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血岭沟
血岭沟
  祖辈杀猪宰牛的王朋,生得五大三粗,由于做惯了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生 意,胆大过人,常常起早摸黑到乡下买猪赶猪,从不怕鬼。
  一天夜里,他在陈家堑看好了猪,与卖主商定后天来买。为讲价钱,他和卖主 一直扯到深夜。回家时,明月正当空,地面一片银白。这里离家大约有七、八里地 ,路上必须经过常常闹鬼的血岭沟。他仗着自己有胆量,谢绝了相送的人,独自一 人往回赶。
  沿路没遇上一个人,只有自己昏黑的影子陪伴。当他走进血岭沟沟口时,一阵 阴森森的风迎面吹来,忽然,静得怕人的山沟里传来一声阴惨惨的声音,像婴孩的 哭声。平时什么也不怕的王朋,这时也不禁毛骨悚然。他镇定了一下,咳嗽一声, 硬着头皮走进了山沟。
  这血岭沟人称“鬼打架”,山沟两旁坟堆丛丛,是专埋非命婴孩和难产死去的 孕妇的地方。就算是白天,一个人路过这里,也会感到头皮发麻,汗毛竖立。
  月光依然明亮,走进山沟不远,就见前面坟堆上坐着一个年轻女子,在月光下 梳理着长长的秀发。王朋见了,心中“咯噔”一下,有些害怕,但还是壮胆走近那 女子,问:“大嫂,怎么深更半夜一个人坐在这个地方?”
  半天,那女子才叹了口气,娇滴滴地说:“我那个酒鬼,今夜叉不知在哪儿喝 了几泡猫尿,打了我一顿,我便逃了出来。反正活着也没意思,想在这清静地方寻 死,不想遇着了大哥o"
  王朋走近两步,终于看清楚了,这女子不但声音婉转好听,而且生得非常貌美 :肌肤白腻如雪,瓜子脸微带愁容,两片薄薄的红唇,显得妩媚动人。王朋今年三 十出头,还是光棍一条,见了这么漂亮的女子,不免心头一动,便亲热地劝道:“ 大嫂,看你年纪轻轻的,今后的日子还长哩。”
  那女子嘤嘤地哭了起来,说:“我好苦命啊,活着有什么意思,我本来什么也 不求,只想遇个好男人,可是……”
  “大嫂,千万要想开些,这么晚了,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我再也不想回去了。”那女子又叹了口气,低着头,含情脉脉地瞟了王朋一 眼,羞答答地说,“大哥要真心肠好,就带我到你家住一宿吧。”
  王朋听了神魂颠倒,心中好不欢喜,他全忘了初时的害怕和疑虑,忙说:“大 嫂如不嫌弃,就上我家暂住一晚也好。”
  女子听了,又娇媚一笑,说:“那多谢大哥了。”
  于是,女子跟王朋一道踏上了回家的路。王朋在前面走,女子在后面跟,她走 路脚像不沾地似的,无声无息。王朋不时回过头,殷勤地说:“路窄,大嫂走好呀 。”
  走不多远,忽然听得“哎哟”一声,王朋扭头一看,那女子已坐在地上,双手 抱着左脚,呻吟着:“哎哟,我脚崴了,大哥快扶扶我。”
  王朋忙过去搀扶她,一触碰,感到她肌肤异常柔滑,却是像冰一样凉。他一惊 ,忙缩回手,似乎明白了什么,有些害怕了。那女子又嫣然一笑,说:“瞧大哥神 情,莫不是怕我是鬼吧。”她低下头,又伤心地说,“要信不过我,大哥就走吧, 反正我也是死路一条。”说完,又嘤嘤地哭了。
  王朋此时已色迷心窍,胡思乱想道:这到口的肥肉怎能轻易放过?这么漂亮的 女子,就算真的是鬼,与她共度良宵一回也值得呀。于是,他又伸手去搀扶,女子 便顺势倒进他的怀里,他也趁机一把搂住她。女子微喘着,甜甜地说:
  “大哥,你人真好… ”王朋便动手去解女子的衣衫…
  第二天,一个早起赶路的人发现王朋倒在血岭沟沟口的路边,两眼翻白,口吐 泡沫,已奄奄一息。后经抢救,王朋才死里逃生。原来,他解开那女子的上衣时, 女子露出雪白的乳房,含羞地要他吻上去,他一张嘴,一股苦涩的乳汁射进他口中 ,他便不省人事了。
  过后,人们根据王朋描述的那女子的相貌,才知道她是一年前因难产而死的何 家垮何勤家的媳妇,名叫张玉姑。
  女鬼张玉姑用美色勾引男人,并加害于人,可谓用心良苦。但苍蝇不叮无缝的 蛋,假若王朋一身正气,不起淫荡之心,女鬼就算手段再高,也无计可施。
  附 记
  俗话说得好:“路边的野花莫乱采”,故事告诉人们的就是这个道理。如果男 子只为了满足私欲,吃亏的往往就是你自己。姜立新搜集。流传于湖北浠水地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