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番外又见番外

在一个晴朗明媚的秋日,靳氏集团的现任总裁靳语歌,破天荒的没有在一清早就由司机送去公司上班,而是待在她和警官乔晓桥自己的家里,耐心的照顾着宝贝女儿靳岂璈穿衣服和吃早餐。

今天,是这个靳家的小千金开学的日子。

提前从学校领回来的海军领小制服已经给她换好了,靳语歌帮女儿系好扣子,整理一下领巾的结,拍拍她的小脑袋,

“到了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哦。”

“嗯!”靳岂璈用力的点了一下头,亮亮的眼睛里全都是兴奋期待。

靳语歌笑笑,回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乔晓桥。手上拎着女儿的书包、水壶、胸牌还有安全帽的乔警官扬了扬眉头,

“能走了么?”

语歌蹲下身,又给女儿换好了小皮鞋。这才满意的牵着她的小手,一路领着下楼去了。

路上,靳语歌给女儿嘱咐了一些话,小家伙都乖乖的答应了。一家三口到了翰林国际学校小学部的学区门口,远远地,靳忠夫妇去接了乔爸乔妈,四个人已经在翘首企盼了。乔晓桥硕大一滴汗从后脑勺垂下来,赶紧下了车,

“爸妈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还没等有人回答,靳岂璈从车里蹦下,一溜小跑冲过来,就被祖辈们抱了去,抢来抢去抱着亲个没完。靳忠举着一个相机,咔嚓咔嚓,不放过小家伙一丝丝的表情变化,没人有功夫搭理乔晓桥。

靳语歌下车,和晓桥对视一眼,两人俱是无奈。本来说好只有她俩来送女儿开学就好了,没想到,还是弄了个全家出动。要不是靳恩泰夫妇已经愈九十高龄,估计也要跟着来送了。

只是上个小学而已嘛!要不要这么兴师动众……乔警官纠结的看着这一群人,真的算得上一群了……不过四周都是来送孩子入学的家长,大部分也是一家三代全体出动,也就不再多说,全家朝校门里面去了。

翰林国际学校名义上是为外籍人士子女专门设立的学校,实际上,里面读书的有相当一部分是本市的高官、富商家的孩子,说白了,就是贵族学校。这一点上乔警官最终妥协了,毕竟这里戒备森严,安全系数要高很多。

校园里是洛可可风格的建筑群,鲜花簇拥,绿树成荫,草坪修剪的比高尔夫球场还要齐整。来送孩子开学的家长们三五成群的站在校园里,各家的小宝贝们欢快的在人群之中跑来跑去,有性格腼腆的躲在妈妈的腿后边,好奇的看着别的孩子。

一年级的开学典礼还有好一会儿才开始,各个班级的班主任、辅导员、保育员,被家长们团团围住,回答提出的各种咨询。靳语歌正跟女儿的班主任交谈,了解一些学校的相关问题。周围一些衣饰华丽金玉满身的夫人太太少奶奶们,看到她都不自觉地离开半米以上,气场过于强大,挨近了有压迫感。倒枉费靳语歌今天换掉了套装,特意穿的连衣裙,较平日显得亲民好多。

靳岂璈正和三个和她一般大的萝莉正太互相自我介绍,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美妞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发,

“你是外国人么?”

“不是!”靳家的小千金摇摇头。

“那你的头发是烫的么?”

“不是!”再摇头。

“那它怎么是卷的呀?”

“因为警长的头发就是卷的!”

小家伙煞有介事的解释道。

“哦——”

其余三个小人儿恍然大悟。就这样不一会儿,四个小家伙已经熟稔到开始互相交换零食了。

乔晓桥在一边看着,既不阻止也不干涉,悄悄地观察着女儿的情绪。她家的宝贝被靳语歌保护的有点过头,实在是需要跟别家的孩子多交流交流,目前看起来还算不错。靳忠蹲在一旁,举着炮筒一样的镜头,对着自家的娃娃拍的一头是汗。

一切都在预想中顺利进行的时候,不远处跑过来了一个棕色皮肤的男孩,看起来明显比这几个小家伙大几岁,像是中东那边的相貌。伸手就抢岂璈准备给小美妞的牛肉干。靳家的小千金反应也挺快,抓紧了没松手,结果,小男孩伸手推了她一把,把岂璈推了个趔趄,摔倒在地上,还是把牛肉干抢走了。

虽然乔警官经常数落靳语歌溺爱女儿,可真遇到事情,她比谁都急眼。长腿一步跨过去就把女儿抱了起来,紧盯着小家伙的脸,

“摔着没?”

路薇和乔妈也冲了上来,拿着孙女儿的小胳膊小腿细细的检查,一个劲儿追问,

“这儿疼不疼?哪儿摔着了?”

小家伙扁了扁嘴,揪着自己的小白裙子,忧愁的看着晓桥,

“弄脏了……”

晓桥回头,人群里看了一眼,混在里面的保镖立刻会意,其中一个马上行动去了。估计不用多久新裙子就会送过来。晓桥这下任凭几个之前和靳岂璈玩儿的很好的正太萝莉们怎么眼巴巴地望着她,也不会把女儿放下来了,还是抱着安全。

不远处的靳语歌虽然正在和老师说话,这边发生的一切却都落在了她的眼里。眉头轻不可察的纠了一下,心里,就开始筹划另一个决定了。

等到孩子们都进了教室坐好,家长们也都纷纷散去的时候,靳语歌还站在走廊上,隔窗户看着女儿不肯走。晓桥握着她的胳膊,

“走吧,别这么恋恋不舍了。”

“嗯。”

语歌嘴上应着,脚下还是不见动。看着女儿坐在教室里,小胳膊搁在课桌上听老师说话,眼睛都不眨。乔警官忍不住笑了,

“人家好多孩子都是寄宿,一周才接一次。咱们这个天天接,不至于这样吧?”

靳大小姐极少见的没有呛她,而是回过头很担忧地问:

“我们走了别的孩子欺负她怎么办?就像刚才那样,又摔了怎么办?”

“她总要学会自己面对和处理问题,吃几次亏,也不算坏事。况且在学校里,孩子们打闹,最多磕磕碰碰么。”

乔警官这下完全忘记刚才是谁朝人家孩子凶巴巴的瞪眼,一副理性家长的派头。

“那也不行!”

靳语歌脸色一变,很是不满,想了一想,

“我得给她找个老师,学点防身的技能。”

靳总的风格一向是言出必行,没等乔警官反应过来,她的电话已经打出去了。

隔天下午,一个二十岁左右,看起来精干利落的女孩,出现在了靳氏的总裁办公室。

“你叫——王敏?”

靳语歌从手里的简历上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个女孩的眼睛。对方神色平静,语气不卑不亢,

“对,王者的王,敏捷的敏。”

“精通武术和散打搏击,现在在体育学院读书?”

“是的。”

靳语歌放下手上的纸叠,“你需要做的事情不多,教我女儿一些防身的技巧。还有就是,在我们不在她身边的时候,随身保护她的安全。”

“明白,我可以做到。”

王敏回答的很是简练,这也博得了靳语歌的好感,就没有再多说一些废话,点了点头,

“报酬就照你的要求,做好自己的事。”

说完,按铃叫小关进来,把后续的一些事情都交给她去处理了。

靳岂璈对这个妈妈给她找来的武术教练兼保镖,经过几天的熟悉期,很快就认可了。虽然王敏的年纪比较尴尬,叫姐姐叫阿姨都有点别扭,好在小家伙并不计较,自由发挥一口一个师父叫得十分欢乐。

晓桥很是松了一口气,王敏身手不错,性格沉稳,警觉性也很强,难得的是,对岂璈非常尽心,可以说寸步不离。这很大程度上分担了她的担子。语歌出面让王敏在岂璈的学校里谋了一个实习体育老师的职位,不用教什么课,但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学校,守着靳岂璈。虽然外人看来夸张了一些,可是对于经历过绑架的靳家来说,这是完全必要的。

不过,接送孩子上学放学这工作,还是由乔警官亲自负责的。要让女儿一出校门就能投入亲人的怀抱,这是靳语歌的原话。好在乔晓桥对此也很乐于亲力亲为,所以,每天有两段固定的时间里,乔警官和王敏,共处。

一周之后,周末的下午,岂璈不上学。靳语歌提前结束了工作,回到靳家大宅。管家汇报说岂璈在三楼的练功房里学功夫,乔警官也在。靳语歌点点头,顺着楼梯到了三楼,打算看看女儿学得怎么样了。

练功房在三楼的东北角,跟欢颜的隔音房正对。门是和风的纸制拉门,靠墙有一面大镜子。

靳语歌走近的时候,练功房里传来说话声。门并没有关好,留了一道半米宽的缝隙,也就让语歌清晰的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晓桥躺在地上,王敏跪在一边,上半身前倾伏在晓桥身体上方,左前臂架在她脖子上,右手握着她的手,保持一种既暧昧又诡异的姿势,正在边笑边说话。房间的角落里,靳岂璈背对她们撅着小屁股,把一大堆脚靶、沙袋之类的东西,排成一排,玩过家家。

纸门被“唰”的拉开,吓了一跳的乔晓桥和王敏,一起回过头来,看到的是面无表情站在门口的靳语歌,用一种没什么感j□j彩却能让人心里发抖的目光,看着她们。

乔警官愣了好一会儿,干咽了口唾沫,

“嗨~~~~”

一改平时周末的时候一家三口在靳家大宅留宿的习惯,把女儿交给外公外婆后,靳语歌打发司机送王敏回家,亲自开车一语不发地提溜着乔警官回了自己家。乔晓桥感觉到仿佛回到了当年拍纪录片的北极冰原,五脏六腑都已经冻住了。

被靳语歌冰封,真是多年都未曾体会过的销魂感觉了。

进门之后,大小姐一反常态,丝毫不顾形象的踢了鞋甩掉包,“砰”的摔上衣帽间的门换衣服。吓得一路上都没敢吱声的乔晓桥一阵肝颤,好紧张啊……吃点东西来缓解一下吧。于是,靳语歌出来看到的,就是乔警官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拿着女儿的巧克力豆喀哧喀哧嚼的正欢的情景。

火,更大了。

“乔晓桥,你能不能脱离一下低级趣味啊!?”

靳语歌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脸色铁板一块。晓桥小心翼翼地回头看看她,

“你是说——这个?”

举了举手里的零食袋子。靳语歌瞪她一眼,过来坐到单人沙发上,

“为什么你总是喜欢跟一些比你年轻很多青春貌美的女孩儿来往?我以为这只是一些猥琐老男人的嗜好!”

乔晓桥僵住,这帽子扣得好大……

“没……没有吧……”

“没有?罗玫、李然、秀秀、gloria,现在又是王敏!?”

“gloria和我差不多大,没年轻很多……”

“类型不是一样么?性格倔强内心柔弱,噢?”

靳语歌挑了挑眉。不过,她实在高估了乔晓桥的记性,果然,茫然的乔警官眨眨眼,

“什么意思哦?”

这也怨不得晓桥,若干年以前某天说的某句话,谁会在多年以后的现在还记得啊,何况当时也是为了照顾靳语歌情绪才那么说,哪知道大小姐过了这么多年,心眼儿还是没有一点点长进。

人在发怒的时候,最无奈的莫过于拳头打在棉花上。靳语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起身,进浴室洗澡。

趁这功夫,自知理亏的乔警官迅速去客用浴室把自己洗干净,换了睡衣麻利地跳上床,拉过被子盖盖好。免得一会儿大小姐脾气上来不准进房赶去睡沙发。

洗澡出来的靳语歌一边吹头发一边扫了一眼裹着被子拿本杂志正在装淡定的乔警官,刚才的怒火已经转化为了给她点教训的念头,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晓桥完全没意识到危险,看着杂志还在偷吃巧克力豆,等到被语歌掀了被子骑到她肚子上的时候,一脸惊恐的保护住了——她的巧克力豆。

“干嘛?”

靳语歌弓起身,一手撑着床,另一只手把垂下来的头发顺到耳后,罩在晓桥身上,眯了眯眼睛,

“你说呢?”

晓桥挪了一下,倚在枕头上躺平了,清了清嗓子,

“我下午只是在和她交流一下格斗的技巧。”

“她?她是谁?”

语歌似笑非笑,那神色让晓桥一阵紧张,

“王……王敏……”

“哦~~~都是她了哦?”

大小姐不愉快的情绪非常明显,手捏着晓桥的睡衣领子,牙齿咬得咯咯响。

“呵呵……”晓桥干干地笑,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原以为靳语歌对这种说法肯定不会承认,说不定就能混过去,谁知……

“就是吃醋哦,怎么了?”

“没……没怎么……”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大小姐挑挑眉,给乔警官最后一个机会。晓桥想了想,突然两手合在胸前紧紧揪住自己的衣领,皱起眉毛闭着眼睛,一副纠结的德行,

“雅蠛蝶!!”

作者有话要说:广播剧第七期。

土豆:.tudou./programs/view/oad1sCbljJQ/

优声:bbs.jjwxet/showmsg.php?board=52&id=54746&msg=

这是最后一篇有剧情的番外了,下一次会有一篇相性100问,咱们就圆满结文。

ps:这次是真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