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番外二十二

刚开始营业的咖啡馆里面非常的清闲,晓桥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Gloria,散着头发,架了一个没有镜片的木纹眼镜,很是自在的翻看着当天的杂志。

看到晓桥,Gloria高兴的站起来和她互吻了一下脸颊算是问候。晓桥看起来状态好了很多,脸上慢慢有了神采。坐在Gloria对面,神色轻松的点了蛋糕和果汁当早点。

Gloria合上书放在一边,

“Joy,你看起来不错。”

晓桥抬起头来看看她,“是么?可能最近休息的多吧。”

“很高兴你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呵呵,谢谢。”

正说着,晓桥的蛋糕来了,她拿叉子挖了一小块下来放进嘴里,眯着眼睛享受美味。

“那么,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澳洲去?新的单元就要开始了,不希望你缺席。”

晓桥一愣,咽下嘴里的食物,“我……有说过……要去澳洲?”

Gloria也有些迷惑,

“不会去的话,你要做什么呢?”

晓桥把叉子放下,想了想,

“具体要做什么我还没想过,这一年多太累了。不过……”说着抬头看了Gloria一眼,

“没有考虑过再去澳洲。”

“为什么呢?”Gloria不解。

“什么为什么?”晓桥又拿起叉子来叉蛋糕吃,同时睁大眼睛反问Gloria。

“既然没有别的事要做,去澳洲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

Gloria停了一下,突然惊讶地问道,

“难道你还要和靳在一起??”

晓桥眨了眨眼睛,“有……什么问题么?”

“天哪!这怎么可能?!你们都到现在了,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乔晓桥对于Gloria的惊讶很是茫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你已经把女儿找到了,不需要对她再有任何的负罪感了。”Gloria变得严肃起来。

“我找岂璈不是因为对语歌有负罪感……”

“那是因为小Joy所以你们不能分开?”

“嗯……有一点儿吧,不过主要还是我们自己……”

“Joy,要知道,你们并不合适。”Gloria一边点着头,一边很中肯的说着,

“你和靳,你们都不适合彼此,尤其是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你应该知道,在一起对你们是一种折磨。”

晓桥愣了三秒钟,突然的笑了,点点头

“我知道,我们确实不适合在一起。”

手里的叉子无意识的叉着食物,“我们的性格都是一样的,倔强、强势,还有,不愿意分担痛苦。宁愿在自己的壳子里钻来钻去,也不喜欢交流和互相安慰,还经常会把对方刺得很痛。”

Gloria点头,示意晓桥说的很对。

“可是,”晓桥长出一口气,直起身靠上椅背,歪着头,缓慢的、温柔的笑了起来,

“爱情它不讲道理啊……”

在外面透进来的阳光映衬下,这灿然笑容里,一分无奈,三分宠溺,还有满满的暖软柔情。Gloria有些失神,面前的Joy看起来,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特别的光芒里。

晓桥偏开头,微闭起眼睛看着外面走过的路人,

“它不会因为合适不合适就存在或是消失,也不能让人冷静分析然后做出理智的选择。在人群里,你总会第一眼就找到她;在很多年之后,当你看着那个人的时候,仍然能够为她不经意的某个瞬间怦然心动……呵呵……”

晓桥的目光收回来,看着Gloria湛蓝的眼睛,

“这样就够了,别的一切都不重要。”

Gloria愣了好一会儿,像是不认识晓桥一样,目光从迷惑到探寻,慢慢变成了然,最后欣然而笑。

“Joy,虽然我不是很理解也有一点遗憾,但是,为你感到高兴。”

好像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晓桥今天一整天心情似乎都不错,从咖啡馆出来之后,她陪着Gloria去逛了逛,买了一些有中国风格的物品,两个人在风俗街上玩儿了很久,还去吃了有名的小吃。Gloria似乎很喜欢这些从未见过的各式玩意儿,还让晓桥帮她挑了一个丝绸的肚兜准备带回去。两个人直到华灯初上才满载而归,晓桥送Gloria到了酒店,自己回景悦容园。

靳语歌和岂璈正在吃晚饭,小家伙抱着碗,一勺一勺吃的香。语歌在旁边帮她剥一只虾,虾壳虾线都剔得干干净净,然后伸手过去,送进小家伙的嘴里。

晓桥倚在餐厅的门框上,歪着头看,语歌看见她,脸上的笑有些勉强,拿起餐巾擦了擦手,

“吃饭了么?”

“嗯。在外面吃了。”

“还吃点么?”

“不了,挺饱。”

语歌也就不再多说,低着头自己吃饭了。晓桥觉出了一丝异常,语歌比早上的时候像是多了什么心事,她在吃饭又不好问,就径自去换衣服,准备等晚上岂璈睡了,和她好好谈一谈。

靳语歌整晚都比较沉默,抱着岂璈在翻看一本新的装潢杂志,想把岂璈的房间换个样子。小家伙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她的房间还是婴儿房的形态,实在有点不搭调。

晓桥自顾忙活自己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时的翻找着什么。靳语歌间或抬头看她一眼,脸上的凝重越来越沉。晓桥浑然不觉,一边忙着,还哼起了小调。

夜深了,靳岂璈拿着她的熊慢慢进入了梦乡。语歌从卧室出来,看见晓桥正坐在沙发上摁她的手机。

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靳语歌转身走开,坐到了书桌后面。

“这么晚了还工作?”

晓桥头也不抬,很随意的开口问。

“嗯,明天有个重要的董事会,我再把资料熟悉一下。”

语歌轻声的解释,晓桥嗯了一声,算是明白。过了一会儿,放下了手机,起身进了厨房。

没多久,晓桥端着一个托盘出来,一碗粥,两碟小菜,放到靳语歌的书桌上,

“吃点夜宵。我看你晚饭没怎么吃,饿吧?”

靳语歌的脸色却突然变得苍白,直直的盯着那碗粥,像是在极力的控制情绪,片刻之后,却终于放弃,眼泪像不受控制一样,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乔晓桥正在抠鱼松罐子的盖,一抬头看见靳语歌突然地泪如雨下,诧异的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惊讶地看着她。

“你……你怎么了……?”

语歌的脸上,满是一种混合了失望、委屈和不甘的神色,眼中的泪还在不住的掉,话出口都被哽得断断续续,

“这……是不是代表……最后……最后的了?”

乔晓桥更是疑惑,不明白这句话所从何来。眨眨眼,没有答话。

靳语歌的悲意更浓。昨晚晓桥对她明显是有抵触的,知道了晓桥今天的行踪,又看见她哼着歌儿收拾行李,不可避免的,就会以为到底是挽留不住。那种悲从中来的极度失望让她再也维持不了表面的平静,泪流得更凶了。

“晓桥……”

乔晓桥慢慢的似乎反应过来靳语歌在说什么,又是在哭什么了。自上而下的斜她一眼,撇撇嘴,一手叉着腰,不说话。

“晓桥,我……”

靳语歌这个时候其实很想潇洒的跟晓桥说一声祝福,在她尽了努力,却又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之后,不管心里痛到鲜血横流,也让自己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一点儿。但是,她发现她做不到,‘祝你幸福’这种话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那比杀了她还要难受。只能徒劳的任由自己哭,手紧紧的攥成拳头,指甲都陷进了掌心里。她现在终于能够体会到,乔晓桥被通知分手时的心情了。

乔晓桥翻个白眼,一脸无奈地腹诽,‘又发什么神经病?’

可是靳语歌哭成这样她终究是心疼,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人这样的放低自己,别人可以不在乎,她是最知道个中滋味的。

“啪!”铝罐被不轻不重的顿到桌上,乔晓桥板着脸,

“我告诉你靳语歌,事不过三哦。”

出现了片刻的沉默,靳语歌侧抬起头,满眼的泪,带着一丝不解看着晓桥。

“再有下一次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了。”

晓桥直视着她的眼睛,说得无比的笃定。不是玩笑,不是戏谑,语气严肃而坚决,带着她对于感情的执着和自尊。靳语歌眨了一下眼,似是明白了晓桥话里的意思,绝处逢生的幸福感铺天盖地而来,眼泪更是停不住了。

“好啦!”

晓桥换上轻松的神色,

“年轻的时候也没见你哭过,岂璈都这么大了你反而哭成这样,丢不丢人啊?”

说着伸手想去给语歌擦脸,谁知道,被靳语歌低着头一把就挥开了。大小姐动静很大的站起来踢开椅子,径直去了卫生间,路过晓桥身边的时候,还故意把她撞个趔趄。

卫生间的门,被狠狠的撞上,震得晓桥一个哆嗦。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扑到我怀里来表个决心的么?怎么又翻脸就不认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后面就彻底木有虐了,呼——好累。

因为前面虐的比较多,后面会写点所谓的甜其实就是鸡毛蒜皮的东西,我是很不擅长写这个的,所以难免有点违和,大伙有空就喽喽,没空就等结文吧。

怎么还不结文啊??真是烦死人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