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番外二十一

这天晚上,靳岂璈别扭着小脸在妈妈的床上睡着之后,语歌没有像平日那样搂着女儿入睡,而是起身披上睡袍,来到了客厅。

小小的夜灯发出淡绿色的光芒,晓桥在沙发上睡着,传出均匀的呼吸声。语歌开了壁灯,来到沙发前面,静静的注视她。

一时间有了几分恍惚,仿佛回到了多年之前。那个时候,年轻而蓬勃向上的乔晓桥,也是这样从容宁静的睡在这儿,心安理得的好像这本该就是她的睡床。

语歌推了一下被子,腾出了一小块地方,想在她身边坐一坐。晓桥却醒了,半眯着眼看她,然后往沙发的里侧靠了靠,让语歌坐得舒服点儿。语歌在昏暗的灯光里脸色柔和安然,似乎已经从下午的暴躁里平静了下来,心情也不错,手隔着被子放在晓桥蜷起的膝盖上,

“白天,玩儿的好么?”

晓桥虽然醒了,还是闭着眼睛,含糊的嗯了一声。

“那为什么回来的那么早?”

“想岂璈了。”晓桥的声音仍是懒洋洋的,语歌的心里却像涌过一波温柔的潮水,每一个毛孔都熨贴无比。

“那……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给岂璈一个完整的家呢?”

语歌的声音温柔而有魔力,仿佛能穿透人的心灵。躺着的晓桥睁开了眼睛,直视着她,

“这跟岂璈没有关系。语歌,是你让我害怕。”

听到这里的靳语歌,仍旧保持着平静,脸上波澜不惊,等着晓桥继续说下去。

“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又会说,‘分手吧’‘你离开,我不想见到你’,语歌,这些话对我来说,太残忍了……”

晓桥的语气缓慢而冷静,仿佛这些话已经离她很远。但是那种拒绝的态度又明确而清晰。她的心里对于靳语歌的推开,旧伤难平。

靳语歌听着,一言不发。她知道晓桥的心里有她亲手划下的伤口,甚至到现在还能感觉到痛苦。然而,她又不是以前的靳语歌了。僵硬的神色很快就在她的脸上化开来,点了点头,

“我知道,是我的问题。”

晓桥重新闭上了眼睛。眼下,她并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她觉得累。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靳语歌很快的换了一种口气,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软绵绵地说道,

“可是,总不能因为是我的问题,就不给一个改正的机会了?”

乔晓桥一下睁开了眼,吃惊地望着面前的人。用这样的神情说出这样的话,这是靳语歌么??而更让她惊讶的还在后面,靳语歌拍了拍她的腿,眉头一挑,

“往里点儿!”

晓桥有些愣,她还没有从震惊里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往里挪了挪身子。靳语歌很是自然的掀开被子,紧贴着背对她侧躺了下去。还要把她的胳膊抓上来当了枕头,伸伸脚把被子盖好,语歌蹭了两下找个最舒服的姿势,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真暖和啊……”

乔晓桥还处在当机状态。她惊异的睁大了眼,像木头人一样被靳语歌摆弄好,一动不敢动。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样,

“你……你干吗?”

“想跟你聊会儿啊,不行么?”

靳语歌仍旧是那种无辜的口气,这神情让乔晓桥毫无抵御能力。瓷白温润的肌肤和馥郁馨雅的幽香充斥着她的感官,还有曲折的手臂抵着的那处柔软,让心跳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加快了速度。

“聊……聊什么……?”

乔警官居然开始结巴,靳语歌的唇角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弯出一个愉悦地笑。

“都好啊……比如——晓桥,你第一次睡在这里,是什么感觉呢?”

“第一次?”

乔晓桥被这个问题转移了注意力,努力的回想了一下,第一次应该是她死皮赖脸硬跟着靳语歌回家的时候吧……

“没什么感觉啊……”

“你睡在陌生人的家里,没感觉?”

“嗯……沙发挺大的,睡起来很舒服。”

靳语歌暗暗地翻个白眼,“没问你对沙发的感觉!”

“呃……”晓桥慢慢的放松了点儿,侧了一下身子,

“真的没什么吧……只不过隔门睡个美女,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种明贬实褒的话让靳语歌听起来十分的受用,更加有聊天的兴致。共同的过往,各自的曾经,她们有很多的话题可以交流。虽然晓桥还不是放得很开,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一会,气氛就变得温柔起来。

乔晓桥的心里仍有芥蒂,只是在这样的氛围里,她不能够把靳语歌推开。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拥着她一起入睡了,暖软温香的身体舒服的有些让人沉迷。她的意识逐渐模糊,然后,在没有想好应该做出什么反应之前,就沉进了香甜的睡梦里。

一连三天,靳语歌似乎对于这种沙发上的夜聊很有兴趣。每天在岂璈睡熟之后,都会到客厅来。乔晓桥不甚坚强的意志被融在温情的包围里,化百炼钢为绕指柔,她的抗拒在靳语歌的柔情里根本施展不开。

而对她们来说,最有话题的莫过于靳岂璈了,从她的呱呱坠地,到第一次牙牙学语,第一次摇摇摆摆的走路,好多的趣事可供回忆。靳语歌手机里有岂璈各个阶段的照片,曾经这是她不敢碰触的东西,而现在,成为了温暖而快乐的记忆。

当乔晓桥第三次快要迷迷糊糊地睡着的时候,她的脑子里突然惊醒:这算什么事儿?!

乔警官“呼”的坐了起来,气急败坏的看看似乎已经睡着的靳语歌,偏开头哑着嗓子抱怨,

“你这样天天过来跟我睡沙发跟我进去跟你睡床有什么区别?!”

语歌已经差不多快要睡着,被她这一闹腾,醒了过来。感觉到晓桥的气不顺,也知道,这个时候跟她去沟通讲道理,很难平息她的脾气,只怕会弄得更僵。

语歌抬了抬身子,伸出手来,勾住晓桥的脖子,拉她仍旧躺下。自己翻过身,变成面对的姿势,缩到她的怀里去,像是呓语般的嘟囔,

“好了别闹,快点睡。”

说着,额头还蹭了蹭晓桥的脖子,像只猫咪一样的乖顺。乔晓桥望着天花板眨了眨眼,像被戳漏气的轮胎,只能瘪了下来。

第二天睡醒的时候,晓桥感觉到靳语歌已经不在她身边。醒醒神,伸个大大的懒腰,掀开被子下了床。刚趿上拖鞋站起来,靳语歌就领着岂璈从房间里出来了。

语歌的头发已经慢慢蓄长一些,绾了一个松松的发髻,耳边有一缕落了下来,添了几分闲适的味道。纯黑的套装合体而优雅,勾勒出恰到好处的线条。细致的小腿,适宜的淡妆,还有那份与生俱来的气度,每一个细节都透着不经意的讲究。而跟以前不同的是,她的脸上不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换做温柔的笑意,满是爱意的领着岂璈的小手,低头对女儿说,

“岂璈,要说什么?”

跟着妈妈这些天的靳岂璈,也不再是刚从儿童村里出来时候的邋遢样子。最时尚前卫的衣饰鞋袜把她从头到脚的装扮起来,加上本来就与众不同的样貌,变成完全可以上流行杂志的潮娃了。

拿着她的熊和晓桥挥了挥,“再见……”

靳语歌抬起头来对着晓桥粲然一笑,随后,领着女儿出门去了。晓桥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心跳似乎乱了节拍。下意识的迈着步子走去洗澡,热水哗哗的冲头而下的时候,她突然就失笑了起来:

这感觉,真是不错啊……

刚把头发擦干,电话就响了起来,晓桥把毛巾挂回去,到茶几上拿了手机接起来,耳边传来Gloria轻快的声音,

“Joy,在做什么?”

“没有,刚起床。”

Gloria在那头笑,“Joy,你越来越不像你了,有时间么?出来喝咖啡吧,我有事跟你说。”

晓桥想了想,

“好。”

作者有话要说:我向大家道歉,不能够把评论每一条都回复,对不起哈!

昨天玩熊玩到凌晨两点,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