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番外二十三

晓桥靠在书桌前面懊悔松口的有点早,卧室的门却轻轻的开了。靳岂璈眯瞪着眼睛走出来,挠挠自己的头发,转着小脑袋四处看。

晓桥赶紧过去,蹲下来搂着小家伙,

“怎么了?被吓醒了?”

岂璈没说话,看着晓桥发愣。

“宝贝你饿不饿?有好吃的粥哦。”

晓桥笑眯眯的抱着女儿,在她肉包子似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这个时候靳语歌从卫生间出来了,脸虽然洗净了,眼睛肿的像水蜜桃,鼻尖也红红的。扫一眼乔晓桥,一句话不说,把岂璈从她怀里提溜出来,抱着就进了卧室。

于是,乔晓桥就又被巨大的摔门声拍在了外面。不过,她一点都不着急。笑着摇摇头,自己拿了衣服去洗澡,歌儿哼的更起劲了。

果然不出所料,等她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靳语歌背对着她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正如多年前的那样。晓桥的嘴角慢慢的弯起来,过去坐在她旁边,装模作样的开电视。

照例是猫和老鼠。

靳语歌没什么表情,看了一会儿,鼻音很重的开口,

“你收拾行李干什么?”

晓桥回头看她,“我去趟岂璈待的儿童村,看看这个小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我和你一起去。”

“一起去?好几天哦,你不会想她么?”

靳语歌瞥她一眼,不说话了。看着乔晓桥得意地笑,很是不忿的欺身而上就把她压在了沙发上,恨恨地盯着她。

晓桥惊讶的睁大了眼,“你要干嘛?”

“你说呢?”

靳语歌咬牙。乔晓桥转了转眼珠,恍然的表情,然后又疑惑,

“现在?”

刚才似乎有人说明天有重要会议要看文件的。靳语歌没回答,眉头挑了一下。

“在这儿?”

“为什么不?”

语歌的反问一幅理所当然的口气。晓桥的嘴角往下面撇了一下,感悟:跟当年还是有变化的。既然这样,就不用客气了吧?

气氛很好,兴致也不错,靳语歌的嘴边一直保持着一个若有似无的笑意。沉睡许久的身体,被重新一点点一寸寸的打开,指尖轻触,好似魔力滑过肌肤,如精灵的魔法棒,带出蹦跳的一串闪烁音符。相对床来说有点窄的沙发上,两个人的身体紧密相贴,和略感粗糙的布料摩擦出情动的火花。乔晓桥的反应让语歌很满意,深情、眷恋、爱不释手,温柔的可以让人融化。但是她不动声色,就像此前一贯的那样,不管缠绵的燕好多浓,脸上仍旧是波澜不惊。

乔警官有点力不从心,只一个回合下来,她就伏在靳语歌的颈窝里喘粗气。不知道是痒还是确实觉得好笑,靳语歌笑得有点不怀好意。

“你笑什么?”晓桥的脸微微的泛红,情&欲还是羞恼,不得而知。

“没有啊……”靳语歌圈着她的脖子,手指在卷发里若有似无的撩。

“我听见你笑了。”

“哦,我只是在想:年轻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没用过,岂璈都这么大了表现成这样,丢不丢人啊……”

靳语歌说的云淡风轻,还带着一种故意的挑衅。乔警官一下愣住,呈现绿色的脸上是一种被雷劈了的表情。她磨了磨牙,眯起眼睛,准备以实际行动,反击这种无端的污蔑。

夜,很长。

第二天的早上,情绪上的大悲大喜和身体上的极致快乐,让靳语歌压过顽强的生物钟,过了平日起床的时间仍旧在沉睡。乔晓桥倒是没什么异常,起床洗漱,烤面包热牛奶,还做了热乎乎的面片汤。早餐好了的时候,她去卧室里把靳岂璈从被窝里掏出来,又揉又捏把她弄醒,洗洗干净,让小家伙先吃饭。

靳岂璈除了外貌,还遗传了乔晓桥一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对食物的虔诚。吃饭的时候无比认真,从不东张西望,一口一口把给她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晓桥把涂好花生酱的面包递给她,小家伙接过来一手拿着,另一手抓着调羹,一口面包一口汤,吃的非常专注。

晓桥擦擦手,

“岂璈啊,你妈妈说,她今天有个重要的董事会,但是她现在还在睡觉,你说我要不要叫醒她哦?”

对靳岂璈来说,董事会是个什么玩意儿她并不知道,所以对于乔晓桥的问话无法做出回答,所以仍旧在认真地吃饭,不理她。

“问你话呢,你怎么光知道吃啊?”

晓桥不满了。可是靳岂璈仍旧当做她不存在,只顾吃自己的。乔警官对于小丫头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十分不爽,把她正吃着的面包抢过来,

“你先回答问题才准吃饭。”

靳岂璈看着面包被抢走,眨眨眼睛,抬起头来,很是无辜的看着乔晓桥。看晓桥没有还给她的意思,也不要,抿抿嘴低下头只喝汤。晓桥对她这种逆来顺受的习惯很是头疼,赶紧把面包还她,

“行了行了,吃吧。”

还是把靳语歌叫起来商量一下,长的肉包子就算了,性格也肉包子的话,以后是要被吃的渣都不剩的。

两个人商量的结果是带小家伙去游乐场玩玩。靳岂璈对这个提议表示平静,幼年时期仅有的几次去游乐场的经历她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不过去玩的话,小孩子还是很有点喜欢。

那天早上两个大人又是在沙发上醒来的,她们似乎爱上了这种沙发游戏,一点都没有为人家长的自觉。晓桥洗漱完了去厨房做早饭,靳语歌收拾了被子,进卧室叫女儿起床。

推门一看,岂璈居然已经起来了,下了床站在边上盯着床上的被子看。靳语歌笑笑,

“岂璈?今天怎么自己起来了?”

靳岂璈的反应却有点不对劲。眼神闪烁,对于靳语歌要去抱她的手有明显的畏缩。她回来以后对语歌一直不太亲近,只是也没有表现的这么明显。语歌摸摸她的额头,没发现什么异常。

语歌带着女儿洗漱干净,领着她进了餐厅。挂着倒霉熊图案围裙的乔晓桥正把早餐摆上桌,看见穿牛仔裤的靳语歌,闪闪眼睛吹了声口哨,靳语歌嗔她,

“别闹了,岂璈好像不太高兴。”

晓桥闻言,低头揉揉女儿的头发,

“岂璈,你怎么了?带你去玩不开心么?”

靳岂璈一改往日自己上椅子坐好的习惯,背着小手站在餐桌边上,眼睛怯生生的,看看晓桥和语歌,又快速避开。靳语歌不明所以,蹲下来跟她平视,耐心地问她,

“岂璈,你不舒服么?”

小家伙摇摇头。

“那,是不喜欢去游乐场?”

还是摇头。晓桥瞅瞅她,放下手里的汤勺,出了餐厅。靳岂璈很紧张的看着晓桥出去,眼里的慌乱更甚。靳语歌愈加迷惑,不知道女儿是在怕什么。不一会儿,晓桥回来,一幅忍俊不禁的表情,

“先吃饭吧,没事。”

语歌不明所以,奇怪的看着她。晓桥伸手把岂璈抱起来,狠狠地亲一口,

“你这个家伙。”

说着自己坐下来,把女儿放在腿上,

“岂璈,像你这么大的孩子呢,尿床是正常的。我和妈妈会处理,也不会怪你,你怕什么呀?”

靳语歌明白了个中原委,放了心,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弯腰用指尖刮刮女儿的脸,

“就因为这个害怕?”

靳岂璈看见大人似乎没有要责骂她的意思,这才放松了表情。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两个小手纠结的扭在一起,低下头了。

因为不是节假日,游乐场里并没有人满为患,不过也很热闹,靳岂璈从进门开始眼睛就不够用了,小脑袋转来转去,脸上满是期待的兴奋。

晓桥抱着她慢慢地走,先叫她看个够。语歌买个氢气球给女儿,岂璈有这种正常孩子的反应很是让人高兴,看起来问题还不算严重。

到了一些游乐设施前面,上面的人群发出惊叫声,引得小家伙仰起头看。晓桥趁机诱惑她,

“岂璈,你想不想上去玩啊?”

靳岂璈眼里闪过亮色,抿着小嘴,腼腆地点点头。

“可是我不敢玩儿啊,让妈妈带你上去好不好?”

小家伙脸色一僵,她不是很喜欢跟着靳语歌尤其是单独和她一起待着。可是看起来很好玩儿的游乐项目又充满了吸引力。想了想,还偷偷看了靳语歌一眼,有点儿勉强的点了点头。

晓桥跟靳语歌眨眨眼,把女儿放下。靳语歌伸出手来,小家伙慢腾腾的挪过去,伸出小手来让妈妈牵着,高兴的朝着围栏里面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看评论看得津津有味,作为一个评论远远多于正文的写手,咱表示鞠躬感谢大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