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无二爷与麻老三
无二爷与麻老三
  从前,有一个叫麻老三的光棍汉,他其他样样都好,就是不知怎么的抽上了鸦片,要是哪天没有鸦 片抽,他就会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他住在村里的城隍庙里头,替人们照看庙宇,有时也出去打打短工
  城隍庙里供奉有十殿阎罗、判官、小鬼等等,其中有一个无常鬼,尖臀、赤目、青须,样子很吓人 ,麻老三每次进庙都不敢多看几眼。人们都管无常鬼叫“无二爷”。
  麻老三在庙里住久了,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就一个人睡到了无常鬼的神坛下。每次抽鸦片时,麻 老三总是开玩笑地对无常鬼的神像说:“无二爷,下来尝两口嘛。”
  有一天晚上,麻老三照例躺在神坛下抽鸦片,突然,神坛上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麻老三吓得 一个翻身坐起来,一看,只见无常鬼正从神坛上一步一步走下来,到了神坛边上,“砰”的一个倒栽葱 倒在了麻老三的怀里。
  麻老三这时已是三魂吓掉了七魄,他一边尽量往后仰身子,一边战战兢兢地说:“无二爷,平时我 只不过是闹着玩的,您就饶了我吧。”无常鬼理也不理,只是用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些鸦片和烟具。
  麻老三急中生智想:莫非他是想抽鸦片?于是麻老三双手颤抖地把装好鸦片的烟枪递到了无常鬼的 嘴边。无常鬼张口咬住,一下子躺到神坛下,就着烟灯抽了起来。抽完了一杆,麻老三赶忙又装上一杆 ,一直抽了三杆,无常鬼这才放下烟枪。
  麻老三又赶紧端来一个破土罐,让无常鬼坐。无常鬼把尖溜溜的屁股放在罐子里,坐了下来。麻老 三这时已经不再怕无二爷了。他把剩下的鸦片抽了,觉得一点也没过瘾,但又没有鸦片了,只得打个哈 欠,也坐下来。无常鬼抽完后,一句话也不说,自己从罐子上站起来,走回神坛上站住,不动了。
  从此,每天晚上,无常鬼都下来和麻老-一起抽鸦片。久而久之,两个人也就亲热起来,无话不谈 了。但是无常鬼的烟瘾越来越大,每次都是他先抽,剩下的才给麻老三抽,所以麻老三抽的鸦片一天比 一天少了。为这个,麻老三有点不安逸了
  一天晚上,麻老三对无常鬼说:“二爷,这几天我们一起抽,烟也抽得快,今天只有最后这几口了 ,以后怎么办?”无常鬼也不答话,只管拿过烟枪抽了起来,他几大口就把烟烧完了。麻老三只得望着 吞口水。无常鬼见状哈哈大笑,他拍着麻老三的肩膀说:“麻老弟,不要紧,明天一早,你把我的帽子 戴上,到外面去想点办法,我们就有烟抽了。”说完,他伸了个懒腰,就又回到神坛上去了。
  麻老三被烟瘾搅得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无常鬼的帽子摘下来戴在头上,决定上街去 碰碰运气。在半路上遇见一个熟人,麻老三向他打招呼,但那个人却左看看,右看看,摇了摇头,走了 。麻老三很生气,骂了一句,又朝街上走去。
  街上很热闹,麻老三东逛西逛,逛到了一家烟馆门口,不知不觉地就走了进去。他一屁股坐到烟榻 上,大声喊起来:“伙计,端二两烟来!”不一会儿,进来一个小伙计,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摸摸后 脑勺,走了。麻老三又大喊起来,那个小伙计又走了进来,他一看还是什么人也没有,便说了声“见鬼啰”,转身走了。麻老三气得翻白眼,可又没有人理睬他。
  他实在熬不住烟瘾,就自己跑过去拿来烟土、烟具,一下子躺倒在床上,过起瘾来。一阵吞云吐雾 过后,麻老三就在烟馆里游荡起来,等老板来给他结账,可是一直没有人来问他。他想:这大概是不要 钱的烟,那我应该带些回去给无二爷尝尝。于是,他走到烟土柜前,大声问道:“这是不要钱的烟吗? ”没有人回答;他又大声问:“这些烟可以拿走不?”还是没有人回答。他自言自语地说:“既然是没 人要的,那我就拿去算了”于是端起几大钵烟土走了,也没有人来拦他。
  到了晚上,他对无常鬼说起了白天的事,无常鬼告诉他,那顶帽子是隐身帽,戴上后别人就看不见 他了。麻老三叫道:“怪不得!我说怎么都不睬我呢,原来是这样的。”从此,麻老三就经常在大白天 戴上隐身帽到烟馆去抽鸦片,过足了瘾还又端几钵回来。
  一天晚上,无常鬼突然不抽烟了。麻老三很奇怪,就问道:“二爷,是不是我哪儿把您得罪了,怎 么不抽了呢?”无常鬼说:“这一阵,我们一起抽鸦片,害得我身体越来越不舒服。前两天还害了一场 病。既然我们是朋友,那我们就一起把鸦片戒了,你也好攒点钱过日子。”麻老三一听就笑了:“哎呀 ,无二爷,您是不是真的病糊涂了?我们这样不是很自在么,再说,你我都是瘾中人,又怎么戒得了呢?”
  不料话刚说完,无常鬼一下子就变了脸,头发成了紫青色,胡子都竖起来,睁着一双血红的怪眼, 大声地吼道:“你敢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你抓到阴曹地府去!”接着又拿出一个黑红色的药丸,“你把 它吃下去,不然我就不客气了”麻老三赶紧给无常鬼跪下说:“二爷,看在我们往日的交情
  上,你不要毒死我吧。”无常鬼一言不发,两只鬼眼死死地瞪着他。麻老三看看求也没有用,干脆把心 一横,死就死吧,谁让我交上这种朋友呢。他一把抓过药丸,两眼一闭,一口吞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麻老三感到肚子里一阵剧痛,然后又是一阵恶心,嘴一张便大吐起来。吐过之后,他 赶紧闭上双眼,躺下等死。谁知又过了一会儿,竞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了,只觉得心里头空荡荡的,- 精神也好像好多了。他想:这可能是到阴曹地府了,睁眼一看,却发现无常鬼就在眼前,看见麻老三的神情,无常鬼哈哈大笑起来。
  麻老三被无常鬼笑糊涂了,他向四周一看,发现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奇怪地说:“咦,我不是死了 吗?”无常鬼对他说:“刚才你吃下的是戒烟丸,你看,这是你吐出来的烟虫。”麻老三过去一看,差 一点又吐起来。只见地上一大滩浓痰,里面有一条条黑色的像蛆一样的小虫在蠕动。
  无常鬼拍了他一下说:“现在你也不用抽鸦片了,明天把剩下的鸦片卖到药铺去,换点钱来好好过 日子吧。这顶隐身帽,我要带走了,我今天来是向你道别的,以前判官叫我一个人在这儿管庙,现在我 要走了,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看,那就照我的话做吧。”说完拿过隐身帽往头上一戴,立刻就不见了。麻老三连忙叫道:“无二爷,无二爷……回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音。他只得朝无常鬼的 泥像连磕了几个响头。
  第二天,他就按无常鬼说的,用鸦片换了些银子回来。买了几亩地,又修了两间屋,后来娶了本村 的一个女子,克勤克俭地过起了日子。每天吃饭时,麻老三总忘不了给他的朋友无常鬼摆上一副碗筷, 他相信无常鬼会来的。
  附 记
  白无常鬼在民间传说中并非是个恶鬼,而是善鬼,会常常给人以意想不到的财物。此则故事里,无 常鬼的帽子具有隐身作用,而其隐身的功能为情节带来现实中无法实现的获取财物的梦想。故事的积极 的思想价值,就在于在无常鬼的诱导之下,主人公改掉了抽鸦片的习惯,过起了有房有地有老婆的甜蜜 、幸福的日子。钟恒模搜集,流传于四川西昌地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