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章圣诞番外

“我不——————!!!”

靳岂璈穿着粉色的波点棉睡衣和小拖鞋,手里抓着MOMO熊,抱着她的大白枕头,像只炸开毛的小公鸡,皱鼻子瞪眼的跟乔晓桥在卧室门口对峙。

“你不也得去。”

乔警官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脖子上挂着毛巾,手插在浴袍的口袋里,一派轻松的看着面前的小家伙。

“我要跟妈妈睡!!”

靳岂璈仰着头,小嘴抿得紧紧的,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

“不行~~”

晓桥毫不留情地否决,还带着几分的鄙夷,“你都几岁了?还跟妈妈睡,羞不羞啊?”

靳岂璈两个嘴角往下撇着,一脸的不高兴。可对于晓桥的嘲笑,没有什么反驳的理由。但是又不甘心战败,

“那你都几岁了?你为什么还跟妈妈睡?”

乔晓桥被噎得嘴角抽筋,“那是你妈妈,不是我妈妈好吧?!”

“我妈妈所以要跟我一起睡!!”靳岂璈十分执着,努力的胡搅蛮缠。乔晓桥打个哈欠,很不耐烦的伸手呼噜呼噜女儿的头发,

“好了别闹了,乖乖听话去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去。”

靳家的小千金因为之前的绑架案,比同龄的孩子落下了不少的学前教育课,正忙着补习。不过上课这件事对每一个孩子来说都不算什么开心的活动,听到这里的靳岂璈想到前途一片黑暗,更加想得到妈妈的安慰。

“不!”

“警长现在命令你,赶紧去睡觉!”

“妈妈——”

小家伙开始搬救兵了。

正坐在床上看邮件的靳语歌翻个白眼,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每天入睡前,为着靳岂璈究竟睡在哪里的问题,要固定上演这么一出战斗剧。宝贝刚回来的时候,因为失而复得的珍爱心情,当然要每天抱着睡才能放心,也是为了和女儿重新培养感情。可是,习惯一旦养成了,再想改就难了。小家伙习惯了在靳语歌怀里入睡,整晚都霸着妈妈不带松手的。乔晓桥想干点什么坏事的时候一点空子也钻不到,时间久了当然意见很大。于是打着她已经不小了不能再跟大人睡的旗号,直接赶去儿童房。

靳岂璈本来睡觉前可以缠着妈妈讲故事唱眠歌,还能有香喷喷的晚安吻若干个,突然被发配到黑乎乎的房间里一个人呆着,能愿意她就不叫乔晓桥的娃了。

于是奋起反抗!!就形成了现在每天睡前一战的局面。

照靳语歌心里的意思,她还是愿意让女儿留在身边睡的。一来晚上踢了被子什么的,方便照料;二来因为那次绑架事件,也留了些微的后遗症,女儿要抱在怀里,她才会睡得安心。可是,毕竟小家伙一天天长大了,毕竟不能总是依着她的性子来,毕竟乔晓桥若是发脾气就会很麻烦,毕竟她自己有时候也是……有需要的。。。。。。

靳语歌只好认命的下床披上睡袍,趿上拖鞋从卧室里走出来,

“好了好了,我带她去睡。岂璈,妈妈陪你一会儿,然后自己睡,听到没?”

“嗯嗯嗯!”小家伙忙不迭的点头,高兴的拉起妈妈的手,得意洋洋的一侧头,

“哼!”

“哼你个头哼!”乔晓桥对目前经常战败的局势很是不忿,冲着靳岂璈瞪眼睛。

靳语歌不满的啧了一声,嗔怪乔晓桥当着孩子的面说脏话。随即又安抚的拍拍她的胳膊,

“你先去把头发吹干,我一会儿就来。”

“你就惯着她吧!”

这所谓的一会儿,还不知道会儿到啥时候,晓桥没好气的扬眉又撇嘴,可也无计可施。靳岂璈皱着小鼻子冲她吐一吐舌头,拉着妈妈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儿童房设计成了海洋世界的风格,蓝色的基调和各种鱼儿水母的装饰,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一种幽静深远的情调。床的造型是一个带船舱的大木船,铺了绣着水草和贝壳的床品,床头上方还挂着一个尼莫的毛绒玩具。靳岂璈顺着床边的小梯子爬上去,把自己的枕头摆摆好,钻进被子里,然后拍拍身边的空,示意让妈妈也来一起睡。

靳语歌总是拿她没办法,在妈妈面前,靳岂璈的各种乖巧听话,让一直以来雷厉风行的总裁不自觉地要把她宠上天去。摸着女儿毛茸茸的一头卷发,靳语歌顺从的躺下来,把宝贝半抱进怀里,轻轻地拍着,

“好了,睡吧。”

靳岂璈遗传自晓桥的一双小单眼皮的眼睛瞪得溜圆,一点儿睡意也无。仰着头看语歌,

“妈妈,周末我可以跟你去公司么?我想去找小关阿姨玩儿。”

“周末……这个周末是圣诞节啊……”靳语歌若有所思地说。

“圣诞节是什么?”

“圣诞节是西方一个最重要的节日,不过现在也传到咱们这边来了,宝贝想要什么礼物?”

靳岂璈想也没想,“想和妈妈出去玩儿~~”

语歌想了想,“周末应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可以的话……就带你出去玩一玩吧……”

“真的么?”

一听到这里,小家伙更精神了,翻身坐起来,目光炯炯的望着妈妈。靳语歌一愣才意识到,觉得有几根黑线从额头掉下来:

照这样的话,要到几点才能睡着……

等到靳语歌轻手轻脚的带上儿童房的门,回到自己的卧室,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主卧里的台灯还亮着,乔晓桥靠在床头上,手里还捏着手机,却是歪着头已经睡熟了。看样子,是等的实在熬不住,无意识的睡着了的。

靳语歌看她那个别扭的造型觉得好笑,过去把手机拿出来放到一边,然后伸手到晓桥脖子底下,托住她的头让她躺平了睡。乔晓桥的睡眠一贯优良,这个姿势一觉到天明的话,明天好去医院治落枕了。

因为动作太大,晓桥醒了,迷迷糊糊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看,嘟囔着,

“嗯?岂璈睡了……?”

说着还挣扎着想坐起来。语歌按她躺下,

“嗯,你也赶紧睡吧,很晚了。”

乔晓桥不甚清醒的内心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没能抵抗过强大的困意,顺从地哼了一声翻个身趴好,找老朋友周公玩儿去了。

靳语歌无奈地摇头,帮她拉好被子,跟刚才在女儿房间里做的那样,弯下腰在卷卷的头发上亲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的关上灯,继续刚才被打断的工作。

翌日,靳语歌的会议刚结束,乔晓桥后脚就敲门进了她的办公室。大小姐脸色一变,

“你不是带岂璈去上课?”

“爸妈早上过来带她去了,说是下课要领去买什么东西,有人跟着。”

语歌这才松口气,

“哦。”

“我有事跟你说。”

靳语歌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上,转过身来靠着桌子,“什么事?”

“局里边给我打电话,有个重要的案子,需要个女警去协助一下。问我愿不愿意去。”

语歌眨了眨眼睛,晓桥的话简单明了,意思很清楚。而且她但凡说了出来,肯定是想要去的,这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可是,她又有点儿迟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也就两三天,就在本市查点东西,不危险。”

晓桥知道靳语歌会顾虑什么,就加上了几句解释。既然这样说了,靳语歌再说反对的话,又会弄僵,她也只好轻轻地叹了口气,

“行吧……那你自己小心。还有,我想周末带岂璈出去玩,你要回来。”

“好,我知道了。”

乔晓桥觉得没什么问题,就答应了,

“那我回家收拾点东西过去,今天就不回家住了。你晚上带岂璈回爷爷那儿去吧。”

说着走过来,探身在靳语歌脸颊上吻了一下,“走了,拜。”

“哦……”

直到乔晓桥的身影消失在门背后,靳语歌才忐忑又迷惑地,应了一声。

靳岂璈两天没见着晓桥回家,也觉得像少了一点什么似的。靳语歌没告诉她晓桥去了哪儿,她的小脑瓜里就以为是她不肯自己睡觉惹晓桥生气了,蔫头巴脑的没什么精神。语歌下班回来,听保姆说女儿不高兴,连衣服都没顾上换,干脆决定带她出去吃晚饭。

餐厅里,靳语歌在看菜单。岂璈把着桌子边,一脸期待的看着妈妈,

“妈妈,警长来么?”

语歌一愣,“嗯?”

乔晓桥没事的时候在家里带孩子,和小家伙玩儿警察抓小偷的游戏。她扮演警长,靳岂璈扮演警员,MOMO熊扮演小偷。警员每次出动抓住了小偷,都要向警长报告。俩人把这种弱智游戏玩儿的乐此不彼,时间久了岂璈平常的时候也叫晓桥警长了。

但是显然,靳语歌还没习惯这个称呼,她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是说的谁,

“哦,不来,她有事呢。岂璈,甜点你要吃蛋糕还是布丁?”

小家伙的情绪明显低落下来,垂着头皱起小眉毛,很是纠结的抠着餐巾上绣的字母,

“蛋糕……”

靳语歌有点好笑,跟服务生点好餐,然后故意逗她,

“岂璈?”

“嗯……”

小家伙还是不抬头,嘟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怎么了?不愿意跟妈妈出来吃饭么?”

“不是……”

“不是为什么不高兴啊?”

靳岂璈嘟嘟囔囔的也没说出个答案来,很快,吃的送了上来。靳语歌怕她情绪低落吃东西对消化不好,赶紧哄她,

“好了好了宝贝,晓桥周末就回来了,到时候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岂璈的眼睛这才一下有了光彩,仰着头亮晶晶地望着靳语歌,

“好!”

去了心事,小家伙开始开心的吃饭。毕竟是小孩儿,还是有些调皮多动,靳岂璈一边享受着妈妈的照料,乐滋滋的嚼着食物,一边往旁边看,找有意思的事儿瞧瞧。

才吃了几口,小家伙突然停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左边的方向看。靳语歌在给她倒水,没注意她看什么。岂璈呆了一会儿,用很是委屈的声调,怯怯地叫了一声,

“妈妈……”

语歌这才看她,发现了异常。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离她们两张桌子之外的位置上,坐着几个人。两男一女,还有一个j□j岁左右的女孩儿。那个女的侧对着她们,黑色的披肩长发,时髦的衣着,一只手放在旁边女孩儿的肩膀上,正在说着什么。

几乎是第一眼,靳语歌就认了出来,那是乔晓桥。

显然,靳岂璈也认了出来,不过,她的小脑瓜想不明白,乔晓桥外貌上这样突然的明显变化是怎么回事,有些迷惑。等发现自己解决不了的时候,当然的开始找妈妈求助了。

靳语歌先是吃了一惊,乔晓桥显然是在像她自己说的,查什么案子,需要这样乔装的话,明显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她一起的人看上去强壮彪悍,这给人造成了一种心理上的压迫感。一种感知到危险的气息,从靳语歌心里冒了出来。

眼前,最需要做的,就是怎么安抚靳岂璈,别给晓桥惹出麻烦来。靳语歌迅速调整一下思绪,装作没什么事情的神色,

“岂璈,妈妈怎么跟你说的?吃饭的时候不准东张西望。”

“可是——”

小家伙有点儿着急,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晓桥就在那儿,可妈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她想跑到晓桥身边去,可是靳语歌神情严肃,她又不敢。

“嗯?”

语歌板下脸,做出要生气的样子。靳岂璈果然不敢再多说了,低下头看着盘子,很委屈地吃着饭。时不时还是要偷偷地看看晓桥那边,然后再看看妈妈。靳语歌脸色平静,毫无异色,这让小家伙都要急死了。

一顿饭纠纠结结的吃完,靳语歌给女儿擦干净嘴角,穿好衣服,

“岂璈,回家吧?”

靳岂璈十分不情愿的被妈妈领着上了车,还趴在车窗上往餐厅里看。这个时候晓桥那边也吃完了饭走了出来,要上车的时候,晓桥还弯下腰拥抱了一下那个小姑娘。

这一幕被靳岂璈看得清清楚楚,小家伙觉得她被警长抛弃了,内心十分的痛苦。眼泪汪汪的回过头,求救的看着靳语歌,

“妈妈……妈妈你看啊……”

靳语歌明白女儿在想什么,赶紧抱了过来,

“岂璈,晓桥有工作要做,我们不能去打扰,知道么?”

小家伙缩在妈妈怀里,很是忧心地问,

“那她还回来么?”

“当然了!妈妈不是跟你说,周末我们要出去玩么?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靳岂璈这才稍稍放了一点心,可还是不怎么高兴,老老实实的偎着语歌,一点儿都不欢实了。语歌有点心疼,又没有什么办法,车开动的时候,也忍不住回头去看,看到乔晓桥的车跟她们背道而行,消失在了夜色里。

回家之后的靳岂璈一直很忧郁,谁逗也不高兴。各种各样的圣诞礼物给她堆满了玩具房,也没见她个笑容。圣诞节的前一天下午,欢颜和欧阳从外边回来,第一件事先去抱抱靳家的宝贝疙瘩。

“我的小外甥狗儿~~猜猜看小姨给你带了什么礼物?MUA~~~~~”

欢颜把靳岂璈抱起来,在她嫩嫩的腮帮子上狠狠亲了一口。

靳岂璈扁了扁嘴,没吱声。

“怎么了这是?谁欺负咱们家心肝宝贝儿了?”

“晓桥出去有事,这几天没回来。这孩子啊……就不乐意了。”

周姨拉拉靳岂璈的小手,慈爱的笑着解释。

“是嘛?晓桥不在家呀?岂璈没有大马骑啦?来,她欧阳阿姨,顶一下班好了。”

欧阳停下车,刚从外面进来,

“什么?”

“你扮演一下大马,给我们岂璈乐呵乐呵~~”

“那不是乔晓桥的活儿么?”

“晓桥不在家呀,就由你暂时代替这个职务。”

欧阳脱下外套,还没等说话,乔晓桥背着包,扛着个扎了缎带的大箱子从外面进来了。

靳岂璈眼睛一亮,挣着从欢颜怀里下来,一溜烟跑过去,抱着晓桥的腿,紧紧地搂着不松手。

晓桥有点儿奇怪,手里的东西放下,把女儿抱起来。

“怎么了岂璈?”

靳岂璈转又搂着她的脖子,小脸贴到她肩膀上,一样是不说话不撒手。晓桥眨眨眼,转头问欢颜,

“Sophia又来了?”

二小姐翻个白眼,无言以对。

“好了好了岂璈,先去换个衣服,你不是要出去玩儿么?你妈在那边等着了,我回来接你咱们赶紧去,好不好?”

靳岂璈这才有点儿笑模样,顺从的让晓桥抱着上楼了。

一家三口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小家的时候,靳岂璈洗过了澡,抱起自己的枕头和永远跟随她的MOMO,一脸悲壮的爬到主卧的床上,在靠床头倚着的靳语歌和乔晓桥脸上各自亲了一下,大义凛然地宣布,

“今天晚上我自己睡,不用讲故事了!妈妈晚安,警长晚安!”

说完了,从床上爬下去,带着坚定而又倔强的小背影,像走向刑场的革命先烈一样,勇敢地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门关上了,剩下的两个大人各自转头,相视一笑。乔晓桥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今天晚上,讲个大灰狼和小红帽的故事吧?”

(圣诞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好久不见~~大家节日快乐哈~~~

为了和剧组换广播剧听,我努力的码了一期不知所云的番外出来,大家就当听剧之后的甜点吧。

斑马线广播剧第四期:.tudou./programs/view/v6h47Y7ns/

还有就是,貌似,可能,好像,俺亲家,更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