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情人节番外

周末的上午,阳光很好,从靳家大宅三楼的窗户里照进来,一室的浓浓暖意。靳语歌坐在书桌前面,看着电脑屏幕,手里的鼠标一下下点着,旁边的打印机里,一张一张地吐出来她需要的资料。

穿着格子衬衣的乔晓桥站在边上,有条不紊地帮她分类整理,然后装订起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却又都觉得悠闲而且适意。

光线照到靳语歌的侧脸上,呈现出一种淡淡的光芒,晓桥看到了,仿佛被挑动心里的某根弦,停下了手上动作,慢慢的弯下腰,两手撑住桌面和椅背,在语歌的脸颊上轻啄了一下。

专注于电脑上的靳语歌微偏头瞥了她一眼,“干吗?”

晓桥眯起眼睛笑,

“亲亲啊~~”

语歌弯起唇角,似笑非笑,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哦?”

乔警官无可奈何的翻个白眼儿,随即露出阴森森的小白牙,

“那就奸好了……”

说着伸手去抱靳语歌,凑到她颈窝里亲来亲去。语歌抬手挡她,脖子那里痒的磨人,又笑着躲,两个人嬉笑着闹成一团。

楼梯那里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乔警官迅速地松手起身,拍平衬衣上的褶,抄起桌上的一摞文件背过身去佯装整理。

随着靳岂璈一叠声的“妈妈妈妈!”小家伙抱着一架遥控玩具装载车,很是兴奋的跑了上来。随手把玩具扔在沙发上,然后就扑到靳语歌腿上,抓着妈妈的衣角,眉眼弯弯的笑成了两道月牙。

靳语歌的脸色稍有点儿不自然,掩饰一样地拿了手帕帮女儿擦着额头,

“玩什么了?跑的这一头汗。”

“妈妈妈妈,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小家伙还不足以发现这细微的异常气氛,看起来挺激动,眼睛里闪闪烁烁都是期待。语歌眨了眨眼睛,点点头,

“什么问题啊?”

“妈妈,我会有一个弟弟还是妹妹?”

靳语歌的表情一下子愣住,停了一会儿,回头去看站在她后边的乔晓桥。乔警官靠在桌沿上,一脸无辜的耸耸肩,

“不是我教她的哦。”

语歌复又转回头来,看着女儿琥珀一样的眼睛,

“谁告诉你,你会有弟弟或者妹妹啊?”

“小姨!!”靳岂璈干脆利落的回答,

“小姨说,要是我很乖又听话,就会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玩儿了。”

晓桥忍不住笑起来,这一次骗小家伙听话的借口,听起来很新鲜呢。靳语歌则是忍不住的翻个白眼腹诽一下亲妹妹,要不要这么骗小孩儿啊?

“岂璈,妈妈只有你一个宝贝,谁也不能分走妈妈对你的爱,弟弟或者妹妹也不行,知道么?”

靳岂璈仰起小脸看披着一身阳光的妈妈,眨巴眨巴眼睛,似懂非懂,

“哦……”

晓桥把手里的纸竖起来在桌上冲齐,笑眯眯的问女儿,

“那岂璈是想要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呢?”

靳家的小千金很认真地想了想,

“我想要个小狗!”

默……

气氛出现了暂时的停顿,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感觉。乔警官和靳总裁除了嘴角有些微的抽搐之外,都保持各自的姿势和表情,狠狠地发了一会儿愣。

这孩子是……什么情况???

几天之后,晚上十点半多了,乔晓桥弓着腰轻手轻脚地打开自己家的家门,偷偷摸摸的换好鞋。谁知转过玄关一抬头,就看到靳语歌端坐在沙发上,脸色很是阴沉。小家伙站在离她挺远的地方,低着头一声不吭。

有点儿心虚的晓桥觉的气氛有些诡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挂上一个灿烂的笑脸,准备装作没事人一样打个招呼。冷不防靳语歌却先她一步开口了,

“几点了?”

“呃——老同学好久没见,多喝了几杯。又去唱了会歌,就忘了时间了。”

晓桥赶紧报告一下行踪,不管怎么样,良好的态度是必要的。靳语歌听了之后,没什么反应,也不再说话,面色愈发不善。晓桥突然感到一阵紧张,看看女儿,使一个眼色,意思是问她:你妈又抽什么风?

之前经常跟她暗线联系的靳岂璈这次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着脑袋,看也不看她一眼。让晓桥更加的疑惑,想要开口问问,又怕捅了马蜂窝被殃及。清清嗓子,

“岂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去睡觉啊?”

“你还知道晚了?”

结果是靳语歌回她,声音不大,那种不悦还是很明显的。到底是被殃及了,晓桥挫败的耷拉下眉毛,

“最近很忙啊,都没时间玩。好不容易有机会聚聚,才多玩儿了一会么。”

“忙?你都忙了些什么?”

“嗯?海洋馆的事情啊,筹备期间事儿尤其多。”晓桥把外套脱下来,有点莫名奇妙。

“靳岂璈入学考试考了倒数第一你知道么?”

乔警官愣了愣,下意识的转头看看斗败的小公鸡一般的女儿,明白过来什么事了。不过,她没觉得是个什么不好的消息,倒是挺想笑的。

“宝贝,考了倒数第一啊?”

晓桥故意去问靳岂璈。小家伙很不高兴地瞥了她一眼,撅着小嘴不回答。靳语歌显然被气坏了,说着话气息都不匀了。

“你分不分得清主次啊?海洋馆弄成什么样有什么要紧?她成绩烂成这个样子,你还有心思在外面喝酒唱歌?”

“呃……”

乔警官心里很想说,孩子成绩不好难道我要在家坐牢么?不过她知道大约这样说之后下场会比较惨,只好走过去坐进沙发,把靳岂璈抱起来放在腿上,

“宝贝被骂了啊?”

岂璈看看靳语歌,不说话。

“你好像不当回事是吧?”

靳语歌声音高了一个调门,目光严厉。晓桥笑了笑,

“谁叫你把她送去那种什么国际精英学校的嘛?那里面的孩子很小就进行强化教育,我们岂璈之前又没有特殊培训,肯定比不过他们啊?”

“不去那里去哪里?”

“一般的学校就很好啊?我们宝贝说不定还能考前十呢?是不是岂璈?”

晓桥说着还亲了亲女儿肉包子一样的小脸,小家伙大约知道自己惹妈妈生气了,扁着嘴一声儿不出。

“一般学校,先不说安全问题,她能学出成绩来么?”靳语歌眉尖揪在一起,盯着乔晓桥。

晓桥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要让她学出什么成绩啊?难不成还要培养个爱因斯坦?”

“我不允许她平庸。”

晓桥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怎么就平庸了?孩子活的快快乐乐的不就行了?尤其是我们和她都经历过那么大的事情,一家人健康平安的在一起难道不是最重要的?”

靳语歌偏开头,晓桥说得虽然在理,可是和她心里想的明显不对路。

“我们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以后,她总要自己独立,没有足够的能力,她怎么去建立自己的生活?”

“唉,别这样好不好?你的事业愿意给她就给她,不愿意给她留给她一点股份就是,还饿着她了不成?”

“你这是什么理论?我靳语歌的女儿去做米虫?”

“你靳语歌的女儿也是人啊,又不是神,你不要把她当神童好吧?”

乔晓桥对于语歌的理论也有些不高兴,自我感觉不要太好哦。可是靳语歌明显不这么想,

“难道要让她从这么小就没有理想没有抱负,毫无上进心的活着?”

“不要混淆概念,上个普通的小学而已,怎么就没理想没上进心了?”

晓桥低头捏捏女儿的脸,

“岂璈,你将来想当什么啊?”

靳岂璈被大人吵来吵去吓得不轻,很紧张的看看靳语歌,

“想……想当小姨……”

这明显是靳欢颜逍遥神仙潜移默化产生的作用,不过出现在这个时候,

“呃……”

晓桥一时语塞,当小姨,这确实不是一个有啥理想的职业。

靳语歌一幅“你看我说吧”的表情,白了晓桥一眼,看着女儿,

“你上了这几个月的课,究竟在学什么?”

岂璈一脸的委屈,

“学了好多……我记不住……”

靳语歌的火气噌的一下又上来了,

“你——”

“教育这种事,要循序渐进么。她拼音还没弄清楚,又学英语又学法语的,当然会混乱啊。”晓桥为女儿鸣不平。

“她三岁之前不这样的!英文的日常对话已经很好了,唐诗宋词背得头头是道!怎么现在大了反而什么都不会?钢琴有心理阴影,好,学小提琴总可以吧,结果呢?锯木头锯的方方正正,琴摔坏了好几把,连个调子都拉不出来!”

靳语歌很是不甘心,小时候的靳岂璈颇有些神童的迹象,她不知道有多得意于此。回来之后落差如此之大,怎么不让人纠结。

“那我们以后可以做个木匠么,是吧岂璈?”

晓桥才不觉着这有什么,女儿完完整整的找回来,对她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靳岂璈似乎对这提议很愿意,瞪着溜圆的眼睛点点头。

这大小两个人的反应彻底引爆了靳语歌的怒火,她实在没有心情玩笑。可是,既不舍得骂女儿,又没理由骂晓桥。只好愤然起身,走到书桌后面,开电脑工作,理也不理这两个人了。

晓桥跟女儿对视一眼,互相吐吐舌头,赶紧抱着去洗澡睡觉,低气压云团笼罩的客厅,少待为妙。

习惯于埋在工作中的靳语歌,公司的事情忙完,已经过了午夜了。转转僵硬的脖颈,捶了捶酸痛的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客厅里只有时钟还在不知疲倦的奔忙,关好电脑,熄灯进了卧室。

晓桥蒙着被子睡得忘乎所以,靳语歌看着她无忧无虑的一张睡颜,真是想拉起来狠狠教训一顿出气。可到底是枕边人,抬了抬手也没舍得落下去。回头拿了自己的睡衣,忿然转身洗澡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靳语歌还有些迷茫。结果一睁眼,就看见女儿可怜兮兮的蹲在她床边,把着床沿,眼巴巴的等着她睡醒。

揉了揉太阳穴,语歌起身坐起来,靠着床头,一言不发。靳岂璈看妈妈睡醒了,眼睛里一阵雀跃,

“妈妈妈妈。”

“嗯。”

靳语歌应了一声,脸色还是没放开。

“妈妈对不起,我上了学一定好好学习,下次要考得好,妈妈你别生气了好么?”

对女儿考试成绩的事情,靳语歌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只不过那个结果也太跌出她承受的底线了,倒数第一,简直是不能想象的事情。而且乔晓桥完全没有当回事的样子,根本不和她站在同一立场去考虑对策,甚至有点反其道而行的意思,这更加重了她的不满。

“妈妈不是生气你考试考得太差,如果你努力了,只能考出这个分数,妈妈不会怪你。可是,你的心思有没有用到这上面呢?”

靳语歌伸手揉揉女儿的头发,慢声细语的教育她。小家伙理亏了,抓抓头发,

“没……”

“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儿了,玩还是可以,可是上了学就是小学生了,主要的事情是学习,不能只想着玩啊?”

“嗯。”

小家伙纠着小手站在妈妈床前边,垮着脸听教训。听没听得进去先不说,态度比乔警官要好多了。靳语歌也知道见好就收,伸开手,

“好了,来吧妈妈抱抱。”

一听这句,靳岂璈像是被点着芯的炮竹,一蹦老高的跳上妈妈的床,扑进妈妈怀里扭来扭去的撒娇。围着围裙的乔晓桥拿着锅铲在门口看到这一幕,撇撇嘴角,腹诽:昨晚上不知道谁抽风。可脸上是不敢表现出来的,还是笑得见牙不见眼,

“吃早饭啦~~”

说着走进来,在靳语歌额头上亲了一下,

“早安,睡得好么?”

完全没事人一样,靳语歌懒得跟她计较,闭上眼让她亲了,嗯了一声,就掀开被子下了床。

“岂璈,今天跟小姨出去玩要听话,早点回来知道么?”

“嗯!”靳岂璈很快的答应了,拉着妈妈的衣角,乖乖地跟着去洗漱。剩下乔晓桥愣在原地,

难道不需要回吻一下的么??

作者有话要说:对我来说,现在再写斑马线,就好像没有欲望还要滚床单一样乏味,但是我又想听广播剧,纠结纠结……

好吧,有目标就有动力,于是我又攒出一篇来,大家见笑哈。

斑马线广播剧第五期:

土豆:.tudou./programs/view/LvEgtw2wmGY/

优声:bbs.jjwxet/showmsg.php?board=52&id=49210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