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我来帮你

柳桂挂轻轻地在张寡妇高高耸起的大胸部上摸了一把,羡慕地说:“婶婶的这玩意真大,我都眼馋,不知得馋死多少个爷们,婶婶这么漂亮,咋不在找一家男人?”

“唉!”张寡妇叹了口气,“都说我是个克夫的女人,那个爷们敢要啊。”

柳桂挂说:“婶子,你咋这么迷信呢?”

张寡妇抬腿跨到澡盆里,一边搓洗着手里的毛巾一边说:“桂桂,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啊?”

柳桂挂说:“好啊,谁啊?”

张寡妇说:“刘天祥,好像只比你小两岁。”

刘天祥一听,心里这个暖啊。

柳桂挂有些难为情地说:“他不是什么好人,都说他每天晚上抱着自己的嫂子睡觉,还有,有一次他,他还摸我屁股!”

“呦,还说我封建,你屁股这么翘,摸一下咋了,女人天生不就是给男人摸的吗?”张寡妇似笑非笑地看着柳桂挂。

柳桂挂红着脸,有些害羞地说:“我又不是他嫂子,干什么摸我啊?。”

“骂了隔壁的,我就抱了一会儿嫂子,咋全村人都知道?”刘天祥心里嘀咕着。

“哎呀,你别瞎说,她的嫂子还是个大姑娘呢。”张寡妇说完,笑呵呵地在柳桂挂左边浑圆的**上弹了一下。

“啊,你咋知道的?”

“她嫂子的屁股,比你的还紧呢?”

柳桂挂的微微地动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小声地说:“那也不行啊,让男人摸……多害臊啊……”

张寡妇说:“什么害臊不害臊的,等你结了婚就知道了,女人要想拴住男人,就得豁得出去。”

刘天祥正看得起劲,从仓房的房顶忽然传来几声野猫的叫声,刘天祥慌忙后退了两步,脚后跟正好撞到一个空酒瓶子上,空酒瓶发出一声“当啷”的响声。

偏房外的响声惊动了张寡妇和柳桂挂,柳桂挂急忙拿起放在旁边的衣服披在身上,有些害怕地看着张寡妇。张寡妇也是脸色一变,大叫了一声:“那个不要脸的在外边?”

刘天祥吓得,三步并作两步,跟做贼似地跳了下去。

也不知怎么了,玩命似的往自己的家里跑。

到了家门口后,刘天祥靠在门板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张寡妇逮住,这要逮住了,桂桂这辈子,都不会跟自己处对象了。

哎,自己咋想娶桂桂了呢?

这时,自己跑回来的路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刘天祥心里一惊,借着月光喊了一声:“谁?”

“天祥,是我。”说话间,那人便走了过来。

“嫂子。”

跟在自己身后的女人,她是赵小花,她是自己的嫂子,嫂子不是睡觉呢吗?嫂子胆子那么小,这黑灯瞎火的,跑出去干啥了?望着向自己走来的小嫂子,无数个问号,在刘天祥的脑袋里回荡着。

刘天祥连忙打开门,把赵小花让进了屋里。

进了屋里,刘天祥有些不安的望着小嫂子的脸,赵小花的半边脸上的肿还没有退去,但是不肿的地方,也微微的渗出一丝红晕。

“嫂子,你这是去哪了?”看到赵小花这副模样,刘天祥心里七上八下的。

赵小花说:“晚上没吃饭呢,饭做好了,我去找你回来吃饭了。”

说完,赵小花故意躲避刘天祥的眼神,不敢看他的脸,猛又一想,这样的问法好像有点不妥,像自己知道他出去干什么似的,又小声的加了一句:“你不在炕上睡觉,去哪了。”说完,又想起他抱着自己时候的情景,脸腾的一下,发烫。

“嗡!”刘天祥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小嫂子的神态,小嫂子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问法,即便刘天祥在笨,也知道,自己趴寡妇家墙头的时候,小嫂子一直站在张寡妇家院墙下,等自己!

最不想猜到的答案,成了事实,这怎么办?

赵小花一边从锅里拿出在锅里蒸着的干粮,一边说:“你也累了,去我屋里,饭桌子我已经放在炕上了,等我捡些饼子,就好。”

“嗯。”刘天祥急忙跑到屋里,坐在炕沿,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在等待家长的批评,坐的规规矩矩。

捡到了些饼子,又端了一盆萝卜丝烫,晚饭就被赵小花准备齐了。

望着一盆油光的萝卜丝汤,刘天祥马上想到在村长家,用大萝卜顶孙大花的情景。

赵小花说:“怎么不下筷子,以前你不是最爱吃嫂子做的萝卜丝汤吗。”

刘天祥觉得嗓子眼里发痒,暗暗咽下一口吐沫说:“嫂子,今天不知咋了,见这萝卜有些反胃。”

赵小花没有吭声,拿出一个小碗,用筷子拨弄着汤盆,然后一块一块的,往里面捡着肉。

总共五块半肥半瘦的猪肉,被她挑在了碗里,然后轻轻的放在刘天祥的身边。

看的刘天祥心中一暖。

刘天祥狠狠的咬了一口饼子说:“嫂子,刚刚,我把村长给揍了。”

赵小花瞪着大眼睛说:“你,你咋这样呢,他是村长,以后会找咱们麻烦的。”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心里觉得特解恨,自己嫁到刘家,这是第一次,感受到有男人给自己撑腰的幸福。

打开了话匣子,尴尬也渐渐冲淡了,刘天祥说:“没事嫂子,我用麻袋套着他的脑袋,他没有看到我。”边说,边挑了一块最好的猪肉,送到了赵小花的碗里。

赵小花急忙说:“你天天干重活,你吃,别给嫂子。”

一顿饭吃的很融洽,最终在你推我让的气氛中,赵小花吃了两块肉,刘天祥吃了三块,但是那萝卜丝汤,他连一口也没喝。

吃晚饭,刘天祥习惯性的鞋一脱,头向后一仰,躺在炕上,腿弯在炕沿上,脚丫子搭着。

忽然之间,感觉自己的一双脚丫子,传来滚烫滚烫的舒服劲,猛的又在炕沿处,坐了起来,眼睛望着赵小花,有些湿润。

赵小花脸上露着笑容,端着一盆热水说:“天祥,泡泡脚丫子,解解乏。”边说,边拽来一把小板凳,把盆放在上边。

刘天祥的脚丫子,舒服的泡在盆里面,心里说不出的舒服,从十岁之后,这是第一次,有人给自己洗脚,还是自己漂亮的小嫂子,他有点激动的说:“嫂子,我脚丫子臭,别熏了你的手,我自己来。”

赵小花打了一下刘天祥刚要伸进盆里的手说:“别,嫂子不嫌弃,我给你捏捏,舒服点。”

“嗯。”刘天祥感激看了赵小花一眼,然后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洗完脚后,赵小花叫刘天祥把衣服脱了,他要放在盆里泡泡,准备明天去河边洗,这是这两年来的习惯式家庭生活,但是,这一回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望着脱了只剩下一条裤衩子的刘天祥赵小花背过身子后说:“裤衩也脱了吧,我给你洗洗。”

“嗡!”嫂子要给自己洗内裤!

刘天祥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洗吧。”

赵小花红着脸说:“快脱,脱完了就躺着睡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