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管老鬼
大金牙得到张振林肯定,让伙计去要一杯清水,伙计麻利的取了回来。
  随后大金牙小心翼翼的取出龙珠,放进装着清水的杯子里,龙珠缓缓下降,就在要碰触到底部的时候,龙珠突然停住了,漂浮在水杯正中间的位置。
  龙珠停住后,散发出的白光渐渐强烈起来,阵阵芳香从水杯中散发出来。
  几个人闻到这股香味,都是精神大振,大金牙这个时候伸手取出了龙珠,然后放进了盒子中。
  张振林看见,龙珠上居然一滴水也没有,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果然是龙珠,这枚龙珠和我祖上记载的完全不一样,笔记上记载的是一枚青龙珠,解百毒,只要将龙珠放在水中泡一下,那杯水就能解一切毒素。”大金牙拿着手中的杯子,缓缓说道。
  “那这是什么龙珠,有什么用?”胖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大金牙神秘的一笑,“我想我猜到了一点,喝下这杯水,就会太阳出来了!”
  张振林愣了一下,胖子却是猥琐的笑了起来,和大金牙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说些悄悄话。
  一旁的伙计也是奸笑着凑上去,“老板,能不能给我来点,我女朋友一直说我不行,你看。”
  伙计拿着一个小碗,话没有说完就对着大金牙嘿嘿傻笑。
  大金牙一副肉痛的表情,倒了一点水给伙计。然后和胖子两个人分掉了剩下的水,张振林在一旁傻愣愣的站着,完全搞不懂他们在做什么。
  突然张振林想起来,自己和胖子来是有事情的,“等等。”
  张振林叫住了勾肩搭背,准备离开饭店的胖子和大金牙,两个人回头迷茫的看向张振林。
  “我这一次来是有事情的,大金牙,你有没有听过管老鬼?”张振林急忙问出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大金牙脸色突然一变,“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人。”
  “你认识?”张振林看见大金牙表情变化,有些疑惑的问道。
  “当然,吃这口饭的,哪有不认识管老鬼的。”大金牙表情十分的古怪。
  “你能告诉我有关他的事吗?”张振林有些焦急的说道。
  大金牙皱了皱眉,“你怎么和他还扯上了关系,他可是简单的角色。”
  说完这句话,大金牙陷入了沉思,开始和张振林叙述他知道的事。
  管老鬼原名叫什么已经不得而知,只知道当时道上的都叫他管老鬼,他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出的道,当时打击牛鬼蛇神,很多搞古董的都被关进了牛棚,里面还夹杂着一些手艺人。
  当时管老鬼就是负责看守这群人的,管老鬼这个人脑袋活络,知道文化大革命的热潮早晚会退去,就打起了这些手艺人的主意。
  这些手艺人几乎都是当时盗墓行业中有些手段的人,可是在那个时期,他们会的这些,就是带给他们麻烦的根源。
  虽然很多人死不承认,可是在不间断的批斗下,还是有一些人松了口,这些人的下场也很凄惨。
  那些死不松口的,都是管老鬼看压,他软硬兼施,从这些人的嘴里抠出来不少东西,文化大革命最后的时期,他突然消失无踪。
  当时局势混乱,这件事也就被淡忘,两年后,文化大革命结束,盗墓行业也渐渐复苏,销声匿迹的管老鬼突然出现。
  他当时盗了几个大墓,还牵头带人夹喇叭,手段层出不穷,可以说是当时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管老鬼中年时期,已经有了一大批徒子徒孙,也就不在下墓,开始走私古董,后来好像是得罪了一位大人物,走私生意受到了严重打击。
  他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失踪,当时他的那些徒子徒孙可就倒了霉,抓的抓,枪毙的枪毙。
  官方顺藤摸瓜还有不少人受到了波及,刚刚兴起的盗墓行业也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现在盗墓的基本都是青头,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出土。
  大金牙说到这里突然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跟着狗爷去宝塔,差点命都搭在里面。”
  张振林沉思了一下,“如果和你说的一样,那管老鬼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
  大金牙微微沉吟一下,不太肯定的说道,“应该是吧,我可要提醒你,管老鬼可不简单,他这个称呼就是道上人给他取的,当年他就是老奸巨猾才闯下偌大基业,当时出事,他都能提前跑路,你可要小心点。”
  张振林点点头,现在他觉得当时答应和管老鬼一起去寻宝,真是个糟到不能再糟的主意。
  胖子听完之后摸着自己的下巴,如有所思的说道,“那也就是说,管老鬼这一次出山寻宝,一定是大买卖呀。”
  大金牙听到胖子的话犹豫了一下,到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张振林和胖子都在想事情,根本没有注意到。
  胖子突然一拍桌子,吓得周围三个人浑身一哆嗦,“研究什么管老鬼,还有更重要的事呢。”
  胖子表情猥琐又淫荡,将泡过龙珠的水一饮而尽,然后趴在大金牙耳边说了几句话,没等大金牙反应,他就着急的拉着大金牙向外走。
  张振林无奈的跟在他们身后,几个人上车后,大金牙交代伙计几句,就开始和胖子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胖子还时不时发出淫荡的笑声。
  大金牙将张振林送到一家酒店后,就带着胖子离开,两个人走的时候一副淫荡的表情,张振林也猜到了一些事。
  进到酒店内才知道,大金牙早就定好了房间,回到房间,张振林拿出龙珠打量了起来,管老鬼说这是进入宝藏的必需品,可是这东西有什么用呢。
  思前想后,张振林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完全不知道这个东西的用途,将龙珠放好,关灯休息。
  第二天一早,张振林就来到酒店一楼,开始吃早餐,吃过早餐,张振林去询问前台胖子的房间,问过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胖子就住在他隔壁。
  不过回去敲门一直没人开,也不知道是胖子睡的太死,还是没回来,张振林无所事事的看起电视。
  电话突然响了,张振林随手拿起电话,“喂,谁呀!”
  “是我,二十六号白山市见面。”
  “好。”电话挂断了,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管老鬼、张振林拿起一旁的日历,今天二十二号,算今天还有四天的时间。思考一会后,张振林准备先去购买这一次行动所需装备。
  拿出电话打给了大金牙,电话响了许久才有人接听,“喂,哪位。”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看样子是在睡觉。
  “大金牙,是我,胖子和你在一起吗?”
  “哎,胖子,找你的。”电话里声音十分的小,看样子是大金牙将电话递给了胖子。
  “林子,怎么了,没啥事我在睡会。”胖子也是迷迷糊糊,他们两个应该是一宿没睡。
  “胖子,行动时间定了,四天后,你睡醒回来,把大金牙也带回来。”
  “好,拜拜。”胖子直接挂断了电话。
  张振林放下电话后,在房间里开始踱步,仔细思考这一次行动可能会遇到的事情,还有管老鬼可能会打的主意。
  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张振林只觉得头痛无比,又想了一会,张振林放弃了,决定还是出去散散心,等胖子回来两个人一起商量。
  现在已经是春天,天气渐渐变暖,街上甚至有穿裙子的姑娘,张振林看见后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他可是还穿着厚实的大衣,这些女生真是抗冻。
  下午三点多,胖子才带着大金牙回来,两个人精神都有些萎靡,大金牙最严重,走路都有些打晃。
  “你们这是怎么了?”张振林吃惊的看着他们。
  “如果你一夜七次,也是这样。”胖子推开堵门的张振林,进屋后倒在床上就不再动弹。
  大金牙一屁股坐在床边,“胖子说你找我,找我有什么事?”
  张振林深吸一口气,“大金牙,能搞到枪吗?”
  “什么,你要那东西做什么?”萎靡的大金牙突然精神了起来。
  “我和胖子又有活动,这一次比较危险,需要点铁家伙防身,我相信你一定搞的到。”张振林耸耸肩,对着大金牙微微一笑。
  大金牙盯着张振林看了一会,随后摇头叹气,“真不知道认识你们是福还是祸,你们要几把。”
  “一把长的两把短的,子弹多来点,如果能搞的到手榴弹最好。”张振林想也不想的开口说道。
  大金牙听到后,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有问题,吃惊的问道,“我没听错吧,你们这是要抢银行?”
  张振林拍了拍大金牙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放心,不是,如果你都能搞到最好,搞不到也没关系。”
  大金牙长出一口气,摇摇头,“我想想办法吧,对了,你的那件铠甲有买家了,出价六百万,我觉得还能更高一点,你准备怎么办。”
  “交给你了,佣金就一成吧,这一次采购装备的钱从里面扣。”张振林听到价格后感觉还不错,可是大金牙说还有提升空间,那就交给他处理吧。
  “我怎么能收你佣金,上一次我就占了你们的便宜。”大金牙开口拒绝这一次的佣金。
  “别,咱们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佣金是一定要付的,以后我们有货还找你,这张清单上的东西你也帮我买了吧。”张振林心中一思量,决定将采购装备这件事也交给大金牙。
  大金牙这一次也没有推脱,看了一眼清单,转身和二人告别,去帮他们采购清单上的装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