子想都没想,马上又点头。晓桥的目光这才放到靳语歌脸上,

“这个小家伙,有点问题。”

靳语歌也觉出了不对头,但是那种本能的护短让她很快的解释:

“是离开我们太久了才会这样吧。现在回来就行了,过一段时间一定会好的。”

晓桥看着她,停了一会儿,没再多说,站了起来,

“是该带她出去玩玩。等一下,我换衣服。”

靳语歌的表情瞬间明亮,很高兴的点了点头,

“好。”

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人们都衣着光鲜,带着节日里的欢乐表情。街上有不少热闹的景致,靳岂璈却趴在晓桥的肩膀上,紧紧搂着她的脖子,看也不看。语歌几次伸手想接过来抱抱她,她都不肯松手。

带她到了玩具专柜那里,晓桥蹲下来,拉开女儿的胳膊把她放在地上,

“岂璈,买玩具给你好不好?”

靳岂璈被迫离了晓桥,有点儿害怕的站着,紧张地看看周围的人群。靳语歌看着她怯生生的模样很是心疼,赶紧搂过女儿,指着一排排的玩具陈列柜问她,

“看看喜欢不喜欢?”

岂璈扭了扭身子挣出来,抬起头飞快的看了一眼,又低下了头,一句话也不说,只盯着手里拿的旧熊看。语歌和晓桥对视一眼,又耐心地问她,

“不想要新玩具么?”

岂璈抿了抿嘴,摇摇头。

“为什么呢?”

靳语歌不解,正要试图去拿她手里的小熊。突然的,斜刺里冲出来一个七八岁的胖男孩,抱着一杆仿真冲锋枪,一下子顶着靳岂璈的头,

“不许动洋鬼子!举起手来!!”

说着扣动扳机,玩具枪发出尖厉的枪击声效,还带着电光闪烁。靳岂璈被吓得缩了一下,紧紧闭上眼睛一动也不敢动。

靳语歌骤然变色,极是愠怒的抬手就打开了那把枪,丝毫不顾仪态的连同那个男孩推到一边,极快的把女儿抱进了怀里。男孩儿的家长跟了过来,在两个不知道哪里出现的保镖面前拖着孩子自动消失了。

靳岂璈眨眨眼,大约是刚才被那杆枪戳痛了,抬起小手挠了挠头发那里,扁着嘴不吭声。

如果她哭,靳语歌可能还会觉得好受一点。她这样委屈着小脸儿不声不响的样子,让语歌的心都揪成了一团,抱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晓桥叹了一口气,去买了个粉红色的棉花糖给岂璈,小家伙拿着这个甜甜软软云朵一样的东西,眼睛里有了新奇的亮色,表情才慢慢的转好一点了。

晚饭是在外面吃的,因为人多,语歌特地挑了相对安静的西餐厅。靳岂璈不会用叉子吃意面,扳着盘子在那戳呀戳,番茄酱沾的一脸都是。语歌好笑的看她,拿了餐巾给女儿擦干净小脸,拿过盘子,一口一口的喂她。岂璈还是有些怕,张嘴吃饭,却不去看语歌。

晓桥不知道是累了还是不舒服,有些倦倦的,没什么兴致的样子。语歌照她的口味点的东西,也没吃几口。语歌喂女儿吃好了,又给她叫了甜点,小家伙吃完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了。

语歌自己匆匆吃了一点,跟晓桥说:

“回家吧?”

晓桥低着头想了想,

“你带岂璈回家吧,我回我妈那儿去。”

语歌的眉头皱起来,“为什么?”

乔晓桥没说话。

“你好不容易才把岂璈找回来,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团聚,你——”靳语歌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究竟是有些愧意的,很多话就没有底气说。但是又不愿意让晓桥走了,有几分慌乱。

晓桥不看她,偏开了头。

“我知道,”语歌定定神,“你心里有些结解不开。不管怎么样,不要躲我好么?我们一起来解决……”

乔晓桥摇摇头,“我没有躲你,只是……”

话没有说下去,她摇摇头站起来,“就这样吧,你照顾好孩子,我先走了……”

语歌立刻跟着她站了起来,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晓桥,别走!”

因为着急,语歌的手有点发抖,“你也说,岂璈有点问题。我们这样对她不好,她不能再离开我们两个当中的任何一个了。我们不去爷爷那里,回我们自己家,一起回家,好不好?晓桥……”

靳语歌从来没有这样迫切的想留一个人,这样不顾一切的放低姿态。而晓桥的态度虽然坚决,面对这样的靳语歌,她狠不下心来对待,由是,两个人就僵在了那里。

沉默了一会儿,靳语歌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一直在看着晓桥,等她的回应。晓桥半蹙着眉,很是为难的样子。突然,她的裤管被拉了拉,靳岂璈仰着小脸,

“别走。”

晓桥不是铁石,刚刚寻回的女儿这样眼巴巴地看着她,她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拒绝。抬头看看靳语歌,又是无比坚决的神情,只好无奈的妥协。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周我会加快速度,欧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