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留不得

齐团看着师父慢慢走近,心中提心吊胆。

沈苏仍然不自知的低头看着怀里的公主,满心忐忑。

怎么办?松开还是抱着?她喝醉了要是松开她只怕是会摔倒的,可是这么抱着,他……他脸红得都快烧起来了!

突然他觉得脊背如同有一条毒蛇一般蜿蜒而上,他抖了下,下意识回头,见到刚刚叫殿下团团的那个男人正面色不善地看着他,如同再看抢了自个媳妇的奸夫一般。

唔,没错,就是奸夫。

沈苏理智觉得此刻应该要撇清地放开怀里的公主殿下,可是却听见殿下在他耳边小声威胁,沈苏吓了一跳,只觉得前有狼后有虎,只怕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容青主心中的愤怒排山倒海而来,他知道正和齐团纠缠在一起的男人是谁,有名的死板固执,可是这块硬石头居然被她啃下来了,真是有能耐。

“团团,别再逼我。”容青主这么说道。

齐团明显瑟缩了下,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那被他捏的粉碎的琉璃灯柄,觉得自个还是暂时顺了他的心思,最起码,不能在大街上同他杠上。

反正,她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

她看着容青主垂在身侧紧紧握成拳头的手,知道他已经误会了,可她心中却说不清到底是喜还是悲。

齐团伸手推开了沈苏,抬头愧疚地看了疑惑的沈苏一眼,走向了容青主,任由他用力牵着她,然后仰头轻轻一笑,道,“师父。”

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沈苏觉得眼前一花,刚刚在他面前的公主殿下和那个容貌出众的男人居然没了踪迹,仿佛刚刚的只是他的一场梦境。

怀里尚存的温度告诉他,刚刚的并不是幻觉。

公主殿下确实被人带走了。

甚至以后,公主殿下病重,他前去看望她,她脸色苍白的靠着床榻,也是那么个愧疚的表情和转瞬即逝的浅淡笑容,那让他觉得她并不是像世人诉说那样的死于恶疾,而是被人带走了,只是不同的是,那一次她一去不再回。

···

没什么比给个甜枣,再打一巴掌更让人痛苦的了。

“你再说一遍。”容青主坐在椅子上,手中捧着的茶盏发出细碎的瓷器碰撞声,昭示他的心情并不像表面那般平静。

“我是说,我送您回梁国吧。”齐团面不改色地重复了一遍。

他知道此刻不多问什么多说什么是最好的,她这句话已经昭示了她的无情和拒绝。

夜风荡起涟漪,一波又一波的敲打着他的心,他妄图平静,常年的修身养性让他看起来依旧优雅冷静,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已经绞痛起来。

她的眼神看起来陌生又冷漠,让他觉得一点都不像那个他看着长大的小团子,是啊,她长大了,不是小时候听他哼起一段陌生渔歌就能笑的眉眼弯弯的齐团了。

秋色如水,他转头看向梧桐树的片片落叶,轻声短促地回答道,“好。”

齐团脊背一松,几乎都要跌倒在地,她抬头看他,心中胡乱地想着,为什么他不反驳,为什么他不对她说两句软化,为什么他不多坚持一下,那样……她一定会忍不住的……

她勾着嘴角微笑了下,“那,师父想几时出发?”

如此迫不及待了么?

容青主看了她一眼,又立刻移开视线,放下茶盏起身道,“你想让我何时走,我何时走就是,即便你要我今晚消失,我自然也能办到。”

齐团赶紧摇头,“我没那个意思,你……你别乱想,我就去好好安排,我不会委屈了你。”

容青主听着她的语无伦次,只是安抚地将她脸颊边散乱的头发掖在耳后,她舒了一口气,柔柔唤,“师父。”

他立刻有些唾弃自己的行径,她都要把自己推得远远的了,他居然还见不得她为难片刻,果真是宠溺她到习惯成自然了?!还有,她既然已经决定离开他,为何还要表现得这般恋恋不舍,似乎遭受拒绝的是她?无情看似有情的模样真让他气得牙痒痒,她以为他真不敢将她带走,什么齐国先皇的遗旨,什么为小皇帝铺平道路,什么摄政公主,那些虚的身份统统抛却不要,她只是他的,她以为这些他都不敢不成?!

不过是见不得她失落伤心。

她想当着摄政公主,再让她作几年就是,她要推开他,离开她一段时间就是,正好趁这个时候把这些日子一直耽搁的事情处理了。

“师父走了之后,你好生照顾自己,知道么?”他又嘱咐。“银锭愚忠,我不放心,你不可再有任性的行径,倘若被我知道,决不轻饶。”

齐团点头,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容青主知道等她说句挽留是不可能的,放任自己捏起她的下巴,重重吻上她的唇,带着惩罚和恼怒的亲吻落下,她仰着脸承受,他用力噬咬着她的下唇和舌头,又痛又麻,直到嘴里尝到血腥,他才醒悟过来般放开了她。

他轻轻叹息一声,抵着她的头,问,“不留我?”

齐团不敢看他的眼睛,“对不起。”

对不起的是你的滥情,还是你的始乱终弃?容青主想问,终究还是转身离去,他现在脑子乱的如同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再这么纠缠下去只怕要彻底没了理智和冷静,不如暂且离去。

他的身影在月色如霜的夜晚渐行渐远,银锭现身将站在门口的齐团扶回了房内,他忍不住一般询问齐团,“殿下,倘若真的舍不得,留下国师有何不可?”

“留不得。”齐团道。

“那你喜欢他么?”银锭又问。

齐团没有丝毫犹豫,“喜欢的。”

“那又为何留不得?!喜欢为什么不争取,当初重国师喜欢你的母亲,不照样千里迢迢追来齐国?”

“不一样。”齐团这么回答,然后抱着双腿窝在椅子里,不再说一句话。

她连自己的命只怕都留不住,又有什么资格让他留在她身边陪她担惊受怕呢?

齐团摸摸肚子,转头道,“银锭,我饿了。”

作者有话要说:主银玩疯了~~我是存稿箱君~~【蹦跶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