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四章疑云
端坐在龙椅上的男子,吸引了管老鬼的注意力,就在这个时候,老李和唐成两个人闯了进来。
  四个人站在门前互相看了看,“椅子上的是墓主吗?”唐成看着龙椅上的人,疑惑的问道。
  没人回答他这个问题,管老鬼看了一圈,这里似乎没有机关,就缓步向前走去。
  他的猜测是对的,大殿内十分平静,地面没有任何机关,他们已经平安走到了龙椅下。
  管老鬼踏上第一阶汉白玉阶梯,阶梯没有任何反应,看来这里也没有机关,试探过后,管老鬼向上走去。
  可是当他踏上第二个台阶的时候,脚下台阶缓缓下沉,发生这种状况,管老鬼立马退下台阶,向后急退数步。
  第二个台阶下沉后,其余的阶梯也发生了变化,九节阶梯全部下沉,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龙椅矗立在半空中。
  端坐在龙椅上的人浑身一颤,然后身子缓缓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众人急忙后退。
  “诈尸了!”老李大喊一声。
  眼前这种情况,和他倒斗遇到诈尸一模一样,没有一点差别。
  管老鬼后退三步,站在原地不再动弹,龙椅上的金甲男士站在龙椅前,头颅突然下沉,看向下方管老鬼四人。
  唐成见到这种状况,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去,刚刚后退两步,地面地板突然翻转,四面满是钢钉的铁板弹起。
  这四面钢板每一块都有二米高,一米宽,钢板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二十厘米长的钢钉,钢钉闪着寒光拍向唐成。
  四面钢板合拢,将唐成围在中间,钢板合拢,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声音在大殿中不断的环绕,听的人胆战心惊。
  唐成后退的路就是他们来时走过的,刚刚可没有什么机关,现在会出现机关,难道是因为九道阶梯下沉。
  老李听着不绝于耳的惨叫,看着地上流淌的鲜血,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可是他很快就稳定了心神。
  “管老鬼,现在咱们怎么办。”老李看向站在原地,打量金甲男子的管老鬼。
  现在他们不能后退,谁知道地上还会有什么机关,唐成就是一个例子,老李可不想步了他的后尘。
  四面钢板这时落下,地板翻转,只留下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唐成全身都是孔洞,被钢钉扎的和塞子一样。
  大殿的门突然被推开,老李转头看了过去,是张振林和潇洒。
  张振林走到大殿门前,将门一把推开,目光一下子就被高台上的龙椅吸引,还有站在龙椅前的金甲男尸。
  “不要进来。”老李对着张振林连连摆手,让他们不要进来。
  可是他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潇洒和张振林已经走了进来,两个人刚刚走进大厅,一道铁门从地面升了起来。
  这一面铁门将大殿彻底封死,张振林吃惊的看着身后,完全搞不懂为什么他进来后会发生这种异状。
  “别动,地上有机关。”潇洒紧盯着地面,严肃的说道。
  张振林听完潇洒的话,完全不敢动弹,就怕不小心踩到机关,潇洒原地一个转身,开始研究身后铁门。
  铁门完全将大殿出口封死,没有留下一点缝隙,老李发现大殿被封死后,心神一颤,现在情况不容乐观。
  大殿中的所有人都不敢动,就怕触动机关,管老鬼这个时候突然向前走了一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管老鬼的身上,张振林心中暗暗想到,难道他这样做不怕触动机关。
  管老鬼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疑,平移一步,然后猛的向前跳去,他的动作十分流畅。
  “管老鬼,你要干什么!”老李大声喊道。
  管老鬼理都不理身后大喊大叫的老李,直奔高台而去,他抵达高台下方后,从腰间拿出三爪钩,向上猛的一抛。
  三爪钩扣在高台边,管老鬼扯着绳子直接向上爬去,他的动作十分灵活,没有花费多大力气,他就登上了高台,和金甲男尸站在一起。
  管老鬼扯下玉质面罩,在男尸口中取出一物,装在一个锦盒中,然后他猛的将男尸从高台上踢了下去。
  管老鬼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众人,手指放在嘴边打了一声呼哨,他的这番动作十分奇怪,张振林皱眉盯着管老鬼,心中念头急转。
  老大十分平静,看都不看管老鬼一眼,反而看向站在门边的张振林。
  大殿上方传来一声巨响,一个脸盆大小的窟窿出现,然后刺眼的白光从窟窿中传出,一个人探出上半身,手拿手电在大殿内照射一圈。
  最后他将目光放在管老鬼身上,他半个身子消失,然后一根绳子从窟窿中垂了下来。
  管老鬼抓住绳子,渐渐升空,然后消失在屋顶窟窿中,老李被发生的这一切惊的目瞪口呆,管老鬼消失许久才反应过来。
  “老大!管老鬼这是什么意思?”老李愤怒的看向老大。
  老大没有答话,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丝毫动作,站在门前的张振林这时大喊起来,“草,那不是管老鬼!”
  管老鬼甩掉众人离去,张振林看着消失的管老鬼,想起这一路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诡异,唯一能解释这一切的就是,管老鬼并不是真正的管老鬼。
  张振林现在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他应该早就发现这个问题,老大提醒他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可是一直没想清楚哪里不对劲。
  现在管老鬼离开,他猛然间惊醒,这一路,老大并没有怎么和管老鬼交流,反而有一些排斥。
  y更新%l最b快d上(}
  虽然老大依然护在管老鬼的身前,可是并没有以前的那种感觉,他应该早就发现的。
  “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人究竟是谁?”张振林看向老大,现在唯一能解释这个问题的只有老大。
  “你说的没错,他不是管老鬼,他是别人假扮的。”老大看着头顶的窟窿,淡淡的说道。
  “那他到底是谁?”老李焦急的问道。
  “我不知道,管老鬼被人绑走了,之后这个假扮的人就来了,他说如果我泄露消息,管老鬼就要死。”老大眼神复杂的看了张振林一眼,他早就提醒过张振林,希望他能发现。
为您推荐