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冤鬼诉苦
冤鬼诉苦
  有个小伙子名叫宋琼,爹娘都死了,剩下他自己,光棍
  一条,苦度时光。这年,宋琼的家乡碰上了百年不遇的大旱,地里的庄稼全都枯死 了。宋琼在家混不下去了,便跟着大伙儿一起去闯关东。
  宋琼到了关东,年复一年地在地下窑挖煤。他天天口里省、碗里省,不断地积 攒钱,盼望回家后能过上好日子。五十岁那年,宋琼终于把半辈子辛苦积攒起来的 五百两银子缝在一件破棉袄里,打起铺盖卷,踏上了回家的路。
  宋琼朝行夜宿走了半个多月,人还没出山海关,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把他困 在了一个小村里。关东的雪,一旦下起来就像那善人磕头一_接连不断。没几天工 夫,大雪便封了山,封了河,封了路。
  宋琼一看这光景,真是进退两难,只好在这山村的一栋空屋里住下来过冬。一 日生, 日熟,没几天,宋琼就和这山村里的大人、孩子们都混熟了。村里人见他 为人实在,身子骨又结实,又听说他家中无亲无故,便撮合他和本村一个刚刚死了 男人的马寡妇结了婚。
  这马寡妇四十出头年纪,男人死后留下四个孩子,一十亩地。家中虽不十分 宽裕,倒也够吃够用。宋琼刚到马家那阵子,家里人见他老实能干又有不少银子, 还待他不错。谁知几个月下来,因在马家白天黑夜操劳过度,宋琼一头病倒,卧床 不起了。马家的人见他没了用处,便生了歹意:有天早上,趁给他往炕上端饭时, 在他的饭碗里放了毒药,把他毒死了!
  宋琼死时,正值天寒地冻的三九天,地开不了坑,做不了坟。马家便买了一一 口薄皮棺材,把他装殓起来,抬到村西的乱葬岗,放在地上,用雪埋了起来。
  有道是:雪窝里埋不住死尸。这话一点不假。冬去春来,冰开雪化后,宋琼的 棺材,又高高地露在了乱葬岗的地上。
  这天,村里有个庄稼人从这乱葬岗边路过,只听身后“咕咚”一声响,回头一 看:啊呀呀,见那棺材盖打开了,宋琼一下子从棺材里跳了出来,走到他的跟前。 庄稼人见后,吓了一跳,对宋琼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人?还是鬼?”
  宋琼道:“我是鬼!”
  庄稼人又问:“你,你要干什么?”
  宋琼道:“我求你把我背到村里马寡妇家!”
  庄稼人听到这里,心想:马不和狗斗,人不和鬼斗,便老老实实地背起宋琼往 村里走。说来也怪:这宋琼看起来五大三粗,可是,背在身上却轻如鸡毛。庄稼人 背着他一溜烟地下了岗,回了村,在马寡妇家门口,放下宋琼,便头也不回地跑回 了家。
  宋琼伸手推开马寡妇家的门,走进屋去。这时,马寡妇一家五口,正围着桌子 吃午饭,他们听见门响,一齐抬起头来看。这一看,一个个都吓愣了!
  马寡妇战战兢兢地站起来,问道:“你,你不是死了吗?”
  宋琼冷冷地笑了笑,道:“冤有头,债有主,俺死了也要申冤讨债。快,快把 俺那五百两银子,一一年的工钱拿给俺。”
  马寡妇自知理亏,只好哭丧着脸,老老实实地把宋琼的银子和工钱分文不少地 还给了他。宋琼装上银子,出了马家,来到村中间十字路口一家酒店里,把盛银子 的钱褡子往柜台上一放,高声喊道:“掌柜的,使这银子,为我在门外的路边上, 摆十桌酒菜,连摆十天,让南来北往的过路人,敞开吃喝。”
  酒店掌柜的见了银子,一时间眉开眼笑,马上叫小二在门外摆上十张八仙桌, 每桌摆上十菜一汤,一坛老酒。宋琼坐在桌边,天天陪着过路人边喝边吃边诉说着 自己的冤屈,诉说着马家图财害命的缺德事。
  就这样,一连摆了十天酒席,当那五百两银子花光时,马家图财害命的事,也 随着过路人,传遍了九州十府一百零八个县,传进了官府老爷们的耳朵里。官府老 爷们听到这消息后,个个都拍了桌子。他们联合起来办案,立即把马家五口人押进 衙门过堂问罪。
  宋琼亲眼看着马寡妇一家被衙役押出了村,送进城后,知道自己的冤仇已报, 心头一喜,“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彻底死去了。
  附 记
  过去,闯关东是关内的人日子过不下去后不得已的选择,其中不乏有各种各样 的感人的故事。而这一则说的是男子汉闯关东冤死后得到申冤的故事,情节曲折离 奇,大起大落,先悲后喜,反映了普通民众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以及“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的生活哲理。张新春口述,张崇纲搜集,流传于山东崂山一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